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四章【公然决裂】(上)
    李天衡来到座位之上,双手微微下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他微笑道:“今日李某五十生辰,高朋满座,贵客盈门,李某何德何能,蒙诸君如此眷顾,不远千里翻山涉水,来西州给我贺寿,在这里,我先谢过诸位了!”

    众人再度欢声雷动,对这位西川大帅相当给面子。

    李天衡微笑道:“客气的话,我今天也不多说,但凡来到这里的全都是李某的朋友,希望大家放下一切,尽情享受,今日定然要不醉无归!”

    众人欢笑声响成一片。

    李天衡转向周王道:“宴会开始之前,咱们先听周王殿下说几句好不好?”

    “好!”在场众人异口同声道。

    周王龙烨方推辞不过只好站起身来,他向众人道:“今日乃是李大帅的好日子,原本不该本王说话,可是李帅既然让我说,那本王还是说两句,先要恭祝李帅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愿李帅龙精虎猛,威风依旧,率领西川百姓安居乐业,永享太平!”

    不知是谁率先叫起好来,现场马上有不少人响应。

    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龙烨方看来是被李天衡彻底吓破了胆子,竟然说出这种窝囊话,李天衡虽然是西川实际上的统治者,可是西川毕竟还是你们龙家的地盘,龙烨方这么说实在是丢尽了皇家的面子,不过想想也能够理解,毕竟这厮寄人篱下,凡事都得看李天衡的眼色,为了保住性命,什么皇家的脸面也顾不上了。

    李天衡微笑道:“周王殿下此言差矣。有能力统领西川乃至统领整个大康走出困境的人唯有殿下,李某身为大康臣子,自当精忠报国鞠躬尽瘁,我和西川的这帮将士会尽辅佐周王殿下!”

    听到这里薛胜景不禁向妹妹咧嘴一笑,低声道:“说得真是冠冕堂皇。这龙烨方是个傻子吗?任凭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长公主薛灵君小声道:“早就知道他会在周王的身上做文章,不过这也是好事。”美眸向对面望了一眼,看到胡小天仍然在笑眯眯望着自己,芳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乱,端起面前茶盏抿了一口,回避胡小天的目光。低声道:“不是说胡小天要在寿宴之上宣读圣旨,宣布封王的事情吗?”

    薛胜景也朝胡小天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他不是傻子,当众宣读圣旨,若是李天衡不肯答应,岂不是要闹得骑虎难下?”

    薛灵君道:“你这位结拜兄弟的处境好像很不妙啊!”

    薛胜景微笑望着妹妹道:“怎么?你好像很关心他啊!”

    薛灵君幽然叹了一口气道:“倒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眼波一转道:“他是你的兄弟啊!”

    薛胜景道:“在我心中只有一个兄弟!”他口中的兄弟当然指得是大雍皇帝。他的同胞兄长薛胜康。

    周王因李天衡的那番话明显有些激动,他向李天衡点了点头道:“多谢李大人对本王的信任,若无李大人就没有本王的今天。大康正值多事之秋,先有我大皇兄谋朝篡位,再有姬飞独揽大权,祸乱朝纲。在今日寿宴开始之前,本王有几句话想要说。”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他本以为周王只是一个窝囊废。可从他刚刚所说的这番话看来,周王今日出现在这里好像另有使命,难道李天衡胁迫他站出来公然对抗大康朝廷?龙烨方还真是连一丁点的骨气都没有了。转念一想,好死不如赖活着,当个傀儡总比变成一具死尸要强吧,周王龙烨方如果不委曲求全,只怕也活不到现在。

    龙烨方道:“皇上也从京城派来了使臣。”说话的时候目光向胡小天望去,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将目光聚集在胡小天的身上。

    胡小天本以为今天没自己的事情了。皇上的旨意他已经单独向李天衡传达过,李天衡刚刚还表示不让自己声张。可现在周王却将这件事公开说了出来,不知他究竟是什么目的?为何不让自己说。而是要通过周王的嘴将这件事宣布与众?

    龙烨方道:“皇上下旨说,要封李大人为异姓王,这原本是值得恭贺的事情,可是当我看到圣旨的时候,却现圣旨并非我父皇亲笔所书,甚至连玉玺都是假的。”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众人纷纷窃窃私语,眼前的状况实在是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胡小天冷冷望着龙烨方,从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的破绽,可是龙烨方整个人的说话做派总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胡小天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总觉得龙烨方和过去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完全不同,难道这个龙烨方是个冒牌货?

