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五绝猎人】(上)
    五人中的一名驼背男子忽然伏在了地上,比起常人要大上一倍的耳朵紧贴在地面上,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黑狼回来了。”

    秃头男子将手中血淋淋的的羔羊腿扔给对面的独眼男子,那独眼男子身材魁梧,即便是坐在地上,也比其他人要高上一头,接过羔羊腿,接连啃了两口,已然将上面的血肉尽数咬下,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腿骨。然后随手一扔,远处一道黑影无声无息扑了上去,正是那头獒犬,张开大嘴,白森森的牙齿一口就将腿骨叼住。

    喀嚓一声,白骨被獒犬咬成两段,一个矮小的身影扑了上去,却是一个侏儒男子,虽然身材矮小,却生得白白胖胖,乍看上去就像个天真无邪的娃娃,可是他的双目却充满城府和凶悍。

    侏儒亲切地抚摸了一下獒犬的头颅,獒犬将白骨吞下,喉头出阵阵低吼,侏儒似乎听懂了它的话,频频点头。他转向众人道:“黑狼已经现他们的踪迹了!”

    秃头男子又喝了一大口酒,沉声道:“五妹!该动手了!”

    那名女子独自一人跪在距离他们一丈左右的地方,披头散朝着月亮的方向跪拜,她身上披着一件用色彩不同鸟类羽毛编织成的斗篷,脸上也用鲜血涂抹着古怪的花纹,口中念念有词:“天何言哉,叩之即应;神之灵矣,感而遂通。今有某姓有事关心,不知休咎,罔释厥疑,唯神唯灵,若可若否,望垂昭报!一双细眼忽然睁开,双手一张扔出三枚铜钱,目光直勾勾盯在铜钱之上,喃喃道:“六爻皆动!”

    秃头男子再次叫道:“五妹!”

    那女子这才收起铜钱,回到四人身边。

    侏儒精通兽语,他细声细气道:“他们两人就在前方五里处。”

    驼背大耳男子将一幅地图在地上摊开,根据侏儒得到的讯息判断,指了指图上标记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道:“白沙河!不出意外他们就是在河堤之上宿营。”

    独眼高个男子粗声粗气道:“趁着夜色咱们冲过去拧下他们的脑袋,尽早回去交差领赏。”

    秃头男子的目光却望向那满脸血纹的女子,显然在等待着她的意见。

    女子摇了摇头道:“这卦象六爻皆动,连我也看不透凶吉成败。”

    独眼高个男子呵呵笑道:“还用看,咱们五兄妹对付他们两个还不是手到擒来!”

    秃头男子缓缓摇了摇头道:“不可大意,他们非常机警,雇主也提醒过我们,这两人都不是寻常角色,霍胜男的武功心计自不必说,那个胡小天也曾经击败过剑宫高手邱慕白,正面交锋从来都不是咱们五绝猎人的强项。”

    原来这五人乃是大雍赫赫有名的雇佣杀手,他们并称为五绝猎人,老大秃头男子秃鹰周绝天,老二驼背大耳的飞骆驼杨绝地,老三独眼巨人赵绝顶,老四侏儒号称黑心童子的谢绝后,老五就是这个女子,江湖人称吸血女妖的曹绝心。这五人都是被人雇佣,一路追踪胡小天和霍胜男,他们号称五绝猎人,各有专长,尤其是擅长追踪尾行,雇主提供给他们胡小天和霍胜男曾经使用过的物品。五人一路追踪,一直尾随了两千多里,再往前行,就快到康雍两国的边境,按照雇主事先要求,必须要在宇阳城以南才能动手,所以才会一直追踪至今。

    曹绝心道:“这种事情此前还从未生过。”

    独眼巨人赵绝顶呵呵笑道:“五妹,你的卦象从来都没有准过!”

    曹绝心一双细眼迸射出森寒的光芒,充满怨毒地盯住赵绝顶:“我算过你明天会死!”

    赵绝顶怒道:“贱人!竟敢诅咒于我!”他大步想要上前,却被秃鹰周绝天用目光制止,冷冷道:“你都说她不准,又何必生气?老二,说说你的计划!”

    飞骆驼杨绝地道:“大哥说得不错,咱们决不能正面和他们交锋,我们兄妹几个必须以己之长,搏人之短。他们虽然就在前方白沙河宿营,但今晚绝不是最好的动手时机。”他指了指地图道:“你们过来看,按照目前的行程,他们明天就回进入莽虬山,因为两人骑马,他们不会选择翻越野熊岭这条最近的路线,而是要从山谷之中穿过,这道山谷名为灰熊谷,无论他们的马匹如何神骏,进入山谷之后乱石嶙峋,脚程受到影响,没有两天势必无法顺利通过灰熊谷。

    在山林之中才是我等大显身手的地方,我们可以连夜前进,在灰熊谷的中心预先设下埋伏,将他们在谷中铲除。

    黑心童子谢绝后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脸上的表情显得天真无邪又异常兴奋:“听说胡小天是个太监,他的肉一定非常好吃。”

    独眼巨人赵绝顶眨了眨铜铃般的双眼道:“你怎么知道?”

