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八十章 【永阳王】(下)
    胡小天点了点头,向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去忙他自己的事情。胡小天对司苑局这一带的地形无比熟悉,蹑手蹑脚向酒窖走去。来到酒窖前方,看到大门果然被上了封条,而且重新上了一道大锁。

    胡小天从腰间抽出一柄匕,既然准备入宫就得有所准备,这厮虽然没有开门别锁的本事,但是这把匕却是削铁如泥,向锁扣上用力一挥,锵!的一声匕就将锁扣切断,大锁应声而落,胡小天一把抓住,生怕动静太大惊动了附近出没的小太监,还好酒窖在司苑局内属于比较偏僻的位置,过去胡小天掌权的时候,就严令小太监们没事不得前来这里,虽然胡小天离开司苑局数月,可是司苑局的太监早已记得这个规矩,时间长了也就成为自然,平日里没有特殊事谁也不会到这里来,更不用说在晚上。

    胡小天直接无视门上的那道封条,推开酒窖大门,然后从里面将酒窖大门插好,既然来了就没想过要从这道门出去。胡小天对酒窖里面的摆设极为熟悉,就算闭着眼睛他也知道应该从那里行走,更不用说他现在修炼无相神功已有所成,双目在深夜之中可以清晰视物。

    酒窖的密道早已谈不上什么秘密,权德安、李云聪、姬飞花、七七全都知道这里的情况,权德安封锁酒窖的用意或许就在于此。七七离开储秀宫前往紫兰宫居住,难道她已经将酒窖地下所有密道的秘密全都摸清楚了?

    胡小天沿着酒窖地下的密道一路前行,本来他还担心密道有可能事后被人封闭,还好证明他的担心只是多余,密道依然如故,胡小天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就已经来到了紫兰宫的那口水井内。

    置身在水井之中。抬头望去,却见井口的夜空正有一轮明月悬挂其上,月光倒影在井水中,皎洁的光芒反射到整个井壁,胡小天不由得想起当初经由密道前来和龙曦月夜会的情景,心中感到一阵温馨。此次大雍之行,费劲千辛万苦总算将龙曦月神不知鬼不觉地解救出去,如果不是康都突然生宫变,现在自己应该在海州和龙曦月相聚,想起龙曦月温柔可人的模样,胡小天顿时感觉血液有些沸腾了。

    外面忽然传来人声,胡小天的思绪瞬间回到现实中来,当务之急乃是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只有七七帮忙。他才可以顺利完成这次的任务,才可以继续堂而皇之地混在皇宫中当他的太监。

    那声音就在井口附近,听起来有些熟悉,胡小天仔细想了想,说话人竟然是李岩。

    李岩道:“你们几个到处看看,有无可疑的地方,务必要仔细检查,不得有任何疏漏。”

    一名太监回应道:“李公公。殿下不让我们留在这里。”

    李岩道:“那就守在外面,殿下若是有什么闪失。杂家唯你们是问!”

    “是!”

    胡小天听到李岩的声音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倨傲味道,昔日此人曾经是姬飞花身边的左膀右臂,想不到姬飞花落难,他却可以安然无恙,而且竟然可以贴身侍奉七七,由此可见此人或许一直都是隐藏在姬飞花身边的内奸。

    胡小天过去对李岩就没有什么好感。一想起李岩很可能背叛了姬飞花更是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厌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姬飞花还是有感情的,姬飞花虽然做事心狠手辣,可是他对自己还算不错,而且他做得每件事都似乎有他自己的准则。相比权德安和李云聪之流。姬飞花纵然算不上高尚,也不会比他们更加卑鄙。

    身处在政治权利巅峰的中心,无论做任何事都已经没有了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如果一个人还可以守住本心,将是如何的艰难。

    胡小天退回密道,在里面静候了约莫一个时辰方才再度来到水井之中,倾耳听去,那帮太监应该已经离去。水井周围也没有任何的动静,胡小天施展金蛛八步,沿着光滑的井壁攀援而上。

