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得不防】(下)
    胡小天道:“小天听闻大雍这边生长着一种极其珍贵的异兽黑虎。”

    薛灵君道:“黑虎?不错,的确有此物,只是近些年来应该已经绝迹了。”

    胡小天道:“劳烦君姐帮我问问,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根黑虎鞭。”

    薛灵君闻言不禁有些好笑,心中暗忖,你一个太监要黑虎鞭有何用?她并不知黑虎鞭功效的传闻,以为只是普通的壮阳之物。看来胡小天讨要这东西,十有是为了取悦他的主子。

    胡小天道:“君姐千万不要笑我,小天过去在大康皇宫的时候就听一位前辈说过,那黑虎鞭可以让太监枯木逢春,重新变回一个真正的男人。”

    薛灵君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可能?虽然有吃什么补什么的说法,可是总不能吃下去一根黑虎鞭就能长出来一根,胡小天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相信这种荒谬的传言,不过她转念一想每个人都有缺点,胡小天是个太监,也许太渴望重新变回成男人,所以他对一切的可能都想尝试,于是点了点头道:“小天兄弟,既然你开口求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去找,不过能不能找到我可不敢保证。”她所说的

    胡小天满脸堆笑道:“拜托君姐了。”他才不是想要什么黑虎鞭,只是因为刚才薛灵君让剑萍2长2风2文2学,■ox.试探自己,所以胡小天才故意这么说,让薛灵君对自己太监的身份深信不疑,以免再节外生枝。

    薛灵君离开胡小天的房间回到长春阁内,剑萍跟着她来到里面,恭敬道:“小主,刚才我仔细查验过,胡小天他是个如假包换的太监。”

    薛灵君点了点头:“奇怪。一个太监怎么可能还会对女人感兴趣?”

    剑萍道:“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生过,前朝的蒋公公不是一样娶了三妻四妾。”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薛灵君冷冷望着剑萍道:“你是不是对他动了情,想要嫁给他当老婆呢?”

    剑萍吓得慌忙跪倒在地上:“小主,没有的事情,剑萍这辈子只有您一个主人。没有公主殿下就没有剑萍的今天,除非是我死,剑萍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离开公主殿下的。”

    薛灵君漠然望着她道:“你跟在我身边那么久,估计也是心有不甘,你放心吧,早晚我都会给你找个人家,不过怎么都不会帮你选择一个太监。”

    剑萍花容失色道:“小主,剑萍对天誓绝没有那样的心思。”

    薛灵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算了,不用这么紧张。其实胡小天如果不是太监,倒也是个很有魅力的奇男子。”

    剑萍得到她的应允之后方才敢站起身来,小声道:“小主还准备让他为您做重睑术吗?”

    薛灵君叹了口气道:“见到他为我皇兄手术的场面,我这心底到现在还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此时反倒有些犹豫了。”她站起身来,缓缓走了几步,轻声道:“这个胡小天的确是有些本事,难怪大康会派他当遣婚史。只是为何他会入宫当了太监呢?”

    剑萍道:“不是说大康龙烨霖谋朝篡位,将他亲老子从皇位上赶下来。然后对此前龙廷恩重用的那帮臣子赶尽杀绝吗?胡小天的父亲胡不为乃是大康户部尚书,胡家因此落难,胡小天为了救胡家,所以才代父赎罪,入宫当了太监。”

    薛灵君淡然笑道:“应该没有任何可能吧,如果龙烨霖真心要杀胡不为。绝不会因为他儿子入宫当太监赎罪就放过他们全家,这件事应该另有隐情。”

    剑萍道:“要不要继续查呢?”

    薛灵君摇了摇头道:“没必要,大康朝廷现在正处于风雨飘摇之时,他一个太监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她的话尚未说完,金鳞卫统领石宽过来请她。却是皇上再度醒来,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她过去见他。

    薛灵君跟着石宽一起重新回到勤政殿内。

    薛胜康躺在床上,静静望着两旁的烛火,他的精神虽然仍然有些萎靡,可是身体的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薛胜康有种重生的感觉,他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此前的那种濒死感让他恐慌,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冒险决定让胡小天为自己施行手术。

    佩环轻响,薛灵君快步来到他的身边,周围宫人全都退了下去,一直守在皇上身边的太医徐百川也识趣地站起身来和石宽一起退了出去。

    薛胜康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薛灵君来到床前,关切道:“皇兄,你怎么醒了?刚刚开过刀,损失了不少元气,现在正是要好好休息的时候。“

