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三百零二章 【积怨】(下)
    龙廷盛挣脱开母亲的手掌,推开房门向外看了看,然后又将门窗全都关上,重新回到母亲身边道:“母后,难道你当真相信老三会从容逃出去?姬飞花为人如此精明怎会生这么大的纰漏?”

    简皇后颤声道:“廷盛,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龙廷盛道:“他一定是留了后手,我看老三十有是被他藏了起来,这阉贼今天可以这样对待我父皇,明天一样可以这样对待我们。”

    简皇后道:“又能怎样?你父皇想要跟他斗,最后的结果又怎样了?还不是落得惨淡收场?你千万不要学他,安安生生当你的皇帝就是……忍一时风平浪静,只要耐心等待,将来总会有机会。”

    龙廷盛道:“母后,你当真以为他会让我安安稳稳坐在皇位上吗?此人野心勃勃,他真正想要的是自己当皇帝,他要图谋咱们龙氏的江山。”

    简皇后低声道:“那又如何?这皇城内外全都是他的势力,大臣们全都被他的权势所慑,谁也不敢公然和他作对,咱们母子唯有按照他的吩咐从事,方能苟活下去,儿啊!你可千万不能走你父皇的老路。”

    龙廷盛点了点头道:“母后放心,孩儿心中明白。”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之声,母子两人停下说话,没多久就听到宫门被人从外面狠狠踹开,抬头望去,却是小公主七七愤愤然走了进来,她怒道:“我父皇呢?”

    简皇后一改昔日的慈和温顺,脸上的表情变得冰冷如霜,怒道:“七七,你这丫头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你也不看看馨宁宫是什么地方,如此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七七双手叉腰,柳眉倒竖,怒视简皇后道:“本公主想怎样就怎样!我父皇呢?为何你不让我去见我父皇?”

    简皇后道:“皇上病了,太医交代。养病期间任何人不得接近皇上。”

    七七怒道:“父皇病了,难道我们这些做子女的都不可以前往探望吗?”

    简皇后冷冷道:“不可以!廷盛也是一样。”

    七七道:“焉知是不是你对我父皇做了什么坏事……”话没说完,简皇后已经扬起手来狠狠给了她一记耳光,怒道:“大胆!”

    七七明显被简皇后的这巴掌给打得懵在了那里,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反应了过来,冲上来不顾一切地要跟简皇后拼命,闻讯赶来的宫女太监将七七团团围住。

    简皇后气得脸色煞白:“将这个刁蛮丫头给我拉下去,关起来!”

    七七尖声叫道:“我要见父皇!你这个毒妇是不是把我父皇给害了……”

    简皇后气得双手抖,颤声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龙廷盛叹了口气道:“母后不用跟她一般见识,她就是个小孩子,我去劝劝她。”

    简皇后点了点头:“让她不要再胡闹,不然本宫就对她不客气!”想起刚刚抽打了七七一个耳光,心中居然生腾出一股快意,这么多年来,还是她第一次动手打这刁蛮丫头,简皇后心中暗暗道。我忍你很久了。

    龙廷盛亲自将七七送回了储秀宫,抓着她的手臂将她拖回宫室之中。他却知道这个妹子绝非鲁莽之人。望着七七洁白如玉的俏脸上已经多出了五根指痕,心中也有些不忍,刚才母后的这一巴掌打得也的确狠了一些。

    龙廷盛道:“你这丫头好不懂事,怎可跑到母后那里大闹?”

    七七将小嘴一撇道:“父皇好好的怎么就病了?为何非要拦着我不让我见?”

    龙廷盛道:“小孩子不要管这些事,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没机会见到父皇。”

    七七道:“都说父皇疯杀了两名宫人。你可曾见到?”

    龙廷盛没有说话。

    七七道:“大皇兄,在你眼中我或许只是一个小孩子,可是这宫里生了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我,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玉玺的事情?”

    龙廷盛点了点头道:“那又如何?”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玉玺在他心目中已经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即便是能够找到真正的玉玺,他也改变不了被人控制的事实,实力决定一切,在目前的状况下,他根本无力改变什么,唯有接受成为姬飞花傀儡的事实。

    七七道:“就算你不说,我也明白,父皇的事情必然和姬飞花有关。”

    龙廷盛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小心祸从口出。”

    七七道:“姬飞花狼子野心,他今日可以这样对待父皇,明天就会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你,大皇兄,难道你到现在还看不出,他想要得乃是我们龙氏的江山社稷吗?”

