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五章【长夜漫漫】(上)
    胡小天冷冷道:“那我岂不是要无法安寝了?每天都要提防有人害我。∈↗,“

    夕颜格格笑道:“我怎么舍得,再说你那么本事,就算我想害也害不了你,现在连易容术都到了这种境界,如果不是听到你的声音,连我几乎都被你骗过。”一双美眸盯住胡小天的面孔道:“贼眉鼠眼,这张面具还真是适合你。”她以为胡小天戴了一张人皮面具。

    胡小天心中不免有些得意,看来自己的改头换面还是有了相当的火候,如果不是身形和声音出卖了自己,只怕夕颜认不出自己。他正想进一步逼问周王龙烨方的下落,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惊慌失措的呼喊之声。

    “抓刺客!抓刺客!”声音此起彼伏,顷刻之间整个大帅府内就变得人声鼎沸。

    胡小天心中一阵愕然?自己进来的时候还算小心,难道这样都被人识破了影踪?

    夕颜道:“出事了!”

    胡小天担心她使诈,仍然没有放手,夕颜道:“放开我,肯定出事了!”

    胡小天这才将她放开,夕颜找出一张人皮面具迅换上,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明显有些慌张甚至连胡小天都顾不上了。

    胡小天也跟在她的身后走了出去,两人刚刚出门,就看到一只巨大的白色雪雕从头顶俯冲而下,下方混乱的人群之中,一道灰色身影倏然弹射到雪雕之上,雪雕载着那人振翅向空中翱翔而去。

    夕颜怒道:“哪里走!”右手一扬,数道寒芒向雪雕射去,雪雕背上的灰衣人手中长剑挥舞,将夕**出的钢针尽数圈入其中,雪雕的度追风逐电。转瞬之间已经飞入半空之中。

    下方众人纷纷向上射箭,可是那雪雕去势太快,很快就飞出了他们的射程范围,转瞬之间已经在空中变成了一个小白点。

    宴会大厅乱成一团,胡小天趁着混乱准备离去,却看到李鸿翰满手是血地冲了出来。大吼道:“快去请郎中,快去请郎中!”

    胡小天内心一怔,换成别人受伤李鸿翰绝不会表现出如此惊慌,难道是李天衡遇刺了?此时整个大帅府处于最为混乱的时候,众宾客也纷纷逃离现场。

    又听到一个声音道:“封锁帅府各个出口,任何人不得随意离去!”号施令的人却是张子谦,更验证了胡小天刚才的猜测。

    虽然张子谦下达了所有宾客不得随意离去的命令,可仍然还是有不少人已经离去,现场已经处于暂时失控的状态。胡小天不敢久留,趁着大帅府仍然没有完成全面封锁之前,跟着人群混出了帅府。

    离开帅府之后想要逃离这片封锁的区域对胡小天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他不敢直接返回宣宁驿馆,李天衡既然已经动了囚禁他的主意,就会对他的同伴展开行动。

    西州的空气变得紧张了许多,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搜捕的兵马,对城内展开全面搜查。一时间搞得西州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胡小天也不敢四处走动,以免遭人注意。直到黄昏时分方才如约来到众香楼前。大帅府那边消息封锁得相当严密,到底何人遇刺至今仍然没有透露出确切的消息,只是从整个西州城骤然严肃紧张的空气推算出一定是某位大人物遇刺,甚至极有可能是李天衡。

    梁英豪早已在这里等了他多时了,只是他也忍不住胡小天现在的样子,胡小天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信周围并无可疑人物,这才走过去和他相见。

    梁英豪听到胡小天的声音方才辨明了他的身份,看到胡小天如今的样子也是大感诧异,胡小天的所作所为总是出乎别人的意料之外,难怪他会让自己先行离开。原来拥有这样一身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如果不是胡小天主动前来相认,就算是面对面自己也不可能认出是他。

    两人来到附近的酒馆,选择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坐下,便于观察外面的动静,点菜之后,梁英豪压低声音向胡小天道:“他们已经提前转移了,目前暂时住在向阳街的一座宅院里面。”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奇怪他们何以会这么快找到落脚的地方。

    梁英豪解释道:“是阎姑娘提供的住处。”

    胡小天点了点头,天狼山的这帮马匪在西川势力分布甚广,看来他们在西州的落脚点不仅仅是青云山庄一处。得知手下人都已经安全转移,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胡小天也就放下心来。

    此时小二将酒菜送上来,两人奔波了一天也都饿了,梁英豪拿起酒壶给胡小天斟了一杯酒,小声问道:“帅府那边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西州到处都是士兵在搜查,搞得人心惶惶。”

    胡小天低声道:“有人行刺,刺客得手之后马上逃走了,到底是谁遇刺还不知道。”

    梁英豪道:“府主打算怎么办?何时离开西州?”

