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四章【公然决裂】(下)
    两人被几名武士押到大帅府西北角的一间房内,从这里的布置来看,过去应该是一间厨房,应该空置了许久,灶台上积满灰尘。两人被推了进去,因为担心他们逃走,又用绳索将两人背靠背捆绑在一起。绳索为特制,混合牛筋绞结而成,就算是武功高手也无法轻易挣脱。

    等到那群武士离去之后,梁英豪用力挣脱了一下,现用尽全力也无法将绳索崩断,不由得叹了口气。

    胡小天笑道:“有什么好叹气的,区区绳索就能困住咱们吗?”他从不悟那里学会了易筋错骨,可以自如改变体型,潜运内力,一会儿功夫就从绳索中挣脱开来,然后迅帮梁英豪解开了绳索。

    两人倾耳听去,外面有不少武士驻守,若是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势必会引起混乱。

    梁英豪指了指灶台处的烟筒,和墙壁相比,烟筒显然要薄弱得多,他脱下鞋子从里面取出暗藏的工具,几样组合在一起,成为一柄小铲,梁英豪最擅长得就是钻墙打洞,但见他双手挥舞如飞,顷刻间已经将墙皮铲除,露出里面的青砖,撬开青砖,将青砖一块块抽离,不一会儿功夫烟筒已经被他挖出一个大洞,可以容纳一人通过的时候,梁英豪停下手来,全程几乎没有任何声息。

    胡小天在门前负责倾听动静,若是此时有武士进来他绝对会痛下杀手,还好门外驻守的几名武士命大,他们并未觉察到里面的情况。

    梁英豪挖开洞口之后,探身进去看了看,然后向胡小天挥了挥手,让他先进去。

    两人先后从洞口进入烟筒内。手脚并用沿着烟筒爬到出口,胡小天率先从烟筒内露出头来,举目四望,看到门前的四名武士仍然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根本没有现里面的两名犯人已经逃离。

    两人蹑手蹑脚来到屋顶之上,趁着无人巡视的时候。从屋后滑落下去,梁英豪道:“走!”

    胡小天却摇了摇头道:“不及,我倒要看看李天衡要玩什么花样。”

    梁英豪愕然道:“府主难道还想回去?”

    胡小天笑道:“我自有办法,你自己想办法脱身,尽快通知咱们的人先离开驿站,找个地方暂时藏起来,两个时辰之后。咱们在众香楼门前会合。”

    梁英豪还想劝他趁着未被现之前离去,胡小天却已经走了,梁英豪不敢逗留,也慌忙混入人群之中。

    此时寿宴已经开始,负责上菜的家仆来来往往。胡小天藏身在拐角处,利用不悟教给他的改头换面,没多少功夫五官就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双颊深陷。面目猥琐的瘦子,等到一名上菜的家仆走过之时。胡小天迅冲了上去,一掌击打在那厮的颈后,一手接过托盘,将他拖到就近的房间内。脱下他的衣服自己穿上,然后从自己衣服上扯下布条将这厮双手双脚捆住,再堵住他的嘴巴。然后端起托盘,大摇大摆混入了送菜的队伍之中。

    宴会大厅内传来阵阵欢笑之声,众人显然从刚才的沉闷气氛中走出,前来恭贺李天衡寿辰的人,多数都不希望西川回归大康,李天衡既然做出如此决断对众人来说反倒是一个好消息。

    胡小天上菜之后,举目望去,却见周王龙烨方已经离席而起,和李天衡说了句什么,悄然从侧门离去,胡小天看了看周围,悄然跟了出去,远远落在周王的身后。

    龙烨方离开宴会大厅之后,挥了挥手,两名跟在他身边护卫的武士停下脚步,龙烨方独自一人经西偏门向帅府后院走去。

    胡小天看到眼前情景心中不禁暗暗惊奇,龙烨方看来不是要走,难道是去如厕吗?可如厕那两名武士也应该一直保护,在茅厕外守着才对?此时两名武士已经转身回来。

    胡小天慌忙藏身在树丛之后,等到两人经过之后,悄然攀援到大树之上,俯视四周无人注意的时候,方才顺着树干溜下来,快步循着龙烨方的步伐追逐而去。

    西偏门无人驻守,周王龙烨方此时已经走出很远,径直走入了后院的一座三层小楼。

    胡小天穿着帅府的家丁衣服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怀疑,大摇大摆地来到小楼旁,绕到小楼的西北角,确定四下无人,这才暗吸了一口气,以金蛛八步攀援墙壁而上,以他如今的内力,金蛛八步早已修炼得炉火纯青,翻墙走壁如履平地,来到三层的时候,倾耳听去,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胡小天用唾沫沾湿窗纸,抠出一个小洞,凑在小洞之上向里面望去。

    却见周王龙烨方已经进入了房间内,他似乎对这里的环境极为熟悉,舒展了一下双臂,除下冠带,晃了晃头,一头黑宛如流瀑般垂落在肩头。然后脱下外袍,从一旁衣架上取下早已准备好的儒衫换上,然后双手抓住颈部的皮肤整个撕开,将用来易容的人皮面具整个揭下,转身之时,面孔刚好朝向胡小天的所在。

    胡小天看得清清楚楚,室内哪里还是什么龙烨方,根本就是个美貌少女,那女子眉目如画,风姿绰约,不是夕颜还有哪个?

