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六章【绝世妖孽】(下)
    胡小天将那杯酒饮尽:“君姐放心,有我在这里,谁也不敢对君姐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

    霍格听他这么说,心中一怔,暗忖,胡小天难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这对堂姐弟处处流露出暧昧,难不成他们两个是在自己面前联手做戏?

    薛灵君娇声道:“你当真愿意保护我?”

    胡小天笑着点了点头,反正大家都是做戏,不妨做足全套。

    薛灵君双手托腮,柔情脉脉地望着胡小天:“若是有人对我无礼你会怎样?”

    胡小天笑道:“我就将他变成太监。”

    薛灵君格格笑了起来,美眸翩翩在这时候看了看一旁的霍格,霍格感觉身下一股凉意,她看自己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对她无礼?我的确是多看了她两眼,可没做什么无礼之事。

    薛灵君将酒杯放下,起身道:“我去去就来。”娇躯一拧,宛如风中摆柳般离开了座位。

    霍格望着她倩影,盈盈一握的纤腰和丰满的**组合成火辣至极的曲线,他不禁咕嘟吞了口口水,胡小天满怀深意地望着他。

    霍格讪讪笑道:“兄弟,她……她当真是你的堂姐?”

    胡小天点了点头,现在当然不方便揭穿薛灵君的真正身份。低声道:“这次大哥的国师摩挲利有没有一起同来?”

    霍格摇了摇头道:“他没来……”话还未说完,却被薛灵君的一声尖叫打断。

    胡小天和霍格两人循声望去,却见薛灵君俏脸绯红,站在那里,双眸怒视邻桌的几名大汉。

    那几名大汉仿佛什么都没有生一样,仍然坐在那里喝酒聊天。薛灵君指着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道:“是不是你摸我?”

    胡小天顿时皱起了眉头。

    那身材魁梧的壮汉怪眼一翻,冷笑道:“小白脸,我对摸男人没兴趣,你是不是看我生得威武雄壮,很想让我摸一下呢?”周围几名同伴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薛灵君咬了咬嘴唇,怒不可遏道:“你们几个是不是不想活了?”

    那壮汉冷哼一声道:“既然想让我摸。就满足你的心愿。”张开大手向薛灵君当胸抓去。

    薛灵君吓得尖叫一声,慌忙向胡小天他们这边撤退。

    不过那壮汉只是故意吓吓她,大手伸到中途又缩了回去,哈哈大笑,周围同伴笑得越猖狂。

    薛灵君一张俏脸因为恼怒由红转白。

    霍格拍案怒起,指着那壮汉道:“混账东西!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猖狂!”

    胡小天却不慌不忙将面前的酒杯倒满,他刚才虽然背着身子,可是周围的动静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薛灵君的那声尖叫非常突然。在薛灵君尖叫之前,那几名壮汉根本在聊着其他的事情,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她的身上,胡小天敢断定眼前一幕是薛灵君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这女人真是一个麻烦,越是漂亮的女人,麻烦也就越大。

    薛灵君咬了咬樱唇来到他们两人身边,俏脸上写满委屈。摇了摇头,低声道:“算了。他们人多!”

    胡小天听她这样说差点没笑出声来,若是做戏你不妨做得像一些,与其说薛灵君是在劝他们息事宁人咽下这口气,还不如说她在使用激将法。

    霍格已经如同猛虎般冲了过去,一拳照着那壮汉打了过去,壮汉身体不见任何动作。身下的座椅却向后平移出去,闪电般将他和霍格之间的距离拉远。

    胡小天微微一怔,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那壮汉的武功非同泛泛,从他躲避霍格的攻势来看。就知道绝对是一流高手。

    霍格又是一拳挥出,壮汉扬起右手,两根竹筷划出一道清影,啪!的一声打在霍格的手上,霍格顿时感觉到腕骨欲裂,痛得他不禁皱起了眉头。那壮汉手腕旋转,手中竹筷绕过霍格的手臂,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微笑道:“王子殿下又何必冲动呢!若是让李大帅知道他的女婿冲冠一怒为红颜,不知他又会作何感想?”

