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柳暗花明】(上)
    夜幕降临,霍胜男轻轻敲了敲房门,送了一碗参汤进来。看到胡小天盘膝坐在床上调息静养,于是没有打扰他,悄悄将参汤放在桌上,准备退出去。

    胡小天此时睁开了双目道:“既然来了,何不陪我聊聊?”

    霍胜男有些忸怩道:“算了,还是不耽误你练功了。”

    胡小天道:“我刚才只是在养神,并没有练功,这会儿丹田气海里乱糟糟的,根本提不起内息。”

    霍胜男走了过来,轻声道:“既然练不成就不要勉强自己,你先喝了这碗参汤再说。”

    胡小天笑道:“你亲手熬的?”

    霍胜男摇了摇头,小声道:“我可没那样的本事,我笨得很,除了上阵杀敌,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会。”

    胡小天道:“女人笨一些才可爱。”他这句话是有感而,想起自己认识的这一位位红颜知己,哪个不是聪明绝顶心机深沉,就连他一向认为最单纯最善良的龙曦月也居然有事情瞒着自己。可以说龙曦月的不辞而别对胡小天的打击是巨大的,他到现在都没有能从这件事中解脱出来。

    霍胜男在他身边坐下,轻声道:“是不是在想安平公主?”

    胡小天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你怎么知道?”

    霍胜男道:“其实我在雍都的时候就看出你们的关系不太正常。”

    “这么厉害?”

    霍胜男道:“只是那时我以为你是个太监,所以才没有怀疑。”

    胡小天道:“过去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霍胜男低下头去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道:“我本不想跟你说,可是我思来想去还是要跟你道别,明儿我准备离开康都了。”

    “为什么?”胡小天满脸错愕。

    霍胜男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在这里也叨扰了你那么久。而且……”她的右手落在自己的面颊之上,隔着人皮面具的感觉有些麻木:“我不想一辈子都戴着面具生活。”

    胡小天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然后帮助她将面具摘了下来,低声道:“是不是因为秦雨瞳看穿了你的伪装?”面具是从秦雨瞳那里得到的,秦雨瞳当然能够看出其中的玄机。

    霍胜男摇了摇头,不仅仅因为这件事。真正让她决定离开的原因还是胡小天,她现自己对胡小天变得越来越没有抵抗力,这样下去,她甚至不敢想像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

    胡小天猜到了霍胜男的心意,他不知应该怎样去挽留她,忽然感觉丹田处一阵刺痛,沉寂许久的内息瞬间变得波涛汹涌,慌忙捂住小腹。

    霍胜男看到他的样子不由慌张了起来:“你怎么了?”

    胡小天道:“没事,就是突然好像岔气了。”他闭上双目盘膝调息。试图将体内翻腾奔涌的内息镇住。

    霍胜男慌忙在他身后盘膝坐下,潜运内力双掌抵住胡小天的后心,想要帮助胡小天将内息平复下去,可是她的内力刚一注入胡小天的内息,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自己的内息从体内抽吸过去。

    霍胜男从未遇到过这种诡异的事情,她的内力在同龄人中虽然已经算不错,可是和胡小天相比根本如同溪流之于大海,胡小天压根也没想吸取霍胜男的内力。只是没想到霍胜男会用这种方式帮她,他想要摆脱开霍胜男的手臂。停止从她的体内吸取内力,可是丹田气海却似乎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霍胜男那点儿内力还不够此时的胡小天塞牙缝的,一会儿功夫,就被他吸了个干干净净,霍胜男短时间内失去了那么多的内力,整个人完全虚脱。晕倒在胡小天的床上。

    胡小天是真没打算吸她的内力,可不吸也都吸完了,奇怪的是霍胜男的内力到他体内之后,马上丹田气海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就平复了下去,此时的胡小天如同体内住进了一只魔鬼。刚才闹腾是因为饿肚子了,必须要内力才能填饱它的肚子,让它的情绪稳定下去。

    再看霍胜男脸色苍白牙关紧闭,不知是死是活,胡小天摸了摸她的脉门现脉搏还在,这才放下心来,低下头去准备给她来个人工呼吸,却不想霍胜男此时睁开了双目:“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苦笑道:“想救你。”

    霍胜男挣扎着想从他的床上下去,却感觉两条腿软绵绵没有任何力道,膝盖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幸亏胡小天一把将她抱住。

