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未雨绸缪】(上)
    胡夫人从金陵安然返回,护送她一路前往金陵的乃是姬飞花的马夫吴忍兴,回来的时候,吴忍兴却已不知所踪,在中途徐凤仪就已经收到儿子安然返回康都的消息,更是归心似箭,恨不能即刻就见到自己的儿子,途中又听说了儿子种种威风的事迹,又听说儿子只是假扮太监入宫,如今朝廷已经给他恢复了身份,还封他为御前侍卫副统领,徐凤仪更是倍感欣慰。⊙

    车马来到十五里亭,就看到前方一队人马在路旁恭候,徐凤仪听车夫通报,心中先是一惊,最近大康到处都是兵荒马乱,莫非遇到强人了?可转念一想,这里已经临近帝都,天子脚下,按说不会生这样的事情。

    派去探察情况的随从欣喜奔了回来,远远道:“夫人,是少爷来接您了!”

    徐凤仪心中倍感安慰,掀开车帘向外望去,却见远处那群人已经迎着自己而来,纵马奔行在最前方的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宝贝儿子胡小天。徐凤仪颤声道:“停车!赶紧停车!”

    车夫慌忙将马车停下,徐凤仪推开车门跳了下去。此时胡小天已经来到她的面前翻身从小灰的身上下来,虽然大腿根伤口还未痊愈,扯得仍然有些疼痛,这都无法和母子重逢的喜悦相比,三步并作两行,快步来到母亲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含泪道:“娘!不孝儿小天给您叩头了!”

    徐凤仪双目通红,一把将儿子抱住,这些日子的牵挂和委屈全都化成了泪水滚滚而下,不一会儿功夫已经将胡小天肩头的衣襟沾湿。

    胡小天笑道:“娘!看到儿子好端端地回来了,您本该开心才是,怎么反倒哭上了?”

    徐凤仪一边抹泪一边笑道:“娘是太开心。所以才流泪。”

    胡小天道:“娘,您先别哭,我给您介绍我的几位朋友。”

    此时身后陪同他过来迎接的那些人方才赶到,一群人全都给胡夫人跪下:“我等参见胡夫人!愿胡夫人吉祥!”

    徐凤仪看到眼前的阵仗慌忙道:“赶紧全都起来,这如何使得。”

    胡小天笑着让众人起来,展鹏率来到徐凤仪面前行礼道:“侄儿展鹏参见胡伯母。”

    徐凤仪笑道:“见笑了。”她此前在水井儿胡同的时候就曾经和展鹏见过面。知道他和儿子有过命的交情。

    胡小天又将后面的赵崇武、闫飞、杨令奇等一一介绍给母亲认识,最后一个介绍到霍胜男的时候,霍胜男目光中现出一丝忸怩之色,自从和胡小天生那件事之后,她已经成为胡小天的女人,今次见面等同于新媳妇儿见公婆,当然从心底感到羞涩,不过还好她现在是乔装打扮,胡夫人并没有产生疑心。

    胡小天道:“他是我的好朋友黄飞鸿。”

    徐凤仪笑道:“飞红。像个女孩的名字。”伸手握住霍胜男的手,入手柔软细腻,犹若凝脂,霍胜男虽然改变了形容,却改变不了肌肤的质地,徐凤仪心中不觉一怔,再看霍胜男的目光竟然现出几分羞涩,她毕竟是过来人。心中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

    霍胜男又不敢将手硬抽回去,轻声道:“是鸿雁的鸿!”

    徐凤仪这才笑着放开了她的手:“看来是我误会了。”还好她的注意力完全在儿子的身上:“小天。你爹呢?”

    胡小天道:“他还在水井儿胡同,皇上已经将胡府还给了咱们,我请了他几次,他都不愿回去,倔强得很。”

    徐凤仪点了点头道:“咱们先去看你爹!”

    胡小天将坐骑交给了手下,上了马车陪同母亲同坐。

    徐凤仪抓着儿子的手。仿佛害怕一撒手就再也见不到他似的,目光不停打量着他,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胡小天笑道:“娘,您要是在哭就把眼睛哭成水蜜桃了,我爹看到您变成那副摸样还不得生出外心啊?”

    徐凤仪破涕为笑在他手背上拍了一巴掌:“讨打。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

    胡小天道:“娘这次去金陵见到我外婆了?”

