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利益交换】(下)
    龙宣恩重新上位之后,洪北漠俨然成为此次复辟的第一功臣,他所统领的天机局短时间内已经恢复了昔日的辉煌,甚至犹有过之。

    胡小天过去也曾经不止一次经过天机局的大门,可是从未进去过,今天前来乃是为了寻找葆葆,不过他所打的旗号却是求见洪北漠,胡小天和洪北漠并没有打过交道,虽然已经有过几度交锋,不过都是在暗处。

    今天胡小天前来还专门带来了两盒茶叶。

    洪北漠听说胡小天主动求见,不觉有些诧异,对这个小子他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自从天龙寺胡小天干掉了自己的多名手下之后,洪北漠方才对他提起了足够的重视。

    洪北漠让人将胡小天请到观星台,胡小天来到这座天机局最高的地方,看到洪北漠正在观星亭内亲手煮茶。单从外表来看,这个相貌清癯的中年人身上并没有带有一丝一毫的霸气,反而让人感觉到君子温润如玉的翩翩风采。

    洪北漠微笑道:“胡统领请坐。”

    胡小天笑了笑,将手中的两盒茶叶放下:“初次登门,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洪北漠淡然笑道:“胡统领还真是客气。”

    他将烹好的茶汤倒入青花瓷茶盏,茶色澄黄赏心悦目,一股茶香悄然弥散在观星亭内,让人闻之神清气爽。

    洪北漠将其中一盏茶双手送到胡小天的面前,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这样做已经表现出对胡小天的足够礼遇和重视,胡小天慌忙伸手接了过去。嗅了嗅茶香,有些陶醉地闭上了双目道:“好茶!”

    洪北漠道:“好茶要观其色,嗅其味,最关键的还是入口品尝,如果前两者都已经做到。让品茶者的期望值太高,可入喉之后却不过如此,一定会大失所望。”

    胡小天品了一口茶,入喉一股淡淡的馨香就悄然浸润开来,到喉头香气彻底挥到极致,感觉五脏六腑都浸润在这茶浓郁的香气之中。舒服得周身得毛孔都仿佛打开了,胡小天不得不承认,他这辈子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品味良久方才又赞了一声:“好茶!”

    洪北漠的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即便是处在相对的立场上也想听到一声赞誉。有些时候,敌人的赞誉要比朋友的赞誉可信度更高。

    胡小天睁开双目道:“洪先生的茶艺是小天生平见过的第一人。“

    洪北漠道:“天下间哪有什么第一?这世上的事情纷繁复杂,无穷无境,咱们看到的地方绝不代表世界的全部,坐在观星亭内,咱们只看到彼此,可是除了你我之外这世上仍然有千千万万的人,不是他们不存在。而是因为你我的目光所及有限罢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洪先生句句禅机,听先生一言胜读十年圣贤书。”

    洪北漠道:“胡统领高抬老夫了。”缓缓将茶盏落下,平静无波道:“胡统领今次登门有什么请教呢?”

    胡小天欲言又止。

    洪北漠微笑道:“不妨事。你我同殿为臣,有什么话只管直接说出来。”

    胡小天道:“洪先生可不可以让我见见葆葆?”对洪北漠这种聪明人,有什么想法还是直截了当地提出来好。

    洪北漠道:“好啊!”随即扬声道:“去将葆葆找过来。”

    胡小天并没有想到洪北漠会答应得如此痛快,心中颇有些意外,不过想起就要可以见到阔别已久的葆葆,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

    洪北漠漫不经心道:“前两天永阳公主过来找我。说了一些事情,洪某到现在都是一头雾水。”

    “什么事?”

    洪北漠道:“公主殿下指责我派人设计暗杀胡统领。”

    应该说和洪北漠的这次见面还是颇感意外的。胡小天本以为洪北漠会回避这方面的事情,毕竟暗杀是他所筹划。应该心虚主动回避才对,却想不到洪北漠居然主动提起了这件事。

    胡小天笑道:“倒是有过这样的事情,有几个人想要设计害我,幸亏被我觉,不然只怕小天这辈子没机会跟洪先生坐在一起喝茶了,不知他们是不是受了洪先生的指使呢?”

