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格杀令】(上)
    黎明到来之际,两人已经来到康都城外,胡小天并没有急于进入康都,而是选择在城外的一家客栈短暂休息,叫了一间房,和慕容飞烟进入房内,胡小天前往皇陵寻找慕容飞烟之前已经做足准备,他将一张人皮面具拿了出来交给慕容飞烟,又拿出一套衣服让她换上。¢£趁着慕容飞烟洗漱更衣的时间,他悄然来到外面的茶肆,打探消息,刚刚坐下,就看到从京城的方向,大队人马向皇陵的所在浩浩荡荡开去。

    周围一群喝茶的客人也是纷纷打听,从队伍的人数和规模看,至少要在两万人左右,京城出动这样规模的军队必然有大事生。周围客人并不知道皇陵那边生的事情,一个个议论纷纷。

    胡小天侧耳倾听,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此时看到一位英俊的青年大步来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仔细一看原来是易容后的慕容飞烟,胡小天不禁笑了起来,这张面具倒是比自己搞头换面来得容易,也来得顺眼,自己修炼改头换面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每次都是往丑了改换,若是能变得英俊一些也好。

    慕容飞烟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望着那支从前方经过的队伍,低声道:“看来已经惊动了朝廷。”

    胡小天点了点头,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一场风波在所难免了。”说话的时候,远方的天空有雷声滚滚而过,胡小天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却见天空中阴云密布,一场暴风骤雨又要到来。转脸看了看慕容飞烟,却见她端着茶盏呆呆出神,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胡小天道:“走。咱们回去说话。”两万多人的队伍经过也需要一段时间,返回京城也不急于一时,等到军队离去之后,他们再走。

    两人回到房内,仍然可以听到外面整齐的步伐声,慕容飞烟咬了咬樱唇道:“小天。这次我恐怕麻烦了。”

    胡小天笑道:“咱们一路走来什么麻烦没见过,你何时又怕过?”伸手握住慕容飞烟的柔荑,以此安慰她不要害怕。

    慕容飞烟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皇陵工地?”

    胡小天道:“我现在已经是御前侍卫副统领,想要调查你的消息还不是小菜一碟?”

    慕容飞烟道:“难道是他告诉你的?”旋即又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让我去守皇陵也是他的主意,他不想我见你,怎会又将我的消息告诉你。”她口中的这个他指得自然是父亲慕容展。

    胡小天微笑道:“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你,以后我再也不让你从我的身边走开。”

    慕容飞烟心中一暖。抓住他的大手,贴在自己的面庞上,小声道:“我累了!”

    胡小天道:“累了就在我怀里睡,我守着你。”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趴在胡小天的怀中,此时外面传来密集的雨点声,一场瓢泼大雨如期而至。

    胡小天当然知道慕容飞烟在担心什么,她担心的不仅仅是她自己。只怕还有慕容展,老皇帝对建造皇陵极其看重。甚至可以说已经出了他对大康社稷的关心,相信自己死后还可以通过皇陵永垂不朽,或许在将来某一天还可复生。如今皇陵被那帮揭竿而起的百姓焚毁,等若断绝了老皇帝心中的希望,他很可能因此而恼羞成怒,还不知要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

    慕容飞烟作为皇陵护卫队的几个主要负责人之一。必然是死罪难逃,而慕容展或许也会因为这件事受到株连。

    胡小天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却见一滴清泪从慕容飞烟的眼角缓缓流出,胡小天低下头去,轻吻她的额头。低声道:“不用担心,万事都有我在!”

    皇陵被焚,五万民工揭竿而起,在他们斩杀皇陵护卫队兵马之后,五万人浩浩荡荡向西北进。皇陵民工叛乱之事震惊朝野,龙宣恩得知这一消息惊得险些没从龙椅上掉下去,他怒吼道:“这帮刁民眼中还有没有王法?反了!全都反了!”

    闻讯赶来的周睿渊和文承焕都不敢说话,在皇上盛怒之时开口很有可能引火烧身,让他迁怒到自己的身上。

    龙宣恩向王千大吼道:“去,将洪北漠和慕容展给朕找来!”

    王千慌慌张张去了。

    龙宣恩气得双手颤抖,目光落在周睿渊和文承焕的脸上:“你们为何不说话?啊?为何不说话?”

    文承焕道:“陛下,您千万不要生气,一定要保重龙体,现在皇陵那边的消息并未落实,还不清楚具体的损失情况,也许事实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龙宣恩怒道:“朕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确保皇陵的安全,可是现在却偏偏出现了这种状况!你们这些人究竟有没有将朕的事情放在心上?”

