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六章【共同利益】(下)
    薛胜景道:“如果当真生了这样的事情,不知沙迦会站在哪一边呢?”

    霍格道:“自然是站在西川一边!”

    薛胜景点了点头:“感情上的确是如此!”话锋一转又道:“昔日沙迦曾经多次受到大康征讨,两国交战死伤无数,本王记得,挡住沙迦东进道路的就是李大帅吧。”

    霍格没有说话,看了薛胜景一眼,对方分明是在揭开沙迦人刚刚结痂的伤口,不过他有一点没有说错,如果不是李天衡驻守西川,也许沙迦的骑兵早已抵达中原的腹地。

    霍格虽然没有表露他的目的,可薛胜景却已经了解了他的心思,沙迦人东进之心从未有一刻平息过,在这一点上沙迦人和黒胡人有着惊人的类似,他们同样野心勃勃,同样想纵马江南,逐鹿中原,薛胜景打心底厌恶这帮粗鄙的蛮夷,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在当前的大势之下,这帮蛮夷又有着可用之处。薛胜景道:“真正的联盟绝非是牺牲一方的利益去照顾另外一方,而是双方都可以从联盟之中得到想要的利益,也只有这样,彼此的关系才能稳固,大雍从未想过要和西川联盟。”

    霍格脸上的表情充满了质疑:“哦?”在他看来薛胜景实在是够虚伪,大雍想要吞并大康之心天下皆知,他这次前来西川的目的还不是为了分化西川和大康,联盟西川对大康形成夹击之势,前呼后应,将大康的疆土分而食之,现在却在自己的面前说从未想过和西川联盟,真是谎话连篇。

    薛胜景道:“我知道这样说贤弟肯定不会相信,可是就算大雍提出和西川联盟。西川也不会答应,所以我也不会去做这种徒劳无功的事情。”

    霍格顿时明白了薛胜景的意思,大康和西川唇齿相依,纵然西川不肯回归大康,可是以李天衡的头脑他也不会联手他人共同谋夺大康的土地,大雍想要吞并大康之心天下皆知。大康若是被灭,大雍绝不会停止南侵的步伐,下一个目标或许就会指向西川。霍格明知故问道:“那是为何?大康国运衰微,亡国之日已不久矣,若是多方合力,前后阻击,必然可以将之一举击破。到时候分而食之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薛胜景心中暗自冷笑,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就算前后阻击也是大雍和西川,干你们沙迦什么事情?难道你也想分一杯羹?薛胜景笑眯眯道:“大雍一向奉行以和为贵的国策,从未想过要去入侵他国领土。”

    霍格看到薛胜景那张虚伪的面孔。从心底感到鄙夷,都说中原多虚伪之士,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霍格道:“最近听到了不少的流言。看来外界流言不足为凭,是兄弟我多心了。”

    薛胜景听出这厮话里有话。霍格虽然表面粗犷,可毕竟出身沙迦王族,据说还深得其父沙迦可汗桑木扎的器重,薛胜景对霍格虽然了解不深。但是对桑木扎却是闻名已久,桑木扎自从登上汗位之后横扫青苍草原各大部落,将昔日战火纷纷,一盘散沙的青苍草原合为一体,算得上是当世屈指可数的枭雄人物,能被桑木扎看重的儿子应该也不是普通人物。

    想到这里薛胜景微笑道:“贤弟都听到了什么流言?”

    霍格道:“我听说黒胡因为四王子完颜赤雄在雍都被害之事怀恨在心,正在集结兵马准备来年春天进攻大雍。”

    薛胜景哈哈大笑:“贤弟从哪里听来的流言?实在是荒唐至极,大雍和黒胡刚刚缔结盟约,关于完颜赤雄被害之事也已经向黒胡方面解释清楚,并获得了谅解,两国之间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和平时期。”这番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薛胜景当然知道完颜赤雄的事情已经让黒胡和大雍之间刚刚修好的关系再度出现裂痕。以大雍今时今日的国力就算没有西川的帮助,一样可以征服大康,但是大雍却不能不忌惮在自己背后一直虎视眈眈的黒胡。大雍无法保证在自己出兵南侵的时候,黒胡会不会在背后插上自己一刀,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真要是动南侵,不排除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

    霍格道:“此等流言大哥听听就算了,千万不要当真。只是最近黒胡方面不断滋扰域蓝国,域蓝国国王乃是我父王的结义安答,屡屡向我父王求援,若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很可能沙迦会和黒胡兵戎相见。“

