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战龙卸甲】(下)
    黑甲巨人竟然不知闪避,姬飞花心中暗喜,却见两道寒芒命中目标,却出当啷声响,原来黑甲巨人的双眼也有防护,只不过采用的是透明的眼罩。黑甲巨人扬起手中盘龙抱柱再度横扫,姬飞花身躯飞起落在距离对方五丈以外的空旷地面上,冷冷望着那黑甲巨人:“你究竟是谁?”

    黑甲巨人桀桀笑道:“你姬飞花诡计多端,难道还猜不到我是谁?”他扬声出一声怪啸,声若惊雷,在雨夜中远远传送了出去。

    姬飞花道:“洪北漠!”除了深谙机关布局智计百出的洪北漠,谁还有这样的本事?

    黑甲巨人道:“我终究还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会说动我的手下毒害于我!”

    姬飞花微笑道:“彼此彼此,能够说服慕容展倒戈相向,你的确有些本领。”目光瞥向远处的慕容展,看到慕容展已经重新站立起来。

    ~无~错~小~说~~~

    洪北漠道:“你始终没有搞清楚一件事,如果想一个人死心塌地地为你效力,绝不可用武力让他屈服!”

    姬飞花唇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你是说,以德服人?”

    洪北漠道:“不错!”举起盘龙抱柱向姬飞花撞击而去。

    姬飞花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他心中已然确定太上皇龙宣恩刚才已经趁机逃出了灵霄宫,今天的这场局他们早有计划,从龙廷盛得到蜡丸被现,可能就是故意透露风声给自己,让自己产生怀疑,从而循着这条线找到灵霄宫,洪北漠这一手根本就是欲擒故纵。

    姬飞花一掌拍向盘龙抱柱。蓬的一声巨响,洪北漠前冲的势头被姬飞花一掌阻止,两人充满杀机的眼神透过层层雨雾交织在一起,于虚空中相互搏杀,两人的内力顺着盘龙抱柱向对方蔓延,在中点处会聚冲撞。两股强大的内力撞击引爆炸,盘龙抱柱从中炸裂开来分成两段,姬飞花的掌心离开抱柱,然后闪电般拍击其上,抱柱的残端旋转着向洪北漠砸去。

    洪北漠也将抱柱向姬飞花砸去,两只抱柱的残端并未在空中相遇,姬飞花投出的抱柱砸在洪北漠的外甲之上,出咣!的一声巨响。洪北漠身躯只是微微一晃,外甲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损伤。右拳挥出,常人头颅大小的拳头倏然之间射向姬飞花,竟然脱离手臂飞旋而出。

    姬飞花躲过洪北漠投来的抱柱,对方的拳头又已呼啸而来,原来洪北漠的右拳和身体之间有一条钢索牵拉。

    姬飞花身躯后仰,躲过对方的铁拳,却想不到那铁拳在贴面飞过之时竟然分解变形,一根根菱形尖刺向姬飞花高射去。危急关头。姬飞花的身躯平贴地面向后方高滑动。

    那一根根尖刺错失目标之后又倒飞回去,结合成为一体。重新组合成铁拳,被钢索牵拉回到洪北漠的手臂之上。

    地面的花岗岩腾飞而起,向上撞击在姬飞花的身体上,却是隐匿在地下的李云聪锁定姬飞花的后退路线,伺机动致命一击。

    这一掌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隔着花岗岩结结实实打在姬飞花的身上。隔山打牛,掌力透过花岗岩传递到姬飞花的身体上,力量的爆点却是在姬飞花的体内。

    姬飞花挨了这一掌,唇角泌出一条血痕,身躯凌空而起。却不敢马上反击,在虚空中连续两个转折,落地之时已经在灵霄宫铜狮的头顶,姬飞花站立于铜狮之上,脸色显得异常苍白,在他对侧的铜狮之上,慕容展挺剑而立,他的脸色比姬飞花更白,病态的苍白,这会儿功夫已经从刚才姬飞花带给他的重创中缓过劲来,银灰色的瞳仁一动不动盯住姬飞花:“束手就擒,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姬飞花呵呵笑道:“你看来是不想要女儿的性命了!”

    慕容展道:“你看我现在像不像投鼠忌器的样子?”

