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六章 【贼喊抓贼】(上)
    胡小天还是第一次将不悟教给他的本事实际使用,心中的那种成就感难以形容,不悟教给他的这些本事实在是太实用了,换成是他亲爹见到他也不敢认这个又驼背有鸡胸的猥琐和尚是他的亲生儿子。●⌒

    胡小天贴在屋顶瓦片之上倾听里面的动静,房间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假皇帝应该已经睡了。胡小天的身体贴着屋檐的斜顶宛如水银般泻落,在屋檐处以双手抓住屋檐,身体悬挂在屋檐之上,这乃是用上了玄冥阴风爪,悄声无息落在地面上,一丁点的声息都没出,他来到窗前,耳朵贴凑近窗口仔细倾听其中的动静,听了一会儿现并无异常。

    此时东侧禅房出动静,胡小天慌忙凌空一跃,抓住屋檐又悄然翻上房顶。

    东侧禅房有灯光透了出来,从里面走出来两人,正是八名天机局的高手中的两个,其中一人直接向普贤院外走去,另外一人挑着灯笼在院落之中来回巡视了一圈,然后走回东侧禅房。

    胡小天本以为他就此作罢,可是那人却又凌空跃起,单手在屋檐上一搭,身躯飞掠到屋脊之上。

    胡小天本想藏身,可心中瞬间又转变了念头,身形保持不动,主动暴露在对方面前,那人喝道:“什么人?”

    胡小天一言不,双膝微屈,足底用力,身体从屋顶之上弹射而起,倏然飞起两丈有余,然后向西侧飞掠而去。

    那名侍卫也腾空飞起,他飞起的高度显然无法和胡小天相提并论,足尖在院墙之上一点,然后再度飞起。那名侍卫的示警之声惊醒了其余正在室内休息的侍卫太监,一个个纷纷出来查看情况。

    胡小天已经投身到西侧竹林之中。那侍卫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胡小天并没有施展全力,等到竹林中心的时候,单手抱住毛竹,身躯贴着毛竹旋转过来,停滞在那里冷冷望着跟踪而来的侍卫。

    那侍卫见他突然停止逃亡,也在距离胡小天三丈左右的地方停下。单手抓住毛竹,双腿盘在毛竹之上,深陷的双目盯住胡小天,投射出豺狼一般的阴冷光芒。

    胡小天哑着声音道:“你追我作甚?”

    那侍卫冷冷道:“大胆和尚,若是想保全性命还是尽快束手就擒,否则休怪我不给你机会。”

    胡小天出一声桀桀冷笑,然后身躯脱离毛竹陡然向对方射去,那侍卫从腰间抽出长刀,锵!的一声。刀光潋滟,荡开两人间薄薄雨雾,刀气凛冽直奔胡小天面门而来。

    胡小天在心底不由得暗自称赞,这一刀的水准绝对是一流高手,看来天机局果然卧虎藏龙,随随便便派出几名侍卫都这么厉害,胡小天并没有选择和他交锋,身躯在中途陡然一转。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对方攻击,攀升到另外一根毛竹之上。对方一刀落空,斩杀在胡小天刚才立身的毛竹之上,毛竹从中被斩成两段,缓缓倒了下去。

    胡小天道:“都是自己人,下手为何如此阴毒!”

    那侍卫闻言微微一怔,不明白胡小天是什么意思。

    胡小天道:“是洪先生派我来的!”他连猜带蒙。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到现在也无法断定老皇帝究竟是不是洪先生所扮。

    那侍卫居然没有马上动第二次攻击,望着胡小天的目光流露出怀疑的光芒。

    胡小天道:“是洪先生派我在这里接应你们!”

    “你有何凭据?”

    胡小天道:“让你们当家的跟我说话!”

    那侍卫点了点头,却陡然扬起长刀向胡小天立足的那根青竹砍去。

    与此同时头顶竹叶传来瑟瑟声响,一名侍卫从天而降,手中长枪从上而下直刺而下。瞄准了胡小天的头顶,意图将这厮光秃秃的天灵盖扎出一个血窟窿。

    胡小天面对他们的上下夹击却毫不慌乱,身躯向后方急退,在竹林之中施展躲狗十八步,宛如鬼魅般穿行,胡小天的躲狗十八步原本就精奇玄妙,再加上他如今已经掌握了驭翔术,更吸取了缘空和尚毕生的功力,无形之中躲狗十八步也精进不少,躲开两名侍卫实在是毫不费力。

    胡小天并没有恋战的意思,没用多久时间就已经将两人甩开,然后迅返回五观堂。这两名侍卫武功虽然高强,但是轻身功夫和胡小天相比却相差甚远,根本没有追上他的机会。

    胡小天确信无人跟踪,方才返回五观堂的禅房内,他从窗户离开,也从窗户进入,迅将淋湿的僧袍脱下,恢复了原来的容貌,换上另外一件新的僧袍,然后拉开房门叫醒手下的那帮侍卫,带着一众侍卫冒雨向普贤院的方向赶去。