    龙廷盛抿了抿嘴唇,低声斥道:“够了,你一个小孩子又懂什么?从今天起不可擅离储秀宫半步,否则生了事情我也保不住你。”他转身欲走。

    七七道:“大皇兄,你等等!”

    龙廷盛停下脚步,七七转过身去,从书架内取出一颗蜡丸,郑重交给龙廷盛道:“大皇兄千万要收好这封信,万万不可泄露出去,否则你我兄妹性命不保。”

    龙廷盛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那颗蜡丸接了过去。

    七七望着龙廷盛离去的背影唇角却露出一丝冷笑。

    三皇子龙廷镇身处在这暗无天日的囚室之中,已经分不清白天黑夜,开始的时候他不停拍打铁门呼救,到了现在已经精疲力倦声嘶力竭,内心中也从开始的恐惧变成了绝望。

    铁门处忽然出了动静,是开锁的声音,龙廷镇又惊又怕,终于有光亮投射进来。一个黑色的身影举着灯笼缓步走入了囚室,他扬起手中的灯笼朝龙廷镇的脸上照了照,声音冰冷无情道:“三皇子殿下受苦了。”

    龙廷镇的眼睛陡然睁大:“姬飞花?果然是你……你竟然敢囚禁本王,该当何罪?”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对龙廷镇来说却有着说不出的恐怖。

    龙廷镇颤声道:“你笑什么?若是让我父皇知道你敢这样对我……他……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姬飞花轻声道:“他现在根本是自身难保,哪还有精力兼顾你的事情?”一双朗目迸射出凛然寒光:“龙家的子孙果然都是脓包饭桶,连一个识时务的小子都没有!”

    龙廷镇道:“你……你想怎样?”

    姬飞花微笑道:“你先需要明白一件事,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徒,我让你生你可以生,我让你死,你就要死!”

    龙廷镇打了个冷战:“我父皇对你不薄,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姬飞花叹了一口气道:“他若是听话,你早已成为大康的太子,又怎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龙廷镇咬了咬嘴唇,他想到了一件事情:“谁让你做得?”

    姬飞花道:“你那么聪明,连这件事都看不透吗?”

    龙廷镇点了点头道:“是不是简皇后?”

    姬飞花道:“你的那位父皇想要杀我,所以他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打算立你为太子,这样他就可以放手来对付我,只可惜简皇后并不想让他如愿,她一心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登上太子之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你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跟我并无关系,你反而应该感激我,如果不是我让人将你及时从府中救了出来,恐怕现在你已经死在了你大皇兄的剑下。”

    龙廷镇嘴唇颤抖起来,他双手握拳,咬牙切齿道:“我必杀这对贱人母子,方雪心头之恨。”

    姬飞花道:“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凭什么跟他们母子斗?”

    龙廷镇望向姬飞花,双目中忽然升腾起希望,这也是他最后的希望:“姬公公,你若是能助我一臂之力,日后我定然封你为王。”

    姬飞花呵呵笑道:“怎么到了现在你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龙廷镇咬了咬嘴唇,突然在姬飞花的面前跪了下来:“姬公公救我,只要我有重见天日之时,我必尊姬公公为师,对您言听计从,绝不会违逆您一个字。”

    姬飞花充满鄙夷地望着龙廷镇,这位一直被众人看好的三皇子也不过如此,在恐惧面前,连做人起码的尊严都可以放弃,他轻声叹了口气道:“你切安心一些,我不会让人委屈你。”

    龙廷镇惊呼道:“大人,大人!”

    姬飞花已经转身离去,再也没有理会他。

    姬飞花来到门外,何暮已经在那里等候,看到姬飞花出来,慌忙向他行礼。

    姬飞花淡然道:“什么情况?”

    何暮低声道:“今天永阳公主去馨宁宫闹事,当场被太后打了一巴掌。”

    姬飞花剑眉皱起:“那丫头刁蛮成性,一直以来都是皇上宠着她,现在靠山没了,皇后娘娘自然不必再忍她,积怨这么久终于等到爆的时候。”

    何暮道:“她口口声声要见皇上,最后还是太子殿下将她送了回去。”

    姬飞花冷冷扫了何暮一眼,龙廷盛成为太子之事还没有公开对外宣布,何暮这样说未免太早了一些。

    何暮垂下头去,歉然道:“属下知罪。”

    感冒了,今天一更,调整下,有月票的还是支持下吧,这月票也是醉了……(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