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章 【小不懂】(上)
    假皇帝缓缓点了点头道:“都是为皇上办事,胡大人又何必出此恶言。”这货总算是正面承认自己并非是皇帝。

    胡小天突然抬起脚来照着这厮的肚子就是一脚,这一脚实在是太过突然,迟飞星根本毫无防备,其实就算他有所戒备也躲不过去,胡小天的这一脚来得太快。胡小天并没有用内力,饶是如此也踢得不轻,迟飞星捂着肚子趴倒在地上,痛得脸都扭曲了。

    胡小天一把将他的领子揪住,咬牙切齿道:“你大爷的,居然让老子给你跪了那么多次,今天不把你打成一个猪头,老子决不罢休。”

    迟飞星颤声道:“胡大人千万不可……你若是打伤了我,岂不是等于坏了皇上的大事。”

    胡小天道:“也是,那就割了你的小弟弟,把你送到宫里当太监。”胡小天自己当过太监,所以想坑别人的时候,先想到的就是将人家命根子割了送入宫中。

    迟飞星吓得勃然变色:“大家共事一主何必苦苦相逼。”

    胡小天道:“你早不这么说?老子给你磕头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对我宽容一点,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丫把事情都做绝了,先特妈让我在裂云谷孤苦伶仃地苦熬了半个月,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你特妈又在阴我,老子跟你有多大仇啊?”胡小天越说越气,扬起拳头照着迟飞星的肚子又是一拳。

    迟飞星刚刚才从那一脚的痛苦中缓解过来,这又挨了一拳,痛得他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右手捂着肚子左手扬起,哀求道:“胡大人,手下留情……我也是职责所在不得不那么做……”此时的迟飞星哪还有半点皇上的威严。整一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胡小天扬起拳头作势还要打他,吓得迟飞星将脑袋给抱住了,打别的地方他最多痛一痛,可要是把他的脸打坏了,事情可就麻烦了。

    胡小天当然没那么傻,向迟飞星勾了勾手指道:“跟我说说。你叫什么?”

    “在下姓迟,名飞星!”事到如今迟飞星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胡小天打量着他的面孔,啧啧赞道:“真是厉害啊,模仿得惟妙惟肖,普通人还真看不出来。”

    迟飞星苦笑道:“终究还是没有瞒过胡大人的眼睛。”

    胡小天道:“你们几个来到天龙寺究竟是为了什么?”

    迟飞星道:“陛下坚持要来,洪先生好不容易才劝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可是陛下不想让臣民觉得他失信,于是才想出了这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让我来充当陛下的影子。真正的用意却是不想让陛下涉嫌。”

    胡小天道:“你充当影子我不怪你,可你三番两次和我作对又是为了什么?”

    迟飞星道:“不是我要和胡大人作对,而是陛下的吩咐。”

    胡小天冷笑道:“胆子不小,居然敢往皇上的身上栽赃。”

    “我怎敢做那种事,的确是皇上的吩咐。”

    胡小天知道这厮不可能对自己说实话,也懒得追问,低声道:“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惹你。你最好不要主动招惹于我,若是再敢找我的晦气。我绝不会放过你。”

    迟飞星道:“大家都是为了陛下的安全,此前的事情的确是我对不起胡大人,可胡大人也没必要因此而仇视我,你让这么多御前侍卫全都撤回来,将普贤院牢牢守住,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在软禁我。若是被人看穿了咱们的秘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胡小天笑道:“明明是在保护你,怎么成了软禁呢?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迟飞星道:“再有十几日咱们就可以大功告成,我保证以后不再做让胡大人不开心的事情,胡大人是不是可以考虑不再插手普贤院这边的事情?”

    胡小天心说这厮够无耻。到了这种地步还有脸跟老子谈条件,他点了点头道:“让我不再插手普贤院的事情也可以,你得下一道命令,让我在整个天龙寺内展开搜查,彻查昨晚刺客潜入普贤院的事情。”

    迟飞星道:“若是朕……”

    胡小天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迟飞星慌忙改口道:“我要是下了这样的命令,必然会引起天龙寺方面的怀疑,乃至引起他们的警惕和对立,刚才通元明显已经怀疑我们抱有目的了。”

    胡小天道:“我不知你有没有目的,反正我是没有任何目的,对了,楚扶风的事情究竟是谁跟你说的?”

