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玩火】(上)
    七七和胡小天一行前往天龙寺的时候,龙宣恩也在洪北漠的陪同下悄然回到了皇宫。龙宣恩站在御花园内,静静望着夜空中的那阙明月呆呆出神,洪北漠就在他的身边站着,并没有打扰他的思绪。

    龙宣恩忽然道:“这皇宫的月亮怎么看都不如天和苑来的明亮。”

    洪北漠笑了起来:“心境使然,明月未变,只是皇上的心情变了。”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年纪变了,心情自然改变,朕幼年时看月亮充满了想往,脑子里浮现的是听过的传说和神话,再大一些,懂得了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现如今却只得对着一轮清月黯然神伤了。”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人若是可于日月同寿那该多好?”

    洪北漠道:“陛下应该放宽心思。”

    龙宣恩道:“朕如何能够放得下,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不让朕省心。”深邃的双目望着洪北漠道:“朕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对胡小天下手,因何你不按照朕所说的那样去做?”

    洪北漠道:“陛下心中仍然对金陵徐氏抱有期望吧?”

    龙宣恩没说话,转过身去目光重新追逐着夜空中的月亮,这会儿功夫月亮却已经钻入云层。

    洪北漠道:“胡小天对徐氏并没有那么重要,不然胡家出事之时徐老太太就会出面,那时候她选择得却是明哲保身,显然是不想胡家的事情牵连到他们徐家。”

    龙宣恩道:“朕要得不是徐家的财富,而是要他们为朕效力,为大康效力!”

    洪北漠道:“陛下还记得楚扶风供养的长生佛吗?”

    龙宣恩点了点头:“记得!当然记得。”提起楚扶风,他的双目中流露出一丝歉疚之色。

    洪北漠道:“那长生佛被人毁掉了。”

    龙宣恩表情诧异道:“什么?”

    洪北漠道:“此事应该和胡小天有关,楚扶风当年留下的那本《乾坤开物》其中有很重要的一篇被他藏起。那一篇恰恰是《丹鼎篇》。”

    龙宣恩目光一亮:“你不是一直都怀疑秘密就在长生佛内?”

    洪北漠点了点头道:“所以臣才定下这个计划,胡小天也算有些本事,居然找到了长生佛,臣的两名手下本想趁机找出长生佛的秘密,可是在潜入裂云谷之后却不知所踪,臣从未想过要杀胡小天。而是胡小天不知为了什么想要铲除臣的那些手下,至于他们为何要向胡小天下杀手,连臣也不明白,应该是他们现胡小天要对他们下毒手,逼不得已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洪北漠将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龙宣恩当然不会相信洪北漠的说辞,可是念在洪北漠劳苦功高的份上,也不忍心斥责于他,低声道:“此事就此作罢,大康正值用人之际。朕不想朝廷内部再有纷争。”

    洪北漠恭敬道:“陛下放心,臣谨记心头,以后决不再找胡小天的麻烦,只是臣怀疑他可能已经得到了长生佛的秘密。”

    龙宣恩道:“此事还是从长计议,七七非常看重他,为了他居然跟朕放了狠话,朕很疼这个孙女,不想她伤心难过。”

    洪北漠微笑道:“女孩子家情窦初开总难免会做出一些头脑热的事情。只是这胡小天绝非善类,陛下难道放心将永阳公主托付给他?”

    龙宣恩微微一怔。低声道:“朕还从未想过,七七今年才刚刚十四岁,还是一个小孩子呢。”

    洪北漠道:“十四岁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已经不小了!”

    七七前来天龙寺所打得旗号就是迎接陛下回宫,真正的内情只有少数人知道,多数人都认为皇上因为宫中有急事要处理,决定提前两天返回京城。可事实上,老皇帝从头到尾也没有到天龙寺来过。不过老皇帝还算是收获了一些名声,在群臣和百姓的眼中,老皇帝还算得上是重情重义,肯为逝去的亲人忍受整整一个月青灯古佛的日子。七七也没什么损失。为天龙寺解决了这场麻烦,在天龙寺僧众心中拥有了一定的地位,还让以通元方丈为的这帮和尚欠了她一笔人情。

    洪北漠这次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非但他的计划完全被粉碎,还搭进了多名手下的性命,尤其是他的徒弟迟飞星,想要培养出一个擅长易容足可以假乱真的高手并不容易,算起来他派去的高手竟然接连有四人命丧天龙寺,真可谓是损失惨重,更让洪北漠恼火的是,胡小天却安然无恙毫未伤的回来了。