    霍胜男道:“你别碰我。”

    胡小天以为她是被自己吸走了内力而生气,慌忙解释道:“我也不想啊,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大不了我想个办法将内力还给你就是。”

    霍胜男皱了皱眉头,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其实冲着胡小天曾经为自己做过的一切,别说是内力,就算是性命给了他,自己也不会说一个不字。她何尝不是误会了胡小天,以为他又要趁火打劫占自己便宜,现在他若是生出什么坏心眼儿,只怕自己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了。霍胜男喘了口气道:“你送我回房。”

    胡小天应了一声,本想扶着霍胜男回去,可霍胜男两条腿根本没有任何力量,软绵绵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样,干脆将她横抱在怀中,来到对门的房间内,将霍胜男放在床上,又一瘸一拐的来到桌前点燃烛火。

    看到霍胜男蜷曲在床上瑟瑟抖,牙关不住打颤,回到她身边关切道:“你冷啊?”

    霍胜男点了点头,胡小天拉开床上的被子为她盖上,却从中现出一张薄绢,正是胡小天留给霍胜男翻译的《射日真经》。想不到霍胜男留这东西在床上观摩,每天看这东西不思春才怪。

    霍胜男看到那薄绢被胡小天现了,不禁羞得捂住双眼,低声道:“你别误会,你走了之后我方才现那上面果然记载的是一套箭法,我按照上面的方法练习了一下,居然可以达到将内力贯注箭矢之中,这一个月的修炼已经可以初步实现用内力改变羽箭飞行的方向。”

    “这么厉害?”胡小天拿起那薄绢对着灯光看了看,没有用烛火烘烤之前,上面的图案仍然是合欢图。

    霍胜男看到他盯着那薄绢看,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小声道:“可能是报应吧,我的内力被你吸得干干净净,以后这东西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胡小天道:“怎么会没用?一定有用。”

    霍胜男喘息道:“你到底练了什么功夫这么古怪?”

    胡小天道:“此事一言难尽,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练得究竟是什么劳什子武功,原来是虚空**。”

    霍胜男并没有听说过虚空**的名字,眨了眨眼睛道:“是不是很厉害?”

    胡小天道:“应该说是天下最邪门的武功了,你还记不记得咱们潜入红山会馆鸿雁楼的时候,遭遇黑白双尸,差点被他们给弄死。最后是我把黑尸的内力给吸干净,所以才躲过了一劫。”

    霍胜男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那天的情形危急万分,如果不是胡小天将黑尸击败,恐怕他们全都要死在红山会馆。

    胡小天道:“我让人给坑了,当初他教我这套内功的时候,说是可以帮助我化解体内的异种真气,以防以后我走火入魔,可我万万没想到他教给我的根本就是个邪门功夫,练得越深,距离走火入魔也就越近,这次我去天龙寺,稀里糊涂地又吸了不少内力,现在我体内的内力加起来恐怕在天下间能够排到前三了,可是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吸得内力越多,体内积蓄的内力越浑厚,距离我走火入魔也就越近。”

    霍胜男听到这里不由得紧张地握住了胡小天的手臂:“那该如何是好?既然如此你就不要再修炼这邪门的功夫了,以免越陷越深无法收拾。”

    胡小天缓缓摇了摇头道:“太晚了,我现在已经是积重难返,天龙寺的高僧也断言,如果我控制不了丹田中庞大驳杂的内力,最多我只剩下半年的性命。”

    霍胜男听他这样说不禁花容失色,她从未想到过胡小天所面临的状况居然会如此严重:“那该怎么办?不如去找秦姑娘,也许她会有办法。”

    胡小天摇了摇头,连不悟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秦雨瞳又怎么可能解决。他低声道:“办法也不是没有,一是我将内力全都控制住,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将体内的功力全都散去。”

    霍胜男道:“散去武功应该不难吧?如果能够保全性命,就算不会武功也没什么。”

    胡小天道:“我也考虑过,对普通人来说散功也许不难,可是对我来说散功却很可能连性命都送掉。别人都想尽办法如何将内力修炼到更强,我却要想尽办法将自己的内力尽量减弱,不停增加的内力一旦出我丹田气海的承受能力,我整个人就可能会爆掉,真是天意弄人!”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也为胡小天的状况忧心不已,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小声道:“其实应该还是有办法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