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诛天七剑】(上)
    青袍老者叹了一口气:“年纪轻轻却如此拘泥不化,真是可惜可叹!”他伸出手去轻轻折断了一根青竹。

    霍胜男先下手为强,向前跨出一步,手中青钢剑掬起一抹冷光,追风逐电般向老者的手腕刺去,霍胜男以克敌制胜为主要的目的,她并没有一定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青袍老者唇角泛起一丝轻蔑的冷笑,看到霍胜男的剑锋距离自己还有一尺左右,方才抬起手来,手中清影一抖,竹竿的顶端敲击在青钢剑的刃缘,噌!的一声,利用青钢剑的剑刃刚好将青竹的顶端削出一个斜面,尖锐锋利如同剑刃,然后青袍老者的手腕一个微妙地转动,青竹抖动了一下,拍击在青钢剑的剑身之上,啪!的一声,青钢剑因为这次撞击整个剑身都颤抖了起来,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强大的力量通过青钢剑传递到了霍胜男的右手之上,震得她虎口剧痛,青钢剑险些脱手?无?错?飞出。

    青袍老者手中青竹回收一寸,然后宛如毒蛇一般弹射而出,直刺霍胜男的咽喉,霍胜男强忍手臂的酸麻和疼痛,回手反削那根青竹。

    青袍老者刺她咽喉乃是虚招,等到霍胜男出招之后,手腕迅旋转,青竹瞬间改变了方向,尖端刺在霍胜男手腕太渊穴之上,霍胜男手腕如被电击,整条手臂又痛又麻,太渊穴乃手太阴肺经关口所在,被刺中之后,她的右臂瞬间脱力,手中青钢剑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青袍老者扬起手中青竹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却听身后传来口宣佛号的声音:“阿弥陀佛,施主为何在我佛门境地做出这种恃强凌弱之事?”

    却是觉正和他的师弟觉明两人出现在茅舍之前。

    青袍老者皱了皱眉头。沉声道:“两位小师父,老夫只是处理一些私人恩怨,无意惊扰宝刹的清净,此乃方外之事,还望两位小师父不要插手。”

    霍胜男和青袍老者交手之后已经知道自己的武功和对方相差甚远,她并不想连累两位无辜的僧人。大声道:“两位师父快快离去吧,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和你等无关!”

    觉正目光炯炯望着青袍老者道:“在灵音寺的范围内决不允许有恃强凌弱的事情生,还请这位施主离开本寺,不要惊动其他的僧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青袍老者呵呵笑道:“既然小师父这样说,老夫也只能从命。”他向霍胜男冷冷看了一眼道:“你给我记住,今日之事绝不会作罢,山高水长。我等必有相逢之时。”他拱了拱手向松树走去,似乎要去牵他的那头黑驴。

    霍胜男没想到他在两名僧人出现之后居然这么容易就放弃追杀胡小天,选择离开,总觉得青袍人有诈。

    果不其然,那青袍老者走了两步之后,却突然一个箭步向觉正冲去,手中青竹出一声尖啸,闪电般戳向觉正的右眼。青袍老者出手极其卑鄙。竟然想出其不意先将觉正制住。

    “小心!”霍胜男大声提醒道。

    觉正扬起右拳,拳头对准了青竹。一拳迎了上去,他出拳的刹那,手臂的肌肉鼓胀开来,双腿稳扎马步,普普通通的一记直拳,却隐含着伏虎擒龙的威猛气势。

    青竹的尖端破空出毒蛇吐信般的嘶嘶声响。青竹和空气摩擦出接连不断的气爆之声,信手折来,普普通通的一根青竹在青袍老者的手中竟然拥有雷霆万钧的力量,惊天地泣鬼神,化为一蓬青光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力量刺向觉正的拳头。

    觉正面目慈和。不见任何恐惧,也没有因为青袍人的阴险毒辣而流露出任何的怒气,朴素的一拳正如他朴素的僧袍,朴实无华但却大巧若拙,伏虎降魔拳,力可伏虎,势可降魔,面对对方恶魔般的一剑,丝毫不落下风。拳头雨那道高行进的青光相遇,青袍人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仿佛看到觉正的右拳被洞穿的情景,可是当青竹的锋芒戳在对方的肌肤之上却如同戳在山岩之上,坚硬如铁,韧如老竹,青竹的锋芒虽然可以将对方的肌肤刺得凹陷下去,却无法完成突破。

    刚猛无匹的一拳却将青竹震得从中开裂,青竹的尖端出现一道裂痕,然后以惊人的度向青袍人右手的方向扩展,转瞬之间已经开裂到最后一节,青袍人手腕一顿,内力沿着青竹蔓延而上,裂痕的扩展停滞在最后一节处,然后出一声声的破裂声,前方裂开的部分炸裂成为十多根竹篾,然后又在青袍人内劲的作用下旋转凝集,重新成为一体,虽然手中握着的只是一根普通的青竹,但是在青袍老者的操控下无异于神兵利器,青影一晃刺向觉正的右肋。

    觉正脚下未曾移动,拳头一沉化拳为抓,想要一把将对方的青竹抓住,大声道:“师弟,你带他们离开!”

