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幻影移形】(下)
    礼部尚书吴敬善终于返回了康都,他是在得到胡小天被朝廷封赏的确切消息之后方才赶回来的。对吴敬善而言他根本没有想到过要和胡小天争功,能够安然渡过此次危机就已万幸,他哪还敢有非分之想,更何况他们出使的这段时间,大康皇权更迭,老皇帝重新执掌大康权柄,更让吴敬善惶恐不可终日,须知道他是在龙烨霖上位之后率先倒戈的那一批,六部尚书之中也是唯一保留官位的一个,虽然老皇帝已经公开宣布对朝中官员此前做过的事情既往不咎,但是皇上的话又有几分可信?

    不过从老皇帝重新掌权以来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没有急于整顿朝中的官员结构,除了姬飞花之外,并没有对任何官员进行问责,这让吴敬善看到了一些希望,在得到胡小天被封为御前侍卫副统领之后,吴敬善终于下定决心返回康都。

    吴敬善回到康都连家都没顾得上回去,先就前往胡府拜会了胡小天。

    胡小天听闻吴敬善归来也是慌忙迎了出去,吴敬善比胡小天先离开雍都,返程的一路之上也没有生什么波折,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心里好过,思想上的沉重压力让他在》s这段时间明显憔悴了许多,整个人显得异常衰老。

    胡小天看到吴敬善佝偻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快步迎了过去,三步并做两行,抱拳行礼道:“吴大人,你可真是想死我了!”

    吴敬善也显得非常激动,抓住胡小天的手臂:“胡老弟,老夫这段日子对你也是日思夜想。”

    胡小天心中暗笑,一个老头子对我这个小鲜肉说这种话也不嫌肉麻。跟随吴敬善过来的还有闫飞赵崇武那些人,此趟出使。胡小天表现出的智勇双全早已让这帮汉子暗暗佩服,现在又听说胡小天这个太监一直都是假扮,他是为了搜集姬飞花的证据方才忍辱负重潜入宫中,对他更是钦佩。

    赵崇武和闫飞等人过去都是神策府的人,如今文博远死了,背后组建神策府的三皇子也死了。皇上又取缔了神策府,他们也就没有了去处,心中已经做好了打算,从今以后就跟在胡小天身边做事,以胡小天的头脑和胆略,不愁跟随他没有出头之日。

    胡小天和这帮人打过招呼之后,让梁大壮安排这群武士先去休息吃饭,自己则和吴敬善来到了他的书房。

    吴敬善有满肚子的话要和胡小天说,两人坐下之后。胡府的家丁送上香茗,这两天听说胡府重归故主,6续回来的家丁丫鬟又有不少,虽然不比胡府鼎盛的时期,但是相去也已经不远。

    吴敬善端起茶盏喝了口茶道:“胡统领,不知尊父是否已经回到府上?”老家伙不糊涂,刚才一口一个老弟,可是问起胡不为的时候还是称呼官衔为妙。过去在朝中的时候,即便是胡不为也要称他一声敬善兄。现在他却和胡不为的儿子称兄道弟了,不过他对胡小天是真心佩服,此番出使让他看到胡小天人一等的勇气和智慧,此子日后必非池中之物。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家父那个人性情固执得很,我已经前去请他回来,可是他坚决不从。只说皇上没有下旨,他就仍然住在水井儿胡同。”

    吴敬善感叹道:“胡大人的确受了不少的委屈。”

    胡小天道:“咱们这些做臣子的谁没受过委屈?”

    吴敬善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低声道:“陛下对公主的事情怎么说?”

    胡小天道:“没怎么说,毕竟这件事情已经出了咱们的职责范围,当初朝廷给你我的命令是让咱们将安平公主殿下平安送到雍都。到了大雍的地盘,生什么事情就由不得咱们掌控了,还好皇上通情达理,知道咱们已经尽力,也明白责任不在你我的身上,吴大人只管放心,陛下是不会追究咱们责任的。”

    吴敬善虽然已经猜到,可总不及胡小天亲口说出来更让他踏实放心,他长舒了一口气道:“不瞒胡老弟,自从离开雍都之后,我这颗心便始终忐忑不安,听到公主被害的噩耗之后,我更是茶饭不思,甚至连以身殉职的想法都有了,可是我后来又想,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也要回来见陛下一面。”

    胡小天道:“如今回来了,陛下也换了。”

    吴敬善道:“就是不知陛下会不会怪我?”有胡小天的这番话垫底,他不再为安平公主的事情忧心,反倒又开始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忐忑,毕竟当初他是旧臣之中最早拥立龙烨霖的那一批。

