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三十四章【娘娘驾到】(下)
    胡小天道:“霍将军,我家公主命在旦夕,你心中若是有任何的怀疑,等她渡过危险,亲自问她好不好?”

    霍胜男听他这样说,也不禁回到现实中来,无论这件事当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如果安平公主死了,这责任绝不是她可以承担的,想到这里,她的内心顿时变得沉重起来,黯然道:“你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胡小天前往公主房间的时候,看到几名女兵正抬着浴桶出来,浴桶内的水漆黑如墨,这已经是更换过的第三桶水了。

    徐百川和柳长生二人刚刚一起去探望过公主的近况,从两人愁云满面的表情来看,对公主的状况都是一筹莫展。

    胡小天没有询问,默默走入了房间内,来到床边,看到夕颜的脸色,连胡小天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她的脸色非但没有好转,而且变得黑气沉沉,比起此前的状况似乎更加严重了。

    胡小天恭敬道:“公主殿下,你感觉怎样了?”

    夕颜微微将美眸睁开一丝缝隙,看了胡小天一眼,又摆了摆手道:“其他人……出去……”

    两名负责照顾她的女兵,悄然退了出去。

    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居然没有将鞋子藏起来?”

    夕颜闻言一怔,秀眉微颦道:“早已被我收藏得好好的。”

    胡小天顿时明白刚才肯定是霍胜男在故意诈自己,想不到这妮子也有那么深的心机。幸亏自己机警,不然还真要中了她的圈套。

    夕颜道:“她刚刚为我运功逼毒的时候,已经趁机在探察我的经脉状况。我有武功的事情大概瞒不过她。”

    胡小天道:“她虽然怀疑,但是没什么证据。”

    夕颜小声道:“你不是去借什么黑冥冰蛤了吗?怎么没见你将东西拿来?”

    胡小天听她提起这件事不由得苦笑起来:“薛胜景实在是太小气,只送了我一瓶什么百草回春丸。”

    夕颜道:“那黑冥冰蛤可是一件宝物,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取回来留着用。”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美眸生光,显然对黑冥冰蛤极有兴趣。

    胡小天知道她所说的取不是偷就是抢,低声道:“今日之事你打算如何收场?”

    夕颜道:“我若是不死这件事他们肯定还会继续追查下去,我如果死了,很多人就能够得到解脱,你说是不是?”她意味深长地望着胡小天。意思再明显不过,你胡小天也巴不得我死。

    胡小天可不是巴结她死,而是想夕颜借着死从此在雍都消失,那么自己就顺利完成了任务,而且还占尽了道理。要找大雍皇帝理论,讨还这个公道。他压低声音道:“你要是死了,我岂不是要护送你的灵柩再千里迢迢地返回康都?”

    夕颜道:“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自有办法。”

    胡小天正想追问她有什么办法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通报之声,却是淑妃娘娘到了。胡小天向夕颜使了个眼色,起身出门迎接。

    胡小天走出门外的时候,淑妃一行已经来到内苑门外。霍胜男、徐百川、柳玉城全都到前方相迎,柳长生因为腿脚不方便,并没有出现在迎接的队列之中。让胡小天诧异的是,在人群中也没有看到石宽的身影,不知他此时去了哪里。

    众人齐声道:“恭迎淑妃娘娘!”

    董淑妃向人群中环视了一眼,摆了摆手道:“都起来吧,不要惊扰到了安平公主。”脸上拿捏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先走向徐百川道:“徐太医。安平公主的情况怎样?”

    徐百川叹了口气道:“启禀娘娘,安平公主的情况持续恶化。并没有缓和的迹象。”

    淑妃心中喜忧参半,喜得是若是龙曦月过不了这一关。自己埋藏在心头的这根刺总算可以清除了,可忧得是,如果龙曦月当真死了,还不知外界会怎样看待自己,该不会将她的死因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淑妃做事虽然很少顾及别人的感受,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她担心龙曦月遇刺之是一个开始,背后还不知藏着怎样的阴谋,所以她才会选择第一时间过来探望,至少可以堵住一些人的口舌。

    方连海自从来到这里,目光便恶狠狠盯住胡小天,他自从上次在起宸宫受辱之后一直怀恨在心,现在主子也亲自到来,自然感觉有了依仗,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特殊,他早就冲上去找胡小天讨还公道。

    淑妃道:“我去看看她!”她举步向公主的房间走去,方连海紧跟其后,方才走了两步,就见到一人迎上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娘娘且慢!”