    胡小天手下的那帮御前侍卫并不知生了什么,走到半路方才听到普贤院那边的动静,方才知道普贤院这边出了事,一个个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他们此次前来天龙寺的任务就是保护皇上,如果皇上有什么闪失他们也麻烦。

    一群人在门外和其他的御前侍卫遭遇,大家都是自己人自然将实情相告,其实负责在外面巡视的这几名御前侍卫也没有看清到底生了什么,只是听说有人潜入普贤院,皇上身边的侍卫有两人负责追踪不过无功而返,刚才皇上已经传令下来,不许他们声张,想不到胡小天他们仍然得到消息赶了过来。

    这群侍卫正在门前议论纷纷的时候,小太监尹筝挑着灯笼出来了,看到是胡小天他们过来,尹筝慌忙向胡小天招了招手,胡小天走了过去,在普贤院大门的遮雨檐下站了,尹筝苦笑道:“胡大人怎么来了?”

    胡小天道:“我刚刚出去撒尿,听到这边有动静,担心皇上有所闪失,所以马上集合兄弟们过来了。”

    尹筝道:“没什么事,没什么事情!”

    胡小天冷笑道:“不是说有人潜入普贤院吗?”他对尹筝已经越怀疑,这小太监十有八九是洪北漠的嫡系,想当初还认我当大哥,敢情是想迷惑我,尹筝啊尹筝,你若是敢连同洪北漠一起阴我,休怪我不讲情面,胡小天心中不觉生出杀念。

    尹筝或许是感受到了胡小天的杀气,心底打了个冷颤,低声道:“大哥快走,千万不要被陛下……”

    尹筝此时说这番话已经晚了,一名太监走了出来,尖声尖气道:“皇上传胡大人觐见。”

    胡小天点了点头,大步走了进去。

    老皇帝的禅房内如今灯火通明,门外两名侍卫驻守,看到胡小天,其中一人道:“胡统领来得好快。”正是刚才现胡小天影踪,并一路追踪到竹林的那个,经过刚才的那番经历,胡小天对自己的轻功已经有了极大信心,自己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轻功高手。

    胡小天冷哼一声,走入禅房内,老皇帝静静站在那里,目光望着窗外,窗户此时完全敞开,外面夜风裹着细雨不停潜入室内,烛火也被风刮得飘忽不定,禅房内的光线忽明忽暗。

    胡小天躬身道:“陛下,臣刚刚听到这边传来动静,所以特地率领弟兄们过来护驾。”

    “还算你有些忠心!”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还算我有些忠心,老子本来就是忠的,不过你是个奸人罢了。小心翼翼道:“陛下,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龙宣恩仍然背身朝向他,低声道:“今晚有人潜入普贤院。”

    “什么?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惊扰圣驾?陛下身边的这些护卫难道都是废物吗?居然让刺客可以从容潜入?”胡小天的这句话顿时激起龙宣恩贴身侍卫的同仇敌忾,一个个双目恶狠狠投向胡小天。

    胡小天仿佛没看到一样:“陛下可见到是什么人了?”

    龙宣恩道:“应该是个鸡胸驼背的和尚,相貌丑陋。”

    胡小天心中暗笑,鸡胸驼背,相貌丑陋?你们只怕做梦也想不到就是眼前这个玉树临风面如冠玉的美少年所扮。他抱拳请命道:“陛下,臣马上率领手下展开搜索,就算搜遍天龙寺的每一个角落,也要将这和尚找出来。”

    龙宣恩心中一动,本来他想捂住这件事,可是胡小天的这番话却给他一个提醒,今晚的事件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不如将计就计让胡小天将这天龙寺搅一个鸡犬不宁,当下点了点头道:“若是找不到那和尚,朕只怕寝食难安,胡小天,这次你千万不可让朕再失望。”

    “是!”

    胡小天道:“陛下,臣还有一个请求。”

    “说!”

    胡小天用目光瞥了瞥两旁的近身侍卫道:“陛下在皇城之时安全一向由我们这些御前侍卫负责,从未出现过这么大的疏漏,我本以为天机局的高手想必出手不凡,可是从今晚的事情看来,也不过如此。”

    一旁一名皮肤黝黑的侍卫率先沉不住气了,怒道:“若非你们这帮御前侍卫太过脓包,洪先生又何必派我们过来?”

    胡小天冷冷道:“天机局很了不起吗?竟然敢侮辱我们御前侍卫!”

    那皮肤黝黑的侍卫冷笑道:“除了逞口舌之利,不知你还有什么本事?”

    胡小天目光灼灼盯住那侍卫的面孔一字一句道:“请陛下赐臣一个机会,让我领教一下天机局高手的厉害!”(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