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一十章 【诛天】(下)
    胡小天知道这小子向来少根筋,所以第一时间声明了自己的身份,却没有想到熊孩子说打就打,出手如此果断,而且熊天霸拳奇快,转瞬之间已经来到面前,胡小天的身后就是大门,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紧急关头,胡小天伸出黑黝黝的拳头向熊孩子迎击而去,双拳相撞,出蓬!的一声巨响,两人手臂的肌肉都在瞬间绷紧,宛如铁铸,彼此的力量在拳峰相撞的刹那完全爆,以此为中心点一股强大的气流向周围辐射而去,压榨得周围的空气向四方排浪般挤压开来,身边的桌椅家具因为承受不住气浪的逼迫一个个翻倒在地。

    胡小天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能够硬碰硬接下熊孩子的一拳,要知道这厮天生神力和黒胡大理石拉罕相比都占据绝对上风更何况是自己。

    熊天霸这一拳虽然没有用尽全力可是也使了七分,想不到居然被对方硬碰硬挡住了,自己丝毫没有占到便宜,这货心中那个惊奇啊,啧啧赞道:“好小子,有两下子。”

    胡小天大声道:“傻小子,我是你胡叔……”

    “我是你叔,哇呀呀真是气死我也!”熊天霸怪眼一翻,挥拳准备再度攻上去,这次他决定用尽全力,不留一份力道。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跟这个傻小子真是拎不清,正准备施展躲狗十八步来避其锋芒的时候,却听门外传来周默的斥责之声:“熊孩子,住手!”

    熊天霸这才停下攻击,双目仍然充满警惕地盯住胡小天,显然是将他当成大敌对待。

    周默从背影已经看出是胡小天,可是当他看清胡小天的那张面孔,内心不由咯噔一下子,这黑小子是谁?居然比熊孩子还要黑?

    胡小天道:“大哥!我是小天啊!”

    周默从声音中这才断定眼前人是他的拜把兄弟胡小天无疑,又仔细打量了胡小天两眼,啧啧称奇道:“三弟的易容术果然高明,怎么染成了黑炭团似的,不过这样子实在是有些招摇啊。”

    胡小天暗自苦笑,既然说自己是易容那就易容吧,现在也没时间解释。他向周默道:“唐铁汉出事了!”

    周默微微一怔,胡小天简单将唐家兄妹被人设计劫走的事情说了,周默和唐铁汉交情匪浅,听闻他被黒胡人劫走,马上道:“二弟出城办事尚未回来,来不通知他了,咱们先去救人!”当下他让熊孩子叫了梁英豪,四人一起向胡小天所说的庄园赶去。

    还没等他们赶到地方,就看到那庄园的方向燃起了冲天大火,胡小天顿时感觉到不妙,来到近前,现整个庄园已经被人付之一炬,里面自然不可能再有什么人留下,看来扎纨已经预料到他们会搬来救兵,所以提前转移,胡小天望着那熊熊燃烧的大火,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却不知唐铁汉现在是死是活?

    胡小天让梁英豪留在附近观察动静,其他们几人重新回到城内,胡小天这身黑黝黝的皮肤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很多人都将这货当成了异域来客。周默心说三弟易容就易容,不过这妆画得也太招摇了一些,还好没人认出他是胡小天。

    几人回到了南风客栈,听闻萧天穆已经回到了宝丰堂,于是胡小天和周默两人前去和他相见。

    萧天穆看不到胡小天现在的尊容,所以不会感到任何惊奇,他也正在为胡小天这一夜不知所踪而感到担心,毕竟这里是大雍,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更何况黒胡使团来到了雍都,胡小天此前又在长公主府得罪了黒胡四王子完颜赤雄,和胡小天一样先后失踪的还有唐铁汉兄妹,这一夜他们派出了不少的人手寻找,却始终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胡小天喝了杯茶,这才将自己昨天的经历简略说了一遍,两位结拜兄长听完都因为他的这番经历而感到惊心动魄。

    萧天穆道:“居然会有这样神奇的遭遇?”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呢,这柄剑就是我从蛇洞中找到的。”他从背后摘下那柄大剑先递给了周默。周默接了过去,入手极其沉重,至少要有五十斤的份量,剑身乌沉沉没有任何的光泽,虽然长期被埋藏在不见天日的淤泥之中,大剑周身并没有一丝一毫锈蚀的地方,锋芒并不锐利,剑身之上带有鱼鳞般的纹路,剑锷剑柄和剑身为一体打造而成,不过剑锷之上的图案略有不同,剑柄用黑色蟒皮包裹,已经有所磨损。

    周默单手握住大剑在空中虚砍了一记,惊诧于这柄剑的份量,竖起剑身,左手中指屈起在剑身之上弹了一记,剑身出嗡嗡的颤抖声,周默低声道:“玄铁剑!这柄剑乃是玄铁铸成。如果我没看错这柄剑应该是剑魔东方无我曾经用过的兵器。”

    胡小天愕然道:“剑魔东方无我?”心中却有些诧异,不是独孤求败吗?

