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五观堂】(下)
    五观堂也称之为斋堂,说白了就是寺庙里面僧人吃饭的食堂,皇上虽然来到天龙寺斋戒,可并不意味着他要和这帮僧人同吃同住,此次专程从皇宫内带来了两名御厨负责这一个月皇上的饮食。£∝至于其他的侍卫,他们可就没有了这种口福,只能跟着天龙寺的僧众一起吃大锅菜,胡小天的待遇也是一样。

    他目前的任务就是带着这二十名侍卫负责皇上的膳食,当然不是让他们去做饭,做饭的有两名御厨,他们负责全程监督膳食的安全。胡小天将这二十人分成了两组,轮班值守,确保毫无疏漏。其实他们这边是第一关,等食物送到老皇帝身边还有第二关,层层把关,务求万无一失。

    天龙寺拥有两万多名僧人,斋堂也不可能只有一个,提供给他们的是西院的斋堂,过去这里和藏经阁那边公用,为了安全起见,现在两边互通的院门也已经锁上,这座斋堂专门提供给他们使用,斋堂旁边还有三间禅房,就提供给这些侍卫临时居住。

    虽然他们安顿下来已经就快二更天了,可为皇上准备早膳的事情现在就得开始进行,两名皇宫此次也带来了不少的菜品,熟悉厨房的环境之后,马上就开始生火造饭。

    没有帮厨跟过来,所以这些烧火攮灶的活儿就得求助于这帮侍卫,胡小天调拨了四名侍卫给他们帮忙,还有六人就在旁边值守,剩下的十个人先去休息。十个人三间禅房,胡小天当然不会放过以权谋私的机会,自己挑选了一间条件最好的霸占了,其余两间留给他们。反正这帮侍卫也没把他当成自己人看待,胡小天才懒得跟他们同甘共苦。

    独自一人回到房间内。虽然是条件最好的一间,可条件也是非常简陋,除了一张床一桌一椅,再就是两个蒲团,唯一的装饰就是墙上挂着的一幅佛祖肖像。

    推开格窗,刚好看到月亮高悬在夜空之中。月光如水,无声无息从窗口洒落在地面上,胡小天转过身去,看到一个佛影映在地上,愣了一下,马上醒悟是自己的影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壳,脸上露出苦笑,本以为回到康都可以见到慕容飞烟。可以和葆葆再续前缘,还可以和龙曦月上演一出喜相逢,可所有的事情全都被老皇帝给搅和了,毫无征兆突如其来就出来到天龙寺,非但如此,还把自己弄成了这番不伦不类的样子,看来这个月都要在天龙寺中体验生活了。

    胡小天腾空一跃,双腿在虚空中盘起。轻飘飘落在蒲团之上,双手合什。煞有其事还真有几分佛相。从康都一路奔波到这里,多少也有些疲倦,想要尽快恢复状态,还得依靠无相神功。虽然李云聪不久前方才提醒过他,无相神功的修炼过程要面临九劫,胡小天却不以为然。李云聪为人老谋深算,安知他是不是故意危言耸听恐吓自己,想想这老太监还真是狡诈,自己提出了两个条件,他连一个都没帮自己做到。明明答应要放葆葆出来,可是到今天为止胡小天都没有见到葆葆。

    想起李云聪曾经说过天龙寺内有一位先天高手,姬飞花很可能拿走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过来给他交换,以求对方为他疗伤,如果李云聪说得是真话,那么姬飞花也有可能就在天龙寺内,不过胡小天认为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按照李云聪所说,姬飞花在他和洪北漠、慕容展三人的联手下重伤,姬飞花又如何在重伤的情况下逃出皇城,越过层层封锁,来到天龙寺?

    胡小天驱散心中的杂念,开始全新修炼无相神功,两个周天过去,感觉体力前所未有的充沛。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想点法子折腾折腾这帮不听话的手下。

    拉开房门来到外面,看到几名侍卫正在那里帮忙劈柴,几人也都是从康都奔波百里来到天龙寺,没有捞到休息,还被胡小天安排在这里值夜,一个个都是筋疲力尽苦不堪言,心中对这位副统领也是怨言颇多。

    胡小天看他们几人方才劈了那点劈柴,禁不住笑道:“一个个娘们似的,没吃饭吗?”

