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晴空霹雳】(上)
    薛胜景在铁铮的陪同下走入佛笑楼,低声道:“损失情况怎么样?”

    铁铮低声道:“我刚刚清点过,一共丢失了五件宝物,窃贼应该只是进入了三层库房,其他的地方并未涉足。”

    薛胜景听他这样说才松了一口气,环视佛笑楼的大堂,目光落在那尊巨型和田玉雕之上,他向铁铮道:“没事了,你先出去。”

    铁铮点了点头,转身出门,将外面的大门关上,薛胜景望着那尊和田玉雕,小眼睛中流露出欣慰的光芒,举着灯笼环绕玉雕走了一圈,确信玉雕无恙,伸手轻轻抚摸玉雕,仿佛抚摸着一位绝世美女的,温润柔滑,他的目光也在瞬间变得温柔了许多。独自在玉雕前呆了好一会儿,听到外面铁铮道:“王爷,太医院的徐太医和金鳞卫石统领过来了。”

    薛胜景冷哼了一声,他举步出门,外面的雨仍然很大,夜雨中的王府模糊不清,铁铮站在门外,距离他不远处还有十名武士在静静守候着,今晚生了刺杀王爷的事件,让整个王府变得风声鹤唳。

    薛胜景怒道:“混账,就知道这帮人无法将秘密守住。”

    铁铮道:“王爷,这么大的事情纸包不住火,更何况今晚长公主和大皇子都在现场。”铁铮的意思很很明显︾8,皇宫能够这么快做出反应应该和皇族有关,说不定就是长公主和大皇子中的一个走漏了风声。

    薛胜景道:“霍小如现在何处?”

    铁铮道:“遵照王爷的吩咐已经将她单独关在倚云楼。”

    薛胜景点了点头道:“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伤害她。”

    “是!”

    薛胜景来到聚宝宫,里面的一片狼藉已经收拾干净,太医徐百川和金鳞卫统领石宽都已经到了,马青云正在那里陪着两人,石宽在向他打听今晚刺杀的详情。他在任何时候都显得不苟言笑,带着一股慑人的威严。

    看到燕王归来,石宽停下了询问,向薛胜景抱拳道:“王爷!陛下听说王爷遇刺,特地派在下陪同徐太医过来探望。”

    薛胜景呵呵笑道:“石统领的消息真是灵通。”

    徐百川道:“王爷,要不要我为您检查一下伤势?”

    薛胜景道:“不妨事。我刚刚吃了百草回春丸,现在已经不痛了。”他在椅子上坐下。

    徐百川拎着药箱走了过去,借着灯光检查了一下薛胜景颈部的伤口,确信伤口无恙,又帮助薛胜景重新清理了一下。他低声道:“这百草回春丸果然是解毒圣药,不过还比不上黑冥冰蛤。”

    薛胜景听到黑冥冰蛤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此前他拒绝胡小天的时候就说黑冥冰蛤被人盗走,想不到一语成谶,居然真得被自己说中。今晚黑冥冰蛤竟当真被盗了,想起这件事薛胜景好不沮丧。幸亏霍小如在簪上喂制的毒药不烈,如若不然,恐怕百草回春丸也难以救治他的性命。

    徐百川道:“还好王爷所中毒性不烈,百草回春丸足以中和王爷体内的毒性,对王爷的身体也不会造成大碍,只是这外伤可能要休养几日才能愈合。为了稳妥起见,我给王爷再开一张排毒的药方。”

    “有劳徐太医了。”

    徐百川跟随马青云去一边开方子。

    石宽来到薛胜景面前道:“王爷。我听说今晚刺杀王爷的乃是霍小如?”

    薛胜景呵呵笑了起来:“石统领的消息很是灵通啊,的确有这件事。”

    石宽抱拳道:“陛下派我前来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彻查这起行刺案件。”

    薛胜景摇了摇头道:“不必了,这件事情本王自会调查,石统领你回去帮我转告陛下,多谢他的关怀和体恤,我的伤没什么妨碍,让陛下不用为我担心。”

    石宽见到薛胜景断然拒绝。也不好继续勉强,恭敬道:“王爷还要多加小心,我听说王府今晚丢了一些东西,不知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物事?”

    薛胜景笑道:“真正珍贵的东西,也不会让窃贼轻易找到。只是丢失了一些普通的藏品罢了。”

    送走了石宽和徐百川一行,薛胜景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他向马青云道:“马青云,你刚刚都跟他说了什么?”

