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一章【救救我】(上)
    杜天火宛如浑身浴火的战神,燃烧在身体周围的绿色火焰让他的身躯看起来庞大魁伟了许多,他所用的武器是流星锤,燃烧的铁锤宛如流星追月般向胡小天的面门奔袭而来。⊥,

    胡小天并没有将杜天火的武功放在眼里,虽然杜天野在刚才举起铜钟时表现出了相当的实力,当世之中没有几个人可以凭借内力硬碰硬胜过自己。他所忌惮的是杜天火的纵火之术,手中秀眉刀瞄准火流星前来的方向,一刀劈砍而出,噹!的一声刺响,然后就看到附着在火流星之上的火焰四散纷飞,顷刻间化为漫天流火向胡小天包围而来。

    秀眉刀和火流星接触的地方也染上绿色的火焰,沿着刀身迅向手柄蔓延,刚才刀魔风行云就是被流火吓退。

    胡小天对此早有预料,交手之后,身躯迅后退,虚空**在丹田气海中形成空虚气旋,被他一刀击散的漫天流火被这股强大的吸引力所牵引,一朵朵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向胡小天疯狂扑去。

    杜天火看到眼前情形心中大喜过望,以为这下必然可以将胡小天烧成灰烬,可是漫天流火却并没有一朵飞到胡小天的身上,而是一朵朵吸附在秀眉刀的刀身之上,胡小天挥动手中秀眉刀,刀身上的流火延绵成为一条两丈长度的火蛇,蓄力之后,以刀作剑,尝试着挥出诛天七剑中的一式,胡小天原本对自己能够挥出刀气没什么指望,却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一蹴而就,凛冽的刀气协同着流火向杜天火。

    杜天火本以为胡小天必死无疑,却没有想到胡小天居然可以操纵自己出的流火,这还是他从未遭遇过的状况,除了自己的师尊似乎还没有其他人可以做的到。杜天火扬起流星锤向胡小天飞旋而去。流星锤的铁链在虚空中被胡小天出的刀气斩断,燃烧的锤头错失了目标,带着呼呼风声从胡小天的身旁飞掠而过,砸在后方大雄宝殿的大门之上,蓬!的一声火光冲天。

    胡小天出的流火已经来到杜天火的身前,杜天火隐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迫近。处于本能,他向后方退去,他后退的度却远远比不上无形刀气的度,流火夹杂着无形刀气劈斩在杜天火的外甲之上,外甲上燃烧的火焰骤然变得强烈,火苗窜出两尺多高。

    胡小天的这记无形刀气竟然无法劈开杜天火的外甲,虽然他这次成功将刀气外放,可是秀眉刀毕竟不是他善用的大剑藏锋,无法得心应手地挥出最大力量。连刀魔风行云更换武器之后外放的刀气都大打折扣,更何况胡小天这个半瓶醋。而且杜天火的外甲并非凡品,不但防火而且可以防御刀剑,寻常刀剑根本无法刺入分毫。

    尽管胡小天的这一刀未能奏效,杜天火也被这大打折扣的刀气震得踉跄后退数步,感觉胸口如同被重锤击中,沉闷异常,喉头一热。胸腔内一股热血上涌,杜天火硬生生将这口喷薄欲出的鲜血咽了回去。双手握拳交叉双臂抵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外甲上熊熊燃烧的流火铺天盖地般向胡小天笼罩而去。

    胡小天以不变应万变,依然用虚空**应对,他强大的内力聚集于秀眉刀之上,秀眉刀如同一块磁石将周围的流火向刀身吸引而来。

    杜天火瞳孔骤然收缩,他压箱底的绝学在对方面前竟然起不到丝毫作用。在将外甲流火全都射向胡小天的同时,他腾空跃起,身躯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展开双臂,外甲上火焰重新燃起。犹如一只燃烧的火鸟,展开满是烈焰的双翅,向孤山寺后院飞掠而去。

    胡小天冷哼一声,右手拖刀,施展驭翔术,身躯凌空飞起三丈有余,杜天火的身法根本无法和胡小天的驭翔术相提并论,本以为可以摆脱胡小天,可是回头一看,却见胡小天拖着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焰长刀,正从高空中向自己俯冲而来。

    杜天火双臂一抖,手臂上的流火犹如两道火箭一般向胡小天射去,胡小天右腕微旋,秀眉刀将火箭圈入其中,刀身上火焰更炽,胡小天双手举起长刀,一招举火燎天紧接着就是力劈华山,最简单的刀法在他的应用下挥出了最强大的力量,内息携裹着烈焰在虚空中形成了一道长达七丈的火焰,火焰在无形刀气的带动下喷射的度奇快,瞬间已经来到杜天火的身后,杜天火暗叫不妙,此时唯有寄希望于身穿的外甲可以抵抗住胡小天的惊人一刀。

