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刺杀与被杀】(下)
    胡小天走出竹林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普贤院外那群侍卫全都严阵以待,傅羽弘虽然侥幸从胡小天的手下逃生,可是他也不敢返回普贤院,甚至顾不上向迟飞星报讯,就已经匆匆逃离。

    普贤院这边虽然听到几声惨呼,但是谁也不知竹林中到底生了什么。

    远处有一群棍僧在明证的引领下向普贤院而来,天龙寺方面应该是也听到了动静。

    禅室内假皇帝迟飞星紧张的掌心出汗,离开天龙寺之前铲除胡小天,这是他的使命,傅羽弘的出现证明恩师对自己已经失去了信心,无论怎样,希望这次的行动能够顺顺利利,迟飞星双手合什默默祈祷。

    房间内响起一个阴冷无情的声音:“你是皇帝?”

    迟飞星心中一惊:“什么人?”说话的时候藏在袖中的暴雨梨花针已经瞄准了声的方向,不等迟飞星扣动扳机,他的手腕已经被人握住,只是轻轻一握,迟飞星就感觉腕骨似乎就要碎裂,暴雨梨花针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对方点中了他的穴道,老鹰抓小鸡一样将他抓起,夹在肋下,然后腾空一跃,蓬!的一声巨响,禅室的屋顶破出一个大洞,一时间房顶瓦砾沙石如同大雨般落下。

    众人的注意力全都被这声巨响吸引了过去,却见一名宛如鬼魅般的古怪老者挟持着皇上,破开禅室的屋顶冲了出去,不做任何停顿,从半空中向藏经阁的方向俯冲而去,手中虽然挟持着一人,却有若无物,根本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

    胡小天此时刚刚来到普贤院前方。正准备迎向明证那帮棍僧,询问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被普贤院的这声巨响吸引了注意力,举目望去,看到不悟抓住了假皇帝宛如大鸟般凌空飞跃众人,向藏经阁的方向而去。

    胡小天本以为不悟会选择深夜下手。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早就来了,看来不悟果然不怕将事情闹大。

    假皇帝迟飞星被不悟挟在肋下,看到不悟丑怪的面庞,吓得魂飞魄散,此时他方才记起胡小天说过的话,迟飞星大声惨呼道:“救驾!救驾!”

    胡小天当然不怕将事情闹大,大叫道:“兄弟们给我追,救皇上啊!”心中暗自庆幸,师父来得正是时候。刚好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这下就算刘虎禅和那黑衣人事情被现谁也不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那帮御前侍卫看到皇上被人给抓走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前方追去,此时谁也不害怕了,皇上要是死了他们这些人全都得陪葬,胡小天自然一马当先冲在最前。

    明证和那帮棍僧看到眼前情景也不禁有些慌张了,明证让两名师弟分别去通知方丈和师父,率领剩下的那群棍僧也向藏经阁追去。

    不悟抓着假皇帝越过藏经阁的围墙。消失在院落之中。

    胡小天和众人追到藏经阁的院门前,几名护卫藏经阁的棍僧拦在院门处。厉声道:“此乃藏经禁地,没有方丈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其中。”

    胡小天怒道:“去你的禁地,皇上被人抓到这里面了,兄弟们给我抄家伙,谁阻止咱们救皇上咱们就把他干掉!”百余名侍卫同时将木棍亮了出来。

    明证和那群棍僧也过来增援,大声道:“任何人不得擅入藏经阁!”

    胡小天冷冷道:“明证。你刚刚明明看到皇上被人抓入藏经阁,现在还阻止我们进去营救皇上,根本就是存心包庇。”

    “你胡说!”明证怒视胡小天,这样的罪名他可担不起,天龙寺也担不起。

    胡小天大声道:“左唐。你马上出讯号,让山下羽林军前来接应,今日皇上若是受到丝毫损伤,必然要踏平天龙寺,火烧藏经阁!”

    现场剑拔弩张,局势一触即。

    天龙寺方丈通元也在一群僧众的陪同下匆匆而来,听说皇上被人劫持,通元也是大吃一惊,胡小天刚才的那番话刚巧被通元听到,虽然胡小天这番话说得实在太过嚣张,可是如果皇上当真在天龙寺受伤,那么结局只怕比他所说的还要更坏。

    通元怒道:“全都给我散开!”面对此情此境通元也无法保持一贯平和的心态。

    众僧看到方丈来了,一个个慌忙行礼。

    胡小天反正要扮演恶人的角色,仍然气势汹汹。

    通元来到胡小天面前道:“胡大人请冷静,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还没说话,里面就传来一声桀桀怪笑声:“老夫今天就摔死这狗皇帝,看看你们这帮和尚如何向朝廷交代。”

    通元闻言脸色一变。

    胡小天挥了挥手手臂道:“弟兄们,跟我去救皇上!”以他此时的号召力自然是一呼百应。

    通元道:“胡大人,还请稍安勿躁,皇上被劫贫僧也心机若焚,可只是着急也无济于事,不如咱们先冷静下来,考虑一下应当如何将皇上安全营救出来。”

    胡小天神情稍稍缓和:“方丈打算怎么救?”

