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惊喜连连】(上)
    薛胜景向周围看了看道:“李沉舟呢?你们两个不是从来秤不离砣砣不离称的吗?”

    薛道洪笑道:“本来我是邀请他的,可是他说晚上要陪夫人下棋。【”

    薛胜景呵呵笑道:“这位李将军可真是一个情种。”

    薛道洪道:“无情岂是真豪杰,我对沉舟夫妇也是羡慕得很呢。”他压低声音对叔叔道:“叔叔身边的这两位侍婢都是尤物啊。”脸上充满了艳慕的表情。

    薛胜景笑道:“若是你喜欢,叔叔便送给你了。”在当今这个男权社会,贵族之间相互赠送婢女的事情见怪不怪,已经成为一种拉拢关系的手段。

    薛道洪笑道:“侄儿可没那个意思。”

    薛胜景道:“回头我让人送两个更好的去你府里。”

    叔侄两人相视而笑,正准备携手入席之时,却听到门外又有人通报,却是长公主薛灵君到了。

    听闻薛灵君到来,不但胡小天感到诧异,连薛胜景也颇为诧异,他今晚夜宴,这位皇妹并不在邀请之列,却不知她为何不请自来?

    薛灵君的出场光彩照人,一身精工细作的金色长裙凸显出她曲线玲珑的身材,熟女的妩媚风范一览无遗,刚一进入聚宝宫就已经成功捕获了所有男子的眼神。

    胡小天也是男人,自然也被薛灵君的美艳出场所吸引,感叹她实在是一代尤物之时,心中又不免有些不平,看来大雍皇族谁也没把安平公主的死放在心上,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别看他们在起宸宫装得悲痛莫名,可一转眼马上就笑逐颜开。聚在这里饮酒作乐风光快活。

    夕颜看到胡小天一双眼睛望定了薛灵君,心中忽然泛酸,在桌下伸出手去,在胡小天的右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胡小天腿上的肉却是货真价实,痛得大胖脸都哆嗦起来,充满委屈地看了夕颜一眼。

    夕颜以传音入密道:“瞧你那色授魂与的样子。只差眼珠子都掉在地上了,恶心,口水都流出来了。”

    胡小天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家长得漂亮,看看有罪吗?”

    夕颜咬牙切齿道:“怎么不见你这么看我?”

    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我是你爹,要是当爹的这么看女儿岂不是要遭天谴。”

    夕颜道:“我才不管什么天谴不天谴,你不许看她,只能看我。”

    胡小天心中这个天雷滚滚,这他妈哪儿跟哪儿啊!大庭广众之下。让当爹的色迷迷地看着亲生女儿,老子没那么变态。

    此时众宾客纷纷就坐,大皇子薛道洪跟叔叔、姑姑两人在座坐下。燕王薛胜景笑道:“今晚本王在王府设宴,诚邀各位新朋旧友,本着以宝会友的目的,相互切磋藏宝之心得体会,也算得上是文人雅趣。”

    众人齐声道:“多谢王爷盛情!”

    薛胜景道:“既然请大家来,就一定不会让大家空手而返。今日本王给各位准备了三大惊喜!”

    众人都凝神屏气,且听这位燕王究竟有什么惊喜留给大家。

    薛胜景道:“这第一件惊喜。本王这些年走遍天南海北,将我所见到,所听闻的奇珍异宝一一记录下来,并亲手绘制出图谱,交给印局,装印成册。一共是三大本,今晚来赴宴的宾客人手一册!”

    众人齐声欢呼,薛胜景虽然长得肥胖蠢笨,但是其人却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在藏宝鉴宝方面更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大家。他的这本宝物图册肯定有相当的收藏价值。

    薛道洪举杯道:“来!咱们一起敬我的皇叔,祝皇叔身体安康,富贵延年!”

    所有人同声响应。

    薛胜景哈哈大笑,端起面前酒杯,长公主薛灵君双手举杯道:“皇兄我敬您一杯!”

    薛胜景愉快地将这杯酒饮尽,低声道:“皇妹好像有心思呢?”

    长公主薛灵君幽然叹了一口气道:“不瞒皇兄,最近生了不少的事情,我的心情就像这天气一样,郁闷得很。”

    薛胜景笑道:“烦恼全都是自己找来的,皇妹不妨学学我,放松心情,与世无争,享受人生不亦快哉。”

    薛道洪一旁道:“皇族之中能像皇叔这般豁达的没有其他人了。”

    薛胜景道:“还是要多亏了你的父皇,如果不是因为本王有那么一位好哥哥,我还不知要有多少事情要去头疼。”三人都笑了起来。薛胜景道:“皇叔,您刚刚说有三大惊喜,这第二大惊喜是什么?”

