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下)
    漫山遍野,杀声震天,一时间皇陵工地四处燃起熊熊火光,从指挥营内部,一队人马杀出,从这帮人的服饰来看,应该属于皇陵卫队,为一人身躯魁梧骑在一匹黑色骏马之上,手中长弓拉起如同十五满月,觑定姜少离所在的位置,一箭射了出去,此人却是皇陵卫队副统领贾安双,谁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倒戈相向。

    姜少离刚刚扑灭了身上的火焰,可是身体被烧伤多处,痛彻心扉,就在此时贾安双的那追命一箭已经射到,姜少离避无可避,心中哀叹,吾命休矣,想不到我姜少离还未来得及在这世上做一番伟业就稀里糊涂地死在了这里。

    周围兵卫都被刚才的爆炸震得昏头昏脑,而且多半都已经受伤,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他。危急关头一柄短剑从一旁投了过来,正击在箭杆之上,将志在必得的一箭磕飞。却是慕容飞烟在生死存亡之际救了姜少离一命,虽然她嘴里不认姜少离这个师兄,可是也不忍心看他就这样死去,在自己也受伤的情况下投出短剑救了姜少离一命。

    慕容飞烟的这次出手将叛军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来,贾安双冷哼一声,双腿一夹马镫,≠↙左手一提马缰,胯下骏马撒开四蹄向慕容飞烟冲去。长弓挂在鸟饰钩之上,锵!地抽出背后斩马刀,右手握刀四十五度角指向地面,转瞬之间已经杀到慕容飞烟面前,扬起手中斩马刀照着慕容飞烟就是一刀劈了下去。

    慕容飞烟花容失色,如果在平时身体状态良好的情况下,她尚有能力和贾安双一战,可是刚才爆炸掀起的气浪已经伤到了她,扔出短剑将姜少离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只是这一击又耗去了她不少的气力,内息尚未稳固之际贾安双已经杀到面前,贾安双的武功原本就在慕容飞烟之上,他这一刀势要将慕容飞烟斩杀于马下。

    慕容飞烟强忍着被气浪冲击的剧烈痛楚,竭力做出闪避,可是她在目前的状况下行动迟缓了许多。心中虽然明白应该如何躲避,可是动作根本跟不上她的想法,凛冽的刀气已经封住慕容飞烟可能选择的一切退路,贾安双眼中流露出残忍的杀意,他之所以想杀慕容飞烟是因为慕容展,当初他曾经因犯错而被慕容展惩戒,从那时起就怀恨在心,今天遇到这样的机会,自然生出斩杀慕容飞烟报复慕容展的念头。

    就在慕容飞烟自认为劫数难逃的时候。一根铁棍斜刺里伸了出来,挡在慕容飞烟的前方,噹!的一声巨响,斩马刀砍在铁棍之上,将铁棍砍出一道深痕,刀棍相交之处火星四射。

    贾安双被震得手臂麻,虎口火辣辣疼痛,手中斩马刀险些拿捏不住。举目望去。却见一个丑怪的男子出现在慕容飞烟前方,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修建皇陵的民工。不知他为何要帮助慕容飞烟,贾安双怒道:“你疯了?我是义军!”

    胡小天无心恋战,转身抓住慕容飞烟的手臂,以传音入密道:“飞烟,是我,咱们走!”

    慕容飞烟听到胡小天的声音方才知道他的身份。心中又惊又喜,如果不是胡小天声,她真想不到这个丑陋的家伙居然是胡小天,更加没有想到胡小天的武功突然就到了这种境界,竟然能够挡住贾安双的全力一击。

    贾安双在短时间的错愕之后。继续催马追了上去,怒道:“哪里走?”不等他跟上来,胡小天手中的铁棍已经转身扔了过去,铁棍又如标枪般直奔贾安双胯下坐骑而来,胡小天全力一掷之下,那铁棍有如强弓劲孥射而出,噗!的一声从马匹的额前钻了进去,深深贯入颅脑之中,那匹骏马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上一声,就扑倒在地上,贾安双慌忙从马背上跃下。跟随他前来的那数十名骑士慌忙上前接应,有人已经弯弓搭箭准备射击。

    胡小天将慕容飞烟背起,让她搂紧自己的脖向前跨出一大步,双膝微微一曲,身躯腾空而起,倏然飞掠到半空中四丈左右的高度,然后展开双臂,强大的内息从丹田气海充盈流淌入全身各大经脉,不悟教给他的这套驭翔术今晚才算真正有了用武之地,指挥营所处的位置本身就处在半山坡上,加上他们逃走的路线是顺风。

