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二十九【杀气腾腾】(上)
    白德胜目光一凛,向随行的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太监悄然跟在胡小天的身后。

    胡小天在河岸边又回过头来:“别跟着我啊,我不习惯被别人看的。”那太监有停下脚步,看了看白德胜,白德胜努了努嘴,眼睛恶狠狠瞪了这厮一眼,打心底埋怨这厮废物一个。

    白德胜远远望着胡小天在河边草丛中蹲了下去,他向那名手下做了一个挥刀的动作。

    草丛中又传来胡小天的声音道:“喂!你们谁带纸了,我没带手纸嗳!”

    白德胜向那名手下招了招手,阴阳怪气道:“杂家带纸了,我这就给胡大人送过去。”为了谨慎起见,他决定亲力亲为,现在是铲除胡小天最好的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胡小天道:“想不到蹲在河边方便居然如此舒爽,这感觉真是爽呆了!白公公,你要不要试一试,我给你留了个位置。”身后草丛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白德胜一步步向他走了过来。

    胡小天默默计算着白德胜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微笑道:“白公公,你不嫌臭的?”

    白德胜的右手扬起,袖口寒光乍现,却是在袖中暗藏着一把细窄的弯刀。白德胜阴测测笑道:“人吃五谷杂粮,谁能没有急的时候。”他又向前走了一步,弯刀露出袖口忽然无声无息地刺向胡小天的后心。

    白德胜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胡小天的上半身,竟然没有留意到胡小天隐藏在草丛内的下半身根本没有脱裤子。

    在他动刺杀的刹那胡小天的身躯向前腾跃出去,身在半空中不可思议地旋转过来,手中握着的一把沙石劈头盖脸向白德胜撒去。沙石经过胡小天的内力激无异于强弓劲孥激射而出,尖啸声中袭向白德胜的面门。

    白德胜手中弯刀如同新月,掬起一抹凄厉的寒光。在自己的身前化作一团无懈可击的光幕,将沙石尽数挡在外面。而胡小天却抓住这一时机,足尖在地上轻点,身躯再度腾跃而起,摆脱白德胜,以惊人的度冲向其中一名太监。

    白德胜的两名跟班此前分散开来分别守住两角。意图封锁胡小天可能的退路,胡小天的确可以选择跃入河水之中,以他的水性摆脱这帮人的追杀应该不难,可是在击败邱慕白之后,胡小天对自己的武功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逃走不是目的,他要将这意图刺杀自己的三人逐一击败,搞清楚此次刺杀的幕后主使。

    那名太监身材枯瘦,看到胡小天冲向自己。不慌不忙地亮出软剑,右手一抖,剑身锵琅琅一阵鸣响,如同银蛇般扭曲刺向胡小天的下阴。

    胡小天暗叫一声好,吸了一口气,身躯硬生生在空中拔高三尺,躲过对方的刺杀,一脚踢在那太监的面门之上。这一脚丝毫没有保留半点的力量,蓬!的一声。对方闪避不及,面门被他踢得骨骼尽碎。胡小天趁机抢过对方手中的软剑,此时白德胜挥舞弯刀追杀而至。

    胡小天仍然没有选择和他正面交锋,而是向另外一名太监冲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先剪除对方的羽翼,等于断去他的臂膀。然后在全心对付白德胜。虽然只是一个照面,胡小天已经判断出,无论是白德胜还是这两名跟班,武功都次于自己,就凭他们还没有除掉自己的能力。

    白德胜刺出的一刀又被胡小天轻轻巧巧避过。胡小天如同猎豹一般冲向另外一名太监,那太监看到胡小天倏然就跨过了十多丈的距离,瞬间来到自己面前,吓得慌忙舞刀向他砍去,胡小天手中软剑一抖,以攻为守,一点寒星已经在对方的动作完成之前没入了他的咽喉。这一招正是灵蛇九剑中的毒蛇吐信,虽然这柄软剑并非什么神兵利器,可是用来施展灵蛇九剑却刚好有了用武之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来还是有些道理的,如果手中握着的是藏锋,绝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成功干掉了两名太监,胡小天回看白德胜,却见这厮居然放弃了对自己的追杀,不顾一切地向马车旁跑去。白德胜也不是傻子,看到胡小天如此厉害,两招就杀掉了自己的两名手下,知道自己单打独斗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逃跑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白德胜想得虽然很好,但是他的步法又怎能比得上胡小天,不等他靠近马车,胡小天已经拦住他的前方去路,笑眯眯望着白德胜道:“白公公!您这么着急是想往哪儿去?”