    迟飞星苦笑道:“胡大人还是不要为难我了。”

    “你太高看自己了!”胡小天冷笑道:“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洪先生告诉你的对不对?”

    迟飞星低下头去,虽然没有回答,可神态却已经承认。

    胡小天道:“你今日对我所说的这些话,等咱们回去后我会向陛下一一验证,若是你胆敢有任何欺瞒之处,我仍然会找你算账!”

    胡小天的确没有继续为难迟飞星那群人,回去之后就恢复了昔日的布防,将普贤院的防护任务重新交给了刘虎禅那帮人,他才不愿为保护一个冒牌货而劳动那么多的兄弟。日子突然变得平静了起来,胡小天将不悟交给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虽然没有能够进入藏经阁内,可是他已经将周围的地形完全摸透,那张地图也被他重新作出标记。

    算起来已经到了和不悟约定的日子,距离他们离开天龙寺也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胡小天想要进入裂云谷有两种方式,一是趁着夜色潜入其中,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假皇帝出面和天龙寺协调。

    迟飞星虽然只是个冒牌货,可是天龙寺的僧众并不清楚,还要给他面子的,迟飞星在得知胡小天的要求之后,虽然怀疑这厮的动机,却也没有拒绝,马上让人去告知天龙寺的方丈通元,就说离开之前还想让胡小天代祭拜一下长生佛。

    此前通元已经下令封了裂云谷,在其中展开清查,查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任何的结果,所以也没有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任何的为难,反正再熬三日,就能将老皇帝送走,他有什么心愿,只要是不太过分,还是尽量满足他。

    胡小天离开普贤院之后,迟飞星将刘虎禅叫到自己的房间内,低声将胡小天找他办的事情说了。

    刘虎禅道:“他因何又要去裂云谷?其中必有蹊跷。”

    迟飞星咬牙切齿道:“看来老四和老五十有八九已经遭他毒手了。”

    刘虎禅道:“要不要我跟过去看他到底再做什么?”

    迟飞星摇了摇头道:“他三番两次进入裂云谷,必然引起天龙寺方面的警觉,我看他的一举一动必然在天龙寺僧人的监视之中,你跟过去岂不是暴露了行踪?”

    刘虎禅道:“那该怎么办?”

    迟飞星阴测测道:“他想怎么折腾随他,总之我绝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天龙寺。”

    刘虎禅低声道:“大哥想怎么办?”

    胡小天此次来到裂云谷目的就是要送回那张地图,可是不悟目盲,也看不到那地图的内容,自己需要将改动详细告诉他才行,只是这次前往裂云谷并没有理由在哪里过夜,只怕没有向不悟解释的机会。

    不悟的习惯向来是昼伏夜出,却不知道他会不会记得今天自己要重返裂云谷的事情。

    让胡小天诧异的是这次天龙寺居然没有刁难于他,只是叮嘱他要早去早回,送胡小天过去的依然是上次的那个小沙弥,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颇为灵动。

    走到中途忍不住问道:“胡施主,女人当真会吃人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

    小沙弥道:“难怪师父让我们远离女人。”

    胡小天道:“你们师父肯定是吃过女人的亏,所以才会这样教你们。”

    小沙弥道:“女人也是人,为什么她们要吃人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你年纪太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懂得女人因何会吃男人。”

    小沙弥摸了摸光秃秃的脑壳,一头雾水道:“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很危险呢?”

    胡小天摸了摸他的头顶道:“跟寺里比起来的确是这样。”

    小沙弥道:“那我还是一辈子呆在寺里的好。”

    胡小天有些爱怜地望着这个孩子,轻声道:“终有一天,你会长大,你会觉得天龙寺这块地方实在太小,你会好奇,你会想去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或许你不再想当和尚也未必可知。”

    小沙弥笑了起来:“我生来就是要当和尚的,除了当和尚我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什么?”

    这番天真无邪的话却勾起了胡小天对往事的追忆,他充满迷惘道:“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明天会生什么事情,也没有人知道自己明天会做什么?如果不去尝试,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拥有多大的可能。”

    “施主的这番话好高深,小僧听不懂。”

    胡小天笑道:“不懂最好,等你长大之后就会现,小的时候是最无忧无虑的,你会怀念童年的时光。”

    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