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皇城风雨】(下)
    龙烨霖捂着胸口,忽然高声道:“救驾!救驾……”

    简皇后冷冷道:“你叫破喉咙都没用,时间已经不多了,你是不是真想让我以后以哀家自称吗?”言语之中哪还有半点的夫妻情分。

    龙烨霖双目中流露出一丝恐惧,他点了点头道:“好!朕……朕就依着你的意思,册立廷盛为太子。”

    简皇后微笑道:“都是你的亲生骨肉,谁来当这个太子还不是一样?”她扬声道:“来人!”

    房门打开,姬飞花从外面缓步走了进来,龙烨霖望着姬飞花目光中几欲喷出火来,他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你这个阉贼!”

    姬飞花将一份拟好的圣旨展开在书案之上,轻声道:“陛下请过目。”

    龙烨霖怒视简皇后:“你竟然串通这个阉贼害我!”

    简皇后道:“如果不是陛下要将我母子逼入绝境,臣妾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好!好!好!”龙烨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他强忍胸口的疼痛扶着书案站起身来,举目望去,那份圣旨已经拟好,当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不由得大吃一惊:“你们……你们竟然要让廷盛代朕主持朝政,这岂不是要让朕退位?分明是大逆不道……”

    简皇后道:“皇上应该效法太上皇,何必贪恋皇位?再说廷盛也已经到了独当一面的时候。”

    龙烨霖死死盯住姬飞花,在他看来所有一切全都是姬飞花所策划,这愚蠢的女人被姬飞花利用,竟然对付自己。龙烨霖缓缓点了点头道:“姬飞花,你果然够狠。”

    姬飞花轻声道:“皇后娘娘说得不错。皇上的确应该效法太上皇,急流勇退才是正本,既然皇上重病缠身已经无法处理朝政,那么及早让贤退位也不失为一个英明的决断。”

    龙烨霖望着简皇后道:“贱人,他今日对我如此,以后同样可以这样对付你们。”

    望着丈夫悲痛欲绝的眼神,简皇后内心中忽然生出一丝歉疚,不过稍闪即逝。很快她又硬下了心肠。

    姬飞花道:“皇上若是册立三皇子龙廷镇为太子,以他的性情必然会对大皇子赶尽杀绝。大康再也禁不起这样的风浪,大皇子宅心仁厚,他主持朝政方能让大康百姓心服口服。”

    龙烨霖呵呵笑道:“你只不过想找一个任由你摆布的傀儡罢了。”

    姬飞花道:“飞花忠心为国,苍天可鉴,皇上若是这样想,臣也没有办法。”

    龙烨霖的目光重新回到圣旨之上:“伪造圣旨,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够蒙蔽朝中大臣,堵住天下人的口舌吗?”

    姬飞花道:“伪造圣旨的是陛下,皇上曾经做了什么事情。太上皇最清楚不过,要不要臣请太上皇出山,将皇上当初做过的事情向诸位大臣一一说明呢?”

    龙烨霖望着那份圣旨,忽然抓起那份圣旨用力扯碎,怒吼道:“朕绝不会签下自己的名字,朕绝不会交出传国玉玺……”

    姬飞花叹了口气道:“陛下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手中的传国玉玺根本就是假的!”

    龙烨霖仿佛被人一拳击中了要害,整个人顿时萎靡了下去,颤声道:“你……你想要怎样?”

    姬飞花道:“那要看皇后娘娘的意思。”他将准备好的另外一份圣旨放在书案之上,然后悄然退了出去。

    房门在姬飞花的身后关闭,何暮率领一众太监恭敬向姬飞花行礼,姬飞花摆了摆手,淡然道:“没有杂家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宣微宫。”

    “是!”

    龙烨霖被宫外的这声呼喝吓得身躯一颤,望着书案上的那份圣旨,这次他没有将之扯碎。整个人冷静了下来,简皇后来到书案旁为他磨墨。

    龙烨霖充满怨毒地望着皇后,低声道:“大康江山就断送在你这贱人的手中……”

    简皇后叹了口气道:“事情没有陛下想得那样糟糕,你能做的事情,廷盛一样可以做到。”

    “做什么?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吗?”龙烨霖恨恨点了点头,终于在那份圣旨之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简皇后大喜过望,等到墨迹干透,迅将圣旨收起。

    龙烨霖此时胸痛如绞。捂着胸口气喘吁吁道:“给我解药,朕将玉玺交给你……”

    简皇后点了点头,向门前走了几步,然后取出那个瓷瓶,高举起来。

    龙烨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慌失措道:“给我……朕……朕将玉玺给你……”

    “为何你自己不过来拿?”

