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章 【打是亲】(上)
    胡小天其实早已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可是他在洪北漠的面前始终表现得淡定自若,一个强大的对手可以逼迫你变得强大,方方面面包括心理素质在内。

    过去胡小天曾经领教过遮遮掩掩,神龙见不见尾的那种高深,今天却从洪北漠这里领教到,坦诚原来也是另外一种境界的高深,也许过去洪北漠真得没有将自己当成是他的对手,认为杀死自己如同溺死一只蝼蚁,天龙寺生的事情应该已经让他重新认识到自己的实力,下次他再想对付自己,绝不会如此轻敌,想到这里胡小天的心情也不由得变得沉重了起来。

    缓缓转过身去,却见葆葆身穿黑色武士服,沿着台阶缓步走了上来,遇到洪北漠的时候她向洪北漠恭敬行礼。

    胡小天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葆葆,一段时间不见,这小妮子变得越美丽了,尤其是穿上武士服的这身段,凸凹有致,楚楚动人,回忆起他们在皇宫中的相遇相识,胡小天的唇角不由得露出一丝会心笑意。

    葆葆和洪北漠走过之后,明澈的美眸方才抬起望向上方,然后就和胡小天的那双热切的眼睛隔空粘滞在了一起,仿佛有两道无形的丝线将他们紧紧牵系在一起。

    在胡小天灼热的眼神下,葆葆的俏脸不由自主红了起来,脚步变得踯躅而缓慢。

    胡小天微笑道:“累了吗?要我下去抱你上来吗?”

    葆葆摇了摇头,然后迅加快了脚步来到观星亭内,静静望着胡小天,胸口微微有些起伏,忽然她扑了过去,投身入怀。胡小天都没有想到葆葆会有如此热切的举动。暖玉温香抱个满怀,心中温暖满足之际,正准备给这妮子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却突然感觉肩头剧痛,却是葆葆张开檀口狠狠咬在他的左肩之上,咬得如此用力恨不能将他肩头的肉咬下来一块。痛得胡小天不禁惨叫道:“痛!痛……你轻点……”

    葆葆这才松开嘴巴,却将胡小天搂得更紧了,嘴巴凑到他的耳根,胡小天吓得把脑袋向后一仰,生怕这妮子狼性大,直接把自己的耳朵给撕了。

    葆葆看到他的样子不禁格格笑了起来,凑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记,这才放开了他。

    胡小天道:“还以为你要咬我耳朵。”

    葆葆咬牙切齿道:“这么久才过来找我,没良心的东西。我恨不能将你给吃了。”

    胡小天笑道:“你想什么时候吃,我什么时候给你吃。”

    葆葆俏脸绯红,小声骂道:“下流无耻!”转身向身后看了看,洪北漠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目光落在胡小天的脸上总觉得乖乖的,仔细看了看方才现胡小天现在没有鬓角,她伸出手去想要摘掉胡小天的帽子,胡小天苦笑道:“别玩,别玩。“

    葆葆娇嗔道:“不嘛。人家就是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胡小天无奈,只能将帽子摘下来。

    看到胡小天光秃秃的脑袋。葆葆格格笑了起来,笑得捂着肚子蹲了下去,眼泪都流出来了。

    胡小天有些不满地将帽子戴回到头上:“有那么好笑吗?”

    葆葆点了点头,上气不接下气道:“你就像个和尚!”

    胡小天道:“我还藏着一个小和尚,你要不要也看看?”

    葆葆羞红了脸,目光在他裤裆上瞄了一眼。怎么感觉好像有些变化呢,慌忙站起身来,不笑了,强迫自己一脸严肃:“胡小天,你能不能正经一些?”

    胡小天道:“见到你总是正经不起来呢。”

    葆葆扑上前去想去拧他的耳朵。却被胡小天拿住手腕拧转身躯,从后方拥入怀中,然后低下头去吻住她的粉颈,葆葆娇躯蠕动了一下,俏脸转了过去,主动奉上樱唇,。

    两人拥吻良久,胡小天方才将葆葆放开,低声道:“想死我了。”

    葆葆光洁的额头抵住他的前额:“信你才怪,这番话啊不知对多少女人说过了。”

    胡小天道:“还是你了解我!”

    葆葆道:“你当太监的时候是最无耻的太监,做和尚的时候是最荒淫的和尚,总之你做什么都是最下贱最龌龊最无耻的那一个。”

    “若是做你男人呢?”