    胡小天将杯中酒一口饮尽道:“不急,你先回去让他们稍安勿躁,我要打探清楚到底生了什么再做打算。”

    梁英豪道:“府主,现在风声很紧,凡事还要多加小心。”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心中自有回数。”

    两人匆匆吃完,就在众香楼门外分手,胡小天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决定前往大雍使团所在的驿馆探听情况。

    夜幕降临,大雍燕王薛胜景和长公主薛灵君两人方才返回了驿馆,两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凝重,走下坐车之时,他们都留意到在驿馆周围已经布置了不少的兵马警戒,美其名曰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可事实上却是将他们严密监视起来了。

    薛胜景胖乎乎的脸上呈现出一丝冷漠,进入驿馆的大门之后,他向负责他们安全的郭震海道:“增强戒备,今晚不得让任何外人进入内苑。”

    “是!”

    兄妹两人沿着驿馆的遮雨长廊走向休息的内苑,薛灵君长叹了一口气道:“不知李天衡是死是活?”

    薛胜景一双小眼睛透露出阴森而狡黠的目光:“大帅府防卫森严居然能够让刺客混入,李天衡号称西川霸主,座下高手如云,现在看来也不外如是。”

    薛灵君道:“二皇兄此话怎讲?”

    薛胜景道:“今日之事总觉得疑窦丛丛,可又想不通究竟不对在什么地方。”

    薛灵君道:“你怀疑李天衡是故意使诈,在所有宾客面前故意表演了一场被人刺杀的好戏?”

    薛胜景眯起双目:“如果真是如此倒也情有可原,他可以对外宣称大康皇上想要置他于死地,通过这件事可以激起西川军民同仇敌忾之心。”

    薛灵君点了点头道:“若是一切真如皇兄所想,那么李天衡倒不失为一代枭雄人物。”

    薛胜景道:“纸终究包不住火,他们可以瞒过西川百姓,却瞒不过咱们的眼睛。”

    薛灵君微笑道:“总之对大雍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二皇兄这次的使命不就是破坏西川回归大康的可能,断了大康的后路吗?”

    薛胜景阴测测笑了起来:“却不知胡小天现在的境况如何?”

    听到他提起了胡小天,薛灵君一双秀眉不由得颦起,宴会之上看到胡小天匆匆离席而去就已经猜到他遇到了麻烦,胡小天离去不久,李天衡就遭遇刺杀,而所有的这一切罪名只怕要落在他的头上,胡小天这次的麻烦大了。

    薛胜景叹了口气道:“我是真心想帮他,毕竟是结拜兄弟,我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他走上绝路,只可惜这小子戒心太重,又看不清时局,落入如今的困境也是咎由自取。”

    薛灵君道:“无论武功心计他都人一等,也许他自有脱身之法。”

    薛胜景摇了摇头道:“一个人的武功如何厉害,终究敌不过千军万马,他虽然聪明,可毕竟还是有弱点的。”

    薛灵君饶有兴趣道:“我倒想听听他的弱点究竟是什么?”

    薛胜景道:“不够狠心偏偏又好色多情。”说这话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向妹妹看了一眼。

    薛灵君嫣然笑道:“我倒觉得他还算坚定,关键时刻把持得住。”

    薛胜景道:“那是因为没遇到让他动心的女人!”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如同一根带刺的鞭子狠狠抽打在薛灵君的心头,让薛灵君的内心鲜血淋漓,她才不相信二哥是无心之过,他的这句话根本是意有所指,薛灵君向来自负美貌,更认为自己的风情之下少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可是在胡小天面前却屡屡受挫,这厮明明是个多情种子,却偏偏对自己并不感冒,这让薛灵君百思而不得其解。

    薛灵君的一张俏脸瞬间转冷,打了个哈欠道:“累了一天,真要好好睡上一觉了。”

    薛胜景道:“长夜漫漫,还不知这西州城会生怎样的事情。”

    薛灵君道:“生什么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本来还想着来到这里好好游历一番,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薛胜景望着妹妹远去的背影,一双小眼睛中却流露出怨毒的目光。(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