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八章【生存之道】(下)
    霍胜男道:“那岂不是路途遥远?他的身体能否承受得住?”

    胡小天道:“形势所迫,必须要走这一趟,大康闹了粮荒,大雍又威逼周围诸国不可和大康做粮食交易,这样下去就算不必动用一兵一卒,大康从内部就瓦解了。”

    霍胜男道:“皇上一直都想将挥兵南下,一统中原,看来他的机会终于到了。”她口中的皇上自然是大雍君主薛胜康。

    胡小天道:“是不是有些遗憾,如果不是因为出事,或许统帅大军南下征讨的是你呢。”

    霍胜男摇了摇头道:“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只是为了满足上位者野心的工具罢了,经过这次风波我什么都已经看开了,以后……”她咬了咬樱唇,忽然显得有些忸怩道:“以后我就站在你这一边,只站在你这一边。”

    胡小天听得心中一热,恨不能现在就将霍胜男拥入怀中好好爱怜一番,都说那啥是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自从和霍将军有了一夕之缘后,两人之间再无任何的隔阂,霍胜男更是将一颗芳心全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胡小天道:“其实我只想好好活下去,过去觉得很容易,可现在看来,活下去也没那么简单,总有人想操纵你的命运。”

    霍胜男因胡小天的话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她过去只想着为大雍尽忠,抵御北方黒胡,让百姓免受胡人的侵害,却想不到满腔忠诚最后却仍然免不了成为宫廷政治的牺牲品,即便是自己的义父尉迟冲,为大雍立下汗马功劳,到最后还不是被皇上冷落。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难于登天,霍胜男道:“你准备怎么做?”

    “有了点想法,只是还不够成熟。”胡小天正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霍胜男,却听外面胡佛惊喜万分地报讯道:“少爷,夫人回来了。夫人回来了。”

    胡小天闻言也是心中大喜过望,没想到七七居然这么快就把老娘给放了回来,看来自己去找她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胡小天和霍胜男两人一起迎了出去,却见徐凤仪在几名丫鬟婆子的陪同下已经进了二道门,胡小天慌忙快步上前:“娘!您回来了,不孝儿让您老受苦了。”他屈膝想要跪拜,却被徐凤仪一把给拉住了,笑道:“行了行了。娘知道你孝顺就行,不必行此大礼。”

    霍胜男站在胡小天身边,正准备过去见礼,徐凤仪却向她笑道:“飞红也在。”

    “伯母好,小侄给您行礼了。”霍胜男总觉得徐凤仪的笑容满怀深意,有种身份被识破的错觉,心底感到有些害羞。

    徐凤仪道:“得,全都免了。咱们进去再说。”

    霍胜男道:“小侄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就不妨碍你们娘俩说话了。”

    徐凤仪微笑点了点头。

    胡小天陪同母亲回到了她过去居住的地方。自从胡小天收回尚书府,已经将这里全部清理干净,所有一切都按照昔日的布局重新摆设。只是老爹一直都不愿回来,坚持住在水井儿胡同,老娘从金陵回来之后还是第一次回来尚书府自己的家里。

    徐凤仪看到眼前的一切都和被抄家之前几乎一模一样,心中一时间百感交集。眼圈不由得红了起来,她喃喃道:“小天,你居然将咱们家的东西全都找回来了。”走进墙壁上挂着的那幅山水画前看了看,方才现那幅画虽然画得几乎一模一样,可仔细辨认还是可以辨别出这是赝品。不但是这幅画,房间内的许多摆设都只是形似,并不是原来的物件。徐凤仪叹了口气道:“失去的毕竟是已经失去,再也找不回来了。”

    胡小天道:“娘放心,咱们家被抄走的那些东西孩儿会一样不少地找回来,只要让孩儿查出是谁贪墨了咱们家的东西,我就会让他加倍吐出来。”

    徐凤仪淡然笑道:“何必如此偏激,反正也没丢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找不到就找不到,没必要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和代价去寻个究竟。”她来到桌前坐下,指了指身边的凳子道:“你也坐下。”

    胡小天来到母亲身边坐了,低声道:“我爹怎么样?”

    徐凤仪道:“他没事,永阳公主虽然让人将我们抓走,可是并没有委屈我们,这次提前放我回来目的也是为了让你安心,我看她对你还算不错。”

    胡小天道:“这小丫头片子身边本来就没几个朋友,若是连我也得罪了,她这个永阳王莫非想成为孤家寡人。”

    徐凤仪低声道:“我看永阳公主未必将你当成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她该不是看上了我的儿子吧?”