    霍格绝非鲁莽之人,他之所以第一个冲上去为薛灵君出气,无非是想要借此来博得美人的欢心,而且在百味楼外就有他的手下。听到对方直接点明了自己的身份,霍格瞬间冷静了下来,这大汉不仅武功高,而且似乎对他们的来头已经清清楚楚。

    胡小天至今仍未有任何动作,端起面前的那杯酒平静自若地抿了一口,壮汉出手之快远他的想像,如果他手中不是筷子而是一把刀,只怕现在已经割破了霍格的喉咙。那壮汉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他可以断定对方应该不会伤害霍格。

    薛灵君一双美眸充满幽怨地望着胡小天道:“还说愿意保护我,甚至都不如你的这位大哥对我好。”

    胡小天笑眯眯道:“我和大哥八拜为交,对天誓说过要同生共死,若是有人胆敢对他不利……”他轻轻在桌面上一拍,放在桌上的筷笼腾空而起,然后胡小天扬起右手在虚空中劈斩了一下,一股无形剑气从筷笼中间斩过,筷笼连同里面的筷子全都被无形剑气斩成了两段,稀里哗啦散落一地。胡小天的剑气外放仍然是时灵时不灵,不过今天关键之时居然漂亮地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宛如行云流水收放自如。

    那群大汉看到胡小天竟然虚空一斩将筷笼劈成两半,望着散落一地的半截竹筷,全都流露出震惊的目光,谁都没有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竟然已经达到了引无形内息为剑的地步。

    制住霍格的大汉缓缓点了点头,将竹筷从霍格的咽喉移开,起身道:“兄弟们,咱们走!”几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百味楼。

    霍格虽然第一个冲了过去,可是一招没过就被对方所制,原本想在薛灵君面前逞英雄,不料却搞得颜面尽失,自然搞得心灰意冷,他向胡小天抱拳道:“兄弟,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了!”不等胡小天挽留,已经大步离开。

    胡小天知道霍格恼羞成怒,这种时候劝他也不会回来。

    薛灵君一双妙目笑盈盈望着他,轻声道:“你好厉害啊,难怪可以轻易击败剑宫邱慕白。”

    胡小天笑道:“我这招是虚张声势,银样鑞枪头,中看不中吃。”

    薛灵君听到他的后半句话也不禁有些脸热,这小子虽然年轻,可看起来已经是个情场老手呢。薛灵君娇滴滴道:“可是人家觉得你真得很厉害呢。”两次夸赞胡小天厉害,这其中的含义大不相同,尤其是用她娇柔软糯的语气说出来,更具有一番不同寻常的意味。

    胡小天盯住薛灵君的双眸道:“我厉不厉害,君姐怎么知道?”

    薛灵君暗骂这小子够无耻,应该是看出了自己故意魅惑于他,居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转而挑逗起自己来了,薛灵君娇嫩的舌尖有意无意舔了舔樱唇,美眸如丝,目光显得格外迷蒙,说话之时,胸膛起伏的幅度明显增加了不少:“我是你君姐,你有什么花花肠子我怎能不知道?”

    胡小天为她斟满了面前的那杯酒:“这杯酒给君姐压压惊。”

    薛灵君端起酒杯,仿佛才想起了什么:“你那位结拜哥哥走了。”

    胡小天道:“男人都爱惜面子。”

    薛灵君道:“他还不错,至少第一时间冲上去为我出头。”

    胡小天笑道:“君姐还在埋怨着我,要不我现在追出去,将那几名大汉全都阉了。”

    薛灵君啐道:“你说话可真是粗俗。”

    胡小天道:“听他们的口音好像都是北方人呢,君姐从大雍来,应该能够听出他们来自何处吧?”

    薛灵君听他这样一说,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秀眉微颦,显得有些不开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小天笑容不变道:“没什么其他意思,只是觉得君姐跟我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薛灵君柳眉倒竖,凤目圆睁,似乎已经生气了,胡小天笑眯眯和她对望着,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吗?那几名大汉十有八九就是薛灵君的手下,刚才生的一切,根本是薛灵君故意在布局。

    薛灵君凝望胡小天良久,突然格格笑了起来,扬起手中的酒杯跟胡小天碰了碰,然后抿了一口,小声道:“还是你聪明,那个傻大个就没看出来。”

    胡小天道:“我也没看出来。”

    薛灵君哼了一声道:“撒谎,你老实交代,到底是什么时候猜到这件事的?”

    胡小天只是笑而不语。

    薛灵君催促道:“快说!”

    胡小天道:“我说出来君姐可不许生气。”

    他越是这样,越是勾起了薛灵君的好奇心,她自认为自己演技够出色,刚才的表演应该毫无破绽,胡小天怎会觉?点了点头道:“你就说嘛!”

    胡小天道:“我始终认为,以君姐的性情,应该喜欢男人摸才对!”

    薛灵君感觉肺都要气炸了,明明知道胡小天是故意在气她,这次却终于忍不住有些生气,这小子在拐弯抹角地骂自己是个荡妇吗?她咬牙冷笑,冷不防一扬手,将半杯残酒向胡小天的脸上泼去。

    三更送上,临近月底,求支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