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九十章 【毫无征兆】(上)
    安平公主的葬礼并没有大操大办,甚至连胡小天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等他得悉这件事的时候,公主的骨灰已经下葬,就葬在她母妃的墓旁。

    胡小天是被突然召入宫中的,此前毫无征兆,来到养心殿的时候已经看到一帮大内侍卫准备整齐,最近很少公开露面的慕容展居然也在现场,他在那里和齐大内低声说着什么。

    胡小天过去跟两人打了个招呼,他是副职理所当然要表现得更为主动一些,胡小天躬身行礼道:“统领大人好!”

    慕容展转身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居然没有跟他说一句话,转身就走。当着一众的御前侍卫,慕容展这样做等于公然表示对胡小天的不悦,弄得胡小天颇为尴尬。

    那帮御前侍卫其实对胡小天多半都不服气,认为这厮何德何能居然一步登天混上了副统领的职位,看到慕容展给胡小天冷脸,众人心中暗暗称快。

    胡小天也没将慕容展的冷遇放在心上,故意朗声道:“恭送统领大人!”心中暗忖,如果你不是飞烟的老爹,我岂能饶你,算了,看在你闺女以后要伺候我一辈子的份上,不跟你一般计较。

    齐大内对胡小天却是满脸堆笑,向胡小天拱了拱手道:“胡大人怎么这时候才到?”

    胡小天道:“我接到传召片刻不停地过来了,你们早就接到消息了?怎么也不派人通知我一声?”

    齐大内道:“胡大人,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胡小天将信将疑,心说你们这帮子侍卫全都拿我当成外人,刚才老子明明看到你跟慕容展交头接耳,不知嘀咕什么?现在居然跟我装傻。

    胡小天道:“我问过皇上就知道了。”

    齐大内点了点头道:“胡大人赶紧去!千万不要耽搁了。”

    胡小天知道从这帮家伙嘴里也套不出什么消息,快步走向养心殿的大门。门前却被一名老太监拦住,胡小天认出这老太监是曾经陪同龙宣恩在缥缈峰灵霄宫同甘共苦的王千,没想到这老太监守得云开见月明,居然也有重见天日的一天,看起来似乎比上次见他还要精神许多。

    王千手中拿着拂尘搭在肩膀上,笑容可掬道:“胡大人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是我!王公公。此前咱们见过面的!”

    王千笑道:“杂家记得!去年大年三十的时候胡大人陪同安平公主殿下一起去探望皇上呢。”

    胡小天道:“王公公果然好记性。”王千既然记得那么清楚,应该也不会忘记当初自己冲入宫中从老皇帝手里救出龙曦月的一幕,如果老皇帝也记得那岂不是麻烦,想当初因为救人心切还把老家伙推倒在地上呢,想起这件事胡小天不由得心底虚。

    王千道:“胡大人请随我来,陛下在里面等着你呢。”

    胡小天跟随王千走入养心殿,走入其中就闻到香烟缭绕的味道,一众宫女太监分别站立两旁,一言不。显得格外肃穆,胡小天低声向王千道:“王公公可知道陛下召我过来为了什么事情?”

    王千笑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前方珠帘后有一个朦胧的身影,胡小天暗暗猜测那是不是皇上。王千向他使了个眼色,胡小天赶紧跪倒在地:“微臣胡小天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珠帘后传来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免了,进来吧!”

    两名宫女用金钩挑开珠帘,胡小天爬起来躬身走了进去,却见老皇帝龙宣恩坐在那里。前方供桌上摆着一只香炉,里面插着三支燃香。香烟缭绕。

    龙宣恩深邃的目光在胡小天面上扫了一眼,目光定格在胡小天腰间的五彩蟠龙金牌之上,然后点了点头道:“知不知道朕叫你来做什么?”

    胡小天恭敬道:“臣不知!”

    龙宣恩道:“朕今晚就前往天龙寺,你陪朕过去。”

    胡小天心中一惊,怎么?这老皇帝消息捂得也太严实了,此前竟然没有任何的风声泄露出来。他不是说要在安平公主下葬之后才动身前往天龙寺,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又或是已经不声不响地将安平公主安葬了?胡小天心中纵有千般疑问也不敢轻易提出来。

    龙宣恩道:“昨日朕已经将曦月的骨灰安葬了。”他的声音充满了落寞。

    胡小天这才知道龙宣恩已经将骨灰下葬,安平公主毕竟也是一国公主,怎么就这么蔫不悄地给葬了?也没有集合王公贵族出席?自己更是连听说都没听说,看来龙宣恩是有意要低调处理这件事。此时胡小天才现供桌上摆放着一张女子的绣像,那绣像和龙曦月应该有三分相似。

    龙宣恩道:“朕这辈子最疼得就是曦月,若是依着朕的意思,绝不会将她嫁入虎狼之国。”

    胡小天心中暗自冷笑,你倒是没想把曦月嫁入大雍,你想将她嫁入沙迦,大雍好歹还是中原之地,那沙迦可是蛮荒之所,你比你那个废物儿子更加狠心冷血。

    龙宣恩道:“胡小天,朕问你,曦月临死之前痛不痛苦?”