    洪北漠微笑望着胡小天道:“此事说来话长,他们的确是我派去的,也的确是我下令让他们将你铲除。”

    胡小天真是有些意外了,想不到洪北漠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承认,他点了点头,脸上不见丝毫的怒意:“洪先生为何要这样做呢?”好像谈论得是一个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人一样,经历了这么多的风浪,胡小天变得越沉稳了。

    洪北漠暗赞,这小子很不一般呢。他不慌不忙,为胡小天续上茶水,自己又倒了一杯,饮了一口茶方才道:“因为过去我并没有充分认识到胡统领的重要,认为你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这个理由再次出乎胡小天的意料之外,洪北漠还真是一个能给人制造惊奇的人。

    胡小天道:“就因为这个理由你就要杀我?”

    洪北漠道:“你此番出使大雍虽然得到皇上的封赏,但是这次的出使到底成不成功你自己应该知道,虽然保护安平公主抵达雍都,可是途中死伤惨重,连文太师的宝贝儿子也折在了庸江之中,这些事你多少应该承担一些责任。抵达雍都你的所作所为自以为可以瞒过天下人吗?先为大雍太后医病,又治好了大雍皇帝薛胜康的急症,如果不是你出手恐怕薛胜康凶多吉少吧?如果他死了,大雍国内必乱,短时间内是不会危及到大康北方边境的,你这么做等于损害了大康的利益。”

    胡小天道:“洪先生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心说老皇帝都没怪我,你算根球毛?不过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到了大康国内,证明十有就是大雍方面泄露了消息,他们想要借着大康之手来铲除自己。

    洪北漠道:“至于后来公主遇害更是你的责任了,虽然你可以推给大雍,可是你以为皇上当真会这么糊涂吗?”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照洪先生这么说,我实在是死有余辜,既然如此你何不上奏皇上,直接让皇上下令将我赐死就是,何必要采用这样见不得光的手段?”

    洪北漠道:“请恕老夫直言,你还没到足以提起皇上关注的地步。”

    胡小天因这句话脸皮有些热了,洪北漠啊洪北漠,老子坑你就坑对了,你实在太嚣张了。

    洪北漠道:“我刚才说得这些事,无论哪件事都足以定你的死罪,如果不是永阳公主出面保你,你以为自己可以逍遥自在地当你的御前侍卫副统领吗?”

    胡小天道:“在洪先生眼中在下就是个一无可取之处的混混。”

    洪北漠微笑道:“过去曾经这样想,可现在……”他摇了摇头道:“不得不说胡统领给我制造了许许多多的惊喜啊!”

    胡小天道:“让迟飞星假扮皇上这是不是欺君之罪?”

    洪北漠笑道:“皇上若是不点头,我又怎敢那么做?”

    胡小天道:“皇上不会知道你派人在天龙寺到处寻找《乾坤开物》的事情吧?”

    洪北漠道:“看来你对老夫并不了解,天机局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大康王朝的利益,洪某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洪某所做的一切事都会事先禀明皇上。”

    “包括杀我在内?”

    洪北漠深邃的目光注视着胡小天道:“你当真不知道,金陵徐家已经拒绝了皇上的要求?”

    胡小天内心一怔,他并不知道这件事,一直以来龙宣恩都希望金陵徐家在大康王朝生死存亡之际对他们施以援手,将海外商路借给皇家使用,通过海外贸易的方式来缓解大康粮荒。如果洪北漠所说属实,那么外婆无意已经拒绝了皇上的请求,是谁给她这么大的底气?她难道没想过拒绝皇上的后果?她难道没有想过她的女儿女婿外孙的性命?一时间胡小天心乱如麻,这个素未谋面的老太太竟如此的冷血?

    洪北漠叹了口气道:“依着皇上的意思,你父子二人现在都应该人头落地。”

    胡小天面色不变,心中暗忖,这么大的事情缘何七七没有跟自己说过?是她不知道还是根本就没有生过?洪北漠难道是危言耸听,故意恐吓自己?想到这里他微笑道:“所以洪先生就上演了一出暗杀的好戏?”

    洪北漠道:“总得要给不听话的那些人一些警告,只是我没有想到胡统领的武功居然修炼到了这种地步,还真是让人意外呢。”

    胡小天道:“洪先生现在依然想杀我吗?”

    洪北漠摇了摇头道:“皇上又改了主意。”虽然他没有直接否认,可是每句话中都捎带着皇上,等于告诉胡小天想杀你的人不是我,现在不杀你的人也不是我。

    胡小天道:“那我还真是要谢谢洪先生了。”

    洪北漠抚须笑道:“洪某一直都想找一个释清误会的机会,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他缓缓站起身来:“葆葆来了,你们聊!”(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