    通元道:“皇上在本寺出事,本寺自当负责,天龙寺的情况自然是我们天龙寺的僧众最清楚,胡大人就算将十万羽林军全都叫到天龙寺,也未必能够帮得上什么忙。”

    胡小天道:“方丈的意思是皇上的安全由你们天龙寺承担?”

    通元心中暗叹,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就算他推卸责任也推卸不掉,索性点了点头道:“胡大人请稍安勿躁,给贫僧一些时间。”

    胡小天道:“不是在下信不过方丈,而是皇上的安危不仅涉及到我们这些人的身家性命更涉及到大康未来的国运。:”

    通元道:“胡大人若是信不过贫僧,不妨跟我一起进来。”

    胡小天刚好求之不得,既然你这么说,我当然不会客气。

    通元道:“还请胡大人体谅贫僧的难处,其他人还请在外面等待。”

    胡小天点了点头,向左唐道:“左唐,先不及去山下通报,等等再说。”其实他压根也没想让左唐现在就去山下通报,若是皇上被劫的事情散播出去,山下羽林军必然倾巢而出,用不了多长时间这边的事情就会传到京城,局势会变得不可收拾。

    胡小天也有他自己的考虑,今天制造这场混乱目的就是帮助不悟,至于那个假皇帝的死活他才不会放在心上。

    通元摆了摆手,守门的棍僧闪开一条通路,胡小天跟着通元一起走入藏经阁。

    不悟挟持着假皇帝站在藏经楼三层的飞檐之上,呵呵笑道:“天龙寺的这帮贼秃,尔等困了我整整三十年。”

    通元来到藏经楼下,扬声道:“师叔,你千万不可再做错事,国不可一日无君,你若是伤害了皇上,大康就会成为一盘散沙,人心离散,纷乱四起,最后受苦的还不是百姓?”

    不悟双耳微微抖动,他的面孔朝向通元所站的位置:“通元?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你不要叫我师叔,我心中从未有一日信过佛祖,你去问问你的师父,他当年做过什么事情?你们这帮满口仁义道德,处处标榜慈悲为怀的混账,看看你们做过的事情,又有那件事不是为了自己?打着佛祖的旗号招摇撞骗,又做过什么慈悲之事?”

    通元道:“师叔心中仇恨天龙寺就冲着我来,我乃天龙寺主持,任何错处本应由我承担,师叔为何要为难一个外人。”

    不悟仰天大笑:“不是这个外人,你真舍得屈尊移驾过来见我?不是这个外人,你又岂会兴师动众,集合全寺的力量来围困我?你心中是不是很怕?害怕我杀了这狗皇帝,给你们招来灭顶之灾?”他的手掐住了假皇帝迟飞星的咽喉。

    胡小天此时开口说话了:“喂,我说这位前辈,冤有头债有主,你跟天龙寺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把我们皇上给卷进去,我们皇上又没得罪你。”

    不悟冷冷道:“你又是谁?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

    胡小天道:“我乃大康御前侍卫副统领胡小天是也,你抓我们皇上作甚?有种跟我单打独斗。”

    不悟哈哈大笑,歪搅胡缠真是这小子的强项,想想这徒弟也算不错,懂得配合自己演戏。

    在场的僧人却不知道胡小天和不悟之间的关系,听到他这番话一个个暗叹这厮自不量力。不悟什么人?连方丈通元都要称他一辈,又岂是你能挑战的?

    通元道:“师叔怎样才能放过皇上?”

    不悟道:“让我想想,不如你让缘木出来在我面前给我磕三个响头,也许我稍稍消一些气。”

    通元道:“师伯外出云游未归,若是师叔愿意,就由我替师伯给师叔磕头如何?”他的话虽然服软,可是语气却仍然不卑不亢,连胡小天都有些佩服这位天龙寺方丈了。临危不惧,紧急关头方才显出他人一等的气魄和心胸,忍辱负重的事情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

    不悟道:“那就磕吧!”

    通元果然跪了下去,一旁僧众齐声道:“方丈!”显然都不忍看到方丈受辱。通元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也代表整个天龙寺的面子,这对天龙寺的众僧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

    胡小天暗忖,这帮僧人的修行还是不够,天龙寺内能够像通元这般宠辱不惊的倒是没有几个。

    通元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面不改色,表情一如古井不波,轻声道:“师叔可以放过皇上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