    胡小天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

    徐凤仪见他笑,啐道:“你笑什么?难道我有说错?”

    胡小天道:“老妈,这话也就是咱娘俩儿私下说说,真要是传出去,肯定是贻笑大方,人家永阳公主今年才多大啊,尚未成年的小女孩,别把人家想得那么复杂,省得人家说我自作多情,说您老人家一心想攀皇室的高枝儿。”

    徐凤仪道:“现在不是咱们胡家想攀皇家的高枝儿,而是皇家想要跟咱们胡家套近乎,想要咱们胡家为他们效忠卖命。”

    胡小天笑道:“娘,您可别多想,人家是君咱们是臣,咱们为皇家效忠卖命也是本分,人家无需跟咱们套近乎。”

    徐凤仪道:“你和你爹一样,什么事情都瞒着我,以为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妇人,娘虽然没什么见识,可是我和你爹这么多年夫妻,他心里想什么,我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些,你是我儿子,我把你从小拉扯大,你心里有什么盘算,也瞒不过我的眼睛。”

    胡小天道:“娘,孩儿可不敢有什么瞒着您,我爹也不会。”

    徐凤仪道:“我此次从金陵回来,带来的那封信里面究竟写了什么?”

    胡小天笑道:“孩儿也不知道,那封信的内容您应该去问我爹。”

    徐凤仪道:“你不说我也能够猜到,你外婆一定是在表面上拒绝了朝廷借粮的要求,而在暗地里却给他们指明了方向,所以永阳公主才会做样子将我和你爹从家中抓走,你们爷俩儿虽然什么事情都不说,可是有些事终究是瞒不住的,永阳公主已经对我说明,她要让你爹率领船队前往罗宋一趟,为大康寻找粮源,如果我没猜错,这条商路应该是你外婆在信中指明的。”

    胡小天并没有想到七七居然将这些事都告诉了老娘,可转念一想,父亲出海的事情,老娘早晚都会知道,他叹了口气道:“娘,孩儿也不骗您,当初之所以没有跟您说实话,乃是不想让您担心,我爹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外婆的确在信中留下了一张海图。”

    徐凤仪黯然叹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她不应该对咱们胡家坐视不理,之所以表现得如此绝情肯定有难言的苦衷。”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她还要兼顾整个徐家的利益,徐家的生意遍及天下,如果她敢明目张胆地帮助朝廷,只怕用不了几天,徐家遍布中原的生意就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徐凤仪道:“所以她就想出了这个法子来缓和与朝廷之间的关系?”

    胡小天道:“徐家就算富甲天下,可归根结底只是一个商人,在诸多势力面前唯有小心谨慎才能保全自身的利益。外婆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您想想,她又不是只有您一个女儿,总不能为了帮助咱们而将徐家的其他子女推向深渊。”

    徐凤仪知道儿子所说的全都在理,可是想起丈夫即将前往罗宋寻求粮源之事仍然有些黯然,低声道:“她完全可以采用其他的方法,没必要一定要你爹千里迢迢前往罗宋。”

    胡小天道:“娘,其实最早我想走这一趟,可是朝廷对我有戒心,对咱们胡家有戒心,断然不会轻易放我离去。”其实胡小天明白,不让自己走这一趟的真正原因还在七七,是七七想要留他在康都为她办事,其实胡小天走或不走对朝廷来说并不重要,老皇帝在乎的是结果,根本不会在意他和父亲究竟谁出这趟苦差。

    徐凤仪点了点头。

    胡小天又道:“我和爹商量了一下,本想趁着这次的机会让爹和娘一起前往海外,若是此次能够如愿以偿顺利寻得粮源,那么我爹立下大功一件,朝廷自然不会为难咱们,若是此次前往罗宋并不顺利,你们就可以避祸海外,而我得到消息之后,也有能力逃离大康。只是朝廷应该识破了我的意图,所以他们不同意娘随同爹一起前往,要留您在康都为质。”

    徐凤仪道:“其实就算他们答应让我去,我也不会去,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娘又怎能放心的下。”

    胡小天笑道:“娘还把我当成小孩子看待吗?孩儿已经是个大人了。”

    徐凤仪道:“就算你七老八十那一天,在为娘眼中依然只是一个孩子,更何况你还没有成家立业,有件事你需要老老实实告诉我,那个黄飞鸿是不是女孩子?”(未完待续……)

    第四百二十八章【生存之道】(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