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章【一剑穿心】(下)
    冯闲林看到胡小天出手,内心中顿时一凛,顷刻间已经收起了小觑之心,右脚后撤一步,和胡小天瞬间拉开了距离,然后手中长剑脱鞘而出,从右下向左上一个反挑,搭在对方的软剑之上,顺势翻腕下压,凝蓄已久的内力沿着剑身传递出去,在双剑交锋之处爆,剑身猛然一震。

    胡小天也感受到从剑身中传来的霸道力量,心中暗赞,果然是剑宫高手,比起那个邱慕白的确强大了不少,冯闲林虽然没有达到剑气外放的地步,可是他已经达到对内力控制自如,可以通过交手双剑相交架起的桥梁,传导内力,以达到攻击对方的目的。

    如果是普通的剑手,恐怕冯闲林这一招已经将他手中剑震飞,可惜冯闲林所遇到的是胡小天,这厮内力强大的变态,冯闲林根本无法和他的内力相抗衡,还好胡小天并没有运用自己强大的内力去硬撼冯闲林,而是趁着和这位剑道高手比拼的机会,趁机练习一下自己的灵蛇九剑。

    软剑剑锋微侧,然后手腕连续转动,剑身又如一条蜿蜒行进的银蛇,攀援着对方的剑身而上。

    冯闲林手臂一抖,剑身迅抽离而出,胡小天手中软剑如影相随,已经刺向他的咽喉,冯闲林剑锋微转,以剑身封住对方软剑的剑锋,右脚向侧方移动,。 身躯闪电般拉开和胡小天之间的距离。

    胡小天也没有急于继续紧逼,笑眯眯在虚空中挥舞了两下软剑,点了点头道:“不错哦!一剑穿心倒也算得上是名不虚传。”

    冯闲林老脸一热,刚才的交手过程中他丝毫没有占到上风,当着众人的面被胡小天当众揶揄,这种滋味并不好受。若是不拿出看家本领,今天非但无法取胜,搞不好还要败得很难看,有了这样的想法,冯闲林再不考虑手下留情,手中长剑举起。自从剑宫创始人蔺百涛失踪之后,剑宫就再也不复昔日之鼎盛,剑宫弟子并没有得到蔺百涛的真传,剑法开始走轻灵诡异一路,宗旨就是一个快字。

    冯闲林捏了个剑诀,手中长剑追风逐电般向胡小天攻击而去,他所使得也是追风剑法,其实胡小天在雍都之时就已经在邱慕白那里领教过这套剑法,当时是以剑气外放战胜了邱慕白。

    冯闲林使得虽然和邱慕白是同一套剑法。但是他毕竟是邱慕白的师叔,无论内力还是在剑法上的领悟都要精深许多,如果在雍都胡小天遇到冯闲林肯定必败无疑,但是这段时间,他屡有奇遇,再加上从缘空和尚那里吸取到了强大无匹的内力,现在的胡小天已经不惧任何高手。

    剑光霍霍,冯闲林出剑的度一剑快似一剑。在众人的眼中,他手中的那柄长剑已经幻化出万千道光影。这一道道光影织成了一张巨大的光网向胡小天笼罩而去。

    胡小天也是接应不暇,如果单以灵蛇剑法他也没有破掉冯闲林追风剑法的把握,看到对方的快剑已经狂风骇浪般涌到眼前,胡小天也只能选择暂避锋芒,足尖一点,身躯倏然拔高数丈。一呼一吸,身躯大鸟般俯冲到凉亭之上,正是不悟和尚教给他的驭翔术。

    冯闲林已经被他激起了杀气,大吼道:“小子别逃!”

    胡小天站在凉亭之上哈哈大笑道:“逃?老子会逃?有种你上来!”

    冯闲林向前跨出一步,一手指着胡小天。一手握紧长剑,腾空飞掠而起,也是向凉亭之上扑去。

    胡小天看到冯闲林启动,唇角露出一丝笑意,他从凉亭顶部跳离,居高临下,手中软剑高高举起,狠狠向冯闲林劈了过去,占据地势之利,居高临下,意图一剑决出胜负,胡小天本以为自己的这一剑能够挥出剑气,可是他的剑气外放总是在关键时刻不灵,这次又是在关键时刻没有奏效,如果胡小天手中的兵器是藏锋或者是玄铁剑,即使无法自如将剑气外放,也能以霸道的力量将冯闲林击溃,可惜这柄软剑实在是太轻,无法对冯闲林造成太大的损伤。