    觉明应了一声,随同霍胜男两人冲进了房间内。

    刚才在霍胜男和青袍老者生冲突之时,胡小天就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又是担心又是着急,想要起身去看看霍胜男的情况,挪动到床边,却因为控制不了身体的平衡,咕咚一声摔在了床下,被碰得鼻青脸肿,有生以来还从未这么狼狈过。

    霍胜男慌忙从地上将他扶起,她的太渊穴被青袍老者刺中之后,手太阴肺经受损,右臂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还好有觉明帮忙,觉明将胡小天背起,他向霍胜男道:“咱们先去寺里面找人帮忙。”

    霍胜男充满感激地点了点头。

    三人出了房门,却见觉正已经被青袍人笼罩在青色光影之中,青袍老者手中青竹挥舞幻化出满天清影,手中青竹时而分散成为十多根竹篾,时而又旋转聚拢成为一体,幻化多端,觉正虽然内力浑厚,根基扎实,但是在青袍人诡异多变的攻击之下已经呈现出败相,现在也是在强自支撑。

    眼前漫天清影忽然消散,觉正感觉压力突减,再看之时,青袍老者宛如一道利箭倏然射向胡小天,霍胜男弯弓射箭,意图阻止青袍老者近身,可是那青袍老者一把抄住羽箭随手投掷了回去,他徒手掷出的一箭却胜过强弓劲弩射,霍胜男躲避不及,左腿已经被羽箭射中,入肉甚深,痛得她闷哼一声,左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觉明背着胡小天,手中还拿着他的行李,正在犹豫是不是放下胡小天来挡住这青袍老人的攻击,此时身后忽然探出一只手来,一把从行李之中抽出一柄大剑,爆出一声怒吼,手中大剑照着青袍老者一挥,初升的新月映射在藏锋宽厚的剑身之上,随着剑身舞动,卷起一团凄迷的月光,一道无形的剑气脱离藏锋向青袍老者飞了过去,青袍老者本来已经准备冲向觉明,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剑而面色大变,他手中青竹在虚空中来回抵挡,身形在空中转折变幻,一直后退了十余丈方才落在地上,手中的青竹只剩下不到半尺的一截,身侧竹林却似有罡风吹过,青竹纷纷倒伏,断裂的地方宛如利剑切斩,光滑而整齐。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剑竟然是胡小天所,胡小天看到霍胜男遇险,情急之下正看到觉明拿着的行囊中露出一支剑柄,却是自己的大剑藏锋,顺势用左手抽了出来,当时顾不上多想,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剑就挥了出去,却想不到这一剑居然奏效。胡乱挥出的一剑竟然能够达到剑气外放的境界。

    青袍老者被这一剑吓得脸色骤变,等他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方才充满震骇地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你真是蠢笨如猪,当真以为我瘫痪了?哈哈!既然你来送死,我就满足你的心愿。”

    青袍老者阴测测望着胡小天,嘴唇动了动,脸上充满狐疑之色。

    胡小天虽然刚刚成功挥出剑气,丹田气海成功启动,但是剑气外放之后马上就封闭如常,胡小天不由得暗暗叫苦,怎么只用了一下就不灵了,娘的,若是吓不走这青袍老者恐怕今天大家都有麻烦了,就算他们四个联手也未必是青袍老者的对手。

    青袍老者点了点头,右手伸出,霍胜男刚刚掉落在地上的青钢剑被一股强劲的吸力所吸引,无风自动,嗖!的一声飞向青袍老者,青袍老者宽大的手掌将青钢剑稳稳抓在手中,脸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沉声道:“胡小天!今天就让老夫领教一下你的诛天七剑!”

    胡小天闻言心中一怔,马上就想起自己在水潭之中得到的那把玄铁剑还有哪个玄铁牌,当初正是修炼了玄铁牌中的一招剑法,才击败了剑宫少主邱慕白,不过胡小天一直都无法确定自己练习的是不是诛天七剑,现在青袍老者这么说应该不会有错。

    青钢剑在青袍老者的手中竟然散出青蒙蒙的光华,难怪都说真正的高手随便拿起一件武器,都可以让普通的武器变成无坚不摧的绝世神兵,此前青袍老者并没有将几个小辈放在眼里,直到现在他才显露出真正的实力。

    第十四章加更送上!(未完待续……)

    第三百六十九章(上: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