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三十四章【娘娘驾到】(上)
    薛胜景的一双小眼睛眯了起来,流露出狡黠的目光:“大康和大雍之间的关系早已注定,无论联姻成功与否都改变不了大局。此次联姻重要的绝不是婚姻本身,也不在安平公主。”

    马青云道:“如果安平公主生了意外,只怕要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薛胜景道:“闹得越大越好,本王才懒得趟这趟浑水,你去打探清楚,昨晚起宸宫到底生了什么?”

    “是!”

    马青云离去之后,薛胜景从袖中取出一个玉匣,展开玉匣,里面却是一只洁白如玉的山蛙,这就是胡小天前来索求的黑冥冰蛤,薛胜景看了一眼又将玉匣重新合上,喃喃道:“两个小崽子未免太心急了一些,惹出了这么大的祸端,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收场。”

    清晨仍然阴云密布,暗淡的天光让人的心头有些透不过气来,昆玉宫总管方连海快步走入宫中,董淑妃刚刚洗漱完毕,正坐在铜镜前,一名宫女为她梳理着秀,忽然董淑妃的肩头颤抖了一下,那宫女吓得停下了动作。

    淑妃缓缓转过脸去,凤目圆睁,怒视那名梳头的宫女,宫女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董淑妃扬起手来狠狠甩了她一记耳光,怒道:“没用的废物,是不是想谋害本宫?”

    那宫女磕头如捣蒜:“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大雍后宫之中,董淑妃的难伺候是出名的,这些年中在她手下倒霉的宫女太监不计其数。

    董淑妃正要作,却听到方连海尖声尖气的声音传来:“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淑妃冷冷望着方连海。方连海却是满脸堆笑。

    淑妃道:“一大早的,你死哪儿去了?”平时都是方连海为她梳头,如果不是他不在,也不会轮到这个宫女,手法根本不能和方连海相提并论。梳头的时候战战兢兢,不小心扯掉了淑妃的几根头,淑妃向来惜如命,火也是正常,当然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都气不顺也占很大的原因。

    方连海从小宫女手中接过象牙梳子,使了个眼色。那小宫女如释重负地退了下去。

    等到四下无人,方连海方才低声笑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何喜之有?”

    方连海嘿嘿笑道:“奴才刚刚得到消息,昨晚起宸宫遭遇袭击,死伤不少。那安平公主也受了重伤。”

    淑妃身躯一震,猛然转向方连海,浑然不顾梳子扯痛了头:“你说什么?”

    方连海道:“那大康安平公主受了重伤,听说是中毒,太医院的徐百川和神农社的柳长生全都过去了,据说这次要凶多吉少了。”他一脸笑意道:“此事对娘娘来说不是大喜事吗?”

    淑妃咬了咬嘴唇,站起身来,有些不安地来回踱步。走了几步:“有人刺杀安平公主?”

    方连海点了点头道:“娘娘这下总算可以安心了。”

    淑妃怒道:“混账东西,这和本宫有何关系?”

    方连海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躬身行礼道:“奴才一时高兴说走了嘴。还望娘娘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淑妃斟酌片刻方才道:“此事非同小可,你马上安排一下,本宫要亲自前往起宸宫探望。”

    “什么?”方连海一脸愕然。

    淑妃怒道:“还不尽快去办!”

    “是!”

    董淑妃此时心乱如麻,听到安平公主遇刺的消息她根本没有感到任何的喜悦,这件事并非是她所策划,能够在尔虞我诈的后宫中走到如今的位置。不仅仅要依靠她背后家族的影响力,更重要的一点还是要依靠自身。董淑妃第一时间就想到此事可能会造成的影响,此前她针对大康使团的种种做法已经惹得太后不悦。而且亲自出面干预。经过此事之后,淑妃已经重新考虑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方法,既然无力阻止这场联姻,就只能顺其自然,等到安平公主嫁入家门之后,她这个做婆婆的有无数种手段来对付她。

    昨晚生在起宸宫的这场刺杀已经完全打乱了董淑妃的计划,虽然此前她无数次希望龙曦月在前来雍都的途中死去,可真正当龙曦月的性命危在旦夕只是,董淑妃却意识到这件事大大的不妙。连方连海这个奴才都认为这件事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大喜事,那么多数人都会认为最希望安平公主死的就是自己,也就是说肯定会有很多人会怀疑到她的身上。

    胡小天回到起宸宫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一群人都在院子里等着他,看到胡小天沮丧的表情,所有人都明白他这次的燕王府之行可能是无功而返。徐百川听说黑冥冰蛤被人窃走的事情,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安慰胡小天道:“其实就算借来黑冥冰蛤也无法彻底将公主殿下体内的毒素肃清,目前已经查出,公主殿下至少被七种不同的毒物咬中,而且她饮用的茶水中被人下药。”

    柳长生坐在长廊内,脸上的表情凝重之极,胡小天来到他的身边,恭敬道:“柳先生,这里是燕王爷送给我的一瓶百草回春丸,您看有没有用处?”