    “统领大人,我们的确没吃饭啊,还一路奔波,眼看天就要亮了,我们这一夜连眼睛都没合上。”说话的是个胖乎乎的秃子,正是此前在皇宫中问胡小天天龙寺里有没有女人的那个,他叫左唐,是齐大内的小弟。御前侍卫之中关系也非常复杂,慕容展虽然是这些人的头领,但是他性情冷酷,不易接近,平日里有什么事情大都交给齐大内去办,所以齐大内在侍卫中的威信很高,虽然没有正式的封号,可是别人也将他当成二号人物看待,现在突然来了个副统领,很多人都对胡小天不服。

    左唐一斧子劈下去,竟然没有将圆木劈开。

    胡小天笑道:“空长一身肥肉,一点力气都没有。”

    左唐颇不服气:“胡大人,人又不是铁打的,总有疲惫的时候。”

    胡小天来到他面前一把将斧子拿了过去,扬起斧头对着那根圆木,一斧劈了下去,圆木从中分为两半。

    左唐这才现这位新来的统领大人力气不小,而且看他使用斧子的架势应该身怀武功。胡小天冷冷道:“自己没用就别找理由,还有,都给我记住了,陛下让咱们不得声张自己的身份,以后在天龙寺内,全都叫我大师兄!”

    “什么?”一帮侍卫全都愣在那里。

    胡小天立起劈柴又是一斧劈了下去,倒不是他想干活,挥舞斧头的时候内力自然而然地灌注双臂,劈砍圆木居然产生了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胡小天也没有想到砍柴居然也能够砍出快感来,干脆将僧袍脱了,穿着一身内衣短衫就在那里干了起来,胡小天以身作则,那帮侍卫自然不敢偷懒,一个个愁眉苦脸地继续劈柴,心中对这位副统领都是纳闷不已,这货明显精力过剩啊。

    等到四更的时候,院子里的圆木已经被他们劈完,几名侍卫又将劈柴码好。

    此时一名年轻僧人来到五观堂,他是过去这里的主管明生,虽然将五观堂交给了朝廷这帮人,但是他每天还是要过来看看情况,有没有什么事情帮忙疏通。

    听明生介绍完他自己的身份,胡小天笑道:“明生师父,我们初来乍到,对寺里面的规矩都不懂,还望明生师父指点。”

    明生微笑道:“也没什么指点的,方丈让小僧过来就是跟诸位施主……”说到这里他看到这帮已经换成僧人打扮的侍卫,不禁有些想笑,除了头上没有戒疤这些人看起来跟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分别。

    胡小天道:“明生师父,平日里你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明生道:“当真?”

    胡小天道:“那是当然。”

    明生道:“按照我们过去五观堂的规矩,这时候就要去打水了。”

    “打水?”

    明生道:“后院有水桶,打来的水一部分供给五观堂使用,还有一部分倒入菜地旁边的蓄水池,过去这些都是我们五观堂僧人需要做的事情,现在……”

    胡小天笑道:“现在我们来了,当然就包在我们的身上。”

    “当真?”

    胡小天点了点头,身后一帮疲惫不堪的侍卫听到胡小天主动要求去打水,一个个顿时愁眉苦脸,暗骂这位副统领有病,没事非得找事情做,他们是来保护皇上的又不是来给天龙寺当杂役的。

    胡小天根本就是要趁机整治一下这帮侍卫,一个个将我排斥在外,不听老子的指挥,好啊,我一个个收拾你们,先征服你们的身体,在征服你们的意志,不消三天保管你们这帮孙子对老子服服帖帖的。

    左唐道:“大人……”接下来的话因为胡小天恶狠狠的目光而改变:“大师兄,天就要亮了,眼看就要换班了,挑水的事情是不是换成他们几个?”其余九名侍卫纷纷点头。

    胡小天道:“把他们叫起来接替值守之责,咱们去挑水。”

    一帮侍卫叫苦不迭,在心里把胡小天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可是人家毕竟是他们的头领,官大一级压死人,只能听从他的命令。

    明生和尚带着他们来到后院,看到靠着墙边摆放的那一只只大木桶,侍卫们顿时傻眼了,这水桶要比寻常水桶两个大,而且没有扁担,更郁闷的是,这桶的下面是尖的,也就是说非但要徒手拎着,中途还无法休息。

    胡小天本以为天龙寺的水桶和灵音寺一样都是铁桶,看到眼前那些水桶,难度比想象中低了不少,不过尽管如此也够这帮侍卫受的,明生和尚上前拎起两只水桶,胡小天跟上,走了两步看到那帮侍卫仍然无动于衷,冷笑道:“谁要是不跟上来,回头就治他抗旨不遵之罪。”

    一帮侍卫心中这个郁闷啊,皇上何时下旨让他们挑水了?这厮根本是在假传圣旨,可谁也没那个胆子跟胡小天理论,一个个拎起水桶跟着胡小天去了。

    胡小天对这种挑水的方式并不陌生,小时候就在电影中看到过,少林寺和尚都是这么挑水的。

    请关注章鱼的公众威信号stonesquid

    凌晨更新挪到白天,月票突然少了n多,看来诸君夜猫子太多了,真是众口难调,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