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九章【提亲】(下)
    胡小天闻之色变,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才和老娘说起这件事,转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了现实,他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吴敬善乃是受了皇上的委托。老皇帝不是因为金陵徐家的事情正对他们不满,怎么突然间又会向胡家提亲?这老家伙变脸也变得太快了。还是这老家伙根本早已洞悉了一切,现在的昏庸无道只是装出来的假象,真正的用意是要扶植七七,让七七赢尽臣民之心?

    徐凤仪心中一惊,表面上仍然从容淡定:“吴大人是要为谁提亲呢?”

    吴敬善眉开眼笑道:“皇上委托老夫,乃是为了促成永阳公主和胡统领的一桩美满姻缘,胡大人年轻有为,英俊潇洒,智勇双全,永阳公主豆蔻年华,美貌绝伦,知书达理,秀外慧中,他们两人实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神仙伴侣啊!”

    徐凤仪道:“承蒙皇上看重,我们胡家何德何能居然可以获得皇上如此垂青,只是我们家老爷并不在家,按照常理此事还需先通知他一声才好。”

    吴敬善笑眯眯道:“皇上说了,这件事需要先问问胡统领的意思。”他这样说等于说胡不为的意见并不重要,最关键还是在胡小天。

    徐凤仪秀眉微颦,目光投向儿子,大事上还需儿子拿主意。

    胡小天笑道:“娘,吴大人说得不错,事关我的终身大事,当然要多听听我的意见。娘啊,不如我跟吴大人单独聊两句。”

    徐凤仪点了点头,起身向吴敬善告辞离去,吴敬善起身相送。

    等到徐凤仪离去之后,吴敬善又拱手笑道:“恭喜胡老弟,贺喜胡老弟了。”得蒙皇上提亲,胡小天以后就是大康驸马,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吴敬善对胡小天的气运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小子命可真好,过去有姬飞花罩着他。现在姬飞花倒台,又傍上了永阳公主,谁不知道现在皇上将朝政都交给了永阳公主打理,还封她为永阳王。胡小天若是娶了永阳公主,将来很有可能和永阳公主共享江山。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吴大人别开我玩笑,难道您不知道我爹让朝廷给抓了?”

    吴敬善笑道:“怎么可能。”

    胡小天心知吴敬善未必了解这其中的内情,也没有继续向他解释,低声道:“吴大人。您跟我说句实话,当真是皇上让您过来提亲的?”

    吴敬善道:“怎会有错,如果不是皇上话,我岂敢自作主张?老夫又不是嫌自己命长,有多少颗脑袋够皇上砍得?”

    胡小天道:“永阳公主自己是什么意思?”

    吴敬善道:“老夫没见到公主,焉知她是什么意思?可既然皇上既然让我来登门提亲,想必这件事已经知会过公主,也获得了公主的肯。”

    胡小天心中暗忖,此前见七七的时候她怎么对自己只字不提,这小妮子藏得够深。只是她还是个未满十四岁的女孩子,纵然有再深的心机,可遇到这种婚姻大事也不可能表现出如此镇定自若,难道她那时还不知道这件事?

    胡小天猜得不错,七七也是刚刚知道提亲之事。她第一时间找到了龙宣恩,俏脸之上蒙上了些许愤怒,质问道:“陛下,你为何擅自做主,向胡府提亲?”

    龙宣恩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朕代你提出也并无不妥。”

    七七怒道:“你为何不征求我的意见?”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你已经不小了,最近一段时间,登门求亲者络绎不绝,朕思来想去。与其让人在此事上做文章,还不如化被动为主动,选一个你喜欢的如意郎君。”

    七七听他这番话,先是秀眉微颦,然后俏脸上居然飞起两片红霞,小声嗔道:“什么如意郎君。我心中怎么想你又怎么知道?”

    龙宣恩道:“你以为朕当真老糊涂了?你将胡不为夫妇抢先带走,其目的绝不是为了报复他们,而是担心朕因为金陵徐家的事情迁怒于他们,表面上是将他们控制,实际上却是将他们保护起来,朕承认,让你和胡小天订亲,也有朕的一番私心在内。”

    七七道:“你是想利用我和胡小天订亲的事情让胡家和我们共同进退,从而将金陵徐家的命运和大康联系在一起。”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正是!”

    七七道:“你有没有想过,我如果根本不喜欢胡小天怎么办?”

