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披星戴月】(下)
    七七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洪北漠居然如此嚣张,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胡小天道:“公主千万不可生气,越是如此,咱们越是需要冷静。●⌒”

    七七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你跑回来这里还不是想我帮你出气的吗?”其实她心中也明白,以洪北漠今时今日的地位,以及皇上对他的信任,想要对付他很难,即便自己是什么永阳王,在皇上的心中,真正的份量未必能够比得上洪北漠。

    胡小天笑道:“如何出气?那洪北漠乃是帮助皇上复辟的大功臣,你以为皇上会因为咱们的话而治他的罪?”

    七七道:“依你之见应该怎么做?”

    胡小天道:“这次的事情先记在心里,日后再图报复,当务之急乃是找到皇上,把天龙寺的这场危机给化解。”

    七七道:“你到底拿了那帮和尚什么好处,如此尽心尽力地帮助他们?”

    胡小天笑道:“帮人未必一定要图回报,就像我对公主一样,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却从未想过公主能回报我什么?”

    七七白了他一眼道:“才怪!”停顿了一下又道:“天龙寺这件事他从头到尾都瞒着我,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公主不知道,可有一个人一定知道。”

    “你是说,洪北漠?”

    胡小天道:“人做了亏心事,总会有些心虚,公主现在若是去见他,他未必不会卖给您一个面子。天龙寺生的事情,毕竟是他理亏在先,公主深得皇上的宠信。跟公主反目成仇可吧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以他的精明必然不会那么做。”

    七七想了想,点了点头道:“看来我还是要跟他见上一面。”

    胡小天道:“公主需要记住一定要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持冷静。”

    胡小天笑道:“公主理解错了,在小天看来,公主的长处就是刁蛮任性。不通情理,平时无理尚且占三分,更何况这次占尽了道理,公主不妨将之演绎到极致。”

    七七柳眉倒竖:“混账,你简直大胆!说谁无理占三分呢?”

    胡小天道:“少年老成反倒容易让人生出戒心,有些时候刁蛮任性反倒让人麻痹大意。”

    七七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一双美眸转了转:“胡小天啊胡小天,我若是学坏了就是你教的。”

    胡小天微笑道:“公主天资聪颖,又何须我教。那小天就在这里静候公主的好消息。”

    洪北漠并没有料到七七会这么早前来天机局拜会他,对这位永阳公主,他始终没有放在心上,即便是她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睿智和成熟,可是在洪北漠的眼中,七七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他不明白皇上何以会对一个小女孩委以重任,或许皇上考虑得太多,害怕权力偏重于一方。所以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平衡,以此相互牵制。这是最常见的为君之道,洪北漠也算见怪不怪了。

    看到七七气势汹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洪北漠仍然保持着谦恭的笑意:“微臣洪北漠参见公主殿下。”

    七七将一个狭长的匣子拿了出来,对准了洪北漠,她手中的竟然是暴雨梨花针。

    洪北漠临危不乱,微笑望着这针匣道:“公主殿下这是什么意思?”他心中当然明白这暴雨梨花针究竟来自何处。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胡小天究竟哪里得罪了你?你要把他赶尽杀绝?”

    洪北漠呵呵笑了起来:“此话从何说起?胡小天乃是有功之臣,又是皇上亲封的御前侍卫统领,我和他同殿为臣,自当同心协力为大康效力才对,怎么可能会对他赶尽杀绝。”

    七七将暴雨梨花针的空匣子扔在了地上:“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天龙寺念经诵佛的根本就不是皇上,是你让人冒充成皇上的样子去了天龙寺,你老实交代,到底将皇上藏在了什么地方?”

    虽然所有的真相都被七七道破,可是洪北漠脸上的表情却仍然风波不惊,自从昨晚傅羽弘逃回之后告诉他三人围歼胡小天都未曾得手的事实,洪北漠就意识到迟飞星假扮皇上的事情已经盖不住了,他当然不怕承担什么责任,这件事虽然是他提出,可毕竟是皇上亲自肯的。至于其中的内幕,他并不想向七七做过多的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胡小天的实力出他的想象之外,此次的计划之所以败露,是因为他低估了胡小天的实力。洪北漠是个勇于检讨自己的人,败了就败了。吃一堑方能长一智,下次对胡小天出手的时候绝对不打无把握之仗。

    洪北漠微笑道:“皇上一直都在天和苑,此次天龙寺的事情,也都是皇上自己的意思。”

    七七道:“你为何要杀胡小天?”

