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荡舟东湖】(上)
    胡小天走出凝香楼,虽然没有转身,却已经知道邱慕白跟踪他追了出来,身后邱慕白大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胡小天在门前停下脚步,转身道:“邱公子还不满足吗?”

    邱慕白怒视他道:“后天未时,我在快活林等你!”

    胡小天微笑道:“我可以不去吗?”

    邱慕白道:“你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如果你明天不来,我下次就不会给你公平的机会。”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邱慕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不去,他就要暗杀自己吗?此前剑宫的形象在胡小天心中还是颇为神圣,可是今天却因为邱慕白的表现而大打折扣。可自己和他之间过去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仅仅因为刚才在楼上的几句话?究其原因也是他挑衅在先,此人的心胸居然如此狭隘。

    此时周默和熊天霸已经出现在道路的对面,虽然还有街道相隔,邱慕白已经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感从对面向自己扑面而来,他点了点头:“不要忘了!”

    胡小天来到周默和熊天霸身边,周默的目光追逐着邱慕白的背影,低声道:“什么人?”

    “回去再说!”

    回到起宸宫属于他们的院落,周默听胡小天说完,不由得心中震怒,愤然道:“这邱慕白真是欺人太甚,简直是给剑宫抹黑。”

    胡小天笑道:“他亲爹就是剑宫现任门主,现在的剑宫和蔺百涛前辈开创剑宫之时只怕有了天壤之别。”

    周默道:“三弟,你当真准备去应战?”

    胡小天道:“我虽然和邱慕白只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也能够感觉到这个人心胸狭窄,我若是不去还以为我当真怕了他,以后咱们在这雍都只怕更要抬不起头来。”心中却隐约觉得,邱慕白提出决斗应该不是一时性起那么简单,不知背后藏有怎样的阴谋?

    周默道:“邱慕白身为剑宫门主之子,他的武功绝非泛泛。”

    胡小天笑道:“他所依仗的无非是剑法罢了,我听说剑宫自从蔺百涛以后就再也没出过高手,连诛天七剑都已经失传。”自从吃下风云果之后,他的的武功可谓是一日千里,即便在幽河二老的面前,也有了自保的能力,所欠缺的无非是武功的技巧罢了。今晚凝香楼的这起风波让胡小天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时候你低调别人只会认为你好欺负,这样的乱世你选择与世无争,正在别人眼中或许就是胆小怕事,在当今的时代,多数人尊重的只是强权和财富,一切都只能凭借实力说话。

    周默道:“决定了?”从胡小天的话中,他已经明白胡小天决定答应了邱慕白的这场决斗。

    胡小天道:“虽然雍都并非是咱们的地盘,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骑在咱们的头上作威作福,邱慕白以为我是一颗软柿子,想要拿我立威只怕打错了算盘。凭借我的步法应该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我不和他正面交锋,采取迂回战术,消耗他的体力,等到他耗尽力气,我未必没有取胜的机会。”

    周默道:“三弟,你最近的能力提升很快,所欠缺得只是一些实战经验,如果能够沉下心来好好练习,日后取得的成就很可能会过我。”

    胡小天笑道:“大哥抬举我了,对了,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招指点我一下?我现学现卖,等后天给邱慕白一点颜色看看。”

    周默道:“剑法非我所长,我平时也很少使用兵器,不过我可以指点你一些空手夺白刃的手法,在实战上肯定有些作用。”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好!今天实在是太晚了,不如咱们明日一早开始。”

    周默道:“也好,我还要去二弟那里一趟,他明日一早就返回大康了。”

    萧天穆提前返回大康安排稳妥解救胡小天父母的事情,以防意外生,直到今日胡小天仍然无法确定夕颜是否打消了刺杀七皇子薛道铭的打算,如果这妮子固执己见,只怕会引一场空前的危机。

    胡小天回到自己的房间内点燃烛火,打了个哈欠,正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却见枕上多了一封信,展开那封信,却见信笺之上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东湖廊桥,静候君至!信笺的落款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虫豸,胡小天一眼就认出这只虫乃是血影金蝥。

    心中顿时又惊又喜,五味俱全,虽然这封信没有署名,胡小天却已经断定,写这封信的必然是须弥天无疑,不知她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可以将这封信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来。

    胡小天不由得想起在仓木县城外须弥天不辞而别之时留下了四个字——后会无期!这只不过过去了一个多月,她又巴巴找了过来,看来这位天下第一毒师食髓知味,对自己的这身功夫已然上瘾了,胡小天唇角露出一丝坏笑,他对须弥天再没有当初的惧怕,在他眼中,这位天下第一毒师无论如何厉害,在自己的面前也只能做一个辗转承欢的小女人,想起她的诱人模样,心头不由得一热。

    去还是不去?当然要去!

