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各方角力】(下)
    完颜赤雄回过头去,望着眼前面如冠玉,剑眉朗目的美男子,七皇子薛道铭不仅外貌出众,而且文武双全,深受父亲的宠爱,年纪轻轻已经成为大雍水军提督,屡立战功,在军中的威信是诸多皇子中最高的一个。

    薛道铭任何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是温文尔雅,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抱拳行礼道:“完颜兄久等了。”

    完颜赤雄哈哈笑道:“是我来早了才对!”

    薛道铭来到他的身边站立,目光投向远方,低声道:“完颜兄找我有什么事情?”

    完颜赤小择在这里见面,显然是为了避人耳目,他们之间虽然见过几次面,可是并没有太深的交情。此次完颜赤雄出访大雍,也是大皇兄全程陪同,薛道铭还未单独和他见过面。

    完颜赤雄递给了薛道铭一幅画,薛道铭徐徐展开,却见画卷之上绘着一位异族美女,眉目如画,肌肤胜雪,衣袂飘飘,一双玉足未着鞋袜,足趾精致如花瓣,虽然只是一幅画却已经让人为之心曳神摇,薛道铭心中暗叹,想不到异族之中也有如此绝色。

    完颜赤雄道:“这是我最小的妹子西玛,是我们蔓博尔斤河两岸三百七十二个部落中最美的姑娘。”

    薛道铭笑了起来

    完4√长4√风4√文4√学,≤︾⊥t颜赤雄道:“本来我此次前来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给妹子说亲,却想不到七皇子殿下早已定下亲事,真是遗憾呢。”

    薛道铭微笑道:“多谢完颜兄美意,只是婚姻大事还要听从父母的安排。”每当想起这件事,心头就不免生出一阵惆怅。

    完颜赤雄道:“听说你要娶的新娘是大康的安平公主?”

    薛道铭点了点头,这件事天下皆知。

    完颜赤雄道:“大雍不是要大举南进了吗?”

    薛道铭笑了起来:“完颜兄哪来的消息,我都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父皇虽然没有明说要对大康用兵,但是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显然都是在为进攻大康做准备,不然他何以放下身段和黒胡这个世代为仇的恶邻议和?正因为此,薛道铭才更加不明白父皇要他迎娶安平公主的用意,两国的战事一旦生,自己身为水军提督。麾下的水军必然会成为越过庸江进攻大康北部的主力,到时候又该如何面对已经成为他妻子的安平公主?

    完颜赤雄道:“我只是不明白,贵国的皇帝为何要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即将亡国的公主为妻?对大雍或许有一些好处,可是对七皇子殿下却没有任何的好处啊!”

    薛道铭警惕十足道:“完颜兄想说什么?”

    完颜赤雄道:“我临来之前,父汗委托我向四皇子提亲,来到之后方才知道四皇子已经心有所属,此事就当我没有说过。”

    薛道铭内心一阵心潮起伏,对他而言这场和大康的联姻并没有任何的好处,无论安平公主才貌如何。她在大康也只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公主,更何况大康距离亡国之日已经不会太久。国都没有了,哪还有什么公主?薛道铭从小就立志要在兄弟姐妹之中脱颖而出,他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也是所有人中最大的,他之所以至今没有娶妻,就是想要通过这次机会获得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和助力,为自己将来竞争帝位打下坚实的基础,然而父皇的这次决定让他的计划泡汤。薛道铭知道这背后有着复杂的原因,皇后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她竭尽一切可能阻止自己实力增加,避免他有朝一日会危及到大皇子薛道洪的地位。

    完颜赤雄拿出的这张美女画像的确动人,可是真正打动薛道铭的却不是西玛的外表,而是她的身份和地位,一个强盛的黒胡,一个衰落的大康。就算是傻子也清楚应该如何选择。

    薛道铭低声道:“完颜兄是否跟我父皇提起过?”

    完颜赤雄的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薛道铭的这句话充分暴露了他的心思,传言非虚,薛道铭对这场婚姻果然是不满意的,完颜赤雄道:“没有!现在这种状况。我又怎么好说?我妹子也不可能委屈到给别人做妾!”

    薛道铭道:“这幅画像可否先留在我这里?”

    完颜赤雄点了点头道:“原本就是打算送给四皇子的。”

    靖国公府,李沉舟和大皇子薛道洪相对而坐,面前的棋局胜负已决,薛道洪笑道:“沉舟啊沉舟,你何时能让我赢上一局?”

