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地底重逢】(下)
    姬飞花道:“皇族之中亲情最为淡薄,更不要说什么友情,你或许不知道楚扶风,但是你一定知道天机局。”

    胡小天点了点头,天机局是大康势力最大的间谍机构,他又岂能不知,这次老皇帝之所以复辟成功,也是依靠天机局洪北漠的帮助,可以说姬飞花就是败在了天机局的手下。

    姬飞花道:“开创天机局的人就是楚扶风!楚扶风学究天人,地理星象、机关术数无所不精,正是他开创天机局,为龙宣恩登上帝位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在龙宣恩上位之后,却担心楚扶风功高盖主,怀疑他意图篡权,设下圈套,联合楚扶风的弟子将之害死。”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其实这样的结果他已经想到,身居皇位的这些人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不惜做出任何卑鄙无耻的事情,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故事他听说过的实在太多。

    姬飞花道:“你今日去找的那尊长生佛乃是楚扶风为他的儿子出生之时祈福所立,龙宣恩当时的确陪同楚扶风一起前来,也亲眼目睹了楚扶风为他的儿子立长生佛的情景,甚至连楚扶风儿子的名字都是龙宣恩所起。”

    ■胡小天道:“他叫什么?”

    姬飞花轻声道:“楚源海!”

    胡小天心中一惊,楚源海!岂不是自己老爹的前任户部尚书?十九年前因为贪腐案被朝廷满门抄斩的那一个。

    姬飞花道:“楚扶风虽然遇害,可是龙宣恩在这件事上做得极其隐秘,并没有人知道是他下手,他对楚扶风的后人也是颇为照顾,当时并没有赶尽杀绝。楚源海少年成名,后来效力于大康朝廷。官至大康户部尚书,十九年前却因为贪腐案而被抄家灭族人满门抄斩。”

    胡小天道:“他究竟知不知道父亲被龙宣恩所害?”

    姬飞花道:“开始并不知道,龙宣恩对待他开始也没有杀心,可是后来有人将楚扶风的秘密透露给了楚源海,楚源海得悉自己效忠的君主竟然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你猜他会怎么做?”

    胡小天道:“他一定会报复。”楚源海身为大康户部尚书。最直接的报复方法或许就是摧毁大康的经济,可能正是他的用意被龙宣恩觉察到,所以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姬飞花道:“仇恨是一把双刃剑,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会刺伤自己,如果楚源海不知道龙宣恩是他的杀父仇人,也许他会平安一生。”他缓缓站起身来,向前方走了两步,留给胡小天一个依然桀骜的背影:“龙宣恩还有一位结拜兄弟叫虚凌空,楚扶风去世之后。他便承担了照顾楚源海的责任,他虽然怀疑大哥的死和龙宣恩有关,可是他始终都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他和楚扶风不同,虚凌空武功卓绝,但是他视功名如浮云,虽然也曾经帮助过龙宣恩,但是他始终和朝廷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加上他手里应该握有龙宣恩的把柄。龙宣恩对这位结拜兄弟始终颇为忌惮,楚扶风去世之后。他没敢对楚家人下手就是这个缘故。”

    胡小天道:“可是虚凌空终究没有救得了楚源海。”

    姬飞花道:“当初楚源海进入仕途之时,虚凌空曾经百般阻止,但是楚源海一心想要考取功名报效国家,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胡小天道:“如此说来这个虚凌空倒是一个明白人。”

    姬飞花道:“此人神龙见不见尾,楚源海被害之时他并不在大康,否则也不会任由这件事情生。”

    胡小天道:“那虚凌空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姬飞花摇了摇头。想了想道:“若是这世上能有一个人知道,那么那个人就是你的外婆!”

    胡小天错愕万分道:“为何会是我的外婆?”他说完其实心中就已经明白了几分,难道这个虚凌空就是自己早已失踪的外公不成?虚!徐!天啊!这世上的事情该不会那么巧吧?

    姬飞花转过身来,轻声道:“你现在明白了吧?”

    胡小天喃喃道:“你是说虚凌空是……是我……外公?”

    姬飞花道:“若非如此当年楚源海又怎么会成为你外婆收养的义子?十九年前楚源海贪腐案之时牵连甚广,为何单单没有牵连到金陵徐家?”