    胡小天头皮一阵麻,难怪自己总觉得不对,这龙烨方竟然是夕颜所扮,一直以来夕颜都为了西川李氏的事情不遗余力,多方奔走,却不知她和李天衡又是何种关系?

    夕颜换好衣服之后转身正要离去,突然听到身后格窗轻响,一道人影向自己投射而来,夕颜手腕一翻亮出一柄凤翎飞刀照着来人的方向激射而去。

    胡小天身躯一闪躲过飞刀射击,凤翎飞刀夺!的一声射入身边木柱之上,刀身入木三分,留在外面的部分颤抖不止。

    夕颜这才看清来人是胡小天,蓄势待的第二刀于是凝而不,杀气凛凛的妙目顿时化成了万种柔情,娇滴滴道:“臭小子!你居然跟踪我!”

    胡小天笑眯眯走到一边,伸手将周王所穿的蟒袍拿起,啧啧赞道:“还真是惟妙惟肖!不知李天衡给了你什么好处,你为他如此卖力?甚至不惜出卖跟自己拜过天地的男人!”

    夕颜道:“我何时出卖你了?是你自己不识时务,怪得谁来!”

    胡小天道:“为了帮助李天衡自立为王,你也算得上是处心积虑绞尽脑汁了。”

    夕颜向他缓缓走了过来,娇滴滴道:“人家虽然帮他,可是并没有想要害你。”

    胡小天道:“李天衡和大康划清界限,我这个大康钦差处境就大大的不妙,若是你心中对我还有一分情意,此前为何不提醒我一声,我也好早作打算。”

    夕颜道:“到现在你还跟我说情意,若是你念着咱们拜天地的情意为何要答应做了大康的驸马?”

    胡小天道:“形势所迫,情非得已。”

    夕颜咬了咬樱唇,美眸之中泪光隐现,娇嗔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枉我跟你拜了天地,最后就送给我这四个字。”

    胡小天道:“还有什么阴谋?不妨痛痛快快说出来。”

    夕颜幽然叹了口气道:“在你心中我始终都是不好的,始终都在害你,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人家的心意吗?在我心底最心疼的那个始终都是你啊!”说到这里似乎情动,两行晶莹的泪珠沿着皎洁如玉的面颊滑下,当真是梨花带雨我见尤怜。

    “抱抱我好吗?”夕颜主动投身入怀,胡小天目光犀利,即使察觉到她右手之间夹带的寒芒,一把将她的皓腕握住,果然看到她的中指之上套着一个银环,银环之上针芒闪现。

    夕颜怒道:“你弄疼我了!”

    胡小天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什么叫黄蜂尾后针了,是不是想一针把我扎死?”

    夕颜道:“我可没想你死,就算刺中你,也只是让你乖乖睡上一觉。”

    胡小天一脸的不信任,这妖女诡计多端,阴谋手段层出不穷,幸亏自己对她始终都有提防,不然真会中了她的圈套。小心将夕颜手指上的毒针勾下,夕颜近距离望着胡小天,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你这只小狐狸,其实刚才我就知道他们困不住你。”

    胡小天道:“周王在哪里?”

    夕颜摇了摇头道:“我怎么知道?”

    胡小天一把将她推到墙角,夕颜的娇躯被抵在墙壁之上,胡小天一伸手将柱子上的凤翎飞刀拔了下来,抵住她洁白如玉的咽喉,夕颜笑得越甜美了,将曲线完美的下颌抬起,吹气若兰道:“我就不信你当真舍得杀了我!”

    胡小天一扬手,将飞刀狠狠插入夕颜的腮边,夕颜面对突然刺来的飞刀,眼睛都没眨一下,似乎对胡小天充满了把握,她柔声道:“就知道你不舍得。”

    胡小天道:“我虽然不舍得杀你,可是我却可以扒光你的衣服,削光你的脑袋,让你变成一个光溜溜的尼姑!”

    夕颜道:“你如果做了和尚,那我就陪伴你做个尼姑好不好?”(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