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八章 【如愿】(下)
    胡小天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藏经阁,通净将他带到藏经阁的院门处,却没有入内,负责前来引领他的居然是明镜和尚。胡小天过去一直以为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指得是女人,可见到明镜之后方才知道男人也可以被这么形容,明镜的穿着打扮和天龙寺的其他和尚也没什么分别,可是同样的僧袍穿在他的身上就显出一尘不染的凡气度,看来终究还是气质决定一切,人终究还是靠比出来的。

    尤其是明镜和他的那帮师兄弟站在一起的时候,两相比较更显得明镜鹤立鸡群。

    胡小天欣赏之余也认为明镜的修为还不到家,真正至高的境界应该是返璞归真,锋芒内敛。比如此前所见的缘木大师,看起来就是个平淡无奇的老和尚,谁知道他居然在天龙寺拥有这样高的地位。再比如自己,别人都以为自己是个玩世不恭的混混,谁能想到老子如今也是身怀绝技的高手。

    胡小天现在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乐呵呵来到明镜的面前:“明镜师兄!”

    明镜淡然一笑:“胡施主好!”这样回应等于是告诉胡小天我可担不起你师兄的称呼,咱俩没这个交情,你也别跟我套近乎。

    胡小天不以为然,双手负在身后,悠哉游哉环顾四周,大白天观察藏经阁所在的院子格外清楚,第一眼印象就是这里和地图上的标注应该没有太多变化。

    明镜道:“胡施主请随我来。”

    胡小天跟着明镜向里面走去,通往藏经阁的道路两旁站着不少的和尚,这些和尚是特地来这里站着的,目的就是让胡小天看清楚,他们之中到底有没有他所说的那个前鸡胸后罗锅的丑和尚。胡小天根本就是贼喊捉贼,那个丑和尚是他自己所扮。就算翻遍整个藏经阁也找不到,他一边走一边记,那张地图早已被他记得烂熟,看到真实的场景,自然而然就会拿来彼此对照。

    现在藏经阁的院子里溜达了一圈,看到有不少和尚正在中间空旷的场地里面忙活。将藏经阁内的经书搬出来在阳光下进行晾晒,藏金阁藏书颇丰,所以书籍的维护和修订也非常重要,几乎每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都能够看到这样的场景。

    胡小天围着晒书场缓缓而行,目光逐一在那帮僧人的脸上掠过,似乎在留意其中有无嫌疑人,脑子里却在不停印照地图和现实场景的差别,这晒书场地图上没有,应该是后来才铺设而成的。

    走过晒书场就是勘误阁。里面也有几十名和尚在忙着校验勘误誊写,对于一些经年日久的佛经典籍,进行誊写复录,正是这些僧人的辛苦工作方才有了佛学经典的延续流传,不至于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

    明镜陪着胡小天在藏经阁院子里转了大半个时辰,平静问道:“胡施主可曾现了什么可疑人物?”

    胡小天摇了摇头,指了指藏经阁的主楼,藏这座九层的建筑方才是藏书阁区的中心所在。胡小天道:“这里面还没有看过呢。”

    明镜似乎已经料到胡小天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轻声道:“胡施主请稍待。”他走到门前抓住铜铃轻轻摇晃了一下。

    伴随着铜铃清越的鸣响。藏大门开启,三十六名僧人鱼贯而出。

    明镜道:“这三十六名僧人平时驻守在藏内,胡施主看仔细了,他们之中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个?”胡小天举目看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里面当然没有。

    胡小天道:“藏内只怕不仅仅这些僧人吧?”

    明镜道:“还有七人。就算是方丈亲来他们也不会离开藏,这七人贫僧可以为他们做出担保,绝对不会涉及潜入普贤院之事。”

    胡小天呵呵冷笑:“你来担保?你有什么资格担保?”

    明镜并没有因为胡小天的这句话而生气,微笑道:“贫僧虽然没有资格,但是相信方丈也会为他们担保。胡施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满意,当然不满意,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凡事不亲眼见证我又怎能相信呢?”

    明镜道:“胡施主就算不相信贫僧也应当信得过方丈。”

    胡小天笑道:“我跟方丈可不熟,他是什么人我并不清楚。”

    明镜道:“胡施主是不想现在离开天龙寺吧?”