    淑妃长眉竖起,凤目之中怒火乍现,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拦住她的去路。

    拦路之人正是胡小天,胡小天道:“娘娘,公主殿下命悬一线,探望之人不宜太多。”

    方连海一直都在寻找作的机会,听到胡小天这句话顿时火冒三丈,怒道:“胡小天,你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拦住娘娘的去路,根本是对娘娘不敬,来人!”

    淑妃嗯了一声,瞪了方连海一眼,她来起宸宫的主要目的地是为了探视,而不是耍威风来了。更何况这种时候,她也不想多生是非,轻声叹了口气道:“你们都在外面候着。”目光在胡小天的脸上审视了一番,方才道:“劳烦胡大人为本宫引路。”

    胡小天恭敬从命,带着淑妃来到房间内。

    淑妃来到床边,看到夕颜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夕颜此刻的状况比起她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胡小天搬了个锦团放在床边,请淑妃坐下,自己轻声唤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夕颜虽然微微睁着眼睛,可是目光涣散,明显有些神志不清。

    淑妃做了个手势制止胡小天继续呼喊她,小声道:“别打扰这孩子,让她好好歇着……”说话的时候眼圈居然红了,双目之中泪光闪烁。

    胡小天当然知道淑妃巴不得安平公主早就死了才好,眼前的一幕根本就是伪装,女人果然都是天生的演技派高手。

    淑妃坐在夕颜床边,充满怜爱地望着夕颜,伸出双手握住夕颜的右手,夕颜的手型很好看,只是指甲都已经变得黑,再看她的面孔,不但黑气沉沉,而且明显浮肿了一圈,现在这幅模样别说淑妃,就算是龙曦月的亲爹亲娘过来也不可能认出她是哪个。

    淑妃叹了口气,低声道:“曦月,本宫自从得知你和吾儿道铭定下婚约,心中就开心不已,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你能早日来到大雍,成为本宫的儿媳,眼看大婚在即,却想不到……你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让本宫怎能不肝肠寸断……”说到这里,双目之中泪水宛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而落。

    如果不清楚她此前针对大康使团的所作所为,肯定会相信她现在所说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真的。胡小天暗自佩服,淑妃能够爬到今日之地位绝非偶然,单单是这份演技,换成现代社会也能混个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了。

    夕颜感到淑妃的眼泪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之上,微微睁开双眸,作出一副迷惘的样子,虚弱无力道:“娘……娘……是你来了吗?”

    淑妃被她叫得一怔,旋即就明白,一定是夕颜的神志不清,将自己当成了她的娘亲,抿了抿嘴唇道:“是我……”

    夕颜的目光仍然呆呆望着上方,喃喃道:“娘……娘……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的……你不管我和皇兄,独自走了……你知不知道,女儿无时无刻不在挂念你……”说着说着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腮边滑落,可身体却一动不动。

    胡小天望着这两位演技高手的表演,此刻的心中唯有叹服两个字可以形容。

    夕颜知道淑妃是在演戏,可淑妃却并不清楚夕颜是在演戏,看到夕颜这番模样,知道她离死已经不远,虽然过去淑妃一直巴不得安平公主早点死才好,可是那并不是她针对这女孩本身,而是针对她的身份,正是因为这场联姻而影响到了她宝贝儿子未来的前程,看到眼前的女孩如此可怜,生命垂危之时仍然念着她的娘亲,竟然勾起了淑妃的恻隐之心。

    淑妃柔声道:“曦月,娘就在这里。”

    “娘……你别离开我……女儿好怕……父皇不管我们了……你前往不要离开我……”

    淑妃道:“别怕,娘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陪你……”说到这里,鼻子竟然有些酸,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此情此景,即便是心硬如淑妃,也不禁有些同情龙曦月的命运了,其实龙曦月也不过是政治上的一个牺牲品罢了,只是她的命运更加不幸,还没有等到和自己儿子成亲的那一天就遭遇刺杀,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异国他乡。

    夕颜道:“娘……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了……我什么都看不到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第二更送上,再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