    胡小天知道他害怕什么,微笑道:“吴大人又何必多虑,陛下自从重新掌权之后,对朝廷的事情似乎并不上心,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永阳王代为处理。”

    吴敬善道:“莫不是永阳公主?”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瞒你说,我这次刚回来的时候也像你这般忐忑,于是我先去见了永阳王,还好她对我不错。”胡小天的表情显得有些得意,其实这件事并不至于让他得意忘形,拿捏出这样的表情只是为了给吴敬善看。他就是要传给吴敬善一个信号,自己已经得到永阳王的重用。

    吴敬善在官场混迹多年,焉能不明白胡小天的意思,他笑得越谦恭:“胡老弟,永阳王那边还望多多替我美言几句。”

    胡小天道:“这没有任何问题,我和吴大人患难与共风雨同路,这番情义是别人比不了的。”

    吴敬善点了点头道:“经历此事之后老夫心中早已萌生退意,此番若是皇上不降罪于我,老夫也打算告老还乡,以后闲来写诗作赋,安心渡过余生。”他所说的全都是真话,以他的年龄在仕途上不可能有什么太大作为,而且他更清楚自己在此前皇权更迭之时做过的事情,担心难免有一天老皇帝会秋后算账,还是急流勇退为妙,或许能侥幸躲过一劫。

    胡小天道:“吴大人虽有此心,可是未必能够达成心愿,我看现在还是不要轻易提出这些要求为妙,以免陛下多心,若是他以为吴大人不肯为他效力岂不是麻烦?”

    吴敬善经胡小天提醒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自己简直是白当了那么多年的官,居然连这一层都没有想到,不错,老皇帝虽然现在不追究,不代表他肯将过去生过的事情一笔勾消,之所以没有急于动这批官员,一是为了稳定当前的局势,二是这帮官员的确还有些剩余价值。

    胡小天道:“连文太师都好端端地在朝中辅政,吴大人又何须多虑。”

    听到文太师的名字吴敬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皇上是一关,文承焕那里又是一关,文博远和他们一同出使却死在了半道上,文承焕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会因此而迁怒到他们的身上,吴敬善低声道:“老夫正在犹豫,应该如何向太师解释文博远的事情。”

    胡小天道:“有件事您可能并不知道,我从大雍返回的时候,在武兴郡停留期间,水师提督赵登云竟然意图谋害于我。”

    吴敬善闻言大惊失色,怒道:“此人着实可恶?竟敢谋害忠良!”

    胡小天道:“还好我提前识破了他的奸计,我和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猜他因何要害我?”

    “为何?”

    胡小天道:“他是受了文太师的委托要将我置于死地!因为文太师将他儿子的死归咎到了我的头上。”说到这里胡小天故意看了吴敬善一眼。文承焕既然能这么对我,就能这么对你,毕竟当时和文博远一起出使的有他们两人。

    吴敬善道:“文太师这样做就有些不通情理了。”

    “仇恨一旦冲昏头脑,还讲什么情理?”胡小天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又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虽然没做过对不起文太师的事情,可是难保他不把咱们当仇人看,吴大人还需多多提防。”

    吴敬善点了点头:“多谢老弟提醒。”

    胡小天道:“虽然大康最近这几年权力更迭频繁,可越是如此,机会反倒越多,吴大人以为呢?”

    吴敬善听出胡小天在点拨自己,这小子如今膀上了永阳王,永阳王那个小丫头想要在朝内站稳脚跟,恐怕单凭她自己还不能够,想要服众就必须要团结一部分朝中的老臣子,难道胡小天真正的用意是想让自己投靠永阳王?吴敬善老奸巨猾,马上就参悟到胡小天话中的含义,故意试探胡小天道:“胡老弟若是方便,可否为我安排和永阳王见上一面?”

    胡小天暗赞这老家伙头脑够用,点了点头道:“只怕要等一段时间了,公主下葬之后,陛下让我陪同他前往天龙寺斋戒诵经,最快也要一个月以后才能回来。”

    吴敬善听说他又有和老皇帝单独相处的机会,心中暗暗羡慕,以胡小天投机钻营的本事,在这段时间内巴结上老皇帝很有可能,若是成为老皇帝身边的红人,这厮以后的前途越不可限量。

    请关注章鱼的威信公众号stonesquid,凌晨送上更新,顺便说一声爆,今天两更保底,一百张月票加更一章!兄弟们用月票鞭策老章鱼把小宇宙燃烧起来!(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