    萧天穆在一旁听得清楚,双耳颤动了一下,低声道:“大哥,那剑身之上是不是有鱼鳞状的纹路?长四尺五寸,宽五寸三分?剑脊厚有一寸五分?”

    周默点了点头道:“不错!”

    “你将剑柄上包裹的蟒皮解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刻有字迹?”

    周默按照他的话,用小刀挑开包裹剑柄蟒皮的缝线,将里面暴露出来,剑柄之上果然有字。

    萧天穆道:“上面是不是有诛天二字?”

    胡小天定睛望去,上面果真有诛天两个字,不过一面刻字,另外一面却有一个小小的凹槽,形状犹如一个风干的鳖壳,萧天穆双目已盲,从头到尾他连碰都没有碰过这柄剑,却将一切细节说得如此清楚,如同亲眼所见一般。胡小天充满诧异道:“二哥怎么知道?”

    萧天穆道:“不错!这柄剑就是剑魔东方无我曾经用过的诛天。”

    周默道:“那东方无我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失去了下落,他所用的兵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萧天穆道:“东方无我六十年前就已经剑道大成,根本无需使用兵器,这把剑被他传给了最心爱的弟子蔺百涛。”

    周默道:“可是剑宫主人蔺百涛?大雍百年来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十六岁就已经跻身大雍一流剑手之列,二十岁仗剑横扫大雍无敌手的那个?”

    萧天穆点了点头道:“正是他,他被东方无我收为传人,东方无我将之视为衣钵传人,将自己的独门剑法诛天七剑传给他的同时也将自己珍爱的玄铁剑传给了他。”

    胡小天道:“难怪蔺百涛可以在二十岁就能够横扫大雍无敌手。”

    萧天穆却摇了摇头道:“他凭着三尺青锋横扫大雍之时还没有拜剑魔为师。”

    胡小天咋舌不已,这么说蔺百涛是在二十岁以后才被东方无我收为弟子,学会了诛天七剑,那岂不是他的剑法更进一层?

    萧天穆道:“蔺百涛二十三岁的时候就创立剑宫,被尊为剑宫始祖,他和大雍皇室素来交好,受大雍皇帝的委托前往刺杀黒胡可汗完颜铁镗,而那时正是大雍国运飘摇之时,大康和黒胡私下达成默契,从南北分别夹攻大雍,大雍双线战事告急,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只怕大雍就有亡国之忧。蔺百涛临危受命,孤身潜入黒胡,隐姓埋名半年终于获得刺杀完颜铁镗的机会,因为完颜铁镗有宝甲护体,所以当场没有将之杀死,可是剑气也重创了完颜铁镗的肺腑,三个月之后,完颜铁镗死于非命。”

    周默也听说过这个典故,他抚掌赞道:“蔺百涛真乃英雄是也!”

    萧天穆点了点头道:“可以说如果没有蔺百涛当初的力挽狂澜,就没有大雍的百年基业,五十多年以前大雍或许就已经灭亡,更不会有今日之强盛。”

    胡小天道:“那蔺百涛后来如何呢?”

    萧天穆道:“蔺百涛回到大雍之后就闭门谢客,潜心练剑,黒胡当然不会轻易放下这深仇大恨,他们一面和大雍议和,一面派人在大雍皇帝面前进言,那大雍皇帝禁不住谗言,担心蔺百涛会对他不利,竟然下令让蔺百涛解散剑宫。蔺百涛无奈之下,为表忠心,只能解散剑宫,而他也因此对朝廷心灰意冷,独自一人离开雍都,他前脚离开雍都,马上就有人将他的行程通报给了黒胡方面。黒胡国师提摩多亲自率领黒胡八大高手前来复仇,诛杀剑宫弟子数百,蔺百涛后来和提摩多等人在雍都城外展开了一场血战,当场杀死黒胡五大高手,那一战过后,黒胡国师和另外三大高手连同蔺百涛一起全都失去了下落。”

    胡小天心中暗叹,功高盖主,看来古今中外当皇帝的果然没有几个好东西,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事儿绝对是这帮上位者的拿手好戏。

    周默道:“自古英雄多落寞,蔺百涛为大雍如此付出,最后却落得这样凄凉的下场实在让人惋惜。”r1152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