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一章【必有所图】(上)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楚扶风实在是狡诈,竟然将《乾坤开物》藏得如此隐秘,我们花费了近四十年的精力寻找仍然一无所获。”

    洪北漠道:“臣本以为这《乾坤开物》藏在天龙寺,所以才派出几名得力手下前往天龙寺搜寻,却想不到被胡小天从中作梗,坏了大事。”

    龙宣恩道:“胡小天的确是个麻烦啊!”

    洪北漠道:“陛下既然已经知道金陵徐氏不肯为大康所用,为何还要对胡家如此宽容,还要将公主殿下许配给胡小天?”

    龙宣恩道:“朕做这些事自有用意。”他起身将衣服穿上。

    洪北漠望着他的背影,目光显得有些迷惑。

    龙宣恩道:“可曾查到我皇儿的下落?”

    洪北漠点了点头道:“已经查清!”

    龙宣恩道:“西川之事不容有失,李天衡虽然拥兵自立,可是他的那帮手下对他多数都不心服,朕让胡小天前往册封他为王,真正的用意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于他,让他以为朕对他没有加害之心。你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将李天衡铲除,唯有收回西川,大康才有活路,只要李天衡一死,不必花费一兵一卒即可收回西川,西川的粮食物资自然为我大康所有。”

    洪北漠道:“周王殿下怎么办?”

    龙宣恩双目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他轻声叹了口气道:“方儿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全都是因为李天衡想要利用他,朕若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李天衡必然拥他为皇,从此大康又多了一个傀儡皇帝。”

    洪北漠道:“陛下的意思是……”

    龙宣恩的表情突然变得坚定果决:“决不可让他被任何人利用,若是无法救他脱困,毋宁让他为国捐躯,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

    洪北漠道:“是!”

    龙宣恩双手负在身后低声道:“朕心中真正的想法也只有你知道,朕真正信得过的人也只有你一个,七七虽然聪明,可毕竟她只是一个孩子,又怎能掌控这么大的国家?”

    洪北漠道:“胡小天此去西川岂不是死路一条?”

    龙宣恩道:“朕待他们胡家恩重如山,他们却不思回报,朕三番两次放过了徐家,无非是看在昔日和虚凌空结义的份上,他们当真以为朕有所忌惮?当真以为朕不敢动他们?呵呵,朕就先断了他们的香火,让胡家后继无人。

    皇上赐婚之事短时间内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即便是尚书府内也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连慕容飞烟也已经知道。

    胡小天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从父母那里离开,直接去了慕容飞烟暂住的院子,还没有来到院门前就听到剑声霍霍,来到门前现院门虚掩,慕容飞烟正在院内舞剑,手中长剑挥舞得风雨不透,月光下长剑的光影如同水银泻地,又如一条蛟龙缠绕在她的娇躯周围。

    胡小天笑眯眯走入院内,击掌赞道:“好剑法!”

    慕容飞烟听到他的声音倏然停了下来,一时间剑光消散无影无踪,她娇俏的身影出现在胡小天的面前,俏脸有些潮红,丰满的胸膛起伏不停,一双秀眉微微颦起,眉宇间笼罩着淡淡的忧色。瞪了胡小天一眼道:“你才好贱!”

    胡小天笑道:“我说的是好剑法,可不是好贱!”来到慕容飞烟身边,张开手臂准备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没等他走近,慕容飞烟已经将长剑扬起,剑锋指着他的胸膛,让他不能近身,冷冷道:“驸马爷,您是不是应该放尊重一些?”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难怪慕容飞烟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搞了半天原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胡小天不由得苦笑道:“想不到这件事这么快传到了你的耳朵里。”

    慕容飞烟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原来有人早就有了当驸马的打算,最可恶就是还要在别人面前惺惺作态,说什么永阳公主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

    胡小天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寒光凛凛的剑锋之上,伸出手去,轻轻在剑锋上弹了一下,温言道:“你将这把剑先拿开好不好?”

    慕容飞烟将剑锋从胡小天的胸膛上移开,胡小天向前方才走了一步,她又将长剑指在他的咽喉之上。

    胡小天道:“飞烟,皇命难违,我心中只是将七七当成了一个小丫头看,对她的感情和你完全不同,就算别人不明白,你也一定会明白。”

    慕容飞烟道:“你的事情,我怎么会明白?”

    胡小天道:“皇上之所以主动提亲,根本原因是要让我们父子为大康效力,通过这种方式将金陵徐家捆绑在同一条船上,这场婚姻根本就是出于政治目的,绝没有任何的个人感情在内。”

    慕容飞烟道:“这么说是人家逼着你娶公主了?”