    胡小天道:“公主遭遇刺杀,事突然,不过公主临终前并没有承受太大的痛苦。”

    龙宣恩点了点头:“听你这么说,朕心里还好受一些。”

    胡小天道:“陛下准备何时出?”

    龙宣恩道:“酉时出吧!”

    胡小天道:“臣这就去准备!”

    龙宣恩道:“没什么好准备的,应该准备的慕容统领已经安排妥当。”

    胡小天总算清楚慕容展刚才为何出现在养心殿外,搞了半天这帮大内侍卫都已经准备好了,唯独撇开了自己一个,胡小天不由得有些郁闷,真把老子当成外人啊!

    龙宣恩摆了摆手,示意胡小天退下。

    胡小天跟着王千来到养心殿外,苦笑道:“王公公也去吗?”

    王千摇了摇头道:“本来是想跟过去的,可陛下体恤老奴年迈,害怕我吃不得苦,所以就让我留在宫里,胡大人此去一定要照顾好陛下。”

    胡小天心说还要我照顾?这老皇帝把自己给弄到天龙寺还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起此前老爹跟自己说过的那番话,老皇帝现在正处于手头最紧的时候,一心想坑金陵徐家,难道是要借着这件事给徐家一些压力?如果徐家再不出点血,就让自己永远离不开天龙寺?

    胡小天越想越是有这种可能,别看自己是御前侍卫副统领,可此次前往天龙寺负责保护老皇帝的百余名侍卫,只怕没有一个人对自己服气,更不要说听指挥了,搞不好老皇帝一声令下,这帮侍卫就能冲上来把自己给砍了。

    刚才入宫的时候来得匆忙,再加上不知道过来到底是什么事情,根本没有来得及跟家人交代。

    胡小天向王千道:“王公公,距离酉时还有些时候,我想先回去跟家人说一声,也免得他们牵挂。”

    王千仍然笑眯眯道:“不必了,胡大人府上回头杂家会派人去交代,此前之所以没有提前告知胡大人来宫里的事情,是因为皇上的行程必须要保密,除了陪同陛下前去天龙寺的这些人,其他人都不知道,消息也不能外传,这也是为了陛下的安全考虑,胡大人觉得对不对?”

    胡小天心中暗暗叫苦,脸上却挤出笑容道:“应该的,应该的,还是王公公办事周全。”

    王千道:“胡大人也是年轻有为,不然陛下也不会选中你率队负责他的安全,虽然是胡大人的荣幸,可胡大人也要清楚自己肩上需要承担的责任,杂家就不用向胡大人强调了吧?”

    胡小天听出王千的话里有威胁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卑职明白!”

    王千向胡小天行了一礼道:“杂家去伺候皇上了,胡大人自便!”

    胡小天环视下方那帮站得笔直的御前侍卫,心中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玛丽隔壁的,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说,还他妈把我当成你们上司吗?此时齐大内满脸堆笑迎了过来:“副统领大人,陛下有没有跟你说什么事情?”

    胡小天一脸冷笑望着齐大内,这厮居然还跟自己装傻,也不点破,伸手搭在齐大内的肩膀上,将他拉到一边道:“陛下准备动身前往天龙寺。”

    齐大内故作惊奇道:“真的?”

    “当然真的!”

    齐大内道:“属下这就去准备!”

    胡小天道:“有什么好准备的,我看你们这帮人缺少的不是武器,而是勇气,愿意为皇上去死的勇气!”他向齐大内勾了勾手指,附在他耳边道:“让他们到墙边站队,我有话跟他们说。”

    齐大内虽然心中不服,可胡小天毕竟是顶头上司,只能将一帮侍卫全都召集到墙边站好了。

    胡小天倒背着双手,迈着四方步来到队伍前方,将他们的任务说了一遍,其实这帮侍卫都在胡小天之前知道了自己要保护皇上出行,所有人都瞒着胡小天一个罢了。

    两更保底送上,今天月票惨淡,章鱼更新换票喊得好不尴尬,权当老章鱼没说过这事儿,爬走,睡觉!(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