    龙宣恩道:“现在只是订亲,婚约只不过是一张纸罢了,如果你不喜欢他,将来大可将他杀掉。”他的双目中迸射出森然寒光。

    七七在心底打了一个冷颤,婚约对他们来说是一张纸,随时可以撕毁,可是对胡家的意义却极其不同,等于给胡氏一门戴上了紧箍咒,以胡不为父子的精明不会看不破他们的用意,胡小天该不会因为这件事而仇视自己吧?七七咬了咬樱唇,忽然想起,自己为何要在乎他的感受?自己从一开始对他不就是利用的目的,绝不可心慈手软。

    七七道:“你刚刚说有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这个人是谁?”

    龙宣恩没有回答,只是长叹了一声。

    七七道:“洪北漠?”

    龙宣恩道:“何须刨根问底,总之,朕绝不会让他人左右你的幸福。”

    七七望着龙宣恩没有说话,心中却暗自冷笑,你不让他人左右我的幸福,你却想要操纵我的命运。

    胡不为静静坐在院落中,看着满园繁花,内心颇不宁静。他一直都将永阳公主当成一个小女孩,可现在忽然现,这小女孩并不简单。无论他情愿与否,胡家的命运已经和大康王朝的存亡联系在一起。

    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咳嗽声,胡不为转过身去,看到权德安端着托盘缓步走了过来,托盘内放着刚刚沏好的香茗。胡不为微笑道:“权公公怎么有空?”

    权德安将托盘放在石桌上,倒了一杯茶,双手呈给胡不为。

    胡不为接过茶盏嗅了嗅茶香,脸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轻声赞道:“好茶!”

    权德安道:“这茶叶是宫廷极品月儿眉,乃是公主殿下特地拿来给大人品尝的。”

    胡不为微笑道:“茶是好茶,不过胡某说句不中听的话,月儿眉不该是这种泡法。”

    权德安唇角露出一丝笑意道:“胡大人见识多广,这茶是杂家泡的,杂家只是个没见识的奴才,干不来这些风雅事。改天等公主有空,让她亲手给您泡茶,公主自小钻研茶艺,在此方面颇有建树。”

    胡不为淡然道:“权公公这番话倒让胡某诚惶诚恐了,胡某只是一介布衣,怎敢劳动公主大驾。”

    权德安自己也斟了一杯茶,凑在唇边抿了一口道:“皇上有意将永阳公主许配给胡大人的宝贝儿子。”

    胡不为听到这消息并没有任何吃惊,其实从他们夫妇被永阳公主带走之后,他们两夫妇就已经有了这方面的预感,只是没想到这件事会来得这么快。看来皇室对他们父子已经有所警觉,他们预先筹谋想要借着前往罗宋寻找粮源一事脱身,应该已经被皇室识破,皇上提亲,此事对胡氏意味着无上荣耀,同时也代表着圣命不可违,由不得他们拒绝。儿子成为驸马之后,他们胡家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皇亲国戚,无论他们情愿与否,以后的命运必将和皇室紧密联系在一起,想到这里胡不为的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权德安悄然瞄了胡不为一眼,意味深长道:“胡大人好像有些不开心呢?莫非是觉得我们公主殿下配不上你们胡家公子?”

    胡不为叹了口气道:“权公公想错了,我不是不开心,而是有些惶恐,我的儿子我清楚,他向来顽劣成性,放荡形骸,我是担心他委屈了公主殿下。”

    权德安呵呵笑道:“杂家还以为胡大人不高兴呢,您哪个儿子的确有些放荡形骸玩世不恭,可是不知什么缘故,这样的性子却偏偏容易赢得女孩子的青睐,杂家从未见过公主殿下对谁这么好过。”

    胡不为心中暗叹,这桩婚事根本就是要将他们胡家的命运和大康王朝捆绑在一起,非但如此,只怕还要将金陵徐家拉到这条船上,永阳公主小小年纪居然拥有如此心机,儿子若是当真娶了她,以后也只是被她利用的工具罢了,只怕今生都要抬不起头来。胡不为道:“却不知公主殿下是什么意思?”

    权德安道:“公主的意思是听皇上的安排,其实公主还不满十四岁,对感情婚姻方面的事情还很朦胧,当然是皇上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胡不为更加确定,老皇帝和永阳公主之间应该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永阳公主所做的很多事十有八九都是龙宣恩的意思,他欣然道:“此事我自然十二分的赞同,只是不知我那个混账儿子作何感想。”

    权德安笑眯眯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胡大人答应这件事就算是定下来了,胡公子忠孝两全,当然不会拂逆您的意思。”(未完待续。)h118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