    胡小天道:“你以为当驸马是什么好事?若是我当真和她成亲,以后做任何事都要处处受限,失去自由,失去自尊,甚至随时都可能赔上性命,若是我可以说不,我肯定要告诉天下人,老子才不想当什么驸马,我胡小天心中喜欢得才不是永阳公主,而是你。”说到这里,胡小天用手背轻轻拨开剑锋,趁着慕容飞烟神不守舍之时,一把将她的娇躯拥入怀中。

    慕容飞烟被他抱住,娇躯酥软,象征性地扭动了一下,却终于还是没有将他推开。嗔道:“你放开!”

    胡小天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抱得越紧了。

    慕容飞烟道:“你已经是未来的驸马爷,永阳公主的未婚夫婿,居然抱着别的女人,若是让朝廷知道,不怕掉了脑袋?”

    胡小天道:“朝廷是在利用我们两父子,我爹马上就要被派往罗宋开拓商途,为大康寻找粮源,我也被皇上派往西川出使,是福是祸还很难说。”

    慕容飞烟听说他又要前往西川,不由得紧张起来,关切道:“你好不容易才逃出西川,他怎么又要送你过去?”

    胡小天道:“因为我是未来的驸马爷,以驸马的身份前去封李天衡为王也不算辱没了他,顺便再探望一下周王,表面上看起来也算得上是合情合理。”

    慕容飞烟道:“你过去曾经和李天衡的女儿李无忧订亲,后来因为李氏拥兵自立,你才毁掉了婚约,这次前往西川会不会遭到李氏的报复?会不会……”

    胡小天微笑道:“你担心我有去无回?”

    慕容飞烟咬了咬嘴唇,美眸之中充满了担忧之色,刚才因为胡小天和永阳公主订亲的怒气此时已经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其实慕容飞烟心中也明白,皇上赐婚根本由不得胡小天拒绝,只是她本以为胡小天占尽了便宜,听胡小天这么一说方才意识到,这次的赐婚根本就是一个阴谋,皇上给了胡小天一个未来驸马的身份,马上就将他派往西川,是福是祸还不知道,不由得为胡小天的命运感到担心。她轻声道:“可不可以不去?”

    胡小天道:“皇上金口玉言,说出的话自然没有改变的道理,西川再凶险也比不上大雍,我既然能够从大雍平平安安的回来,这次西川我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慕容飞烟道:“我跟你一起去。”她本想说保护胡小天的安全,可是想起在皇陵之时胡小天将她救出重围的情景,知道胡小天今时今日的武功已经在自己之上,其实是不需要自己保护的。

    胡小天道:“飞烟,我想你保护我爹去罗宋一趟。”

    慕容飞烟闻言眨了眨美眸道:“为何要我去?”

    胡小天道:“皇陵民乱掀起轩然大波,据我目前得到的情报,皇陵民乱还是有一些皇陵护卫逃了出来,而且有人看到了我将你救走,皇上十有八九会追究你的责任,更何况你爹已经知道你逃出生天,也不会放过对你的寻找,你陪同我爹前往罗宋,一来可以躲避风头,二来可以保护我爹,你不是曾经说过,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纵横四海,浪迹天涯,今次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慕容飞烟望着胡小天,她过去的确有这样的愿望,可是现在却有些放不下胡小天。

    胡小天笑道:“怎么?舍不得我?”

    慕容飞烟小声道:“你这么急着将我赶走是不是想跟那个永阳公主双宿一起飞?”

    胡小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飞烟,我只是落了一个驸马的名头,压根没有落到一丁点驸马的实惠,我连永阳公主的一根手指都没碰过,再说了,皇上又不是让我跟她马上成亲,而是订婚,有名无实,你若是觉得嫉妒,不如我将这身皮肉先让你享用,省得便宜了别人。”

    慕容飞烟霞飞双颊,啐道:“胡小天,你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以为本姑娘稀罕吗?”

    胡小天看到她似喜还颦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热,正想好好亲热一番的时候,周默和萧天穆两位结拜兄长过来了,胡小天知道他们深夜过来肯定是有要事相商,于是他向慕容飞烟说了一声,来到修文堂和两人相见。离开慕容飞烟住处之时,迎面却遇到老娘过来,心中不由得一怔,本想问问老娘来这里做什么,徐凤仪却笑着朝他摆了摆手道:“你的两位兄长在等着呢,赶紧过去,我来和飞烟说说话儿。”

    胡小天不免有些担心:“娘,您可千万别乱说话。”

    徐凤仪笑道:“娘比你更懂女孩子的心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