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面子】(上)
    董淑妃前来是为了演戏,长公主薛灵君却是奉了皇上的命令前来安抚大康使团方面的情绪,至于礼部尚书孙维辕他过来是为了处理所有的善后事宜,虽然现在弥补过失已经太晚,但是晚做总比不做要强。∽↗

    董淑妃和孙维辕和胡小天打了个照面,说了几句满怀歉意的面子话,然后董淑妃就去内苑看儿子去了。

    孙维辕带了不少人过来,负责安排安平公主的身后事。

    众人离去之后,长公主薛灵君的目光落在胡小天黯然神伤的面孔之上,轻声叹了口气道:“小天兄弟,我此次前来乃是带了陛下的口谕而来,陛下让我替他向转呈歉意,安平公主的事情是非大雍所愿,我们也不想这样的事情生,陛下让你放心,大雍必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凶手,将所有涉及此事者严惩不贷。”

    胡小天淡然道:“公主都已经死了,就算是将所有涉案之人都杀了,我家公主也不会复生。”

    长公主薛灵君咬了咬樱唇道:“小天兄弟,我能够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只管对我明言,只要我能够做到,必然会尽力而为。”其实她的皇兄薛胜康也是这个意思,准备在这件事上对大康使团做出一些补偿,对大康方面也需拿出一个具体的交代。虽然薛胜康早有吞并大康的野心,但是在没有行动之前,有些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在天下人面前,他们并不想失掉礼数。

    胡小天道:“我只想带着公主的遗骸尽快返回大康,让她能够魂归故里,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薛灵君道:“小天兄弟,公主之事我们深表遗憾。在我们心中何尝不将公主当成了我们的家人,她出了事情,我们和你一样伤心。陛下有一个请求,希望兄弟能够迟几日再走,等公主过了头七,你再带着她的遗骸返回大康。”按照民间的习俗。认为人死后魂魄会与头七前到处飘荡,到了头七当天的子时回家,家人应该在家中烧一个梯子形状的东西,让魂魄顺着这趟天梯到天上。

    胡小天明白薛灵君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挽留,很可能是大雍政治的需要,他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做足功夫,为安平公主的亡魂进行度,在另一方面等于是对安平公主在雍都遇刺的补偿。

    薛灵君看出胡小天表情犹豫,她轻声道:“陛下有意在头七这天亲自前来起宸宫吊唁。送安平公主一程。”

    话说到这种地步,就由不得胡小天拒绝了,大雍皇帝如能愿意亲临,等于给足了大康面子,安平公主虽然是大康公主,但是对大康来说她的性命根本无足轻重,绝不会因为安平公主遇刺就和大雍反目为仇,以目前大康的状况。也缺少那样的底气。胡小天可以断定,这七天大雍方面必然会隆重安排安平公主的身后事。给足大康面子,自己如果拒绝,那就是擅作主张了,看来想要即刻离开雍都已经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胡小天向薛灵君道:“承蒙皇上如此厚爱公主,事到如今。小天也只能接受了。”

    薛灵君见他终于吐口答应,脸上流露出欣慰之色:“小天兄弟趁着这几日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胡小天苦笑道:“公主尸骨未寒,小天岂敢妄想。”他低声道:“君姐,小天还有个不情之请。”

    薛灵君道:“你说就是。”

    胡小天的意思是将安平公主的遗体就地火化了,原本是想带着安平公主的遗体返回大康。可现在都摔成了肉酱,总不能带着一包碎肉千里迢迢地赶回去。

    薛灵君道:“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你放心吧这件事我来安排。”

    董淑妃也不明白儿子为何会如此伤心,本来她还以为儿子只是在人前做戏,可是看到薛道铭的模样,一夜之间竟然变得面容憔悴,双目赤红,眼中的悲痛之色是无论如何都伪装不来的。

    薛道铭道:“母妃,孩儿打算这几日留在起宸宫。”

    “什么?”董淑妃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薛道铭道:“曦君虽然没有和我成亲,可毕竟我们已经订下婚约,孩儿理当以亡妻之礼相待。”

    董淑妃看了看周围,确信无人在场,方才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惊声道:“你这孩子莫不是魔障了?”

    薛道铭道:“母妃,孩儿心意已决!”

    董淑妃压低声音道:“无非是做做样子堵住他人口舌,你又何苦为难自己?”