    李沉舟微笑道:“殿下非是不能赢,而是志不在此,我看到的只是眼前的这局棋所以专注,殿下在乎得却是天下啊!”

    薛道洪笑着摇了摇头,端起茶盏抿了口茶,轻声道:“明天就是邱慕白和胡小天的决斗之日了。”

    李沉舟道:“殿下怎么看?”

    薛道洪笑道:“我是个局外人,看法并不重要。”

    李沉舟道:“刚刚收到消息,七皇子今晚前往摘星楼和完颜赤雄会面。”

    “哦?”薛道洪两道剑眉皱起,想了想站起身来,缓步来到窗前,凝望着窗外的那轮夜月,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都说了什么?”

    李沉舟道:“完颜赤雄送给七皇子一张画像。”

    薛道洪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昂起头目光重新投向那弯皎洁的明月,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以为他们明天谁会赢?”

    李沉舟道:“论武功邱慕白取得胜利应该毫无悬念,可是我有种直觉,胡小天未必会输。”

    薛道洪转过身去,有些奇怪地望着李沉舟,这句话实在是有些矛盾。

    李沉舟自己都笑了起来:“从我认识胡小天那一天起,他就在不停地创造奇迹,一次次逢凶化吉,一次次逆转命运。”

    薛道洪不无感慨道:“是啊,连我都想不透他是用了什么办法搭上我的皇叔皇姑们,现在连太后也对他赞不绝口呢。”

    李沉舟道:“也许明天的转机就在皇室内部。”

    薛道洪道:“你是说,我们皇家有人会帮他?”心中已经猜到了李沉舟所说的人是谁,胡小天新近和自己的叔叔燕王薛胜景攀上了交情,两人居然结拜为异姓兄弟,这件事在雍都城内已经被传为笑谈。

    李沉舟道:“只是我的感觉,没什么根据。”

    薛道洪回到他的身边坐下:“淑妃对这次的联姻极其不满,已经在我父皇面前闹了无数次,老七虽然嘴上不说,可是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是不情愿的。”

    李沉舟心中暗叹,皇家的婚姻本来就不简单,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关乎到一个人未来的前途和命运。虽然他和薛道洪相交莫逆,但是关乎帝王的家事还是有些敏感,李沉舟并未说出来。

    薛道洪道:“连我都没有想到邱慕白会向胡小天提出决斗。”

    李沉舟道:“他和胡小天此前并没有什么过节。”

    薛道洪点了点头:“应该是有人在背后做了文章,这场决斗背后有高人授意。”

    李沉舟和薛道洪交递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他们心中同时涌现出一个名字董炳泰,这位淑妃的亲哥哥,大雍吏部尚书和剑宫门主邱闲光关系相交莫逆,邱慕白向大康遣婚史提出决斗,身为剑宫门主的邱闲光至今没有表明态度,这等于就是某种程度的默许。应该是董家在布局,他们不方便做的事情,由剑宫代为出手。

    李沉舟道:“我听说一个消息,邱慕白已经抱定必杀胡小天之心。”

    薛道洪冷笑道:“胡小天是安平公主从宫里带出来的,两人感情很深,若是他死了,安平公主必然痛不欲生。”

    李沉舟道:“距离大婚还有几日,还不知会有怎样的变数。”

    薛道洪低声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连安平公主也敢杀?”

    李沉舟道:“他们怎么做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点我能够断定,若是安平公主死了,天下人都会怀疑到淑妃母子的头上。陛下最厌恶得就是为了皇位不择手段,如果他也这么认为……”

    薛道洪呵呵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李沉舟的肩膀:“得卿相助,实乃我之大幸!”幸亏李沉舟是站在自己的身边,如果他支持得是自己的七弟,薛道洪打心底生出一股寒意,如果真的是那样,恐怕自己登上皇位的希望会变成泡影。

    李沉舟道:“黒胡死了那么多的武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应该会继续追查下去。”

    薛道洪皱了皱眉头道:“此事实在是有些奇怪,难道是中间出了什么纰漏?他们居然没有将矛头指向剑宫?”

    李沉舟笑道:“殿下不用心急,剑宫愿意为董家冲锋陷阵,是他们看不清时局,胡小天若是出了任何的麻烦,陛下也不会坐视不理,只要肯查,不愁查不到背后是谁在指使。事情不怕闹大,等到董家焦头烂额之时,再将黒胡武士接连被杀的原因公诸于众,到时候且看他们如何应付。”

    距离双倍月票结束只剩一天了,恳请各位在双倍期投出月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