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上)
    胡小天举目望去,叫他的那名兵卫正是刚才被他顶撞的那个,胡小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叫我?”

    那兵卫点了点头道:“就是你,长得最丑的那个!”

    胡小天心中暗骂老子长得很丑吗?这不是我的本来面目,若是以本来相貌示人,老子帅死你!他缓缓站起身来,罗石峰低声提醒道:“霍兄弟小心!”

    胡小天淡然笑道:“不妨事,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大步向那名兵卫走去。

    那兵卫道:“你跟我过来!”

    胡小天已经猜到这厮十有八九是想将自己引开,找个无人之处报复自己,对他来说,可谓是正中下怀,胡小天原本就想脱身离开,跟着那兵卫绕行到前方的材料场,兵卫指着地上的一摞青砖道:“捡起来帮我送到那边。”

    胡小天躬下身去,那兵卫闪电般抽出一根铁棍照着胡小天的后脑狠狠击落。

    胡小天听到脑后生风,知道这厮已经动袭击,身躯一晃反手抓住棍稍,用力一拧已经将铁棍夺下,那兵卫根本想不到胡小天如此强悍,眼前虚影一晃,胡小天捂住了他的嘴巴,以铁棍狠狠撞击在着兵卫的软肋之上,打得那兵卫闷哼一声,跪倒在他的面前,胡小天冷笑道:“不开眼的东西,想要报复我吗?”

    那兵卫吓得魂飞魄散,周身颤抖不已。

    胡小天道:“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敢有半句谎话,我敲碎你的脑壳。”铁棍轻轻点着兵卫的额头,那兵卫连连点头,刚才的嚣张跋扈早已没了踪影。

    胡小天道:“慕容飞烟在什么地方?”

    那兵卫颤声道:“你说的是慕容统领,她……她一直都在东南方向的营地。我等地位的地位是接近不了那边的……”

    胡小天点了点头,忽然听到远处有轻微的脚步声靠近,应该是有人来了,他扬起铁棍照着那兵卫的脑壳就是一下,将兵卫砸晕了过去,然后腾空一跃。落在前方堆起足有三丈高度的巨石堆上。

    身在高处俯瞰下方,只见有两人悄然跟了过来,其中一人竟然是罗石峰。

    罗石峰来到那兵卫倒地的地方,四处环顾并没有看到胡小天的影踪,罗石峰蹲下身去,伸手摸了摸那兵卫的颈部,断定那兵卫仍然活着,低声道:“霍兄弟,霍兄弟!”叫了两声周围没有人回应。身边那人道:“大哥,我看他应该已经逃了。”

    罗石峰从兵卫腰间抽出腰刀,然后抓住那兵卫的脖子用力一拧,只听到喀嚓一声,兵卫的颈椎已经被他折断,连声息都没有出就已经一命呜呼。

    胡小天看得清楚,想不到罗石峰竟然敢对这兵卫痛下杀手,罗石峰身边的那名兄弟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低声道:“大哥,你……”

    罗石峰道:“今晚就是举义之时。只等宋大哥一声令下,咱们就揭竿而起。”他扒下那名兵卫的衣服换上,然后将尸体藏起,和那名兄弟一起离开了材料场。

    胡小天无意中听到这帮苦力要在今晚举义的事情,暗叫不妙,虽然来到皇陵工地不久。他已经感受到这帮苦力受到的非人对待,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即便是胡小天是大康官员,他对这些想要造反的贫苦百姓还是抱着同情心的。可是同情归同情,至少胡小天不会加入他们,他有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尤其是今晚,对他而言唯有尽快找到慕容飞烟,将她带离这片险地,而且一定要抢在这些苦工起事之前。

    按照那兵卫刚才的指点,胡小天向守卫驻扎的营地摸索而去,皇陵工程浩大,到处戒备森严,不过以胡小天现在的身手在其中潜行也游刃有余,他渐渐接近了指挥营。看到前方营寨相连,不知哪一个才是慕容飞烟的营帐,并不敢贸然进入。

    就在胡小天准备寻找一名兵卫下手,逼问出慕容飞烟下落的时候,突然看到远方一队人马向这边而来,胡小天慌忙藏身在一堆沙石之中,那队人马走近,队尾的一人手中拖着一条绳索,绳索的另外一端缚着一名男子,那男子被拖在地上滑行,身上的衣衫已经磨烂,浑身都是擦伤和血迹,不过那男子颇为硬气,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此时从上方行营内有几人闻讯走了出来,为一名男子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正是慕容展的得意弟子姜少离,他也是这边皇陵工地的护卫统领,看到眼前一幕,姜少离一双剑眉拧结在了一起,冷冷道:“这是做什么?”