    龙烨方取出一封密诏,举手出示给众人,充满悲怆道:“这是我父皇委托亲信九死一生给我送来的密诏,如果不是父皇这封密诏,我至今还不知道父皇已经被洪北漠那个奸贼所控制,周睿渊、文承焕慑于洪北漠的淫威和他狼狈为奸,把持朝政大权,可怜我父皇好不容易才逃脱幽禁之苦,如今却又被这帮奸人胁迫。”

    众人议论纷纷,原本以为是一场欢乐祥和的寿宴,却想不到画风突变,成为了一场诉苦大会。

    李天衡此时站起身来,轻声道:“诸位嘉宾或许已经听说这两日西州城内生的事情,洪北漠策反西州部分将领,意图谋害周王殿下,殿下若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大康社稷就再无未来复兴之日,李某本来已经和周王殿下达成共识,准备率领西川民众回归大康,可是……”他的脸上充满悲愤的表情:“今日之大康却非陛下之大康,奸臣当道,朝堂蒙尘,日月无光,大康不仅仅是陛下一人之大康,乃是龙氏之大康,乃是百姓之大康,我等身为大康臣子理当背负光复社稷,重振河山之责,如果视而不见,无所作为,日后又有何颜面去面对皇上,有何颜面去面对大康百姓!”他这段话说得慷慨激昂。

    胡小天向站在一旁的梁英豪悄悄使了个眼色,以传音入密道:“苗头不对,咱们分头开溜。”李天衡是铁了心要跟大康划清界限,自己的处境立刻变得危险起来。胡小天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就看到一群武士从后方涌了上来,将他的退路封锁,带头之人正是李鸿翰。显然是防止他逃走,和胡小天同桌的洪英泰吓得脸色苍白,低声道:“胡兄……”谁都不是傻子,都看出这帮武士是冲着胡小天来得。

    胡小天笑眯眯道:“英泰兄不用担心,这件事跟你毫无关系。”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李天衡的手腕,看来这厮也是个口腹蜜剑之辈,表面上跟自己套了一番近乎,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就翻脸不认人,果然是政治利益高于一切,李天衡抛出老皇帝被洪北漠控制这个重磅炸弹,借机扶植周王,让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计划得以继续进行。

    薛胜景向薛灵君道:“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西川和大康决裂倒真是一件大喜事呢。”处在大雍的位置上,当然不愿看到西川回归大康,如李天衡终于旗帜鲜明地表示和大康划清界限,还倒打一耙,说大康君主龙宣恩事实上已经被洪北漠控制,这样一来他就理所当然地可以扶植周王上位,可以预见以后大康会出现两个朝廷,两个皇帝了。

    薛灵君道:“这种事情又何必在寿宴上说。”

    薛胜景道:“李天衡的性情向来优柔寡断,如果不是形势危急,他也不会走这一步,看来是龙宣恩把他逼急了,今天是要跟大康彻底划清界限了。”

    薛灵君的目光始终关注着胡小天,看到胡小天此时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胡小天刚走了几步,李鸿翰就迎面将他拦住,唇角泛起一丝冷笑道:“驸马爷这是要往哪里去?”

    胡小天笑眯眯道:“人有三急,李将军若是有兴趣就一起去。”

    李鸿翰笑道:“好啊!好啊!”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胡小天毫不畏惧,大步向前方走去,李鸿翰率领八名武士紧随其后,离开宴会厅,胡小天道:“撒个尿而已,李将军何必搞得那么隆重?”

    李鸿翰道:“你是钦差又是驸马,当然要照顾得周到一些。”

    八名武士将胡小天团团围住,胡小天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你们李家的待客之道?我算是第二次领教了。”

    李鸿翰道:“识相的话最好不要反抗,看在咱们两家过去的交情上,我不会为难你。”

    胡小天点了点头,马上有两名武士冲上来反剪他的双臂将捆住。

    李鸿翰挥了挥手道:“送胡大人去休息。”

    此时梁英豪也被几名武士捆了推了过来,胡小天和他对望了一眼,彼此唇角都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今天算得上是自投罗网了,不过他们也没有反抗,胡小天以传音入密向梁英豪道:“先看看情况再说。”(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