    柳长生叹了口气道:“没什么用处,公主殿下所中的毒素早已侵入五脏六腑,即便是能够借来黑冥冰蛤也一样改变不了什么。”

    胡小天闻言色变,即便是在柳长生面前也要将戏份演得十足:“柳先生,您是说,我家公主她……”

    房门从里面打开了,霍胜男缓步走了出来,她的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憔悴了许多。

    守在门外的女兵慌忙上前去搀扶她,霍胜男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事情。她向柳长生道:“柳先生,已经按照您所说的办法做了,只是效果并不明显。”

    柳长生对这个结果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点了点头道:“霍将军还是尽快回去休息吧。”

    霍胜男双眸向胡小天扫了一眼,轻声道:“胡大人,我有句话想单独对你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跟着霍胜男来到了她的房间内。

    霍胜男刚才运功替夕颜逼毒,内力损耗甚巨,呼吸的节奏都变得有些急促。

    胡小天道:“辛苦霍将军了!”

    霍胜男盯住胡小天的眼睛,双目灼灼,犀利的目光宛如刀锋般想要直刺他的内心深处:“安平公主会不会武功?”

    胡小天马上明白,她应该是在运功疗伤之时现了什么,一个习武之人的经脉和普通人还是有明显区别的,想要现这一点并不困难,胡小天道:“应该会一些,只是我从未见公主出过手!”他的回答滴水不漏。

    霍胜男道:“刚才我为安平公主逼毒疗伤的时候,现她的后背有两处伤痕,乃是遭受重击所致,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已死了,公主能够活到现在实属侥幸。”

    胡小天知道她对这件事产生了很深的怀疑,轻声叹了口气道:“任何事都有可能,霍将军又不懂医术,你的判断也未必准确。”

    霍胜男道:“我虽然不懂医术,但是我自幼习武,对拳脚棍棒形成的伤痕还算了解,刚才胡大人说你回来的时候公主已经中毒倒在房间内,可据我看,公主却是经历了一场激烈搏杀呢。”

    胡小天道:“霍将军是在怀疑我了?”

    霍胜男道:“胡大人如果真想打消我的疑虑,为什么不将整件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

    胡小天道:“让我说什么?我见到什么,经历了什么已经完完全全告诉了你们,你如果还有怀疑,只管去找证据。”

    霍胜男道:“你以为我当真找不到证据?安平公主虽然将衣裙更换过,但是她的鞋子还没有来得及丢出去,鞋底上面沾了不少的花泥。”

    胡小天心中一怔,夕颜居然这么不小心?留了这么大一个漏洞给霍胜男抓住?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霍将军,难道在刺杀生之前,公主殿下就不能出门去转转?你这么说在下就有些不明白了,我家公主身中奇毒,性命危在旦夕,我可曾说过一句埋怨你的话?你奉太后的命令接管起宸宫的警戒之责,昨晚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你的手下勾结杀手,岂会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怒道:“胡小天,你以为我是在推卸责任吗?”

    胡小天道:“这么大的责任只怕霍将军担不起!”

    霍胜男拍案怒起:“胡小天,是我的责任我霍胜男自会承担,绝不会推诿给其他人……”她的情绪过于激动,竟然感到眼前一黑,双腿一软,仰头便倒。

    胡小天慌忙伸出手臂,一把搂住她的纤腰。

    霍胜男是因为刚刚内力损耗太大的缘故,又因为和胡小天的这番争执急火攻心,所以才会差点晕倒过去。怒道:“你放开我。”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你坐下再说。”他扶着霍胜男坐下之后,望着她惨白的面容,心中暗叹,霍胜男也不容易,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只怕就算有太后宠着她,也必须要承担一些责任,不然在面子上对大康方面无法交代得过去。无论自己是不是存心,都等于将霍胜男坑了一次。可命运转折的关键时刻,绝对不容许有任何的心慈手软。(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