    那名牵着绳索的将领翻身从马上下来,将绳索扔给手下人,大步来到姜少离面前拱手行礼道:“统领大人,刚才我们现此人正在民工中鼓惑造反!”

    姜少离冷哼一声,大步来到那人的面前。两名兵卫将那名男子反剪双臂抓起,其中一人抓住他的髻,强迫他将头抬起来。

    姜少离阴测测道:“你要造反?”

    那男子紧咬牙关就是不说话。

    姜少离道:“把你的同伙招出来,我就饶了你的性命。”

    那男子怒视姜少离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和他人无关!”

    姜少离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是不是和你的嘴巴一样硬!”他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把长约四尺的钢刀,刀锋慢慢凑近那男子的咽喉。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且慢!”

    姜少离手中钢刀停滞在那里,眉头又习惯性地皱了皱,表情显得有些为难。

    胡小天听到这声音却是心头狂喜,想不到慕容飞烟来了。他偷偷向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却见慕容飞烟修长的倩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依然英气勃勃,身穿武士服,箭步如飞来到姜少离身边。

    慕容飞烟道:“岂可不问清楚就要人性命?”

    姜少离道:“师妹……”

    慕容飞烟怒道:“都说过多少次,我不是你师妹,我跟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指了指那满身是血的男子道:“这些日子你们每天都在抓反贼,可曾有一个落实了证据?却因为这件事害死了多少条性命,我看你们这样在这样逼迫他们,只怕这些百姓当真要反了。”

    姜少离道:“皇上下令加快工程进度,我们岂敢抗命。”

    慕容飞烟道:“你说的容易,可是这些民工每天吃的是什么,每天干得是怎样的苦工?为皇上一人修墓,却要有多少无辜百姓陪葬?”她来到皇陵这些天,所看到的全都是百姓们苦不堪言的生活,心中升起无限同情,无奈她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想要改变眼前的境况也是有心无力。

    姜少离听到慕容飞烟当众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顿时为之色变,他厉声道:“不得对陛下不敬!”

    慕容飞烟道:“怎么?话我已经说了,你若是觉得我对陛下不敬,大可将我抓起送到朝廷治罪。”

    姜少离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师父将他的女儿送到这里,让自己帮忙照顾,可真是给自己带来了不少的麻烦,这位师妹性情倔强,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更让姜少离头疼得是,她终日和自己唱对台戏,对这些劳役的民工抱有同情心,还因为对民工的处置和自己生了多次冲突。有些话绝不可以乱说,尤其是当着这么多的兵卫面前,如果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不但她会有麻烦,而且很可能会影响到她的父亲。

    姜少离并不想当众和慕容飞烟生争执,手中钢刀向前方又递了一些,刀锋割破那男子咽喉的肌肤,一缕鲜血沿着他的喉头滑落。姜少离一字一句道:“我的耐性有限,你再不说,我就让你命丧当场。”

    那男子满脸狰狞,笑容可怖,他哈哈狂笑道:“今日便是你们的忌日!”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火箭拖着彗尾,以追风逐电之势头射向那男子的腹部,众人都没有想到会有谁在此时攻击那名男子,却见那支火箭准确无误地射入那男子的腹部,只听到蓬!的一声巨响,那男子的血肉之躯竟然爆炸开来,爆炸威力奇大,震得整个天地为之晃动,姜少离距离那男子最近,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身躯向后腾跃开来,可饶是如此仍然没有完全躲开爆炸的波及,身体如同被秋风扫落叶一样抛了出去,摔到地面之上,身上的衣服已经燃烧起来,他宛如一个火球般在地上拼命翻滚,几名不及逃离的武士已经被这次的爆炸炸死在现场。

    慕容飞烟距离虽然较远,可是仍然还在爆炸可以波及的范围内,娇躯被一股强大的气浪掀翻出去,胸口有若被重锤击中,身体尚在半空之中,已经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胡小天距离较远,饶是如此也被这惊天动地的剧震震得立足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上。他马上就想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那名男子显然是故意被擒,唯有利用这种方式才能让姜少离等人放松警惕将他带到指挥营的核心区域。他在事先应该吞下了大量的爆裂弹之类的炸药,那支火箭乃是他躲在暗处的同伴所射,以这样的方式来铲除皇陵护卫队的主力人马。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