    双剑交错,冯闲林毕竟还是在地势上居于弱势,身躯向下一沉,在下坠的同时,长剑变幻,刺向胡小天的下阴。

    胡小天暗骂这厮歹毒,毕竟是一位成名已久的江湖前辈,居然用这种歹毒的剑法对付自己这样一位晚辈,胡小天以软剑在对方剑身上一搭,丹田气海中内息膨胀,身躯借着调息之势又提升了两丈,然后再度以驭翔术滑翔而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围观众人之中不乏高手在内,香琴看到胡小天的身法,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错愕,在她的印象中胡小天还是过去那个几乎不通武功的三脚猫,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这厮居然摇身一变成为高手,而且居然能和剑宫的代表人物之一打了个难解难分。

    胡小天落在花丛之上,双足踏在花木的枝叶之上,尽显绝佳的轻身功夫。

    冯闲林紧追而至,等他来到胡小天近前,胡小天马上施展躲狗十八步,在花丛之中来回穿梭,就算在空旷的地面之上冯闲林想要抓住他也没那么容易,更何况有了花木的掩护,两人你追我赶,看得众人目眩神迷。

    冯闲林其实现在心中已经明白自己根本就无法战胜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对方到现在都没有暴露出真正的实力,单看他的身法和步法无一不是精妙至极,还不知对方的背景师承,搞不好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冯闲林心底深处已经打起了退堂鼓。而在此时他恰恰看到香琴就在距离自己不远处,正在为胡小天呐喊助威,冯闲林虚晃一招,突然调转方向,手中长剑毫无征兆地向香琴刺去。

    众人皆是一惊,即便是像薛胜景这种原本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现在也不禁暗骂冯闲林卑鄙,毕竟也算是在江湖中有名有姓的人物,怎么连最基本的脸面都不要,竟然偷袭一个风尘女子。

    胡小天也低估了冯闲林无耻的程度,根本没想到他会向香琴起突袭。

    剑似流星,剑尖一点寒芒直奔香琴的胸口而去。

    胡小天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眼看冯闲林的长剑就要刺入香琴的胸口,香琴不慌不忙,伸出白白胖胖的右手向长剑抓去,不费吹灰之力就已经将长剑抓入手中,然后臃肿肥胖的身体倏然启动,她启动的度奇快,在众人的眼中幻化出一道道残影,左拳准确无误击中了冯闲林的下颌,这一拳将冯闲林打得横飞了出去,冯闲林落入花丛之中,摔得比他的徒弟杨元杰更加狼狈。

    香琴手握长剑,似乎她的手根本就不是血肉铸成,锋利的剑刃对她毫无伤。

    香琴叹了口气道:“什么一剑穿心,根本是徒有虚名。”双手分别持住剑身和剑柄,稍一用力竟然将那柄长剑从中折断,然后随手抛在了地上。

    围观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此时谁都明白香琴这个风尘女子乃是一个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只是这样的高手为何会出现在众香楼这种场合?每个人都猜到香琴的出现绝非偶然。

    胡小天望着摔倒在花丛中狼狈不堪的冯闲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趁着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紧滚蛋!”

    冯闲林脸色铁青,什么话都不敢说,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外面走去。

    围观众人齐声喝彩,叫得最响的却是那几位陪酒的美女。

    薛胜景端起一杯酒主动走向香琴,微笑道:“这位姑娘今晚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来!本王敬你一杯。”

    香琴却没有给他面子,翻了翻白眼,径直走向胡小天,反倒将薛胜景晾在了那里,燕王薛胜景何时遭遇过这种冷遇,一时间也是老脸通红,尴尬非常。

    胡小天本以为香琴要跟自己说话,却没有想到她和自己擦肩而过继续向院门外走去,耳边飘来香琴的一句话:“今夜子时,浣花溪枫林桥。”

    胡小天内心一怔,再看香琴的时候她已经走远。

    薛胜景看到香琴也没有理会胡小天,这才感觉到颜面上好过了一些,来到胡小天身边,亲切搂住他的肩头道:“兄弟,不管他,为兄再帮你选一个好的。”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外面人声鼎沸,有武士过来禀报,却是外面有一支百余人的兵马将众香楼团团围住。

    薛胜景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冷冷道:“什么人如此扫兴,竟然敢来这里闹事?”

    胡小天道:“十有八九是刚才那帮人。”

    薛胜景道:“我去看看!”

    几人一起出门,到了外面看到果然是灯火通明,一只百余人的骑兵队伍堵住了众香楼的大门,为一人正是杨元杰,他刚刚挨了打,马上回去搬救兵,将此次随同他前来的兵马全都叫来了,意图将胡小天等人全都抓回去好好报复一番。

    薛胜景冷哼一声,胡小天笑道:“这小子当真是不知死活。”他转向霍格道:“大哥,有人要抓你呢!”(未完待续……)i1292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