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皇城风雨】(上)
    胡小天的本意是让熊天霸先走,省得这小子留在雍都招惹麻烦,可周默考虑得也不无道理,除了周默和自己以外,其他人还真镇不住这小子,所以还是留在身边更为放心一些。

    胡小天道:“那就让赵崇武和你一起过去。”

    萧天穆道:“此事倒是不用担心,我让高远陪同他们一起前往海陵郡,这小子足够机灵,必然可以将一切安排妥当。”

    胡小天道:“其余人和我一起返回起宸宫,看看事情的展,再见机行事。”

    众人离去之后,萧天穆将胡小天单独留下,胡小天知道他肯定有重要事情要说,低声道:“二哥有什么吩咐?”

    萧天穆道:“三弟,其实大雍和大康之间早晚都会有一战,就算那魔女杀掉了薛道铭,也无非是提前引燃了战火。”

    胡小天内心一惊,他何尝不是想透了这个道理,大康日渐衰微,已经从昔日的中原霸主,沦落为人人都想吞并的肥肉,此次联姻或许可以延缓一时,但是绝对起不到永远和平的作用。萧天穆说得不错,夕颜纵然杀掉了薛道铭,这笔帐也只会算在大康的头上,而自己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只要让此次的联姻圆满完成,那么他就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对大康就有了交代。

    胡小天道:“虽说如此,可是她若得逞,大康皇上必然要找一个替罪羊出来。”

    萧天穆道:“我只是说最坏的一步,如能劝她改变主意当然最好不过。”

    窗外忽然响起一声沉闷的春雷,整个天地似乎为之震动了起来,两人停下说话,外面顷刻间就已经落下瓢泼大雨,滂沱密集的春雨瞬间笼罩了整个世界。胡小天来到窗前,伸手关上了窗户。

    夜风夹杂着雨雾在这一瞬间已经潜入了房内,打湿了桌面,吹熄了烛火。

    萧天穆轻车熟路地走了过去,找到火石重新点燃了烛火,对他来说光明和黑暗原本没有任何的分别。

    胡小天道:“二哥。你也应该早些准备离开雍都了。”

    萧天穆道:“明日我就会离开雍都。”

    胡小天没想到他走得那么快,不由得有些吃惊。

    萧天穆道:“我想先行返回康都,这边的事情扑朔迷离,如果一旦事情有变,胡叔叔他们必须有人照应。”

    胡小天有些感动地抿了抿嘴唇,萧天穆考虑得事情远比自己要周到得多。

    康都也在下雨,却不如雍都那般气势滂沱,畅快淋漓,夜色中的康都沐浴在濛濛烟雨之中。凄风苦雨,缠绵悱恻。时近午夜,大康皇帝龙烨霖仍然没有入睡,静静坐在书案前,脸上写满了忧虑,书案之上卷宗早已堆积如山,可是他却无心翻阅,因为他心中明白。这堆积如山的奏折和卷宗里面没有一丁点的好消息。

    小太监尹笋敲门走了进来,简皇后跟着他的脚步走了进来。

    龙烨霖颇感差异。他已经很久未曾去过馨宁宫,皇后也很少过来打扰他,此次深夜造访却不知又有什么事情?想起最近困扰自己的立嗣之事,龙烨霖心中暗叹,看来她此次又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简皇后从身后宫女手捧的托盘内端起一碗参汤,缓步来到龙烨霖面前。柔声道:“皇上,臣妾刚刚为您煮了一碗参汤,给您补补身子。”

    龙烨霖表情漠然道:“放在这里吧。”

    简皇后叹了口气道:“臣妾知道,皇上终日为了国事繁忙,可您也要顾惜自己的身子。”

    龙烨霖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道:“朕的身体好的很。你回去休息吧,不要管朕的事情。”

    简皇后使了个眼色,几名宫人全都退了出去。

    龙烨霖抬起头来,冷冷望着简皇后道:“怎么?朕的话你没有听到?”

    简皇后咬了咬朱唇,黯然道:“陛下,臣妾只是关心您的身体……”

    龙烨霖的目光望向桌面的那一碗参汤,伸手端了起来,几口就喝净了参汤,将空碗重重放在书案之上:“这下你满意了,可以走了?”

    简皇后内心如同被针芒刺入,她摇了摇头道:“陛下,在你心中难道没有臣妾的方寸之地吗?”

    龙烨霖望着简皇后,忽然龙颜大怒,抓起那空碗狠狠掷到了地上,立时摔得粉碎,然后霍然起身怒吼道:“你是不是嫌朕还不够烦?朕无时无刻不在为国事操劳,你非但不能为朕分忧,反而尽是惹朕心烦。”

    简皇后跪倒在地上,颤声道:“皇上息怒,臣妾只是送参汤给皇上补养龙体,绝没有其他的意思……”

    “贱人!你心中想些什么以为朕当真不知道吗?无非是想让朕立你的儿子为太子!”