    从这条密道偷入紫兰宫对胡小天而言已经不是第一次,可感觉却完全不同,昔日来夜会龙曦月的时候,心中装着慢慢的幸福感,如今紫兰宫的主人换成了七七,胡小天的心中再没有昔日的那种幸福感,取而代之乃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还有那么一丁点的紧张,连胡小天自己都感觉到自己有些好笑了。紧张什么?七七就算是变成了永阳王,毕竟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她能拿自己怎样?又敢拿自己怎样?这小妮子虽然不好对付,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双手扒在井口边缘露出一双眼睛向外望去,却见紫兰宫的内苑之中竟然没有一个宫人,书斋处亮着灯。胡小天甚至产生了错觉,仿佛龙曦月仍然在紫兰宫未曾离去,就在书斋内等着自己。

    胡小天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方才蹑手蹑脚来到书斋门外,从门缝中望去,看到一个少女正面朝自己坐在书案前,书案之上奏折堆积如山,她认真翻阅着,不时还停下来用笔批注。

    在胡小天的印象中很少见过她这么认真的样子,这小妮子人小鬼大,焉知是不是在装神弄鬼。思前想后,决定还是敲门而入,轻轻敲了敲房门。

    七七道:“什么人?不是说过不许打扰本王休息吗?”

    才几天不见,居然就自称本王了。

    胡小天鼓足勇气,推门走了进去,捏着嗓子道:“公主殿下,是我!”

    七七看到是他进来,美眸中掠过一丝喜色,旋即脸上的表情变得冷若冰霜:“你居然能够活着回来!”从她的语气中听不出高兴还是生气,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妮子的这份沉稳的心态已经让胡小天佩服了。

    胡小天深深一躬,作势要跪下去:“小天参见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按照以往的经验,七七十有会阻止他下跪,可这这次,七七却没有出声制止的意思,胡小天只能硬着头皮跪了下去,心中暗骂,小娘皮,小贱人,一见面就让老子给你下跪,成为了什么狗屁永阳王,果然架子也大了许多。

    七七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胡小天趁机将左腿抬了起来,想要站起来说话。

    却被七七及时现了他的目的:“跪着说!”

    跪你老母!胡小天心头这个郁闷,无奈权势压人,只能乖乖又跪了下去:“启禀公主殿下,我是今天刚到的。”

    “刚到就来见我?按照章程好像不是这个样子。”七七的目光仍然盯着奏折。

    胡小天道:“因为小天心中最想见的人就是公主,这皇宫之中,对小天最好的,能让小天最信得过的也只有公主了。”

    七七叹了口气道:“你这张嘴还真是舌灿莲花,这么会说,可惜说得全都是谎话。”

    胡小天叫苦不迭道:“天地良心,小天句句属实,若有虚言,就遭天打雷劈……”心中却想着要劈也是劈死你这个小贱人。

    七七道:“你撒谎习惯了,的誓言自然不能作数。”她终于将手中的奏折放下,起身站了起来,缓步来到胡小天身边:“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回来复命,却非得要偷偷摸摸,看来你还真是甘心做贼,乐此不疲!”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还请公主体谅小天的苦衷,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七七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胡小天张口结舌,密道的事情要不要跟她说?

    七七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院子里的那口井中有密道通往司苑局酒窖,你一定是先想方设法混进了司苑局,然后从酒窖的密道中爬过来的是不是?”

    胡小天心说你能猜到也不足为奇,此前你就曾经逼着老子带你从密道潜入瑶池寻找地下宝库,看来在我前往大雍出使的时候,你一定抽时间将几条密道都查了个遍,但凡不是傻子都会明白我是怎么过来的,他恭敬道:“公主果然神机妙算,我做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

    七七唇角现出一丝冷笑道:“你嘴上夸我,可是心中却不以为然,一定在想没什么稀奇,毕竟你此前和我一起探察过密道的秘密,现了这三条密道的走向,所以能够想到也不足为奇。”

    胡小天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这小丫头真是太精明,老子想什么都被她猜到。

    七七道:“皇宫最近生了不少事,在各大路口设下层层关卡,检查也比过去严明了无数倍,可看来仍然是百密一疏,你能够混进来证明皇宫的安防有所疏漏,明日定然要好好追究他们的责任。”

    胡小天听得头皮一紧,想不到自己的行为为一帮侍卫引来了祸端,慌忙道:“殿下息怒。”

    七七道:“我才没有生气,现在说说你是如何混入了皇宫?”

    胡小天道:“公主那么聪明,我就算不说您也能猜到。”(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