    徐凤仪点了点头,听到这件事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轻声叹了口气道:“以后娘再也不回去了。”

    胡小天看到母亲的表情,知道她这次的省亲之旅必然不顺,轻轻拍了拍母亲的手背以示安慰,微笑道:“嫁进胡家门你就是我们胡家人,那个家回不回去都无所谓,反正又没有你的老公和儿子。”

    徐凤仪不禁莞尔,小声道:“皇上找徐家借粮,却被你外婆拒绝了,我担心这件事会牵连到咱们。”

    胡小天道:“娘还是不要担心,这些事情孩儿自会处理。”

    谈话间已经来到京城南门,进入城门之后,胡小天向众人道:“兄弟们先回去吧,我陪我娘去见我爹!”

    辞别众人,胡小天陪同母亲来到了水井儿胡同,这些日子,胡不为仍然坚持住在这里,每日还要前往户部做事,胡不为虽然没有官复原职,可是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接管了户部的多半事务,徐正英之流对他也是敬畏有加,将他当成户部尚书一样伺候着。

    大康目前的状况并不是他能够解决,换成任何人也很难带领大康走出困境,自从得知徐老太太拒绝了皇上借粮的要求,胡不为隐约觉得或许一场大祸又要临头了。和儿子的乐观不同,胡不为却有着深重的危机感,他并不相信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能够掌控大康的权柄。

    妻子的归来让胡不为的脸上多少出现了一些难得的笑意,一家三口在经历了一番波折之后总算有机会重聚了。胡不为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解决一切麻烦,哪怕是失去荣华富贵,只要有那么一间小小的院子,只要一家人能够齐齐整整地在一起就已足够。

    两夫妻三十年,即便是一个眼神就已经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胡不为微笑望着妻子道:“回来了就好。”

    徐凤仪道:“你好像又瘦了。”

    胡不为道:“瘦些精神,也显得年轻。”

    胡小天一旁禁不住笑了起来:“爹,娘,要不我回避一会儿,不妨碍你们亲热。”

    胡不为老脸一热,啐道:“混小子,真是越大越不像话,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徐凤仪也是粉面通红,一把揪住了胡小天的耳朵:“臭小子,信不信老娘将你的耳朵扯下来。”

    胡小天连忙讨饶,厢房内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热水,徐凤仪起身去洗澡更衣。临行之前却又想起一件事,拿出一封信给胡不为道:“老太太让我交给你的,说只能你亲自开启。”

    胡不为接过那封信。

    徐凤仪离去之后,胡小天趁机道:“爹,您看娘都回来了,你们是不是跟我一起回家去住,这地方太小了,阳光又不好,夏天眼看就到了,又热又潮。”

    胡不为道:“那府邸是皇上赏赐给你的,我根本就没打算回去。”

    “你是我爹,何必跟我分得那么清楚?”

    胡不为摇了摇头道:“不是要跟你分清楚,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爹是不想被人家再从那里赶出来。”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谁敢?”

    胡不为望着意气风的儿子,虽然欣慰他有现在的成就,可是仍然要提醒他一句:“小天,你知不知道你外婆已经拒绝了皇上。”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外婆眼中早已没有咱们胡家,既然如此,咱们又何必高攀?”

    胡不为叹了口气道:“这其中并不像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我在户部,大康目前的情况我最清楚不过,大康这两年灾害不断,连年欠收,别说百姓,就算是大康各大粮仓的存粮都已经快用尽了,皇上虽然拿出了一部分钱,可是周边列国没有一个愿意在此时卖给大康粮食,从现在各地的情况来看,今秋的收成也不理想,若是今秋继续欠收恐怕百姓就要先乱起来了。”

    胡小天道:“所以皇上才想要通过徐氏从海外购入粮食。”

    胡不为道:“皇上对这件事寄予很大的希望,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你外婆明确拒绝了皇上的要求,皇上震怒之下只怕……”他没有将这番话说完,相信儿子应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胡小天道:“你是说皇上想要报复到咱们的身上?”

    胡不为点了点头。

    胡小天道:“不用担心,我跟永阳公主说得很清楚,咱们和金陵徐家早已没有了什么牵扯。”

    胡不为苦笑道:“你以为皇上会相信?”

    胡小天对他手中的那封信颇为好奇,指了指那封信道:“爹不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胡不为经他提醒,这才将那封信拆开,看完之后沉默了下去。

    胡小天对信中的内容颇为好奇,不知老太太究竟在信里写了什么。低声道:“爹,信里写的什么?”

    胡不为道:“你外婆果然有难言之隐,她若是借粮给大康,就会被周围列国视为仇人,金陵徐氏就会成为列国高手争先铲除的对象,公然拒绝皇上也是无奈之举,不过她答应指给大康一条商路,只是这条商路却要大康自己派人去联络。”

    第四更送上,章鱼够不够努力,求月票鼓励,今晚再来一更!(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