    谢绝后振振有辞道:“羯羊的肉鲜美无比,人自然也是这样。”

    赵绝顶听完感觉颇有道理,点了点头道:“老四说得不错,真是有学问呢。”

    飞骆驼杨绝地道:“我不跟你们抢那个太监,霍胜男交给我。”他从怀中抽出一方丝帕,凑在鼻子上用力吸了口气,一脸陶醉,仿佛驼背在一瞬间也挺直了不少:“我要好好尝尝这位女将军的味道。”

    秃鹰周绝天道:“这件事绝不可大意,霍胜男的人头就值一万两黄金,胡小天的脑袋虽然是暗花,可也价值五千,做成了这一票生意,咱们这辈子都衣食无忧了。”

    清晨到来的时候,胡小天已经衣冠楚楚地出现在霍胜男面前,清晨的阳光虽然并不强烈刺眼,可霍胜男却有种不敢抬头的感觉,后半夜就没睡好,好像做了贼似的,甚至想过是不是应该不辞而别和胡小天分道扬镳,以免路上尴尬,在鸿雁楼地下密室中联手对付黑尸的时候,她的手只是摸到了不该摸的东西,毕竟隔着衣服,大家都不提这事儿也就蒙混过去了,可昨晚自己又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心底已经无数次提醒自己,根本没看到,可那东西丑陋的样子马上在脑海里晃荡起来。

    向来豁达的霍胜男感觉自己就快没脸见人了。

    胡小天却是大大咧咧仿佛什么事情都没生过一样,拿着地图若有其事地对着前方看了看,指了指远方高耸入云的山峦道:“前方就是莽虬山,那座最高的山峰叫野熊岭,山路险峻,小黑和小灰是翻不过去的,所以咱们要取道灰熊谷,从山谷中穿过去,你意下如何?”

    霍胜男愣了一下才知道他在问自己:“啊?什么?”大脑明显处于放空状态,目光和胡小天交汇,脸刷得就红了起来,还好已经事先将面具戴上了,胡小天不会看到。

    胡小天虽然看不到霍胜男的脸色变化,可是从她的目光中早就现了她的尴尬和羞涩,其实昨天晚上绝非有心,他也不是个天生暴露狂,按说自己没占啥便宜,明明让霍胜男看了个清楚,应该害羞的是自己啊,不过自己还是低估了自己脸皮的厚度,胡小天并没有感到羞耻,反而觉得有些沾沾自喜,经过这件事,他们两人之间的感觉变得有些微妙,有些暧昧,姥姥的,我还有些小激动呢。

    胡小天显然比霍胜男更善于隐藏自己,他收起了营帐,向霍胜男道:“走吧!这两天只怕都要在山里渡过了。”

    霍胜男翻身上了黑马,回身向后方看了看,确信没有人追踪他们,长舒了一口气,这一路走来还算顺利,并没有遭遇任何的堵截和追杀,等穿过灰熊谷,莽虬山的那边就是平原了,估计再有七天就可以抵达庸江,渡过庸江就是大康的境界,自然不用担心来自大雍方面的追兵,也不必担心身份暴露了。霍胜男心中暗暗想到,等进入大康境界,就和胡小天分道扬镳,省得终日相对,如此的尴尬难堪。不知为何,她感觉心里开始有那么点害怕胡小天,这种感觉不知从何时开始。

    胡小天已经纵马涉过白沙河,前方细窄的河段,水位颇浅,堪堪没到小灰的大腿,胡小天将双腿翘起以免被河水沾湿,转身向霍胜男道:“老弟,快点赶路了!”

    正在说话的时候,冷不防小灰向水下一沉,胡小天猝不及防,被弄得裤子都湿了,却是小灰故意捉弄,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

    霍胜男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也催马随后进入小河,小黑比小灰更加不靠谱,整个身躯都沉了下去,霍胜男的浑身衣服都被浸湿,周身曲线玲珑必现,这下轮到胡小天幸灾乐祸了。

    霍胜男恶狠狠瞪着胡小天,心中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忽然现和他一路同行,任何的事情都变得那么的意趣盎然,究竟是自己的心境生了改变还是胡小天改变了自己?她也说不清楚,想不明白。

    加更第四章送上!r1152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