    其实众人也都在期待着燕王的第二大惊喜。

    燕王道:“这第二大惊喜就是,我请来了天下闻名的舞者霍小如,今晚由她的乐舞团为大家演出一曲《九天凌波舞》。”

    大厅之内顿时掌声雷动,天下间谁人不知霍小如的大名,霍小如乃是大康名伶,由皇后亲自出面请来大雍教习宫廷歌舞,为太后的寿辰庆典做准备。大雍的王孙贵族都以能够见到霍小如一面为荣,更不用说请到她表演歌舞,霍小如在大雍的这段时间,她的乐舞团除了在皇宫内表演过,根本没有在其他场合露过面,可越是如此越是增添了乐舞团的神秘。

    燕王薛胜景居然能够请来霍小如的乐舞团在王府晚宴上表演,足见他的面子之大。

    大皇子薛道洪也是颇为羡慕,此前他也曾经尝试邀请过霍小如前往自己的府邸进行表演,可是却被霍小如婉言谢绝,想不到皇叔居然可以将她请到,羡慕之余,心中又有些不是滋味,他并不认为皇叔的身份地位强过自己,自己才是最可能继承大雍江山的人,霍小如一个伶人居然不给他面子。

    众人翘企盼,期望看到霍小如和她的乐舞团登场之时,燕王薛胜景又朗声道:“在精彩的歌舞表演之前,本王先拿出几样宝物给诸位鉴赏助兴!”

    众人齐声叫好。

    燕王薛胜景击了击,没过多久,一群王府武士在总管铁铮的引领下鱼贯而入,随同他们一起带来的就是王府藏宝楼中的几件宝物。

    先展示在人前的是一座熏炉,鎏金银竹节铜熏炉,熏炉虽然常见,可是这座熏炉却是大有来头,乃是大雍开国皇帝薛久让曾经用过的,形制颇为特殊,通高两尺左右,底座透雕昂张口的蟠龙,龙口中衔有五节竹枝形状的长柄,柄上端向外伸出三条曲体昂之龙,稳稳将炉身托起。炉身呈博山形,下部雕饰蟠龙纹,底色鎏银,龙身鎏金。炉盖口外侧刻有铭文一周,这熏炉真正的价值就在这一周的铭文,这铭文乃是直接取自开国皇帝薛久让的一小诗。

    两名武士将这熏炉呈现之后,然后按照薛胜景的吩咐环场一周示于众人。

    众人望着这做工精美的熏炉无不啧啧称奇,赞叹不已。熏炉本身已经足够珍贵,再加上又是开国皇帝御用之物,意义非比寻常。

    这只是开始,随后两名武士揭开蒙在第二件宝物上的红布,里面却是一株足有五尺高度的红色珊瑚树,珊瑚树层层叠叠,在灯光之下异彩纷呈,众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此前见过的珊瑚树两尺余高就已经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却想不到燕王薛胜景竟然收藏了这么大一棵。连大皇子薛道洪都忍不住走下去,近距离观察那株珊瑚树,不由得啧啧称奇,别说是自己府里即便是皇宫中也没有见过那么大的一株,这位叔父经营有方,真可称得上是富可敌国了。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不无羡慕道:“皇叔的藏品真是让道洪大开眼界。”

    薛胜景笑道:“道洪此言差矣,这不是我的藏品,乃是咱们薛家的藏品,我只是负责为薛家搜集奇珍异宝,兼负看护之责,从未有过据为己有的心思,你喜欢什么只管拿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薛胜景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有什么东西从来都不可以隐藏,尤其是对他的那位皇帝大哥,往往得到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总会第一时间去告诉皇兄,而且皇兄但有所需,他马上忍痛割爱,绝不会皱一下眉头,薛胜景的这种做法绝对是聪明无比。

    薛道洪笑道:“君子不夺人所爱,而且每个人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侄儿对这些奇珍异宝并无特别的兴趣。”心中却暗忖,这位皇叔借着父皇的权势可捞取了不少的好处,日后等到自己登基,一定要让他将这些本属于薛家的东西全都交还给自己。

    长公主薛灵君道:“这些东西又不能吃又不能用,也没什么稀奇的。”

    燕王薛胜景听到妹子这样说,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朗声道:“大家有没有听到,我皇妹看不上我的这两件宝物,你们随身都带来了什么好东西,不如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若是有能让我皇妹看上眼的宝物,本王就用这两件宝物之一来跟你交换!”薛胜景这一手高妙之极,点明了今晚宴会的主题,请你们过来不是白吃饭的,而是要看看你们有什么宝物。顺便又告诉大家,普通的物件儿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至少也要和自己拿出的两件藏品价值相当。(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