    一道闪电宛如扭曲的长蛇一般撕裂天幕,将整个缥缈峰顶照耀得亮如白昼,姬飞花的双眸下意识地眨动了一下,慕容展的双目却是纹丝不动,他畏惧阳光,喜欢黑夜,但是却从不害怕电光。

    横空而出的剑光可与闪电争辉,这一剑的目的却并非为了刺杀姬飞花,而是要封住她前方的退路。

    洪北漠双拳齐出,钢索牵系的双拳如同两条黑色蛟龙,一左一右向姬飞花狂轰而至。

    姬飞花怒叱一声,双足一顿,脚下的铜狮被他踩得向下深陷,看得见的攻击并不可怕,看不见的刺杀才最为致命,潜伏在地下的李云聪很可能故技重施。

    铜狮陷入地下之后,姬飞花的身躯并没有急于脱离两人的夹击,却出乎意料地向洪北漠的方向俯冲而去。

    他的身躯在空中旋转转折,在两根舞动铁链的缝隙之中飞行穿梭,倏然已经来到洪北漠的面前,此时洪北漠的铁拳尚未收回。

    姬飞花隔空一掌劈向洪北漠的铁甲,无形掌刀劈斩在洪北漠的外甲之上,虽然无形,可是劈砍之力,掌刀之锋利甚至出了神兵利器,外甲之上竟然被劈出一条长约一尺的白色印痕。

    洪北漠的那双铁拳重新收纳回来,一拳砸向姬飞花的身躯。

    姬飞花身躯螺旋般升起,瞬间拔高一丈,然后全向下坠落,一脚踏在洪北漠的头盔之上,这一脚用尽了全力,踏得洪北漠双脚深深陷入地面之中。洪北漠的肩甲移动,隐藏在内侧的箭筒暴露出来,咻!咻!咻之声不断,数十支弩箭射向上方。

    姬飞花一脚踢向洪北漠的面门,咣!的一声,洪北漠的头颅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他屈起右臂,一拳向上击出,此时的洪北漠如同一头钢铁猛兽,姬飞花对他的外甲毫无办法。看到洪北漠再次挥拳攻来,身体向后倒飞意图避其锋芒。

    洪北漠的身体破土而出,两片胸甲移动开来,露出密密麻麻的箭筒,蓬!宛如蜂群般的钢针密集向姬飞花射去。

    姬飞花双手挥舞,空中雨丝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一面透明外罩,钢针射击在外罩之上,突破外罩继续向姬飞花呼啸而来,姬飞花身体急旋转,脱离透明水罩飞出,透明水罩在他的身后形成一道透明的漩涡,强大的离心力让那些呼啸而至的钢针偏离了原有的轨迹,围绕水流的方向旋转起来。

    姬飞花身躯在空中斜行向右转折,拖在她后方的水流和钢针混合的漩涡宛如漫天花雨般向慕容展笼罩射去。

    慕容展手中细剑挥舞,在身体周围形成一面光盾,光盾将雨水尽数阻挡在外,只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些钢针轮番撞击在剑锋之上,虽然慕容展的剑够快,可是仍然有数支钢针疏漏,透过剑盾刺入他的体内。

    姬飞花不敢恋战,准备逃离此地,洪北漠看出他的意图,双拳再度飞出,飞到尽头脱离铁链的束缚,炸裂开来,菱形钢梭呼啸飞向姬飞花。一轮攻击过后,又是一轮,他的外甲不停瓦解施射,到处横飞的暗器封锁住姬飞花每一条可能的退路。

    姬飞花看到洪北漠主动卸掉外甲,暗忖机会毙敌的机会或以到来,身躯在漫天飞舞的暗器中回旋游走,靠近洪北漠,一拳向他攻去。

    双拳相撞,洪北漠被震得后退三步,却见他双目鲜红如血死死盯住姬飞花。姬飞花冷哼一声,又是一拳攻到,看到洪北漠出拳迎击之时,故技重施,咄!地吐出一根钢针,直奔洪北漠的右眼。

    钢针却在距离洪北漠眼皮尚有一寸的地方停滞不前,竟然被洪北漠的护体罡气挡住,洪北漠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一拳迎向姬飞花,他的这一拳比起刚才的力量又增加了数倍,化血般若功,以血养体,弃去外甲乃是要诱敌深入,姬飞花不肯靠近,他哪还有一招毙敌的机会。

    双拳撞击在一起,姬飞花感觉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透过自己的手臂传达到了自己的体内,胸口如同被重锤击中,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后背被慕容展刺破的伤口再度崩裂开来。

    李云聪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姬飞花身后三丈处,双手如抱日月,手臂之中形成了虚空之境,无形的吸引力将周围的雨丝吸引到他的怀抱之中,姬飞花伤口中迸射出的鲜血在这股吸力的牵引下成为一条血线,血液源源不断从姬飞花的体内流失出去。

    姬飞花心中大骇,想要利用内力封住失血。洪北漠凝聚全力的一拳又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姬飞花此时却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选择,他并没有逃避,也没有出拳应对,而是任凭洪北漠的这一拳击中了他的胸膛,他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纸鸢一样倒飞出去。

    李云聪双掌一错,一个巨大的透明掌影于雨中生成,狠狠拍向姬飞花的后心。

    姬飞花的身体撞击在这巨大的透明手掌之上,手掌被她撞得顷刻间化成水雾,她身体去势不歇如流星般撞向李云聪。

    李云聪为之色变,双掌平推向他的后心攻去。

    本章为加更第十一章,还欠三章!再求月票,争取今晚还能送上一更!(未完待续……)

    第三百六十六章(下: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