    葆葆一双美眸媚态顿生,望着胡小天,柔得就要化出水来,娇滴滴道:“那就是这世上最好最好得男人……”

    胡小天被她撩骚得心头大热,恨不能现在就将这妮子推倒在地狠狠征讨伐挞一番,可是这里是天机局,又是光天化日,胡小天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做出此等荒淫无道之事,满腔的**都泄在双手之上,拥着葆葆上下其手摸了个遍。

    葆葆被他摸得娇喘不已,好不容易才将他可恶的大手抓住,啐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若是让人看到,我还有脸见人吗?”

    胡小天豪气干云道:“谁敢偷看,老子将他双眼给挖出来。”

    葆葆道:“以为别人都像你这般无耻吗?你停下,人家有话跟你说。见了我,除了占便宜,难道就没其他的事情要做?”

    胡小天这才停手:“葆葆,洪北漠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你,你留在这里作甚?”

    葆葆道:“你来这里是想带我走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回头我就找洪北漠去。”

    葆葆却摇了摇头。

    胡小天道:“怎么?你以为他会拒绝我?”

    葆葆道:“他应该不会拒绝你,可是我不能走。”

    胡小天愕然道:“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万虫蚀骨丸?”

    葆葆道:“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就算他让我跟你走,目的也一定是想通过我去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你虽然现在不在乎,可以后一定会提防我怀疑我,与其那个样子,还不如我继续在天机局呆着,给你当内应好不好?”

    胡小天隐然觉得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葆葆坚持留在天机局或许有难言之隐。他摇了摇头道:“洪北漠绝非善类,你留在他身边我不放心。”

    葆葆道:“我宁愿你担心我,也好过你怀疑我。”她握住胡小天的大手道:“我干爹这个人心机极重,他过去并没有对你提起足够的重视,此次天龙寺之行,你干掉了不少他的心腹手下,尤其是迟飞星,他是干爹亲自传授的七名弟子之一,擅长易容变化,深得干爹器重。”

    胡小天道:“迟飞星的死和我无关,是他自己闯入藏书阁意图盗取《乾坤开物》所以才送命。”

    葆葆道:“我留在天机局,干爹会认为有了要挟你的把柄,我反倒安全,我若是去了你的身边,他绝不会就此放过我,只会要挟我继续帮他做事,我虽然不情愿,可是他总能想出办法来让我就范。小天,你明不明白?”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只是担心你在这里受了委屈。”

    葆葆笑道:“有什么委屈可受?他知道你对我那么好,若是委屈了我,你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他报复,以他的头脑岂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对他来说,我现在就像是一块掉在灰里的豆腐,拍不得也打不得。”

    胡小天轻轻在她的臀部拍了一记,弹性十足。

    葆葆媚眼如丝嗔道:“讨厌,说着说着又动起手来了。”

    胡小天道:“那我以后岂不是见你一面都很难?”

    葆葆道:“看他的意思是不会阻止你和我交往的,除了身在天机局,我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你以后想我了随时都可以来见我,也可以叫我出去。”

    胡小天想了想,葆葆的决定在目前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葆葆道:“有句话我还是要劝你,洪北漠这个人比姬飞花更加厉害,天机局深不可测,我虽然是狐组的统领,但是根本无法进入天机局的内部权力圈,你所接触到的这些人中,迟飞星勉强算得上一个。”

    胡小天道:“洪北漠是忠是奸?”

    葆葆道:“我也不清楚,总之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现他对大康有什么不忠的地方,他对大康的朝政也不算热衷,很少过问朝廷那边生的事情。”

    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这世上人追求的往往是两件事,一是权力二是金钱,洪北漠对这两方面都不热衷,那他究竟想要什么?难道当真是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一心只想侍奉老皇帝?鬼扯!怎么可能?

    胡小天道:“他最近都在忙着什么事情?”

    葆葆道:“最近他正在忙着皇陵那边的事情,因为皇上前些日子去视察皇陵的时候对皇陵的某些设计并不满意,震怒之下还杀了五十名工匠,将改动的事情交给了洪先生。”

    提到皇陵,胡小天不由得想起了慕容飞烟,一直以来皇陵那边的事情都进行的非常隐秘,朝堂之中少有人议论。

    葆葆道:“你以后会不会怀疑我?”

    胡小天望着葆葆柔媚的双眸,点了点头。

    葆葆气得伸出手去抓住他的大腿根儿就是一拧,这下正抓在了胡小天的患处,痛得胡小天闷哼了一声,脸色都变绿了。

    第二更送上,恳请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