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九章【提亲】(上)
    胡小天哈哈笑道:“娘啊,我真是佩服您的想象力,怎么会把一个男人看成女人?”心中有些奇怪,老妈为何会这样问?难道霍胜男有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按理说不会啊,霍胜男一直隐藏得都很好,胡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人都没有识破她女扮男装的真相,老妈和她仅仅是见到第二面,而且每次都是匆匆一悟,根本没有深入接触过,难道是我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

    徐凤仪道:“你不用骗我,我是你娘,从小将你拉长大,你心中打什么鬼主意我还不清楚?更何况有些事是瞒不住的,你和那黄飞鸿彼此相望的眼神就不对,根本不像男人看男人,娘是过来人什么不懂?”

    胡小天嬉皮笑脸道:“娘难道不知道,这世上也有男人看男人比看女人还要热切还要顺眼呢?”

    徐凤仪啐道:“臭小子,你还想骗我?我回来当天,你的那帮朋友过来接我的时候,我无意中握住了她的手掌,肤如凝脂,柔弱无骨,这哪里会是一个男人的手掌?而且她被我抓住手掌之后,眼神明显有些慌乱。”

    胡小天听到这里已经明白再也无法隐瞒,笑眯眯道:“孩儿做什么事情果然都瞒不住娘。“

    徐凤仪道:“你和她孤男寡女共处一个院落,门户相对,毫不避嫌,究竟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胡小天被老娘这句话问得额头冒汗,想不到老娘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他决定不再隐瞒,叹了口气道:“娘。孩儿不敢瞒您,其实我们不但现在同住一个院子,而且我和她从雍都千里相伴一路同行,同生死共患难,私底下已经定了终身。”

    徐凤仪道:“她是……”

    胡小天道:“她乃是有大雍第一女将之称的霍胜男!”

    徐凤仪闻言一惊。凤目圆睁道:“你说得可是那个谋杀了安平公主,又亲手射杀黒胡四王子完颜赤雄的那个霍胜男?”霍胜男最近可谓是名满天下,因为大康公主和黒胡王子先后在雍都被杀,大雍方面宣称两件事全都是霍胜男所为,悬赏天下通缉霍胜男,徐凤仪也听说了这件事。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是她不错。可是那两件事情和她都没有半点关系,因为两次刺杀孩儿恰巧都在现场,可以为她作证,所有的事情根本都是大雍朝廷栽赃给她,因为无法向大康和黒胡两国交代。所以才推她出来背这个黑锅。”

    徐凤仪向来对儿子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女孩子也是个苦命人。”

    胡小天道:“可不是嘛,她对孩儿情深义重,此番孩儿前往大雍出使,如果不是蒙她相助,我恐怕已经死在了大雍,再也没机会见到娘了。”他是担心老妈会有其他的想法。所以才这样说。

    徐凤仪道:“既然人家对你一片情深,你也千万不可辜负了人家。”

    胡小天道:“娘啊,其实对孩儿情深一片的不止她一个。”

    徐凤仪道:“还有谁?”

    胡小天道:“娘也认识。就是那个随同孩儿一起前往西川青云任职的女捕头。”

    “慕容飞烟?”

    胡小天点了点头。

    徐凤仪当然见过慕容飞烟,而且对她的印象相当不错,轻声道:“说起来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慕容姑娘了,不知她现在身在何处?”

    胡小天知道早晚都得把这些事告诉老娘,索性今天全部坦然相告,将慕容飞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徐凤仪听过之后也不禁有些心惊,倒不是因为慕容飞烟的身份。而是因为慕容飞烟此前乃是皇陵护卫队副统领,这两天皇陵五万劳工造反。焚烧皇陵之事正闹得沸沸扬扬,如果慕容飞烟死了,此事倒还罢了,若是她仍然活在世上,若是让朝廷知道,必然会追究她的责任,霍胜男是被大雍通缉,而慕容飞烟却是为大康律法所不容。我的宝贝儿子哟,你可真是会挑老婆,一下集齐了两国重犯,此事若是传出去,胡家岂不是要招来天大的麻烦!

