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孰对孰错】(上)
    不悟道:“你以为向我磕三个头就能够抵消天龙寺对我犯下的罪孽?通元,你又何必惺惺作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还不是要在天龙寺的僧众面前表现出你忍辱负重的品德,想在这狗皇帝面前卖好,出家人本该心性纯良,你拥有那么多的心机也是难得。△”言语之间透露出对这位天龙寺方丈的不屑。

    通元平静道:“师叔若是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只是请你多为天下苍生考虑一下,不要因为一己私愤而连累了大康的百姓。”

    不悟道:“尔等是出家人,家人的死活尚且都不管,哪还顾得上天下苍生,说这种话虚伪至极的谎话给谁听,惺惺作态又做给谁看?相救这狗皇帝?好!你跟我进来。”

    胡小天道:“你放了皇上。”

    不悟冷笑道:“一个为了天下苍生悲天悯人,一个为了保护皇上,精忠报国,好!你们两个都跟我进来!”说完在这番话他抓起假皇帝,腾空几个起落,自七层破窗进入藏的内部。

    通元面色凝重,举步向藏走去,一旁众僧齐声劝道:“方丈!”

    通元的脚步停顿了一下:“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藏。”却有一人跟着他走了过来,通元定睛一看,却是胡小天。胡小天道:“他说让我也进去。”不悟口中精忠报国的那个当然指得是他。

    通元叹了口气道:“施主何苦卷入其中?”

    胡小天压低声音道:“我若不去必然是死路一条,还请方丈成全。”

    通元知道胡小天所言非虚,皇上被人掳走,他这位御前侍卫副统领当其冲要承担责任,想要在皇上面前有所表现也是人之常情。通元道:“你跟在我身后,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胡小天跟着通元进入藏。藏内的弟子在得到通元的命令后,6续从藏内离开。

    藏的下六层只是普通的佛经典籍,整个藏的精华所在却是七、八、九三层。如果不是在这种特殊的形势下,胡小天这个外人也没可能进入藏书阁。跟在通元的身后来到藏书阁七层,不悟坐在椅子上,假皇帝迟飞星烂泥一样匍匐在他的脚下。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还有两名老僧靠墙坐着,一动不动,显然已经被人制住了穴道。

    胡小天装出关切万分的样子:“陛下!”似乎要冲上前去,通元伸手将他拦住,即便是在这样的状况下这位天龙寺方丈仍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

    通元道:“师叔想要什么?”

    不悟道:“有些话你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三十年前,这藏经阁中曾经失窃,当时到底丢失了什么?”

    通元道:“丢失了什么。师叔应该清楚才对。”

    不悟怒道:“你放屁!当初我是被人陷害方才误入天龙寺,你们却将所有的责任归咎到我的身上,放任真正的凶手逃之夭夭,简直混账!”他越说越气,猛然扬起手来,一记无形掌印打在那墙角老僧的胸膛,老僧的胸膛响起骨骼碎裂的声音,竟然被不悟一掌毙命。

    “阿弥陀佛!”通元满面悲伤之色。可是面对不悟的手段他却无能为力。

    胡小天看到不悟出手伤人,心中也是一凛。忽然醒悟,不悟虽然是自己的师父,可是他仍然是一个魔头,被天龙寺囚禁了整整三十年,他对天龙寺的仇恨早已刻骨铭心,不排除大开杀戒的可能。以不悟的武功,今天还不知要伤害多少无辜性命,胡小天心中开始有些后悔。

    不悟道:“你们天龙寺从上到下又有哪个不是假仁假义?这天龙寺两万僧众每一个都死有余辜!”

    通元道:“师叔不妨放了他们,我愿意戴他们受过。”

    不悟缓缓点了点头道:“冲着你这句话,你比你的混账师父要强一些。至少有些勇气。”他指了指墙角幸存的老僧道:“我放了他的性命,你替他挨我一拳。”

    通元道:“师叔请出拳!”他缓缓行至不悟的面前。

    不悟右臂微屈,忽然一拳击打在通元的小腹之上,蓬!的一声,通元身躯剧震,向后踉跄退了三步,脸色由红转白,然后又由白转黄,他每退一步,脚下的青砖便崩裂开来,通元硬生生承受了不悟的这一拳,仅凭自身的内力将不悟的拳力化解引向脚下,可是对手的实力实在太过强大,以通元之能,仍然无法将对手的拳力完全化解。

    胡小天咬了咬嘴唇,就算是处在旁观者的角度上也觉得有些不忍,不悟若是光明正大地和通元比拼倒罢了,现在竟然出手殴打一个放弃还手的人,师父这节操也有点太那啥了。

    不悟打了通元这一拳之后,点了点头道:“好,你走!”他手指虚点,顿时解开墙角老僧的穴道,那老僧手脚获得自由之后,哆哆嗦嗦站起身来,颤声道:“方丈!”