    薛胜康低声道:“朕此时感觉还好,心中忽然想起几件事要交代给你。”他的目光看了看一旁的座椅。

    薛灵君明白他的意思,在他身边坐下,轻声道:“皇兄有什么话只管说。”

    薛胜康道:“朕这次生病的事情一定要严守秘密,千万不可让相关人等走漏风声。”

    薛灵君温婉笑道:“皇兄放心,我已经做出妥善安排,这方面不会有任何的纰漏。”

    薛胜康道:“大康那边的事情已经落实了,龙烨霖被从皇位上赶了下去,现在是他的大儿子龙廷盛在主持,简皇后垂帘听政……”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喘了一口气又道:“真正把持朝政的仍然是姬飞花。”

    薛灵君道:“大康目前的状况,无论谁坐在皇位上都只是一个傀儡罢了。”

    薛胜康道:“龙烨霖自不量力,大康的那帮皇子皇孙全都是废物,龙氏落到如今的境地实属咎由自取。”

    薛灵君柔声道:“皇兄,您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不必过度关心大康的事情,等到身体康复之后,咱们再探讨这件事也不迟。”

    薛胜康叹了口气道:“小君,朕不是关心大康的事情,而是大康生的事情让朕不得不警醒啊。”

    薛灵君眨了眨美眸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薛胜康道:“无论姬飞花如何强势,他将一个在位的君主拉下皇位也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而此次大康宫中如此剧变竟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你以为是什么缘故?”

    薛灵君道:“姬飞花获得了皇族内部的支持,比如说简皇后。”

    薛胜康点了点头道:“大康皇族内部围绕立嗣之事早就开始了明争暗斗,数代皆是如此,简皇后自然想让她的儿子登上太子之位,女人一旦被权力欲蒙蔽了内心,会变得比男人更加可怕,更加的不择手段。”

    薛灵君道:“所以皇兄担心皇后她……”

    薛胜康道:“道洪和道铭两个他们这些年的举动,朕都看得清清楚楚,朕之所以没有过问,是想通过他们的所作所为看清他们的本性,更是要借此看清他们的娘亲要如何斗法。小君,朕病的时候真得很怕,担心自己会过不去这一关,所以才事先拟好了那份诏书。”

    薛灵君笑道:“皇兄洪福齐天又怎会有事,现在不是已经逢凶化吉。”

    薛胜康道:“朕在位这些年,大雍在我的手上富国强兵,朕凡事必鞠躬尽瘁,亲力亲为,正因为此,大雍被我打上了太深的烙印,就在刚才胡小天为我开刀之时,朕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怎么会,如果没有皇兄励精图治,焉能有大雍今日之强盛。”

    薛胜康淡然笑道:“一个人再强,再有能为,他的生命终究有限,这世上没有人会长生不死,朕也不能。”言语之中充满失落。

    “皇兄必然长命百岁。”

    薛胜康呵呵笑了起来,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薛灵君关切道:“皇兄,您还是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一切等康复了再说。”

    薛胜康道:“朕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帮我盯紧那两个小子,千万不可让他们闹出兄弟相残的事情来。”

    薛灵君点了点头道:“皇兄放心,我会看紧他们。”说到这里,她又想起了一件事情:“皇兄,道铭似乎对联姻之事很不满意。”

    薛胜康道:“满意如何?不满意又如何?大雍乃泱泱大国,如果连联姻这种事情都能出尔反尔的话,又拿什么去取信天下人?他如果连这样一件小事都看不破,又有什么资格继承朕的江山社稷?”

    薛灵君秀眉一动。

    薛胜康道:“一个真正的王者决不能凡事都想着去借助外力,而是要依靠自己,他的心思我何尝不明白。”

    薛灵君劝道:“皇兄,别想那么多了,赶紧睡吧。”

    薛胜康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大康的兴衰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啊!”

    龙烨霖坐在宣微宫内,宛如一头困兽一般来回踱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大错,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和姬飞花对抗,一招走错,全盘皆输,从万人景仰的皇者到无人问津的阶下囚距离原来如此之近。

    外面响起开锁的声音,龙烨霖的双目中流露出些许的希望,当他看到来人是小太监尹筝之时,目光顿时黯淡了下去,尹筝将饭菜放在桌上,恭敬道:“皇上请用膳。”(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