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上)
    姬飞花冷冷打断他的话道:“这世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皇上也会生病,也会遇到麻烦事。”

    文承焕背脊处冷汗滚滚而落,他强装镇定道:“皇上定下谁为太子?”

    姬飞花微笑道:“其实文太师应该能够想到,皇上不但定下了太子的人选,而且皇上还拟好了一份圣旨,这里面恰恰是提到了太师您。”

    文承焕内心忐忑不已,他当然明白这圣旨绝不可能是真的,姬飞花既然带着圣旨而来,为何迟迟不宣,他此次前来是要逼自己表态,假如自己执迷不悔仍然站在三皇子的一边,恐怕姬飞花就要对自己痛下杀手,他所谓的那张圣旨很可能就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文承焕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目,沉吟片刻低声道:“若是老夫没有猜错,皇上一定选了大皇子,长子继位,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大皇子宅心仁厚,爱民如子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

    姬飞花唇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文承焕虽然老了,但是还不糊涂,识时务者为俊杰,懂得见风使舵方才能苟延残喘,此次宫变,姬飞花并不想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文承焕毕竟是一国太师,虽然姬飞花很想将之除去,可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要让他多活一些时候-∑,≈.,必须要让他亲手将龙廷盛扶上龙椅。

    姬飞花道:“权德安蛊惑三皇子密谋篡位,证据确凿,文太师以为这件事应该如何对待?”

    文承焕道:“若是查有实据,权德安罪不可恕,应该斩示众以儆效尤!至于三皇子的事情应当启奏陛下再做定夺。”

    姬飞花微笑道:“文太师言之有理,太子毕竟年轻。仓促即位,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还缺乏经验,飞花有个建议不知文太师意下如何?”

    文承焕道:“提督大人请讲。”一会儿功夫他对姬飞花的称呼从公公变成了提督大人,姬飞花有备而来,从眼前的形势来看,应该已经掌控了大局。如果选择对抗实属不智,文承焕并不怕死,可是他绝不会壮志未酬身先死,假如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姬飞花的手中,他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的这几十年,他所有的付出全都白费了,而他儿子的牺牲也变得毫无意义。

    姬飞花道:“可以选出几位顾命大臣辅政,皇后娘娘认为文太师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文承焕道:“老夫愧不敢当,提督大人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姬飞花呵呵笑道:“大康自古以来就有律令。飞花可不敢干涉政事,文太师、周丞相乃是朝廷重臣,由你们两位继续辅佐太子殿下,大康绝不会出什么乱子,皇后娘娘垂帘听政,让太子暂且主持政事,若是皇上的病情能够康复,那么自然是天从人愿皆大欢喜。若是皇上的病情沉疴难返,有太子主政。大康也不会闹出什么乱子,这段时间刚好可以看看太子殿下有无经邦纬国的能力,文太师以为如何?”

    文承焕点头道:“好!提督大人果然想得周到。”

    姬飞花道:“文太师还需做好准备,明日早朝,还要依靠文太师来主持大局,您在百官之中是最为德高望重的那一个。”

    康都的街巷之中处处都是巡逻的军队。很多人都感到不安,大康丞相周睿渊听闻丞相府几个大门都被人封锁,内心中不由得变得沉重了起来。他正准备亲自出门问个究竟,就听到有人禀报,说宫中有圣旨到。正在前厅等候。

    周睿渊来到前厅,却见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背身站在那里,正看着中堂的条幅,周睿渊心中暗暗奇怪,不知这女子是何人?

    那女子听到脚步声,缓缓转过身来,周睿渊双目不由得瞪得滚圆,他万万想不到,这位深夜造访的女子竟然是当今大康皇后,周睿渊慌忙跪了下去:“微臣不知皇后娘娘驾临寒舍,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简皇后摆了摆手,跟随她前来的两名太监出去,将大厅的房门从外面关上。昏黄的灯光映照着简皇后苍白的面孔,这一夜对她来说心情可谓是百转千回,她这一生都未承受过现在这种强大的压力,压迫得她就快透不过气来。

    “爱卿平身!”

    周睿渊这才敢站起身来,恭敬道:“皇后娘娘有何吩咐。”内心中却蒙上一层厚重的阴云,他已经料到今夜康都的调兵遣将和简皇后的出现有着必然的联系。

    简皇后忽然屈膝跪了下去,周睿渊此惊非同小可,慌忙跪倒在简皇后面前:“皇后娘娘这是要折杀微臣吗?”

    简皇后道:“周大人救救本宫,救救大康吧!”