    马青云慌忙道:“王爷,属下什么都没说,关于今晚的事情只字未提。”

    薛胜景点了点头,却不经意触痛了颈部的伤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马青云关切道:“王爷您受了伤,还是早些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不如等到明天再说。“

    薛胜景道:“铁铮,陪我去倚云楼看看。”

    倚云楼内灯火通明,霍小如被五花大绑捆在廊柱之上,其实她的穴道已经被制住,但是为了以防万一,铁铮仍然做足措施。此时霍小如的内心中充满恐惧,她并非是怕死,而是害怕遭受凌辱,恨只恨自己没有把握机会,非但没有手刃大仇,还成为燕王的阶下之囚。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霍小如一颗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此时再惶恐也是无用,唯有挺起胸膛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

    薛胜景在门前停步,向铁铮道:“将所有守卫撤到楼外,任何人不得靠近倚云楼。”

    “是!”

    铁铮打开门锁之后离去,薛胜景目送他的身影消失,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烛光下霍小如脸色格外苍白,紧咬双唇,充满仇恨地望着燕王薛胜景。

    薛胜景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簪并没有能够将他当场刺杀,簪上的毒液也没能将他毒杀。看到燕王并无大碍,霍小如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无底深渊,可怜自己大仇未报,还连累这么多的姐妹深陷险境,这次的刺杀计划可谓是全盘皆输。

    燕王薛胜景慢慢靠近霍小如,双目静静凝望着她的面庞,双唇紧紧抿在一起,低声道:“霍小如,我和你无怨无仇,你因何要杀我?”

    霍小如愤然道:“要杀便杀何必废话!”

    燕王薛胜景呵呵冷笑道:“听起来倒是有些骨气,你以为求死就那么容易?”一双小眼睛迸射出阴森的寒芒:“本王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会让你失去一个女人最起码的自尊和廉耻,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霍小如早已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听到燕王亲口说出,内心反倒不再害怕,充满鄙视地望着薛胜景道:“你好歹也是大雍国堂堂的燕王,对一个弱女子采用这样卑鄙下流的手段,也不怕天下人耻笑。“

    薛胜景道:“任人评说,如果本王放过一个意图谋害我性命的凶手,那么天下人岂不是更要笑我妇人之仁、懦弱无能。”

    霍小如道:“最多就是一死,我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就已经做好了任何的准备。”她闭上双眸昂起头颅,露出雪白柔美的粉颈,一副引颈待宰的模样,心中早已断绝了生念。

    薛胜景扬起右手,手中握着的正是霍小如用来刺杀他的簪,簪的尖端轻轻落在霍小如咽喉之上,轻声道:“这簪你就究竟从何得来?”

    霍小如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一样,紧闭双目一言不。

    薛胜景道:“你虽然不说,可是本王也知道,这簪是一个名叫云绮的女人送给你的是不是?”

    霍小如依然没有说话。

    薛胜景忽然伸出手去一把抓住霍小如的领口,霍小如惊得美眸圆睁,尖声道:“你想干什么?”芳心之中害怕到了极点。

    薛胜景将她的衣领拉开,霍小如娇艳如雪的左肩暴露在烛光之下,虽然她个性坚强,做好了舍身复仇的准备,可是真正屈辱到来之时,她也感到惊恐绝望,一时间心中万念俱灰,当时刺杀不成,为何不一头撞死在廊柱之上,也好过受这贼子的屈辱,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她不知此时为何会突然想起胡小天,鼻子一酸,双眸之中泪水滚滚而落。

    当啷!薛胜景手中的簪竟然落在了地上,他目瞪口呆地望着霍小如的左肩,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为惊恐的事情,缓缓摇了摇头,踉跄着向后退去,一双小眼睛瞪到了极致,震骇的目光死死盯住霍小如肩头上的红色印记,霍小如的左肩生有五颗鲜红的胎记,形如梅花,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越显得娇艳动人。

    薛胜景的眼圈竟然红了,他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霍小如本来羞愤交加,恨不能当场死去,可是看到薛胜景如此反应,她反倒奇怪起来,自己身上的这五颗胎记从出生就有,难道是胎记将他吓住?

    燕王薛胜景道:“你……你是云绮的女儿……”

    霍小如咬了咬樱唇,恨恨道:“奸贼,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何杀你?你凌辱了我的娘亲,害死了我的家人,我恨不能生啖你的血肉,挖出你的心肝,祭奠我的爹娘……”说到这里,联想到此时自己的处境,含泪道:“爹!娘!女儿无用,不能为你们报仇,只有泉下相见了。”

    周一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