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八章【血腥将至】(下)
    阎伯光摔倒在对岸的草地之上,摔了个狗吃屎,样子虽然狼狈,实际上却摔得不重,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胡小天展现如此神威,心中对他更是敬畏,不敢有丝毫埋怨。

    阎怒娇双脚沾在地上,先去看看哥哥有没有受伤,她当然清楚胡小天这样做是为了帮忙。

    阎伯光低声道:“妹子,咱们找机会逃走。”

    阎怒娇秀眉微颦道:“不可,大家一起逃出来的,应该守望相助才对。”

    她转身来到胡小天身边,看到胡小天将薛灵君横放在膝上,从腰间取出一个瓷瓶,拿了一颗丹药准备塞入她的嘴唇中,好奇道:“这是什么?”

    胡小天头也不抬道:“洗血丹!”

    阎怒娇道:“她所中的是江河一片红,想要解毒必须要对症。”

    胡小天听她一口就叫出毒药的名称,想必她应该懂得解毒之法,抬起双目盯住阎怒娇道:“帮我救她!”

    阎怒娇道:“你最好不要碰她的双手。”目光落在薛灵君的双手之上,薛灵君的双手已经完全染成了红色,而且已经就快蔓延到她的肘部,她提醒得已经太晚,胡小天正握住薛灵君的一只手,不过胡小天似乎并没有被红色毒素浸染的现象,阎怒娇心中``暗自惊奇,看来胡小天的身体拥有一定的抗毒性,她迅戴上鹿皮手套,示意胡小天抓好薛灵君的其中一只手臂,从腰间鹿皮袋中取出一个铁盒,打开铁盒从中倾倒出几条黄绿色的水蛭。

    水蛭比起通常可以见到的要小上一些,她将水蛭放在薛灵君的手臂之上,很快水蛭就开始吸血,没过多久时间。就看到水蛭的身体开始暴涨,色彩也变得红,饱吸毒血之后的水蛭,她再将之放在铁盒之中,在水蛭的身上弹上少许的药粉,水蛭马上开始吐血。身体迅缩小,如此往复多次,看到薛灵君双手的颜色渐渐由红转白,阎怒娇是利用这样的方法将她体内的毒素排出。

    做完这一切之后,阎怒娇又取出一颗碧绿色的药丸塞入薛灵君的口中,低声道:“她的性命不会有事,不过离开这里之后还需要坚持服药三天,方才可能将体内毒素全都肃清。”

    胡小天这才想起自己和阎怒娇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黑石寨,她和蒙自在的关系很好。看来也从蒙自在那里学会了不少的解毒之术。

    阎伯光远远看着,心中暗叹妹子多事,趁着胡小天他们自顾不暇的时候尽快逃走就是,何必帮助他们,可他也清楚妹妹的脾气向来倔强,一旦决定的事情绝非他能够改变。

    胡小天道:“谢谢!”

    阎怒娇摇了摇头道:“不用谢。”目光投向那血红色的河水,抿了抿樱唇道:“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江河一片红乃是斑斓门秘制的毒药。这附近应该有斑斓门的人埋伏,一旦等他们找过来。只怕事情就麻烦了。”

    胡小天听到斑斓门三个字内心不由得一惊,低声道:“岂不是和五仙教齐名的门派?”

    阎怒娇点了点头道:“正是,不过那都是斑斓门自封,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和五仙教相提并论。”

    胡小天的目光却突然定格在远处,距离他们五十余丈的树林之中突然冒出了蓝色的火焰,火焰在树林中扩展的度很快。宛如一条长蛇一般扭曲蔓延,几乎在瞬间就已经封锁了他们可以前行的道路。火焰的颜色蓝中泛白,和常见的火焰完全不同,阎怒娇循着胡小天的目光望去,她喃喃道:“水火无情!看来是斑斓门席大弟子杜天火到了!”

    胡小天心中暗忖。自己曾经在雍都和夕颜联手杀死了斑斓门三大弟子,在外界看来斑斓门的三个弟子全都是死在了自己的手里,自此以后自己和斑斓门就结下深仇,他其实早有准备,知道斑斓门早晚都会找到自己寻仇,却没有想到他们会选择在自己出使西川的时候下手,刀魔和斑斓门先后到来,却不知是谁人向他们泄露了自己的行踪,引来了这么多的厉害对头。

    阎伯光慌慌张张来到他们面前道:“坏了,坏了,通往外面的路全都被大火封锁了,看来他们是要将咱们困死在这里。”

    阎怒娇掏出锦帕利用随身携带的水囊将之打湿,提醒大家按照她的方法来做捂住口鼻以防吸入过多的毒烟。

    胡小天随身带有口罩,防烟效果要比她的这种方法更好,取了一个给薛灵君戴上。

    阎伯光听说来找他们麻烦的可能是斑斓门,叫苦不迭道:“你到底哪里惹来了那么多厉害的对头,今天可是被你害惨了。”

    胡小天这次居然没有反驳,虽然阎伯光这厮并不讨喜,可是今天他们兄妹两人的窘境的确是他所造成的。

    阎怒娇咬了咬樱唇道:“这事和他无关。”

    阎伯光有些错愕地张大了嘴巴,实在想不明白妹妹为何要护着外人,他大声道:“如果不是他莫名其妙地上门来找麻烦,怎么会将那么多魔头引过来?”