    胡小天看到母亲听完自己的话半天没有吭声,知道她心中一定是在担心,于是笑道:“娘不用担心,孩儿自有办法妥善解决这件事。”

    徐凤仪道:“娘不是害怕,只是这两个女孩子都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你有没有想过,她们跟在你身边这辈子都要隐姓埋名,甚至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人家会甘心这样跟着你一辈子?其实以你的条件,三妻四妾并不为过,只是还有一件事你不得不多个心眼。我和永阳公主虽然接触不多,可是也能够感觉到这小妮子对你似乎格外不同,她对我和你爹如此礼遇绝不是因为你爹的缘故,而是因为她在乎你的感受,这次提前将我放出来,应该是害怕你生气。”

    胡小天道:“娘想多了。”其实他心中也有了这方面的想法,搞不好七七那丫头当真对自己产生了情愫,她正是情窦初开之年,以她的年龄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到其他的异性,自己算是她接触最多的一个年轻男子,而且自己又如此出色,胡小天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有些飘飘然,看来我这身魅力还真是无法抵挡啊。

    徐凤仪道:“娘虽然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可是对这方面的事情看得却是极准,若是永阳公主当真心里有了你,你以为她会容得下你有其他的女人吗?”

    胡小天笑道:“娘,这男女之间的事情要讲个两情相悦,她虽然贵为永阳公主,可是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个刁蛮任性的小丫头,我对她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念想,更何况她根本没有成年,远未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徐凤仪叹了口气道:“我却不这么想,我和你爹被她带走之后,权德安曾经过来找过我们,谈了很多你们相识的事情,说话间透露出永阳公主对你的赏识,还问起你的生辰八字。”

    胡小天道:“问我的生辰八字?”

    徐凤仪点了点头道:“你想想,好端端的,他问这些事情作甚?十有*是拿去和永阳公主的八字相互映照,看看你们是不是八字相合,我娘家虽然竭力想要撇开和朝廷的关系,可是朝廷却没那么容易放过我们徐家,这种时候很可能要通过某种方式来将咱们和朝廷的命运捆绑在一起。”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道:“娘,您的意思是他们想招我当驸马?”

    徐凤仪道:“不但我是这么想,连你爹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皇室当真向咱们胡家提亲,你会怎样答复?”

    胡小天心说这事儿由得着我吗?真要是皇家过来提亲,那就是给老胡家天大的面子,自己若是不答应那就是藐视皇室,全天下人都会认为他们胡家不识抬举,都会认为他胡小天给脸不要脸,七七那乖戾的性情,说不定一怒之下就会对他们胡家赶尽杀绝,搞不好她会变态到割了自己的小弟弟让自己去皇宫当太监侍奉她一辈子。可是如果答应了这门亲事,自己就成了驸马爷,说好听了叫驸马爷,难听了那就是连倒插门都不如。历史上哪位驸马有过善终,公主岂容驸马三妻四妾,自古以来都是只需公主放火不许驸马点灯,我就曰了,大麻烦啊大麻烦!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七七那小妮子,老子不喜欢,一个小丫头片子,青涩少女,而且缺乏少女的单纯善良,整一个阴险毒辣的阴谋家,我这辈子若是跟她扯上关系岂不是后半生的幸福全都没了。

    徐凤仪看到儿子老半天都没说话,知道他心中肯定非常挣扎,叹了口气道:“儿啊,真要是有这么一天,就由不得咱们胡家说个不字了。娘之所以跟你说这些,绝不是要让你委曲求全,而是想让你知道,你不可为任何事情委屈自己,你爹不日就会离开大康,娘最大的牵挂就是你,这大康若是当真容不下咱们胡家,你就尽快离开,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开辟一番天地。”

    “娘!”

    徐凤仪摇了摇头道:“你不用管我,若是因为我的事情,而委屈你自己一生受苦,我毋宁去死!”她凤目圆睁,目光坚定而果决,显然早已下定了决心。

    胡小天道:“娘,其实事情未必会展到这种地步,我爹没被免职之前也只不过是一个三品官,门不当户不对的,皇家怎么会看得上咱们。”他这句话与其说是在安慰老娘还不如说是安慰自己,不会吧,不会搞到这种地步吧!

    徐凤仪笑了笑道:“不错,或许是娘多心了。”

    此时门外传来胡佛的声音:“夫人,少爷,礼部尚书吴敬善吴大人来了!”

    徐凤仪和胡小天对望了一眼,她并不明白吴敬善为何会登门,毕竟过去在胡不为做户部尚书的时候和吴敬善就少有来往。胡小天笑道:“是来找我的,我和吴大人也算得上生死之交。”他和吴敬善一同前往大雍送亲,经历诸般凶险,此趟出使也让两人成为忘年之交。

    胡小天向胡佛道:“快快请吴大人进来。”他起身出门相迎。(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