    洪北漠摇了摇头道:“公主有什么话还请去问皇上。”

    七七心中一怔,洪北漠果然够嚣张,七七怒视洪北漠道:“洪先生最好给我记住,胡小天是我的人,谁要是敢动他,等于跟我过不去,我脾气不好,也没什么见识,更不懂得什么深谋远虑和国家大事,谁敢动我一根头,我就拔光他所有的头,谁敢动我手指,我就断他手足,洪先生若是不信,只管来试试!”

    洪北漠哑然失笑,这小妮子是在威胁自己吗?毕竟太年轻,终究还是沉不住气,他微笑道:“公主的这番话微臣记下了,只是这其中必然有很大的误会。”

    七七道:“是不是误会,你心知肚明。”说完她转身就走。

    身后响起洪北漠的声音:“恭送公主殿下!”

    胡小天和明镜两人一直在紫兰宫等着,直到正午时分,七七方才回还,看她的表情应该是此行的结果非常满意,胡小天迎了上去,恭敬道:“公主殿下可曾见到了陛下?”

    七七这才留意到一直在远处等候消息的明镜,她记忆力惊人,第一眼就忆起此人就是自己在大相国寺遇到的僧人。明镜看到七七盯住自己看,将目光垂了下去,其实他也认出了七七,只是装出素未谋面。

    七七点了点头道:“你也是天龙寺的僧人?”

    明镜知道她在问自己话,恭敬答道:“小僧自幼在天龙寺出家,至今已有二十年了。”

    七七道:“为何又在大相国寺出现?”

    明镜道:“师父让我前往那边办事。”

    七七也就没有继续问他,向胡小天使了个眼色,胡小天跟着她来到宫室之中。迫不及待道:“公主殿下,可曾见到了皇上?”

    七七点了点头道:“见到了,还在他面前把洪北漠那个老混蛋狠狠参了一本。”

    胡小天不禁笑了起来,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是他也能够想象得到七七告状的样子,这妮子对敌人可是从不留情。

    七七道:“你笑什么笑?不知道我今日有多辛苦,先去天机局,又去天和苑,一个上午都在路上奔波,连口水都没有喝上。”

    胡小天道:“公主辛苦,我这就去给您倒茶!”刚巧有宫女送茶过来,胡小天接过托盘,亲自为七七斟了一杯茶送到面前,还体贴地吹了吹,七七一副嫌弃的样子:“吹什么吹?也不怕口水流到茶杯里面!”

    胡小天笑道:“害怕公主烫着!”双手奉上茶盏,七七嘴上虽然嫌弃,可仍然接了过去,将那杯茶喝了个干干净净,看来的确是有些渴了。

    胡小天一旁等着她的下文。

    七七道:“果然不出你的所料,陛下把事情全都揽了过去,只说这些事情他早就已经知晓,全都是他授意而为。”

    胡小天眨了眨双眼道:“包括我被人设计刺杀也都是陛下授意而为?”

    七七瞪了他一眼道:“他当然不会让人刺杀你,还说洪北漠不可能这么做,这其中应该是有人在故意制造事端,意图挑起我和洪北漠之间的矛盾。”

    胡小天道:“是说我吗?”心中大大不爽,这老皇帝怎么如此糊涂?

    七七道:“我看他也是不好针对这件事说什么,事到如今,唯有帮助洪北漠开解。”

    胡小天道:“看来陛下终究还是信他更多一些。”

    七七道:“天龙寺的事情他让我来解决,还说不会让洪北漠继续插手。”

    胡小天听他这么说,也是放下心来,无论如何,这件事最终的结果还是不错,只要洪北漠不再从中作梗,他们自然可以将天龙寺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可以帮助天龙寺的那帮和尚解决麻烦了。胡小天低声道:“皇上的意思是不希望这件事继续闹大,让公主殿下出面解决问题,就此为止,谁也不许继续在天龙寺的事情上制造文章?”

    七七笑眯眯道:“聪明,他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胡小天道:“搁置争端,留待以后处理,高!实在是高!毕竟是老奸巨猾!”

    七七怒视他道:“你说谁?”

    胡小天道:“高是说得皇上,老奸巨猾说的是洪北漠那混账。”

    七七道:“天龙寺那边,我还是亲自走一趟,算是将那边的事情做个了断。”

    胡小天拱手道:“公主圣明!”

    第一更送上,谢谢诸君的抬爱,章鱼虽然现在才开始码字,并不代表不爆,今天至少四更送上!这是第一更。兄弟们看我表现,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