    胡小天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件事跟自家有着这么密切的关联。难怪老皇帝会对徐家如此忌惮,原来他有把柄落在自己外公的手上。可是姬飞花怎会对这些事如此清楚,难道……

    胡小天望着姬飞花古井不波的面容,脑海中忽然现出一线清明,难道姬飞花是楚家的后人?所以他才会如此仇恨龙氏,不惜净身入宫颠覆大康江山,祸害龙氏子孙,将整个大康搅得天翻地覆?而他又早就知道楚家和徐家的关系,所以才会对自己手下容情,搞了半天,全都是念在外公当年对楚家有恩的前提下。想透了其中的道理,胡小天更感觉这段恩仇匪夷所思,望着面前的姬飞花,内心中竟然升起一种同情,换成是自己如果处在姬飞花的位置上也一定不会放下这段恩仇,必然要将龙氏一族斩尽杀绝方解心头只恨,只是姬飞花的复仇却连累了大康的百姓苍生,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又太过偏激?

    姬飞花看到胡小天震骇莫名的样子,轻声道:“你不相信?”

    胡小天道:“相信,你原来是姓楚!”

    姬飞花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淡然道:“人往往在即将成功之时容易麻痹大意,我也一样犯了大错。”

    胡小天道:“那洪北漠竟然如此厉害?”

    姬飞花道:“洪北漠其实就是楚扶风当年的小徒弟,正是他出卖了楚扶风,还和龙宣恩一起设计害死了自己的师父,他和龙宣恩各取所需,龙宣恩从此可以稳坐王位高枕无忧,洪北漠得到了楚扶风的毕生心血,不得不承认他也是一个天纵奇才,非但在无人指导的前提下参悟了楚扶风的毕生心血,还在楚扶风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现在的他已经过了楚扶风当年的成就。”

    胡小天安慰姬飞花道:“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初不是一样败在了你的手里?”

    姬飞花道:“当时我也一度这样认为,可是后来我方才现,洪北漠在我联手龙烨霖政变之时并没有付出全力,他最大限度地保存了天机门的实力。”

    胡小天颇为不解,洪北漠既然一心保皇为何又要做出如此矛盾的事情?

    姬飞花道:“龙宣恩向来多疑,在他晚年的时候尤为如此,他对洪北漠也产生了很大的疑心,君臣之间生出罅隙,若非如此又怎能让我抓住机会。洪北漠虽然当时败走,但是他在宫内的势力始终没有清除干净,凌玉殿的林菀和葆葆就是他埋伏在宫中的棋子,林菀的事情早已被我觉,她以出卖洪北漠来换取我对她的信任。”

    胡小天道:“这样的人又怎能信任?”

    姬飞花淡然笑道:“当初你还不是一样?假借着出卖权德安来接近我,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目的?”

    胡小天不禁汗颜,他辩白道:“我和林菀不同,我当时是为了生存下去,不然又怎会屈从于权德安。”

    姬飞花道:“其实这世上的每个人都在挣扎求生,谁都不会例外。”

    胡小天道:“提督大人打算怎么办?”

    姬飞花摇了摇头道:“我已经不是什么提督大人,你也不是我的下属,以后你就叫我大哥就是。”

    胡小天道:“姬大哥!”嘴上虽然叫得热切,可心中却对这个大哥并不认同,感觉有些怪怪的。

    姬飞花道:“刚才抓你前来的僧人也是当年纵横一世的顽凶人物,因为修炼武功走火入魔所以才不得不被禁足在天龙寺,每隔半年他都需要天龙寺的高僧以内力帮助他梳理错乱的经脉,才能够得以延续性命,所以他虽然穷凶极恶却也必须要老老实实呆在这里。”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刚刚听说你教给他无间诀?”

    姬飞花道:“若非用武学秘笈跟他交换,他又岂肯为我做事。”

    胡小天道:“你伤得重不重?”其实这话等于没问一样,如果姬飞花受伤不重,他早已离开,又何必冒险留在天龙寺。不过也不好说,或许姬飞花认为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呢?

    姬飞花道:“我没有料到慕容展会背叛我,一切的源头在于他,龙宣恩伪装成丁万青的样子从我眼皮底下逃走,而洪北漠伪装成龙宣恩的样子,李云聪化身为王千,连同慕容展三人对我动袭击。”

    胡小天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当时的场面,可是单从姬飞花轻描淡写的叙述中已经能够想象到当时那场生死搏杀的惊心动魄,三大高手围歼姬飞花一个,却仍然没有将他置于死地,姬飞花最终还是活着逃出了皇宫,可见若是单打独斗,那三人绝没有取胜的机会。洪北漠和慕容展的武功他都没有见识过,可是李云聪的惊人功力他却有所领教。

    胡小天震撼之余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洪北漠在灵霄宫中伪装成老皇帝的样子,那么现在天龙寺的这个老皇帝究竟是龙宣恩还是洪北漠?想起龙宣恩身边的八名侍卫全都来自于天机局,胡小天内心变得沉重了起来。(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