    可这次胡小天却挥出了大半功力,即便是刀魔风行云也不敢硬撼其锋,更何况武功要远远逊色于他的杜天火。

    这道刀气烈焰竟然将杜天火的外甲从中劈开,杜天野的肉身更是不堪一击,整个身体在半空中被劈成两半,跌落在地上却没有鲜血喷出,因为流火的温度太高,瞬间已经将他的伤口烤熟,血脉也被封住了。

    胡小天落在地面之上,望着杜天火的尸身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此时却听到一个撕心裂肺的惨叫:“老火,老火!”远处一道黑影宛如鬼魅般向这边冲来。

    来人正是杜天火的妻子苗映红,苗映红看到地上的尸体,转瞬之间已经烧成灰烬,只留下两半残留的外甲,苗映红哀嚎着扑向杜天火的尸身,望着已经变成灰烬的丈夫,整个人状如疯魔,长一根根飘荡而起,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满怨毒地望着胡小天:“我要杀了你!”

    胡小天对斑斓门的歹毒手段已经有所了解,这次他绝不会给对方可乘之机,足尖一点,身躯如同利箭般向苗映红射去,手中秀眉刀向她的身躯横削而去。

    苗映红根本没有料到胡小天的身法竟然如此快捷,她本以身法见长,可是在胡小天面前竟然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眼看长刀已经来到面前,再躲已经来不及了,她嗬嗬狂笑任凭胡小天一刀砍中她的身体,一刀两段,与此同时苗映红的身体蓬蓬喷射出雨点般密集的血水。

    胡小天早有准备,一刀命中目标之后身体急退,饶是如此,肌肤之上也沾染上几点血迹。

    望着死于脚下的夫妇二人,胡小天长舒了一口气,斑斓门人虽然武功称不上高强,可是这些人善于用毒,诡计多端,比起许多高手更加难以对付。

    胡小天收起秀眉刀,举目四处望去,却没有看到薛灵君他们三人的踪影,胡小天心中大骇,难道刀魔趁着自己和杜天火激战之时来到这里将三人抓走?

    就在胡小天准备离去之时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尖叫之声,他慌忙向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看到了一口枯井,举目向下望去,依仗着强劲的目力,看到下方有两个身影,听到阎怒娇惶恐道:“二哥,你走开……”

    胡小天定睛望去,却见阎伯光已经脱得只剩下一条**,正不顾一切地向阎怒娇冲去,阎怒娇拼命挣扎厮打,可手臂的衣袖却被他扯掉了一幅。

    胡小天暗骂阎伯光真是禽兽,竟然连亲生妹妹都不放过,他从井口一跃而下,抬腿照着阎伯光就是一脚,这一脚将阎伯光踹得晕死过去,胡小天道:“阎姑娘不用惊慌,我来了!”

    阎怒娇听到胡小天的声音,整个人犹如虚脱般软绵绵坐倒在地,胡小天目力极强,即便在井底黑暗的环境下仍然能够看清她的眉心和颞侧插着几根金针,胡小天伸手想帮她拔去。

    阎怒娇道:“且慢,你听我说,我……我和二哥都中了七度桃花雨……这药物淫邪无比,若是胡大人没有及时赶来,我……我和二哥只怕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胡小天此时方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想不到那女人居然如此歹毒,竟然想出了如此阴损的报复手段,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如果自己再晚来一步,只怕一场人伦悲剧就会铸成了。胡小天安慰阎怒娇道:“不妨事,那女人被我杀掉了,我带你去寻找解药。”

    阎怒娇摇了摇头道:“你听我说完,再晚就来不及了……我虽然可以解开此毒,但是我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配制解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男女欢好方能解毒……”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满面羞涩,阎怒娇虽然生性豁达,可毕竟是云英未嫁之身,这种话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胡小天面前说出来。

    胡小天心中暗忖,阎怒娇该不是想让我救她吧?

    阎怒娇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求你救救我二哥!”

    胡小天惊得双目瞪得滚圆:“我如何救他?我对男人可没兴趣!”其实他怎能不明白阎怒娇的意思,阎怒娇能够配制出解药,也有办法解救阎伯光,只是阎怒娇现在自己也是身中七度桃花雨,正可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她哪还有能力去救人,如果不是利用金针刺穴的方法苦苦支撑,只怕她的意识也已经迷失。

    阎怒娇还以为胡小天当真不明白她的意思,只能鼓足勇气硬着头皮道:“求你救我……你放心,以后我绝不会纠缠于你,甚至不会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只当从未生过什么……”

    今晚章鱼又遇到点麻烦,所以第二更直到现在才写完,搞得章鱼都不敢轻易承诺了,不过说过今天补偿,我必然再写出一更完成承诺!(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