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八章 【众香楼】(上)
    薛灵君道:“所以我们从未想过要分裂大康和西川,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贺寿那么简单,白费力气的事情,我们才不会去做。”她停顿了一下:“大雍不去做,可未必就表示你们的愿望能够达成。我可听说,连大康周王龙烨方都被一直软禁在西州,也许李天衡不介意多留一人。”美眸意味深长地看了胡小天一眼道:“你过去好像差点成了李天衡的女婿呢。”

    胡小天道:“听君姐这么一说,我才感觉到自己在这西州真是有些危机四伏了。”

    薛灵君道:“现在才知道我是真正关心你了吧?”

    胡小天道:“一直都知道。”他抬起头来,看到西方渐坠的夕阳,方才意识到只顾着和薛灵君说话时候已经不早,慌忙起身向薛灵君告辞。

    薛灵君柔声道:“你若是不想走可以留下陪我。”

    胡小天对薛灵君的性情已经非常了解,她无时无刻不在施展自身的媚术,如果当真只怕就要上当了,胡小天道:“小弟还有要事去办,改日有时间,我再来拜会君姐和大哥。”

    薛灵君显得依依不舍一直将胡小天送到大门外,胡小天辞别薛灵君之后翻身上马,梁英豪和唐铁鑫两人分别护卫在他左右,唐铁鑫忍不住道:“这位长公主生得真是美《丽啊!”

    胡小天露出一丝笑意,策马扬鞭,向所住的驿馆驰骋而去。

    西州的平静并没有因为列国使臣的到来而改变,百姓生活富足安康,每天的日子依然按照他们固有的节奏渡过,若说有所改变的,就是街头巷尾的议论声稍稍多了一些。

    西州方面对列国使臣的待遇尽量做到一视同仁,甚至可以说。他们接待胡小天一行的规格更高一些,宣宁驿馆是西州几大驿馆中地位最高,设施最为完备的一座,昔日大康皇帝前来西州时就曾经住在这里,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是皇上的行宫。平日里对大康使团的招待也算得上是无微不至。

    胡小天却知道眼前的平静祥和只是暂时的现象,或许从李天衡的寿辰开始。一切就会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距离李天衡寿辰还有两日,宣宁驿馆迎来了一位极其特别的客人,一直让胡小天念念不忘的老友西川神医周文举前来拜会。

    胡小天望着面前的周文举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道:“周先生……”话未说完已经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不跪不足以表达他对周文举的感激之情,当初在燮州,如果不是周文举仗义相救,舍身替换,那么自己根本没有机会逃脱出李氏的控制。结局不是被杀就是被软禁至今,根本没有机会前往京城,也没有机会见到父母,更不用谈什么营救了。周文举是他的大恩人,是他们胡家的恩人,这份恩情,胡小天没齿难忘。

    周文举看到胡小天居然给自己跪下,慌忙伸出双臂搀扶起他道:“胡大人。快快起来,这让周某如何承受得起哇!”

    胡小天身边随行众人看到眼前一幕也是吃惊不小。胡小天连见到永阳公主这样身份高贵的人物都不用跪拜,见到周文举居然行如此大礼,这其中必有缘故。

    胡小天站起身握住周文举的双手,抿了抿双唇,转身向周围众人道:“大家都给我记着,这位就是周先生。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先生就没有我胡小天今日!”

    众人意会,齐齐躬身行礼道:“参见周先生!”

    周文举呵呵笑道:“不必客气,不必客气。”

    胡小天将周文举请到驿馆内,就在他所住院落的葡萄架下坐了。梁英豪奉上一壶香茗后,众人退去。

    胡小天打量着周文举,周文举的样子比过去显得苍老了一些,两鬓明显增添了许多的白,人也黑瘦了许多,不过从他的精神状态来看,健康应该无忧,胡小天恭敬道:“先生别来无恙?”