    胡小天展开双臂,宛如一头苍鹰一般翱翔于夜空之中。

    贾安双的那帮手下瞄准空中纷纷射箭,可是他们的动作还是过慢,等他们施射的时候,胡小天背负慕容飞烟已经飞掠到他们的射程之外。

    慕容飞烟趴在胡小天的背上,俯瞰着下方皇陵的情景,却见皇陵到处都燃起火光,数万名苦力再也无法忍受朝廷的盘剥和虐待,他们的怒火终于到了爆的那一刻,火势最大的地方就是正在建造的皇陵地宫。慕容飞烟的双眸在火光的辉映下忽明忽暗,她忽然意识到这次只怕麻烦了,无论她内心深处是如何同情这帮苦力,可是这些人揭竿而起焚毁皇陵,所有的责任都要由他们皇陵护卫队当其冲进行承担。而这里的统领人选却是父亲亲自举荐,无论她承认与否,和生父之间的血脉亲情是无法否认的,这场民乱只怕要连累到自己的父亲。

    胡小天利用地形这一次足足滑翔了三十丈有余,方才将内息收纳,缓缓落在地面上,足尖刚刚踩在实地之上,重新将丹田气海的内息鼓荡而起,背着慕容飞烟重新腾飞而起,然后继续向山下俯冲。

    慕容飞烟虽然轻功也不错,可是她从未见过人可以飞行得那么远,更没有想到背着自己一起飞的这个人竟然是过去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胡小天,这混小子,莫非一直都是在自己面前装傻,其实他根本就是一个武功高手?

    胡小天在空中观察民工们的动向,随时改变逃跑的路线,他并不想和这些揭竿而起的苦工们生正面冲突,老百姓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也不会选择造反,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胡小天对这些起义得百姓还是深表同情的。

    慕容飞烟转身向指挥营的方向望去,却见数万名民工潮水般涌向那边,指挥营只有一千兵将,这其中参与今晚起义的还有不少人,只怕那些负隅顽抗的兵将最后只有死路一条了。

    民工们的目标全都投向指挥营,他们凭借着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石头、木棍、树枝、砖块、瓷片向皇陵护卫队起疯狂地攻击,百姓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就会变得无可收拾。

    胡小天利用夜色的掩护,凭借着驭翔术带着慕容飞烟尽量选择人员稀少的地方,看到下方宛如潮水般汹涌的愤怒人群,胡小天也是暗暗心惊,一个人无论武功如何高强,一旦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不被溺死也得累死,还好并没有人注意到在夜空中滑翔逃匿的他们。胡小天东躲,终于成功逃出了皇陵工地,来到他藏匿小灰的树林之中。

    此地距离皇陵已经有三里距离,可是阵阵喊杀声仍然清晰入耳,胡小天将慕容飞烟放下,虽然他内力雄厚,可是他对驭翔术的运用仍未达到得心应手的地步,更何况他还要背负一个人,刚才的逃亡途中已经竭尽全力,此时身上也被汗水湿透,甚至分不出精力控制面部的肌肉进行改头换面,来到林中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本来的容貌。

    慕容飞烟看到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想起刚才他不畏艰险过来营救自己的情形,一颗芳心感动到了极点,叫了一声:“小天!”便投身入怀紧紧抱住了胡小天的身躯。

    胡小天拥住她的娇躯,亲吻着她精致的耳垂,低声道:“乖,真是想死我了,你有没有想我?”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将他抱得更紧了。

    胡小天低声道:“这里并非久留之地,那帮民工不可能在皇陵长久呆下去,用不了太久就会离开此地,咱们快走,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

    慕容飞烟这才放开了他,胡小天吹了一个唿哨,没过多久,就看到小灰支愣着一双长耳朵从远方的树林中奔出。

    胡小天道:“咱们走!”他先将慕容飞烟扶到了马背上,然后翻身上马,将慕容飞烟拥在怀中,一抖缰绳:“驾!”

    小灰撒开四蹄,向林外大道奔去,进入大道之后,度瞬间提升到最大,宛如一道灰色闪电,穿梭于暗夜之中,慕容飞烟想不到这马的度如此之快,迎面风声呼啸,吹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一颗芳心完全沉浸在和爱郎久别重逢的喜悦之中,感觉有满腹的话要和胡小天说,不知分别的这段时间,他究竟生了什么?不知有了怎样的际遇,为何武功会提升得如此迅。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今天的月票有些蹊跷,章鱼已经向起点技术部门反映,必然会要个说法!(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