    薛胜景听到这里,内心却是一喜,霍格明显在给他传递信号,沙迦和黒胡之间也有矛盾,薛胜景对西方的局势还是非常清楚的,黒胡和沙迦过去相距遥远,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的冲突,可是随着近些年沙迦国的不断强大,其疆域不断向南推进,其北疆已经推进到瀚海沙漠的边缘,黒胡却在和大雍的连年征战之中疆域不断向西北移动,其西南边界也推进到了瀚海边缘。

    瀚海乃是天下间最大的沙漠之一,而域蓝国却是沙漠之中最大的一个国家,据有瀚海最大的一片绿洲郎木,想要率军渡过瀚海,就必须在域蓝国进行中转,这就让域蓝国的战略地位变得空前重要。无论是黒胡还是沙迦都想将域蓝国据为己有,占据域蓝国不但可以扼住对方入侵的咽喉,还可以对中原大地形成包围之势。然而域蓝国一直奉行中立的国策,和列国都谨慎保持着距离,然而这并不能让周边强国放弃觊觎之心。

    薛胜景道:“据我说知黒胡并未有出兵域蓝国的消息。”

    霍格道:“若是黒胡胆敢出兵,沙迦必然会不惜一切帮助域蓝。”

    薛胜景心中暗自冷笑,只怕沙迦可汗桑木扎比任何人都想吞掉域蓝这块肥肉,可是转念一想,若是沙迦出兵域蓝,黒胡同样不会坐视不理。他望着霍格的眼睛,从中忽然读懂了他的意思。薛胜景低声道:“贤弟以为黒胡有没有能力双线作战?”

    霍格微笑道:“若是黒胡胆敢对大雍不利,兄弟刚好可以考校一下他们双线作战的能力。”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在大雍出兵大康的时候,黒胡胆敢在背后插刀,沙迦完全可以采取围魏救赵的策略,趁机打击域蓝国,因为域蓝国重要的战略地位,黒胡必然会不惜一切前往争夺,其两方不能兼顾,而这一切却要建立在沙迦和大雍结盟的基础之上。

    参透了霍格此来真正的目的,薛胜景的小眼睛变得越明亮起来,虎父无犬子,这位沙迦国的十二王子果然很不简单,可是薛胜景并没有忘记他的身份,霍格乃是李天衡的女婿,焉知他今天所说的这番话不是故意在试探自己?薛胜景道:“贤弟能够说动西川和咱们三方联手?”

    霍格意味深长道:“这天下本来就没有多大,多一个人分咱们岂不是就少分了一份?诚如大哥所言,西川绝不可能与大雍联手。”

    薛胜景端起茶盏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方才缓缓道:“不知沙迦想分得多少?”

    霍格道:“沙迦对中原之地向来没有野心,我父汗最想收复的两个地方一为南越,一为域蓝。”

    薛胜景暗骂,还特妈说没有野心,如果这两个国家落入你们的手中,等于你们控制住了中原的西、南两个门户,只要你们不高兴随时都可以切断这两条道路的贸易往来,往北乃苦寒之地,往东大海茫茫,沙迦人果然打得如意算盘。

    霍格看到薛胜景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已经心动,压低声音道:“大雍尽得中原之地,沙迦仅取两国之土,南北东西遥相呼应,日后这天下必然属于你我两家。”

    薛胜景微笑点了点头,伸出手去。

    霍格愣了一下,然后也伸出手去和薛胜景紧紧相握,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胡小天趴在房顶之上,耳朵紧贴屋檐,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把这两人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自己结拜的这俩都不是什么好货色,野心勃勃,居然在这里分起了家产,天下还没打下来呢就急着分赃,真是笑话了。可想想两人的计划实在是可怕,若是当真达成了联盟,别说是什么大康,只怕连黒胡、西川早晚也得落入他们的手中。不过他们一个是王子,一个是王爷,在各自的国家里未必能够当家作主。

    霍格道:“大哥,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千万不可泄露出去。”

    薛胜景笑道:“贤弟只管放心。”

    胡小天听到两人就要告辞,悄然从屋檐滑落下去,薛胜景的寝室距离这边并不远,他要趁着他们没觉之前将维萨救走。

    胡小天在暗夜之中兔起鹘落,没过多久就已经潜行到薛胜景休息的小楼前方,看到两名金鳞卫正守在门前,彼此低声交谈,其中一人道:“王爷真是艳福不浅,那洋妞生得妖娆动人,妩媚惹火,若是能跟她春风一度便是死了也值得。”

    今天貌似医统一周岁的日子,求点月票当生日礼物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