    胡小天本来就是要在这件事上制造文章,向天龙寺难,从而拒绝天龙寺让他离开的要求,想不到方才难,就已经被明镜识破,这和尚虽然年轻头脑却是极其出众,已经洞悉了自己的目的,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道:“我离不离开需要听陛下的,你们这么想我厉害,难道不想陛下身边有人保护?”他指了指藏道:“若是见不到几位大师,我怎能确信那和尚是不是藏身在这藏中?”

    明镜道:“胡施主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胡小天饶有兴致地望着明镜,明镜目光淡然和他对望,两人相持了一会儿,胡小天率先笑了起来:“出家人不是应当与人为善吗?为何总是把别人往坏处想?如此多疑根本不像是个出家人呢。”

    明镜道:“出家人与人为善,却不代表任人宰割,天龙寺有天龙寺的规矩,僧人有僧人的尊严,三界五行各有疆域,若是不守规矩,逾越了这其中的界限,只怕于人于己都没有什么好处。”他寸步不让,言语之中充满警告的意思。

    胡小天对明镜越有兴趣了,他笑眯眯道:“看来明镜师傅并没有听说过割肉饲鹰的故事。”

    明镜平静道:“贫僧不是佛祖,施主也不是飞鹰,岂可拿来相提并论。”

    胡小天道:“三界五行各有疆域,看来在佛的心中并非是众生平等的。”

    明镜微笑道:“其实人人都可以成佛,施主又何必妄自菲薄。”

    “佛魔本在一念之间,你们心中若是没有恶念,缘何会怀疑他人的动机?你们心中若是坦然,缘何不敢让我和他们相见?既然人人都可成佛,人人一样可以成为那只想要吃肉的飞鹰,你我谁是佛谁是鹰,谁有能够说得清楚?”

    明镜被胡小天的一番话问得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这藏经阁施主以后还是不要再来了。”

    胡小天这一趟可谓是收获颇丰,虽然没能如愿以偿地进入藏内,却搞清了藏内的人员数量,对藏经阁院落之中的建筑布局已经了然于胸。

    离开藏经阁,看到通净和小沙弥都在外面等着自己。通净道:“施主可曾找到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

    通净道:“贫僧送施主离开。”

    胡小天道:“不用你送,该离开的时候我自会离开。”

    通净愕然:“施主刚才不是已经答应了……”

    胡小天道:“我现在反悔了!”

    “可是,佛门净地岂出尔反尔。”

    胡小天不屑笑道:“我又不是佛门弟子,我想反悔就反悔,想说谎就说谎,想喝酒就喝酒,想吃肉就吃肉,想玩女人就玩女人,大不了激怒佛祖降罪于我,又干你什么事情?”

    “你……”通净被他噎得张口结舌。

    胡小天道:“真是看不惯你们这帮和尚,明明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还管那么多的红尘俗事,若是不想我们来,你们当初就该拒绝皇上,为何要委曲求全?还不是心中害怕皇上势大?佛祖面前众生平等?若是一个乞丐过来上香礼佛,你们岂会给他那么隆重的接待?

    小沙弥偷偷看了看通净,现通净老脸通红,嘴巴一张一合,可就是无言以对。

    胡小天道:“自己心中的一碗水都端不平,整天说着自欺欺人的话,干着自欺欺人的事情,你们当真以为佛祖看不到?知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修来修去都不能修成正果吗?就是因为你们太虚伪。”

    “施主……你……你……”通净只差没被他气背过去。

    胡小天摆了摆手道:“算了,我不跟你说,若是方丈想我离开,就让方丈亲自来赶我走,最好连皇上也一并赶走,以为我想在这里呆着?如果不是为了保护皇上,我早就走人了,也好过受你们这帮和尚的窝囊气。”胡小天说完转身就走,大步流星,袍袖飘飘。

    通净望着他的背影,许久方才感觉心底这口气顺了过来,长舒了一口气道:“气死我了……”

    小沙弥一旁提醒道:“师父,您不是说嗔乃佛门大忌……”

    通净扬起手照着小沙弥光秃秃的脑瓢上就是一记:“孽障,需要你来提醒我?”

    小沙弥摸了摸脑袋,嘴巴一扁,委屈得眼圈都红了,心中暗忖,人家那位胡施主说得好像不错,师父有些时候,的确很虚伪呢。

    今天第二更送上,下午继续码字,今天四更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如坐针毡的感觉并不好受,章鱼恳请兄弟姐妹们将月票投给医统,最后三天,老章鱼赤膊上阵,八爪齐上一定要顶住,顶住!(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