    白德胜抿了抿嘴唇道:“我……我……”他突然双膝一软跪了下去:“胡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饶了我的性命……”忽然他扬起左臂。

    胡小天岂能被他摇尾乞怜的模样骗过,在白德胜左臂刚有动作的时候,就一剑狠劈了下去,寒光过处,白德胜的左臂随之断裂,鲜血从断裂的臂膀中喷了出来,滚落在地上的左手握着一把机弩,只是还没等他将毒箭射出就已经被胡小天斩断了臂膀。

    颈部一凉,胡小天将带血的剑尖抵住了他的咽喉,冷冷道:“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什么人让你来的?”

    白德胜痛得满头都是冷汗,望着胡小天表情极其古怪,忽然他五官扭曲面目狰狞,口鼻中都流出了黑血,手足抽搐,倒在地上,转眼间已经气绝身亡。胡小天一时不察,竟然没有预料到他会服毒自尽。毒药应该是事先藏在牙根处,一旦遇到危险就咬碎毒药,自尽身亡,确保不会走路风声,从这些人的做派来看应该是职业杀手。

    胡小天用软剑挑开白德胜的裤带,却见他两腿之间那话儿好端端地,根本不是什么太监,再看刚才被他所杀的那两名太监,也都是完完整整的男儿身,搞了半天,这三名太监全都是假货。他们是假传圣意将自己从起宸宫骗出来,按照他们本来的计划是想将胡小天骗到某处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可是却被胡小天提前现,以这三人的武功就算加起来也不可能是胡小天的对手,看来他们只是负责将胡小天引入局中,负责铲除胡小天的另有其人。

    一滴冰冷的雨滴落在胡小天的额头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远方的夜空响起了低沉的闷雷声,胡小天向起宸宫的方向望去,心中忽然紧张了起来,他忽然想起今晚生了太多的意外状况,霍胜男前往慈恩园陪同太后,梁英豪清晨出门至今未归,前往寻找他的周默和熊天霸不知此时是否回还?而自己又被人设计引出了起宸宫。

    调虎离山!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削弱起宸宫的防守力量,真正的目标还是夕颜?如果那样,夕颜岂不是危险了?想到这里,胡小天再也无法淡定,他飞身跃上白德胜骑乘的那匹黑马,一抖缰绳,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催动坐骑向起宸宫的方向狂奔而去。

    夕颜也听到了夜空中的雷声,她拉开房门来到门廊前,听到雨滴零星打在树叶上的声音,一名负责侍奉她的小宫女走了过来,拿起一件斗篷为她披在肩头,怯怯道:“公主殿下,夜冷风寒,您要保重身体,早点上床歇着。”

    夕颜点了点头,转身看了看那小宫女:“你去外苑将胡公公叫过来。”

    小宫女道:“胡公公被皇上请到宫里面去了。”

    夕颜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连续两天都去了皇宫,这胡小天不知在搞什么?

    夕颜道:“那就把霍胜男给我叫来。”

    “霍将军去了慈恩园。”

    “什么?”夕颜秀眉颦起,居然连霍胜男也不在,她轻声道:“还有什么人在?周默在不在?”

    小宫女道:“听说也出去了,现在起宸宫只有杨将军在负责。”

    夕颜的芳心中没来由一阵慌张,她甚至产生了胡小天不顾她离去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并不可能,就算下午自己狠狠惩戒了他一次,以胡小天的心胸也不可能跟自己计较,此时她不由自主念起胡小天的好来,别的不说,他的胸怀还是蛮大的。

    夕颜想了想道:“你让杨璇过来。”

    小宫女点了点头,不多时就将杨璇请了进来。

    杨璇笑盈盈来到夕颜的面前:“公主殿下,这么晚了还没休息?不知找末将有什么事情?”

    夕颜上下打量了杨璇一眼,轻声道:“怎么今晚人都出去了?”

    杨璇道:“霍将军去了慈恩园,胡大人刚刚被皇上请去了皇宫,估计是商量公主和七皇子的婚事去了。”她意识到夕颜的不安,轻声安慰道:“公主殿下不必担心,我们负责驻守起宸宫的一百人是精挑细选的好手,绝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夕颜点了点头。

    杨璇道:“公主殿下去休息吧,外面已经下雨了。”

    雨水敲打树叶的声音开始变得急促了,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大,夕颜道:“杨将军辛苦了。”她转身走回了宫室。

    那小宫女跟着她走了进来,随着进入宫室之后将房门关上了。

    看来不求票票就没人投啊,必须恳请一下,有票就有啊!(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