    “皇上,廷盛也是您的儿子。”

    龙烨霖呵呵冷笑道:“那又如何?他何德何能可以当得起太子之位?大康危机四伏,国势衰微,他又有何能力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简皇后抬起头:“皇上,长幼有序,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规矩。”

    龙烨霖怒视简皇后一步步走向她道:“规矩?你不知道规矩是人所定,朕的话就是圣旨,朕的话才是规矩!”

    简皇后含泪道:“在你心中始终都是偏爱着老三多一些,你从未正眼看过廷盛。”

    龙烨霖道:“是!朕心意已决,决定立廷镇为大康太子,怎样?你有何不满?”

    简皇后两行泪水簌簌而落,颤声道:“皇上,你对廷盛太不公平。”

    “这世上本没有公平二字。”

    “皇上,这些年我如何对你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当年又是如何答应过我?难道如今你全都忘了吗?”

    龙烨霖呵呵笑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你惦记着自己的位置。你如何对我?这么多年来,你何尝当我是你的夫君?你所在乎的还不是自己的利益?现在你完全明白了,可以走了!”

    简皇后点了点头道:“臣妾这就走,皇上既然不把臣妾当成你的妻子,臣妾又怎能将你当成我的夫君?”

    龙烨霖闻言不由得勃然大怒,扬起手来照着简皇后的脸上就是狠狠一记耳光,打得简皇后面颊高肿,怒吼道:“贱人!大胆!信不信朕废了你?”

    简皇后缓缓站了起来,她嗬嗬笑道:“信!当然相信,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连父皇你都敢废更何况我?”

    龙烨霖彻底被她激怒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般向她冲了过去:“大胆……”胸口忽然感觉到一闷,他下意识地捂住胸膛,脚下不由得踉跄了一下。

    简皇后望着龙烨霖:“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一种熟悉的感觉涌入了龙烨霖的体内,他用力摇了摇头,挣扎着回到书案前,想要回到椅子上坐下,手足却突然颤抖个不停,双手用力抓住书案的边缘,颤声道:“你……你……”

    简皇后从袖中取出了一个药瓶,拧开瓶塞,一股淡淡的药草香气弥散在室内的空气中。

    龙烨霖用力闭上眼睛,屏住呼吸,竭力控制自己不去闻那股诱人的味道,可是他的鼻翼却不受控制地翕动起来,终于他用力吸了口气,仿佛要将空气的那股味道全都吸入自己的肺腑中。随即他感到胸口传来一阵绞痛,痛得他几乎无法站立,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龙烨霖捂住胸口,大声惨叫道:“来人……救驾……”

    外面却无人应声,简皇后冷冷望着他,目光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甚至找不到任何的怜悯,剩下的只有怨毒和仇恨。

    龙烨霖惨叫道:“你……你在参汤中放了什么?”

    简皇后傲然望着龙烨霖,在她记忆中还是第一次俯视龙烨霖,望着自己的夫君,这位大康天子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她的内心深处生出一股莫名的快意,简皇后缓步来到龙烨霖的面前,轻声道:“你的性命还只剩下一个时辰。”

    龙烨霖扑上去想要抓住简皇后,可是刚到中途就因为胸口的剧痛倒在了地上,他惨叫道:“毒妇!你这个毒妇,朕要将你凌迟处死,还要灭你九族……”

    简皇后叹了口气道:“我要得不多,我自从嫁给你之后,陪着你风风雨雨走过这么多年,患难与共,生死相依,你失意之时,是谁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我不求你对我不离不弃,只求你好好的扶植廷盛,兑现你昔日的承诺,可是连这么简单的要求你都不能答应我。”

    龙烨霖咬牙切齿道:“贱人,朕要将你连同你的孽种全都凌迟……”话没说完,简皇后躬下身去,扬起右手狠狠抽了他一个耳光,打得龙烨霖眼冒金星,唇角泌出了鲜血。

    简皇后柳眉倒竖,凤目圆睁道:“他不是孽种,是你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你是不是人?”说到这里她摇了摇头道:“你不是人,你可以篡夺亲生父亲的皇位,可以杀死你的同胞兄弟,在你心中又哪有丝毫的亲情可言?”

    龙烨霖颤声道:“你这个贱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简皇后呵呵笑道:“知道,我当然清楚,这世上任何事都会有报应的,我给你一个机会,应该怎样做,不用我教你吧?”

    求月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