    胡小天离开起宸宫,虽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和盘问,可是当他走出一段距离就现后方有人跟踪,胡小天对这一带的街巷已经极其熟悉,当下在街巷内兜了几个圈子,成功将娘子军的几名女兵甩掉。

    小半个时辰之后已经来到东湖,东湖位于雍都城内,也是城内最大的湖泊,完全是人工开挖而成,平时用来排洪蓄水之用。月上柳梢头,光影随着湖边垂柳的舞动变幻莫测,月光洒落湖面,夜风轻动,宛如万点水银闪烁其间。

    胡小天来到风雨廊桥,转身回望,确信身后无人跟踪,这才举步走上廊桥,随手在岸边折下一支野花,这么久不见,就算是一点小小的礼物,在仓木城外,如果不是须弥天出手相救,自己恐怕就被文博远的那帮手下活活烧死在芦苇荡中,想想须弥天对待自己也算不错。

    站在廊桥之上却并没有看到须弥天的身影,确切地说,除了胡小天以外周围竟然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胡小天不免有些奇怪了,难不成是须弥天故意放自己的鸽子?可想想须弥天的为人,她好像并不是喜欢恶作剧的人。

    胡小天望着手中的那朵野花,摇了摇头,心中暗叹,哥们今晚被人愚弄了,正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回去的时候,却见远处一条小舟从湖心深处向自己飞驰而来。

    那小舟在月光下凌波破浪,一名白衣人傲立船头之上,衣袂飘飘,宛如凌波仙子一般向胡小天所在的廊桥飞靠近。

    虽然相隔遥远,胡小天却已经看清须弥天俏脸的每一个细节,美得如诗如幻,动人心魄。胡小天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分不清她究竟是乐瑶还是文雅还是须弥天?

    小舟在距离廊桥岸边还有十丈左右的地方忽然慢了下来,须弥天仰起俏脸望着岸上的胡小天,一张俏脸似笑非笑,月光在她的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光晕,美不胜收,她的美本不应该属于这个尘世,凡脱俗却又带着一股妖邪的味道。

    胡小天慢慢走了下去,等待小舟距离岸边还有一丈左右,方才腾空跳了过去,须弥天已经将船头的位置留给了他。

    胡小天将手中的那支野花送到须弥花的面前,柔声道:“送给你的!”

    须弥天接过那支花,美眸中居然流露出淡淡的喜悦,轻声道:“好美!”

    “那也比不上你美!”胡小天哄女孩子的功夫绝对要比他的武功强悍无数倍。

    须弥天脸上的表情却突然转冷道:“这朵鲜花原本活得好好的,你为何要将它折断,夺去它的性命?”随手将花朵丢入湖水之中。

    胡小天对她喜怒无常的性子早就领教了无数次,微笑道:“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须弥天芳心为之一颤,这句诗实在是美得让人心醉,今次再见到胡小天总觉得他似乎有所改变,须弥天说不清他究竟改变在哪里,只是从直觉上认为胡小天明显和过去有了很大不同,这改变绝非外表,而是他的内在。也许他真正从这次出使的经历中得到了锻炼,整个人迅成长了起来?又或是他们之间生的事情也同样让胡小天受益匪浅?

    小舟无风自动,在湖面上画了一道弧线,缓缓向湖心驶去。

    胡小天现这小舟之上除了他和须弥天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在,他又低头向湖水中看了看。

    须弥天道:“你看什么?”

    胡小天道:“水下是不是有人?”

    须弥天淡然道:“区区一条小舟还需要费那么多的周折吗?”

    “厉害!”胡小天向她竖起了拇指,心中却暗道,再厉害还不是得被老子骑,他就喜欢看须弥天假惺惺的样子,明明是憋不住了要找自己打上一炮,居然还要摆架子装清高,你不急,老子更不急。于是胡小天装出一幅欣赏东湖风景的样子,坐在船头怡然自得,嘴中哼着小曲:“哥哥我坐船头啊,妹妹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现月票不求还是没有的,双倍就这么几天,大家手中还有月票的请抓紧投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1152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