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翼甲之祸】(上)
    胡小天从来都不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人,谁掌控天下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意义,尤其是对同一血统同一民族的人来说,更加的无所谓,他想要的是自由自在,他想要的是无拘无束的生活,可是在现实面前,他已经渐渐认识到,此前初来这个世界的想法是在太过理想。庙堂和江湖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遥远,其实就像自己所住的这间草庐和门前温泉的距离,人活在世上就不能永远将自己封闭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必须学会去适应这个环境,改变这个环境。

    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却是宗元有请,胡小天从床上起来,跟着那小厮向剑庐的方向走去。

    夜色已经笼罩了整座紫云山,山虽然不不高,可是感觉距离天空却很近,漫天星辰闪烁在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之上,仿佛伸手就能触的到。

    剑庐共有两座大窑,左龙右虎,暗藏虎踞龙盘之意,胡小天所去的乃是龙窑。窑呈长条形,依紫云山山坡而建,由下自上,如龙似蛇,因此而得名。窑室分为窑头、窑床、窑尾三部分依靠山体的倾斜建造成一长隧道形窑炉,窑头有预热室,窑尾通常不设烟囱或设置很矮小的烟囱,因龙窑本身就起着烟囱的作用。窑长约五十丈,窑头最小,便于烧窑开始时热量集中,利于燃烧,中部最大,窑尾大于窑头而小于中部。拱顶成弧形。两侧上部或窑顶有多排西瓜大小的投柴孔,窑身两侧有两个窑门。龙窑作业时,在窑室内码装坯体后。将所有窑门封闭。先烧窑头,由前向后依次投柴,逐排烧成。

    过去胡小天见过利用龙窑烧制陶瓷,却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可以用来批量生产铁器,不过他的器械并非在里面打造。

    龙窑的西侧拥有一座工坊,里面叮叮咣咣的声音不绝于耳,胡小天跟着那小厮走入其中。却见宗唐*着上身,挥舞铁锤正在炉前锻造。

    魔匠宗元蹲在在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右手中端着一个旱烟袋,正在那里吞云吐雾。左手中不知拿了什么,正凑在灯光下看着。

    炉火熊熊,将现场每一位工匠的面容映照得都是无比建议。那些正在劳作的汉子,身体肌肉虬结,在熔炉火光的映照下更是鲜明,犹如铁铸的雕像一般。

    胡小天来到魔匠宗元身边向他拱了拱手,魔匠宗元抽了一大口烟,然后将烟锅子在凳子上磕了磕,大声道:“胡大人过来看看。”

    胡小天走了过去,宗元手中捏着的竟然是一颗小小的螺丝,心中暗叹。不经意将这门技术暴露了出来,不知会给如今的时代带来什么,宗元道:“这小小的物件可花费了我们不少的精力。到现在仍然无法做到尽善尽美,胡大人,这东西叫什么?”

    胡小天也没有隐瞒的必要:“螺丝钉!”

    “螺丝钉?”

    胡小天笑道:“你看上面的纹路,螺旋回转,如同田螺背后的纹路一样,所以才给它起了个这样的名字。”

    宗元道:“好名字。真是恰当!螺丝钉!”

    胡小天道:“宗大师已经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

    宗元道:“我在想如果可以按照同一口径在铁器需要连接的部位上打孔,然后用螺丝钉来进行固定。岂不是可以大大加工艺的进程?而且还可以根据不同的需要,制作不同大小的螺丝钉。”

    胡小天暗叹,这次可真是送了一份大礼给宗元,得到螺丝钉的工艺秘密之后,宗元铁匠铺的工艺必将实现一个本质上的飞跃,进而带动整个大雍的工艺进步也很有可能,假如他们将之推广,运用在各行各业中,那么大雍的工业展更加不可限量,自己无意中给大雍帮了个大忙。

    其实何止是螺丝钉,胡小天绘制的这套图谱虽然只是一些手术器械,可是这些手术器械也是在长时间的医学展的历史中不断完善和改进而成,可以说每种器械都是工业设计的结晶,宗元在制作的过程中获益匪浅。

    宗唐将已经打造完成的部分器械拿过来给胡小天过目,胡小天一件件拿起,魔匠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每件器械都可以称得上毫无瑕疵。

    胡小天忽然想起一件事,为燕王薛胜景做手术想要避免传染还需一样最为关键的手套,既然魔匠在此,不如问问他,看看能有什么解决方案。宗元胡小天说完,在他的理解就是需要一种轻薄且防护严密的手套,宗元道:“这有何难,帮你将手倒模,然后做几副羊皮手套就是。”