    通元道:“师兄先走,这边的事情由我应付。”

    那老僧不敢多说,转身匆匆下楼去了。

    通元道:“师叔怎样才肯放了皇上?”

    不悟道:“当年围攻我的人有缘木、缘空还有你的混账师父,缘空已经遭到报应,可缘木和缘尘还活在这个世上,真以为你躲在这藏中我就不知道吗?”不悟的声音骤然提升起来,震得胡小天耳膜嗡嗡作响,甚至觉得脚底地面都颤动了起来,房梁之上的灰尘也随声簌簌而落。

    楼梯的转角处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声,一个须眉皆白的老僧现身出来,他竟然就是天龙寺的上一任方丈缘尘,也是不悟的师父。

    胡小天一直都在留意观察周围的动静,却没有现附近还潜藏着一位高手,这天龙寺果然是卧虎藏龙,真实的实力让人震惊。

    不悟恭敬道:“师父!”

    缘尘目光慈和地望着不悟,轻声道:“通元,你比师父更有担当,师父选你为继任果然没有选错。”

    不悟呵呵笑道:“只不过是伪君子代代相传,有什么好骄傲的?”

    胡小天此时终于明白,一直以来不悟的真正目标从来就不是藏经阁,他就是要抓住假皇帝,过去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今天不悟来了一场现场版的挟天子以令和尚,利用假皇帝让天龙寺上下投鼠忌器。不悟实在是够阴险,居然连自己的徒弟也算计在内。想起此前不悟对自己的悉心教导,原来只不过是获取自己信任的手段,胡小天不禁暗暗心寒。

    其实他一直都明白,他和不悟之间的师徒关系根本就是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基础上,可相处久了,胡小天终究还是对不悟产生了一种师徒之情,甚至开始同情不悟的遭遇,现在被不悟利用,心中不由产生了失落感。只是不悟并不知道他所抓住的只是一个冒牌货,即便是如此天龙寺的僧众也不清楚皇帝是假的。

    胡小天忽然意识到今天的局面竟然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如果他不揭穿事情的真相,不悟定然可以要挟到底,如果自己将真相公诸于众,不悟手中就再无可利用的王牌。

    缘尘道:“师弟的杀性还是那么重,三十年的潜修仍然没有化解你心中的戾气。”

    不悟冷笑道:“你不必叫我师弟,你那混账师父是被我杀死的不错,可是我从未承认过他是我的师父!”

    缘尘道:“师父以生命来唤醒你的良知,想不到你终究还是执迷不悔,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不悟道:“缘尘,我且问你,当年你们如果不是采用阴谋诡计,困不困得住我?”

    缘尘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就算我们师兄弟一起联手当年也不是你的对手。”

    不悟哈哈笑道:“你总算肯说一句实话,当年我来天龙寺只是为了寻找仇人,你们却包庇那混账,阴谋设计我对不对?”

    缘尘神情黯然道:“当年我们也是被他蒙蔽,只想阻止你杀人,并没有想过要害你,更没有做过阴谋设计你的事情。”

    不悟道:“合三大高手之力将我打伤,将藏经阁丢失秘籍的事情全都算在了我的头上,这些是不是事实?”

    缘尘点了点头道:“是事实!只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真相,以为那些秘籍是被你盗走了。”

    不悟道:“为了问出秘籍的下落你们也算得上是煞费苦心,对我软硬兼施,百般折磨,你们口口声声大慈大悲,做出的事情却比这世上的多数人都要残忍。”

    缘尘神情黯然道:“当年贫僧的确有做错。”

    不悟道:“既然你知道自己做错,为何又要下令将我困在这天龙寺整整三十年?”

    缘尘道:“你当年闯入天龙寺之时伤害了二十三条无辜性命,若非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又怎能活到今日?”

    不悟哈哈大笑:“不是你们害我在先怎么会死去那么多条性命?可笑你们这帮假仁假义的秃驴,竟然妄想将我纳入佛门,你那死鬼师父整天在我耳边唠唠叨叨,我本不想杀他,是他自己找死!”

    二更送上,再求月票!章鱼的月票上涨度远远落后于追兵,随时又被爆之危,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求助于兄弟们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