    此次天龙之行获益最大的当然要数胡小天,他不但吸取了缘空一身惊世骇俗的内力,还从不悟那里学到了三大绝学,除此以外还现了长生佛里面的秘密,虽然这秘密目前还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至于让天龙寺欠人情之类的事情,等于是额外赠送,真正让胡小天收获巨大的还是见到了姬飞花,可这件事同样也成为他的困扰。确信姬飞花逃出皇城,活在世上之后,他却又触动了轮回石,让整个往生井坍塌下陷,自此以后,姬飞花就彻底失去了下落,不知究竟是死是活。胡小天坚信姬飞花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既然可以逃出三大高手的联手围歼,逃出防卫森严的皇宫,自然有办法从自己的眼皮底下从容离去。

    清晨天还未亮,胡小天就已经回到了阔别多日的尚书府,管家胡佛一向起得很早,听说胡小天回来,慌忙过来迎接,胡小天让他不必惊动府上的其他人,先询问的就是老爹有没有回来?

    胡佛恭敬答道:“老爷还在水井儿胡同住着呢,按照少爷的吩咐,我们几次前往那里去接他回来,可老爷就是不愿意。”

    胡小天点了点头:“我娘有消息了吗?“

    胡佛道:“说是就快回来了。”

    胡小天道:“最近有没有什么人回来找我?”

    胡佛道:“宝丰堂方面倒是有人来过一次,听说少爷去了天龙寺就没再过来。”

    胡小天闻言心中一动,难道是周默他们回来了,按照日程推算,周默和龙曦月他们也应该收到梁英豪的消息从海州回来了,想起龙曦月,胡小天心中不由得一暖,可是又想起在天龙寺时姬飞花曾经跟他说过的那番话,心中又笼上一层阴云,暗暗对自己说,曦月不可能欺骗自己。

    胡小天独自一人来到自己居住的小院,他离开胡府期间,只有霍胜男一人住在这里。来到小院前方,听到院落之中枪声霍霍,从门缝里望去,却见早起的霍胜男已经开始在院落中晨练。胡小天突然生出整蛊霍胜男的念头,不如扮个驼子吓吓她。

    胡小天悄然来了个改头换面易筋错骨,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丑怪的驼子,抓住院墙悄然爬了上去,蹲在院墙之上望着霍胜男。

    晨光之中,霍胜男一身劲装更显英姿飒爽,俏脸绯红,灿若明霞,手中长枪如同蛟龙翻滚,在院落中挥舞得好不精彩。

    胡小天趁着霍胜男背身朝向自己得时候,双足在院墙上轻轻一点,倏然俯冲而下,宛如一只怪鸟瞬间已经逼近霍胜男的后方。

    霍胜男及时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反手将大枪抡起,波!的一声,红缨一张一缩,压榨着空气出一声响亮的气爆,矛尖一点凛冽的寒星径直向胡小天的位置刺去。

    胡小天出一声桀桀怪笑,伸手向长枪抓去,正是伏虎擒龙手中的一式。

    霍胜男及时拧转娇躯,看到眼前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丑陋驼子,不由得娇叱一声:“大胆蟊贼竟敢闯入胡府,看枪!”右臂用力一抖,长枪来了一个凤凰三点头,枪影变幻试图逃脱胡小天的擒拿。

    枪尖的变化虽快却逃不过胡小天犀利的目光,他的出手更快,一把稳稳将枪杆抓住,随即一个顺时针的拧动。以胡小天此时的内力,霍胜男又岂能和他对抗,可是胡小天毕竟怜香惜玉,只用上了三分力道,霍胜男却是全力以赴也是顺时针拧动枪杆,枪杆在两人的共同作用下瞬间扭曲,幸亏枪杆本身的木质极其坚韧,方才没有马上崩断。

    胡小天扬起右手照着枪杆狠狠一掌劈落,喀嚓一声,枪杆竟然被他一掌劈断。

    霍胜男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这驼子居然武功如此厉害,手中半截枪杆向胡小天扔了过去,趁着胡小天闪避的时机,娇躯猎豹一般冲向自己的房间内。

    胡小天狞笑着跟了过去,小别胜新婚,今天一定要好好吓吓这位女将军。

    没等胡小天来到门前,却听到弓弦轻响,咻!一道寒光照着他当胸射来,胡小天身躯向后反折,那支羽箭以惊人的度从掠过他的胸膛,胡小天忘记了自己这会儿因为易筋错骨变成了鸡胸,肚子躲了过去,胸却没躲过去,镞尖噗!一声竟然射中了他高高隆起的胸部。

    镞尖刚一接触到胡小天的肌肤,胡小天的内息便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随着内息的骤然收缩,胸膛也塌陷下去,虽然如此,镞尖仍然擦着他胸膛掠过,划破了他的外衫,还在他胸膛之上留下了一道足有两寸的血口,胡小天痛得大声惨叫起来。

    此时第二箭已经射向胡小天的下阴,霍胜男出手也够狠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