    龙烨霖咬了咬嘴唇,心中对这位结妻子已经恨到了极致,若然有机会脱困,必将这贱人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他颤巍巍向前走了几步。简皇后却在他到来之前将瓷瓶扔在了地上,瓷瓶摔得粉碎。从中滚落出三颗药丸。

    龙烨霖拼命奔了过去,可惜双腿酸软,摔倒在地上,他挣扎着向前爬行,不顾地上散落的碎瓷片割破他的肌肤,更顾不上什么一国之君的威仪,颤抖的手捡起地上的药丸就塞入口中,他吃完之后感觉舒坦了一些,拍了拍胸口,喘了几口粗气,大声道:“来人……”眼前却突然看到五彩缤纷的光晕,然后一个极其恐怖的幻象出现在他的面前,龙烨霖惨叫道:“走开……走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他的声音从惨叫变成了大声嚎哭,整个人变得疯癫若狂。

    简皇后站在宣微宫外,听着龙烨霖凄惨喊叫的情景,脸上流露出些许不忍之色,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何暮悄然来到她的身边,恭敬道:“皇后娘娘,陛下生了什么事情?”

    简皇后道:“陛下疯了……”她说完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要严密封锁消息。”

    “小的明白!”

    与此同时承恩府已经被羽林军层层包围,李岩手托圣旨,昂阔步走入承恩府内:“圣旨到!”

    几名小太监慌慌张张迎了出来,匍匐在地上。

    李岩冷冷望着他们:“权德安何在?”

    一名小太监颤声道:“启禀李公公,权公公一早就出去了,至今未回。”

    李岩充满狐疑地望着他们,冷哼了一声道:“搜!将承恩府里里外外全都搜查一遍,不可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文承焕霍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呼道:“博远……”他又做噩梦了,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外面传来簌簌的落雨之声,可风雨中隐约传来骏马嘶鸣的声音。文承焕站起身来,点燃床头烛火。

    此时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听到下人惊声道:“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内官监提督姬飞花率领兵马将咱们太师府给团团围困起来了。”

    “什么?”文承焕顾不上穿好衣服,大步来到门前将房门拉开。

    那下人的衣衫都被夜雨打湿,颤声道:“老爷,前门、后门全都被人堵上了,姬飞花已经到了大门外。”

    文承焕在短暂的慌乱之后迅镇定了下来,他点了点头道:“去!打开大门,请姬公公往前厅就坐。”

    “老爷……”

    “去!”

    文承焕转身来到铜镜前,整理了一下仪容,穿戴整齐之后,这才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前厅,他这一生辗转浮沉,阅尽沧桑,为了故国大业,卧薪尝胆忍辱偷生,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在儿子不幸遇害之后,他的内心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不灭大康誓不罢休!

    姬飞花静静坐在太师府的前厅,手中端着青花瓷的茶盏,一边品茶一边等候着文承焕的到来。

    文承焕的声音从东侧响起,他呵呵笑道:“姬公公,这么晚了,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姬飞花剑眉飞扬,双眸闪烁着秋水般的寒光,微笑道:“这么晚了,打扰太师实在是不好意思,可事关重大,飞花又不能不来,打扰太师休息,还望恕罪。”

    文承焕来到姬飞花身边坐下,目光投向前院,那里站着二十名随同姬飞花前来的武士,武士们盔甲鲜明,一个个手持武器宛如雕塑般傲立于风雨之中。这些就是姬飞花赖以称霸京城的羽林卫。

    文承焕唇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姬公公好大的阵仗!”

    姬飞花摆了摆手,那群武士全都退了出去,表情淡然道:“杂家仍然记得,太上皇退位的时候,文太师是最早站出来支持新皇登基的。”

    文承焕皱了皱眉头:“姬公公有什么话不妨明说。”

    姬飞花向他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皇上突急病,神智错乱,还杀了两名宫人,刚刚险些连皇后娘娘也杀了……”

    文承焕为之色变:“什么?”他的内心被恐惧笼罩。

    姬飞花道:“还好皇上之前已经拟好了圣旨,太子之位已经及时确定。”

    文承焕显然没有想到这场变故来得如此突然,或许是他近日因为儿子的离世而心神恍惚,竟然忽略了朝中的变化,姬飞花抓住这个机会在宫廷之中翻云覆雨,他既然这样说,就证明宫内已然生了翻天覆地的变故,文承焕低声道:“皇上一直龙体康健,怎会突然……”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