    周文举微笑道:“还好,幸亏李大帅念我有一身医术,在李鸿翰要杀我之前下了特赦令。”

    胡小天松了口气道:“幸亏先生无恙,不然小天肯定要抱憾终生了。”

    周文举道:“胡大人离去之后,我66续续听说了一些大人的消息,大人年轻有为,让周某不胜欣慰。”

    胡小天谦虚笑道:“小天能有今日全都拜先生所赐,逃离燮州之后,小天也曾经到处打听过先生的消息,可是始终没有得到确实的结果,直到年初前往大雍出使,恰巧遇到大雍太医徐百川,方才知道先生躲过了一劫。”

    周文举笑道:“徐百川乃是我的师兄,我们之间一直都有书信来往,去年年底的时候,他曾经来西州采购药材,我跟他见过一次面,纵论医术之时,提到过胡大人,当时师兄对我所描述的那些医术还不相信呢,现在他想必已经深信不疑了。”言外之意就是徐百川已经将胡小天在雍都救治薛胜康的事情告诉了他。

    胡小天心中暗叹,果然是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初为薛胜康开刀切除胆囊治疗胆结石的时候,还特地要求薛胜康要对这件事情保密,可是自己出使回到大康之后,马上就传到了朝廷,根本是要借刀杀人的节奏,现在连徐百川也无法保守秘密。不过好在这件事的危机已经化解,胡小天笑道:“先生不要抬举我了,我那点浅薄的医术还不是贻笑大方。”

    周文举认真道:“胡大人又何必谦虚,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医术,应该只有鬼医符刓能够和你相提并论,不过我和那位前辈却无缘相见。”

    胡小天道:“先生若是感兴趣,咱们有的是机会切磋这方面的事情。”

    周文举道:“胡大人没有选择行医实在是医界的一大损失。”他向来以济世救人为己任,一心专研医术,认为医术可以强国救民,而胡小天却似乎在官路之上越走越远,如今已经贵为大康驸马,肯定是不可能再去当一位济世救人的郎中了。

    胡小天道:“医者救人,官者医国,虽然行当不同,可所做的事情最后还是殊途同归。”

    周文举点了点头道:“胡大人今次前来是特地为李大帅贺寿的?”

    胡小天道:“陛下派我前来,一是为了李大帅贺寿,而是为了封李帅为王。”

    周文举其实早已听说过这方面的传言,现在听胡小天亲口说出来想必不会有错,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若是李大帅愿意率领西川回归大康版图当然最好不过。”他对政治的关注并不多,在周文举的骨子里面始终认为自己仍然是个康人,西川只是他的生养之地,而西川也是大康的一部分,他的这种想法也代表了多数西川人。

    胡小天道:“不聊这些了,我此次只是奉命而来,至于结果如何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周文举微笑道:“是啊,天命不可违!”

    胡小天道:“我让人准备一下,先生晚上留下来喝酒,你我久别重逢,这次一定要一醉方休。”

    周文举道:“今天不行,我还要去周王殿下那里,他最近身体有些不适,今天刚好是约好的复诊之日。”

    胡小天闻言一怔,想不到周文举居然有接近周王的机会,本想出言相问,可是话到唇边又改了主意,当初周文举为了营救自己险些送掉性命,现在可不能再给他找麻烦,不能让他再有任何的风险,于是微笑道:“既然周先生有事,那只好改天了。”

    周文举微笑道:“明天!你远道而来是客,明天我在舍下备好酒菜,请胡大人光临。”

    胡小天欣然应诺。

    送周文举离开之后,却见一群骑士朝着这边而来,中心一人正是他的结拜大哥沙迦王子霍格,自从百味楼受辱之后,霍格这两日就没有现身,胡小天本想去探望,可到了他所住的地方,不巧他又去了帅府。

    霍格看样子已经从那天的挫折中解脱出来,远远道:“兄弟!”

    胡小天笑道:“大哥!”

    霍格翻身下马,身后十名武士严阵以待,自从百味楼之后,霍格也多了个心眼儿,即便是在西州城也会随时遇到风险,现在出行这十名沙迦高手全都寸步不离。

    胡小天本想邀请霍格去里面坐,霍格却将他的手臂抓住,拉到一边,低声道:“兄弟,我特地叫你来一起去喝酒呢。”

    胡小天道:“什么地方?”

    霍格压低声音道:“众香楼!”

    胡小天闻言不由得把舌头伸了出来,众香楼他虽然没去过,可是却早已听说过,据说众香楼乃是西川第一风月场所,比起燮州的环彩阁名气还要大,据说男人走入众香楼就如同走入了众香国,会将任何事情抛得一干二净,这其中也包括家人和钱袋子,不花光最后一分钱你都不舍得离开。

    胡小天道:“众香楼?”

    霍格神神秘秘一笑道:“有人请客,专门让我请兄弟一起过去呢。”(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