    胡小天知道这年代的化工业几乎是空白一片,自然不会有什么乳胶手套,宗元即便有魔匠之称,他头脑中的概念范畴也颇为狭隘,羊皮手套就羊皮手套,有防护总比没有防护要好。

    于是跟着宗唐跟着去给手倒模,刚刚将手摸做好,忽然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天地都为之震颤,强烈的震动让许多工匠摔倒在地上。悬挂在工坊上方的刀剑器物也因为爆炸簌簌而落。

    宗唐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起身去寻找父亲,胡小天也跟了过去。爆炸并非是生在工坊内,外面响起惊慌失措的声音:“炸窑了,炸窑了……”

    魔匠宗元也被刚才的那声爆炸震得摔倒在地上,周围一帮工匠及时将他扶起,宗唐和胡小天也来到了他的身边,向来沉稳的宗元此时也是神情慌张,惊声道:“快……快出去看看,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其实从刚才的那声爆炸他已经猜测到生了什么,可在心底深处仍然希冀不要生那种事情。

    宗唐搀扶着父亲向门外走去,一帮工匠在短暂的慌张之后已经完全恢复了镇静,他们护卫者魔匠父子,井然有序地向外面撤离。这时候根本无人关注胡小天的存在,胡小天唯有跟着众人向外面走去。

    刚刚来到门前,又听到一声比刚才还要剧烈的爆炸声,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有些人甚至被这惊天动地的震响震得短时间失去了听力。

    众人在爆炸的余波中跌跌撞撞冲出了工坊的大门,举目望去,却见剑庐的两座大窑,龙窑和虎窑已经完全湮没在一片火海之中。魔匠宗元看到眼前情景,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眼前一黑,险些昏了过去,幸亏宗唐及时将他抱住,宗唐双目之中布满血丝,内心中也悲愤到了极点,这座剑庐乃是他父亲毕生的心血所在,且不说龙虎两窑中正在锻造的铁器,单单是里面的工匠就有百余人之多,从眼前惨烈的状况来看不知要有多少死伤。

    宗唐还算冷静,他大声道:“兄弟们,赶紧救人!”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奔走相告,纷纷去找可以救火的工具。

    就在此时天空中一片黑压压的云层笼罩了星月,众人抬头望去,却见那黑压压的却并非乌云,而是一只只的蝙蝠,遮天蔽月,出让人可怖的声响,倏然之间向下方的人群扑来。

    宗唐大吼道:“抄家伙,往藏兵洞撤退。”

    剑庐之中兵器众多,可是这些工匠虽然会制作兵器,却很少人擅于使用,成千上万的蝙蝠疯狂飞扑而至,追逐撕咬着地面上的人群,宗唐和三名工匠手持刀盾,一边劈砍着空中不断袭来的蝙蝠,一边利用手中盾牌护卫着宗元撤退。

    胡小天捡了一把火炬一面盾牌,面对无所不在的蝙蝠,留下来与之战斗根本是白费力气,胡小天好在有躲狗十八步,用盾牌护住脑袋,脚步飘忽,忽左忽右,神出鬼没,不停甩开那些追踪而至的蝙蝠。他对这一带的地形不熟悉,只能紧跟宗家父子的步伐,他们去哪里,自己就去哪里。

    这群工匠原本还想去炸窑现场救人,可是面对这铺天盖地的蝙蝠根本就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去营救伤者。

    所谓藏兵洞乃是铁匠铺用来储存成品的库房,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大约有二百来步,虽然距离不远,可是在蝙蝠的疯狂攻击下,他们也是步履维艰。

    在众人的护卫下,魔匠宗元终于渐渐靠近了藏兵洞,两名工匠率先抵达了那里,一人负责掩护,另外一人慌忙开锁,因为过于紧张,一时间钥匙竟然无法顺利插入锁眼。

    宗唐大声催促道:“快些!”

    就在此时,一道炫目的火光轨迹从天空之中斜行向下射向藏兵洞的大门,正中那工匠的后心,射中目标之后,复又蓬!的一声炸裂开来,现场血肉横飞,那工匠的一条手臂滚落到宗元的脚下,手中犹自握着钥匙。

    宗元看到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双腿一软,差点没跪倒在地上。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空中两名黑甲武士,舒展双翼,金属双翼在暗夜之中闪烁着深沉的反光,一人手握铁弓,刚才的那一箭就是他所射击,另外一人手中握着一杆丈二长枪,青铜面具孔洞中流露出阴冷的目光,觑定人群中的宗元,双翼变幻角度,倏然向下方俯冲下来,枪尖绽放的寒芒宛如彗星般划过天际,直奔宗元的胸口而来。(未完待续)r655

    ...
龙8国际