    阎怒娇道:“斑斓门之所以找上来全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阎伯光和胡小天都是满脸错愕地望着她,胡小天心中迷惑更甚,不知为何阎怒娇要为自己开解?他们总共才只是见第二次而已。

    阎怒娇鼓足勇气道:“三个月前,我曾经遇到了一个坏人,他意图对我不轨,所以在我饮食之中下药,结果被我识破,反而被我用药物制住,皆因他苦苦哀求,我一时心软就放了他一马,却想不到他竟然死心不改,继续追踪想要害我,我被他和同伴所困,无奈之下采用爹给我的烽烟针将他们射杀,可惜终究被逃了一个,后来我才知道,被我所杀的乃是杜天火的儿子,杜天火号称水火无情,乃是斑斓门北泽老怪手下大弟子,深得老怪真传,他死了儿子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我看这次他是找我报仇来了。”

    阎伯光听妹妹说完不禁义愤填膺道:“活该杀了那无耻之徒,竟然敢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付我妹子。”说话的时候却遭遇到胡小天冰冷不屑的目光,阎伯光当然明白胡小天因何会对自己如此不屑,因为自己也曾经做过同样的事情,如果杜天火的儿子该杀,那么自己无疑也是死不足惜了,顿时停下说话,表情显得尴尬之极。也就是这种事情生在自己亲人的身上,他方才感觉到一丝丝的后悔。

    阎怒娇向胡小天道:“这件事和你们无关,如果今天是水火无情杜天火亲来,那么他肯定是会让我不死不休,回头我拖住他,你们有机会就先走吧。”她咬了咬樱唇有些艰难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二哥,可是他却是我们阎家唯一的男丁,他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爹娘肯定会悲痛欲绝,若是有机会,你能不能带他一起走?”

    胡小天心中一阵感动,阎怒娇和阎伯光虽然都是一个父亲,可是这兄妹两人却是性情迥异,阎伯光人品龌龊不值一提,这阎怒娇倒是一个善良重情的好姑娘。

    阎伯光道:“妹子,你不用求他,我是不会舍下你一个人走的,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生死关头这厮的身上难能可贵的出现了些许闪光点,倒也不枉妹妹对他这番情义。

    胡小天道:“废话少说,既然大敌当前,咱们唯有同舟共济,方才可能共度难关,走吧,只要咱们团结一致,未必没有走出困境的机会。”

    阎怒娇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喜色,刚才她见到过胡小天的武功,知道他武功高强,如果他愿意和他们兄妹两人联手,脱困的机会当然就更大一些。每个人都对生命充满留恋,如果不是陷入绝境谁也不愿意自求死路。

    阎怒娇道:“水火无情出手之前通常会选择合适的环境,在河水之中布毒,不明真相者往往就会在河水中染毒,侥幸过了这一关,他就会用幽蓝冥火点燃山林将对手包围其中,通常人们都会选择沿着河水向下走,躲避大火,而他往往就会在对手逃生的路线之中埋伏。”

    阎伯光道:“那么我们就往火场里面走,险中求胜,或许可以躲过杜天火的追杀。”

    阎怒娇望向胡小天,显然在征求他的意见。

    胡小天道:“往下游走,躲是躲不过去的,唯有他现身出手,咱们才有克敌制胜的机会。”说完他抱起薛灵君率先沿着河水向下游走去。

    阎伯光呆呆望着他的背影,低声向妹妹道:“怒娇,这个人根本信不过,他根本不会帮助咱们……”

    阎怒娇道:“无论你信还是不信,反正我是决定跟他一路前行。”

    阎伯光道:“我……我……”看着妹妹这会儿功夫已经走出很远,吓得慌忙拔腿就追:“喂!你们等等我,不是说好了同舟共济,你们等等我……”

    这两天事情实在太多,章鱼不解释理由了,也不敢打包票更新多少多少,只能说码多少更多少,没存稿的苦逼遇到事情唯有泪奔,第一更送上,今晚肯定还会有。(未完待续……)i1292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