    薛道铭抿了抿嘴唇道:“母妃,孩儿和曦君诀别之时忽然现,我竟然和她在梦中见过……”说到这里,他的双目之中泪光闪烁,显然动了真情。

    董淑妃才不相信这样的荒唐事,如果能够提前知道儿子在见到安平公主之后会对她念念不忘,自己才不会让他过来演戏,见她最后一面。董淑妃提醒他道:“道铭,你和她素昧平生,此前从未见过面,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感情,你现在之所以如此难过,无非是因为你同情心使然。”董淑妃暗忖,儿子或许是因为龙曦月之死产生的内疚,其实她也是一样,虽然反对联姻之事,却并非是出于对龙曦月的反感,龙曦月下场如此之惨,连董淑妃心中也感到有些凄然,甚至还有那么一些内疚。

    薛道铭道:“母妃,若是我当初早一点来见她,或许曦月就不会死。”

    董淑妃真正有些害怕了,她伸手捉住儿子的双肩道:“道铭,你要清醒一些,她的死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并不是我们能够改变。”

    薛道铭黯然摇了摇头道:“母妃,您回去吧。”

    董淑妃颤声道:“你这孩子,怎么可以如此消沉,难道你忘了自己的志向?岂可沉溺于儿女情长!”

    薛道铭道望着寒玉棺道:“母妃,你让我好好冷静一下。孩儿不会忘记自己的志向和职责。”

    董淑妃看到儿子这番模样,心中又是着急又是担心,可是她也不敢多说,只能等儿子的情绪平复之后再行劝说。

    胡小天现在总算领教到什么叫计划不如变化,虽然他恨不能现在就拍屁股走人,可现实却让他不得不多留几天。

    周默听闻还要在雍都呆上七天才能离开。也有些头疼了,真正让他头疼的还是那个妖女夕颜,昨晚在红山会馆闹出的动静或许只是开始,很难说她不会采取其他的行动。

    胡小天道:“大哥,我想你和熊孩子先走。”

    周默愣了一下:“为什么?”

    胡小天道:“昨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担心还会有事情生,所以想大哥先赶到海陵郡。”

    周默明白胡小天的意思,胡小天心中最为放心不下的还是龙曦月,不过龙曦月早已先行在海陵郡等待。而且展鹏和高远都在她的身边保护,应该不会有什么纰漏:“如果我们走了,你身边就没有人照应了。”

    胡小天淡然笑道:“公主都已经死了,谁还会在意我这个大康遣婚史?更何况大雍连续失了礼数,必然会想尽办法进行补偿,大哥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周默道:“你是不是担心那个妖女会对我们下手,以此来胁迫你帮她做事?”

    胡小天抬起头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夕颜虽然做事不择手段,可是她好像还从未真正坑害过自己。即便是昨晚遇到了一些凶险,那也是因为自己没有听她的事先劝告,冒险深入宫室的缘故,胡小天低声道:“大哥放心,我自有对付她的方法。”

    周默望着胡小天,脸上却是充满了怀疑。他不是怀疑胡小天的智慧。只是怀疑胡小天的这句话,自从妖女冒充安平公主混入遣婚使团中,胡小天和她明里暗里的交锋应该有无数次,可似乎自己的这位兄弟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呢。

    胡小天从周默一脸的怀疑已经猜到他心中所想,微微笑道:“大哥武功虽然比我厉害。可是在这方面我要比你强上那么一点,男女之间没必要一定分出个胜负,你要是跟女人认真,那么你就必输无疑了。”

    周默有些迷惘地眨了眨眼睛道:“好男不与女斗?”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有那么点意思,越是好胜的女人,越不要跟她计较,小便宜随便她占,让她以为吃定了你,总有让她吃大亏的时候。”

    周默嘴巴张得老大:“三弟,你好像很在行呢。”

    胡小天道:“马马虎虎,大哥以后有感情方面的困扰只管找我,兄弟不才,还可以为大哥答疑解惑。”

    周默压低声音道:“你跟那妖女……”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八卦,我说你何时也变得那么八卦?我的个人感情问题是我的**。”

    周默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不要忘了,还有人在等你呢。”他所说的这个人自然是安平公主龙曦月,周默亲眼见证龙曦月对胡小天的一往情深,在他心中已然将龙曦月和胡小天视为一对,提醒胡小天这件事当然还另有深意,他担心胡小天被妖女夕颜魅惑。在他看来,论人品论心底论样貌,夕颜没有一样能够和龙曦月相提并论。更何况这夕颜是五仙教的圣女,真要是和胡小天揪扯不清,以后少不了麻烦事。

    只差一张月票就到五十张,到了五十张就是爆点,所以第三更是必然爆的,于是章鱼决定先爆了,还差一张票,相信兄弟姐妹们必然会给我凑上的,不让大家熬夜了,我先更,那张月票补给我好吗?(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