    “娘娘赶紧起来,您这个样子,臣就算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简皇后这才含泪站起身来,周睿渊请她坐下,简皇后抽噎了一下道:“周爱卿,皇上突然得了疯病,杀死了宣微宫的两名宫人,非但如此,他还要杀死本宫,杀死我那可怜的皇儿。”

    周睿渊听到这里已经明白,宫廷之中今晚必然生了惊天之变,简皇后的这番开场白乃是为她已经做过的事情做铺垫。皇上怎么会突然疯?无论是真是假,有件事可以断定,皇上应该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周睿渊知道最近皇上正在准备册立太子,而且他的内心深处倾向于册立三皇子龙廷镇,周睿渊并不赞同皇上的想法,也曾经婉转地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可是这位大康天子并没有听进去他的意见,仍然一意孤行,这才造成了今日的变局。

    简皇后道:“皇上疯之前已经拟好圣旨,决定立廷盛为太子,可是做完这件事之后,不知怎的突然就疯了。”

    周睿渊叹了口气道:“陛下龙体欠安,实在是大康之不幸。”

    简皇后道:“皇上神志不清,本宫乱了方寸,这该如何是好?”

    周睿渊平静道:“皇后娘娘是听从谁的建议过来这里?”他意识到深夜前来自己的府邸应该并不是简皇后自己的主意。

    简皇后道:“无人建议,本宫能够想起来的人就只有爱卿了。”

    周睿渊道:“娘娘打算怎么办?”

    简皇后道:“皇上疯疯癫癫的,我又能怎么办?本宫若是有办法也不会深夜前来向周爱卿问计。”

    周睿渊低声道:“皇上吉星高照,或许病情还会有转机。”

    简皇后道:“本宫已经差人去玄天馆请秦姑娘,兴许她能够治好皇上。”

    周睿渊内心突然一紧,他明白简皇后不是无故说这句话,这女人是在威胁自己,周睿渊心中暗叹,这就是自己一心效忠的大康,自己每日为大康国事殚精竭虑废寝忘食,而皇族内部却并非齐心协力想着重振大康声威,而是为了皇权尔虞我诈,夫妻反目,父子相残。周睿渊对大康王朝最后的希望已经彻底破灭了,一时间周睿渊心灰意冷,万念俱灭,缓缓点了点头道:“臣必竭尽所能,辅佐太子。为大康忠心耿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简皇后道:“皇上指定了两位顾命大臣,一位是你,一位是文太师。”

    周睿渊心中已经明白,文承焕一直支持三皇子成为太子,而现在却突然摇身一变舍弃三皇子而加入了大皇子的阵营,看来他肯定遭遇了无法抗拒的外力,只怕比起自己的处境更加难过。周睿渊道:“皇后娘娘,微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简皇后道:“周爱卿,皇上和本宫最信任得那个人始终都是你,有什么话你只当畅所欲言。”

    周睿渊道:“臣曾经对皇上说过,如今的大康就像一个重病之人,已经禁不起太强的猛药。”

    简皇后缓缓点了点头道:“本宫明白,你放心吧,大康始终都是龙氏的江山,廷盛也是一个宅心仁厚之人,绝不会多造杀戮。”

    储秀宫内小公主七七静静坐在书房内,司礼监提督权德安神情黯然地站在她的对面,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去。

    七七轻声道:“此刻承恩府已经被姬飞花控制了,你若是仍在那里,只怕现在已经死了。”

    权德安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多谢小主救命之恩。”

    七七道:“你当初尽心尽力地救我,这皇宫中我不欠其他人的,却唯独欠你的,所以就算冒再大的风险我也一样会救你。”

    权德安黯然道:“老奴死不足惜,只可惜壮志未酬,眼睁睁看着姬飞花那奸佞横行,却无能为力。”

    七七道:“你并非无能为力,我父皇能够登基,你也算功不可没,只是你不该唆使他和姬飞花作对,在立嗣之上选择我的三皇兄更是错上加错,十万羽林军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你们想要铲除他岂会那么容易?”

    权德安自责道:“是老奴害了陛下。”

    七七淡淡然道:“他本来也没那个本事,就算给他再大的权力,还不是一样要被人所制!”

    权德安心中一怔,开始以为自己听错,可马上他就明白七七口中的他指得就是她的父皇,当今大康天子龙烨霖,无论怎样,为人子女者说这种话还是有不敬之嫌。

    本月的更新已经很努力,但是月票到了中旬忽然后继乏力,而文章却又写到了一个转折阶段,章鱼殚精竭虑,颇为辛苦,还请诸君多投几张月票,给章鱼些许的鼓励,章鱼不胜感激!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