    周睿渊心中暗叹,皇上心中只记得他的皇陵,为何不多想想百姓,倘若能够多为百姓想想,也不会生揭竿而起的叛乱,大康要面临的问题乃是粮荒,绝不是什么修建皇陵,人生来死去,最终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生前任你驰骋天下,可死后无非是占丈许之地,皇上又何苦在身后事上执迷而不悔呢?这番话周睿渊只是在心中想想,断然是不敢在龙宣恩的面前说出来的,更不敢在他震怒的时候开口。

    慕容展匆匆赶来,他刚刚收到皇陵工地叛乱的消息,心中既是惶恐又是担心,惶恐的是皇陵护卫队的多人都是由他一手举荐,现在那边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皇上必然会追究自己的责任,担心的是女儿被他送到那边让徒弟姜少离帮忙看管,现在生死未卜,他实在懊悔到了极点,早知会有今日,无论如何不会将女儿送到那里去。若是女儿有个三长两短,叫他以后该如何面对自己?

    龙宣恩看到慕容展到来,满腔愤怒全都倾泻到了他的头上,指着慕容展怒吼道:“慕容展,你干的好事!”

    慕容展扑通一声跪倒在皇上面前,抱拳道:“陛下,臣知罪!甘愿接受任何的惩罚!”

    龙宣恩冷冷道:“朕就是杀了你能够保证皇陵无恙吗?皇陵护卫队的统领姜少离是你一手举荐,你不是说他武功群,智慧出众,由他率队保护皇陵必然万无一失吗?现在你跟朕如何解释?”

    慕容展道:“陛下,臣愿亲自率队前往皇陵查明真相,决不让破坏皇陵的贼子有一人漏网。”

    龙宣恩怒道:“朕不是要追究谁的责任,朕是要皇陵平安无事!你若是真有那个本事,昨晚的事情就不会生!”

    慕容展苍白的面孔上流露出羞惭之色。

    殿外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道:“陛下,皇陵被焚烧的只是地面上的部分,地宫应该不会遭到破坏。”说话的人正是天机局洪北漠,他跟随王千一起前来,洪北漠的表情要比其他人镇定许多,甚至和平时没有任何的分别。

    龙宣恩道:“你能确定?”

    洪北漠道:“臣完全能够确定,地宫已经完成的部分层层封闭,那些民工是不可能将之打开的,他们焚烧得最多只是地面的建筑,造成的损失应该不会太大。”

    龙宣恩神情稍缓。

    洪北漠向跪在地上的慕容展看了一眼道:“暴民共有五万多人,皇陵护卫队只有一千兵马,虽然训练有素全副武装,可是毕竟以寡敌众,不可能是暴民的对手,慕容统领对皇陵的事情也算是尽心尽力,陛下可能不知道,他的亲生女儿也在皇陵护卫队中履职,现在最担心的应该就是慕容统领了。”

    龙宣恩皱了皱眉头,听洪北漠说地宫损失应该不大,此时他的内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低声道:“你起来吧。”

    慕容展这才站起身来。

    文承焕道:“陛下,五万多名暴民叛乱此事非同小可,陛下一定要提起足够的重视。”

    龙宣恩冷笑道:“朕已经派出两万羽林卫即可前往,崇安郡的一万驻军也已经前往追击,朕不信那五万暴民能够挡得住三万名训练有素的大康勇士?”

    周睿渊道:“陛下,他们一路往西北而行,很可能前兴州,想要同那里的反贼郭光弼会合,追得越是紧迫,他们的行军度就会越快,应当派人在中途拦截,切断他们前往兴州的路线。兴州郭光弼造反一年以来集合贼众三万余人,朝廷几度围剿都无法将之剿灭,反倒越见猖狂,若是这五万乱民顺利抵达兴州,郭光弼定然是如虎添翼,只怕会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

    慕容展行礼道:“陛下,臣愿亲自领军前往阻杀,必然粉碎这些乱民前往兴州的妄想。”

    龙宣恩淡然道:“你武功虽强,可这是领兵打仗,排兵布阵方面并不是你的强项,朕已经派苏宇驰前往指挥,相信他有能力将此次的民乱平定。”他停顿了一下,脸上充满阴森的杀气:“传朕的旨意,对付那帮乱民不必留情,格杀勿论!”

    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